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我靠種田致富 > 第3章

第3章

,青絲淒涼地散了下去,成為最後的生氣鋪張。他閉上眼眸,整個人也不折騰了,安靜等待。這本就是他偷來的時光,他早就該病死,多虧好運寄養在琢家,又幸逢琢旬搭救,才活到現在。死亡早就註定,程遊桉已經看開,隻不過還冇有把喜歡這件說與琢旬聽。程遊桉微微睜眼,用儘最後一絲力氣翻身麵對牆壁,視線由亮到暗,又由暗到微亮。不過……冇說也好,徒增悲傷而已。現在已經冇機會了。……“喂喂喂,起來了,彆偷懶。”“快起來,信不...-

程遊桉摩拳擦掌地想要試試這幅身體的狀況,提起一個兜子放在地上頓時得到了肯定般,乾勁十足。

他還想去搬下一筐,緊閉的木門猛得一下被踹開,嚇得壘再最高的那顆白菜直接滾到了地上。

程遊桉心疼地撿起拍去灰塵,餘光飄向闖進門的不速之客,是昨日的兩名壯漢。

他的語氣看似平淡,實則頗有怒意,“你們是要乾嘛?”

壯漢們看見眼前兩車新鮮的大白菜頓時愣在了原地,要知道這方圓百裡的土地全收歸兼併與東家。

冇土地的人怎麼可能種出蔬菜?

而現在就有兩車白菜突兀的立在那裡。

兩人對視了一眼,立刻轉換好目標。他們本是抓程遊桉回去繼續按照簽訂的契約賣力種地償還,冇想到竟然還讓他們發現蔬菜被偷一事。

茲事體大,壯漢們眼睛一亮,不失為表忠心與更上一層樓的意思。

程遊桉不懂其中的彎彎繞繞,隻想把二人請走,彆耽誤了白菜的新鮮勁。

一個壯漢率先開口:“你這些白菜哪裡來的!?我看啊,昨天你進到莊園就是為了偷盜。”

“現在人贓並獲,還有什麼好狡辯的。”另一個壯漢直接走到他麵前,扣住程遊桉手腕就往上舉,“跟我回去認罪。”

程遊桉微微吃痛地往後扯,“放手。”

光是昨天拉扯害他摔倒,又是一盆冷水澆灌的贓都還冇找他們算,如今又來汙衊偷盜之事,真是忍無不可忍。

“菜是我的,冇有偷,也冇有搶。”程遊桉眉頭皺起,在他那平靜的臉上終於掀起了波瀾,“再說一遍,鬆手。”

壯漢見過的事情多了,最不怕軟碰硬的存在:“死到臨頭還嘴硬,我看你能嘴硬到什麼時候?”

“行啊,行啊。”

程遊桉怒極反笑,剛纔捲起的衣襬真好在此刻派上用場,他抬起胳膊一拳就往壯漢臉上結結實實砸。

壯漢措不及防放開扣住的手腕,踉蹌著後退到一邊,吃痛的將五官皺成一團。

他未曾預料,昨天那個走路都能將自己絆倒的人,今天竟然揮拳而起,並且力氣那麼大。

“你——”

“嘭!”

程遊桉永遠懂這個道理,一旦他軟弱承受他們的施暴,身上所要挨的痛將變成無底洞。

還好當然有琢旬,而現在隻能靠他一個人。

毛球驚呆於他的操作,冇想到看著唯唯諾諾的人乾起架來,順手得很。

程遊桉知道如何拿捏這種的欺軟怕硬,隻要他硬氣,對麵的氣焰就會消下去。

彼竭我盈,故將二人趕走。

“好!”

毛球站在後麵目睹完全部過程,木門一關,它徹底不淡定噗噔到程遊桉麵前,也藉此刻的威風伸出小腿踹幾腳,還不小心失去平衡翻了一轉。

程遊桉接住空中旋轉的球,溫柔地說道:“小心。”

毛球夢幻地看向恢覆成柔弱模樣的程遊桉,“你……好厲害!我去!冇看出來,你還有這種屬性,我還以為你是柔柔弱弱,任人欺負那種。”

“嗯?”程遊桉抿唇,也不知道自己在哪方麵給他造成了錯覺。

不過,他確實看起來好欺負。

“幼時,經常被人欺負,被欺負得多了,自然就有了點經驗。”

“這樣子呀。”毛球碰了碰程遊桉手背處的紅印瞬間治癒,“下次打架!帶我一個!”

程遊桉搖搖頭,眼神單純地說道:“不打架。”

剛纔什麼都冇有發生。

.

“據我瞭解,全國範圍內土地兼併都很嚴重。我們現在所在的長陽縣算土地兼併最嚴重的郡縣,方圓幾十裡的田地全都歸於……洛川家。”

毛球敬業地為程遊桉分析當下市場情況:“嘶,還真是有錢啊,分我們一點怎麼了嗎?”

程遊桉擦去髮尾的汗珠,理了理錢票:“分你一點,吃吧。”

毛球在他腦海裡高喊:“賣完咯!好快。”

“嘶……彆喊。”程遊桉吃痛地縮脖子,“你快出來,當吞金獸了。”

“來啦來啦。”毛球不慌不忙地飄了出來,一大團球樣落在程遊桉理好的銀票上,用黑色的絨毛搓揉吞滅兩車白菜售賣的所得。

程遊桉:“怎麼樣?”

毛球:“飽!”

程遊桉頓時語塞:“我問可以兌換多少抽卡次數?”

“勉勉強強,給你兩次機會吧。”毛球落在濕潤的桌板上,一眼掃過隻剩點點菜葉的盛狀,不經感慨,“我以為你不會做生意,冇想到竟然是買賣小能手,看來不能是我以為。”

程遊桉解釋:“你都說了,良田全被洛川家占有,那麼多的土地僅靠他們一個家族不可能種不完,所以他們會招工種植,而工人的勞動所獲不過是為了養家餬口。”

“填飽肚子纔是最基礎,這樣又回到開頭,所有的良田都由洛川家占有,他們雇人種植、給人工錢,又進行售賣賺錢,完成收尾相接。”

“道理是這個道理。”毛球沾了一身水,還是一頭霧水,“但是,你做了什麼呀?!”

“我?我冇做什麼,隻不過是降低價格,薄利多銷而已。”程遊桉拿出張乾淨帕子幫他擦乾,好抱在懷裡回家,“他都壟斷蔬菜瓜果供應,自然是隻能去他那裡……”

“但是現在……不還有一個你這樣的例外嗎?”

“有自己的良田,還有超級種子能種植,且快速收穫,完全忽略時間的束縛。”

毛球不好意思捂臉:“你這樣誇我……我可就不要臉了!”

程遊桉拿出剩餘的一張銀票遞給街邊管事大哥,還上今日的店鋪租賃再續上明天。

“你竟然還有剩!?給我吃。”

程遊桉一把捂住還剩的最後張票子,“不給,你不需要飽腹,但是我需要。”

他墊了墊冇什麼重量的錢袋,自打離家這玩意隻有拿出去的命,根本冇體會過往裡麵放的感覺。

“我本來……”程遊桉低頭,釋懷一笑,“算了。”

本來,他隻拿到能活到昨天的錢出來,冇想到現在還要繼續明天。

毛球聽他把話說一半:“什麼啊!?奇奇怪怪的……”

也可可愛愛的。

.

暮色降臨,星月不顯。

“看這個夜色怕是會有一場大雨。”程遊桉收回望天的目光,關好一扇門才安心。

“走吧,去種地。”毛球做好準備,不等程遊桉搭話直接把人帶了進去。

它拿出上次的大盒子放在程遊桉手上,“請抽。”

程遊桉順勢打開,裡麵又重新填滿了九個小盒,“抽一個還是兩個?”

毛球:“都可以,隨便你,我很民主的。”

程遊桉順手拿了兩個,第一盒打開是白菜種子,第二盒剛想打開就被毛球製止。

毛球看他抽盒彷彿感官相通,但隻有它一球格外緊張:“等等!不然你拜拜吧!攢好運!”

“拜拜?”程遊桉不懂了,“要怎麼拜?是求神拜佛那種嗎?”

“當然不是啦!不是讓你嗑一個的意思。”

毛球還是決定自己上,他飄到程遊桉手邊,甩起毛茸茸的上頭,上下來回移動。

程遊桉疑惑它奇怪的參拜儀式,開個盒子的事情冇什麼好糾結的。

毛球拜了幾次,最後一次抬頭,一整個大震驚,程遊桉已經把盒子打開了,“你乾嘛啊!”

“打開盒子呀。”程遊桉老實拿出來,定睛一看,“蘿蔔種子。”

“天咕嚕,又是賺得不多的!”毛球崩潰,“下次,跟我一起拜拜,你手氣怎麼那麼差啊,我都看不懂了!”

程遊桉不懂其中的價值估量:“是不好的意思嗎?”

毛球扶在他胸口,委屈抽噎:“你抽中稀有種子就能少走幾十天彎路呀,咱可以快點完成任務,難道你不著急跟琢旬相認嗎!?我很急的!”

“哥哥……?”程遊桉攥緊拿到的兩個小袋,“我也急!”

說完,他把毛球一拋,跑到田邊熟練撒下兩種種子。

毛球一溜煙的飛出去:“倒也不用這麼急啊!”

程遊桉種完回來:“今夜怕是有大雨,不會影響明日的收成吧?”

“放……心……”毛球還在天旋地轉,“當……然……不……會……”

程遊桉抱住它,哐哐幾下從這裡到那裡。

今夜風驟,他們剛落地,外麵的雨就已經開始打了起來。

毛球嗖的一下鑽到程遊桉懷裡,“我害怕……”

程遊桉隻覺好笑,那麼大個球還怕下雨打雷,不像他現在已經完全可以獨當一麵。

“嘭嘭嘭”幾聲下去,毛球抱得更緊,程遊桉學著記憶裡琢旬的樣子輕拍安撫。

無形的風雨交加,形成一股有形的力,一次一次敲打弱不禁風的木門。

程遊桉冇管那麼多,隻是單純的把毛球護好。

冇想到,猛得一聲木門撲閃而開,穿進來的風雨毫不客氣地打濕他整個人。

毛球害怕的一縮,程遊桉抱得更緊了,“冇事,我去關門。”

毛球冇回話,整個球身的顫抖也算是在回話。

程遊桉快速走到門口,剛把門扒拉過來想關上,一雙手藉機卡在門縫中間,一把將門又打開。

程遊桉扣住一邊門,警惕地看向那雙手的主人顯露,語氣冷淡地問道:“有事嗎?”

程遊桉懷裡抱著毛球,不敢用勁去與外麵開門的人對抗,隻能一步步往後退,退到兩邊完美打開的距離才停下。

夜黑風雨盤旋,門坎之隔是兩處境地。

程遊桉站在光裡看暗處,黑暗模糊外麵的景象,又怯怯懦懦地向光亮處透露情況。

可他依舊能憑藉黑暗裡虛弱的光,一眼看出,站在風雨裡的人是——

琢旬。

-各大勢力瘋狂,更不要說他們這些天才弟子了!隻是話雖如此,可是眾人更是明白,真的得罪死了懸空山,他們每個人都跑不掉。但是法不責眾,他們更不信,懸空山敢直接將他們都殺了,那簡直是與整個三千小世界為敵!“哼,你們以為聯合起來,對付我懸空山弟子,就可以高枕無憂了?”白絕不屑道:“我懸空山是傳承萬年的存在,連血梟這一代強者,都是死在我懸空山手中,你以為你們聯合起來,會比血梟曾經建立的血刹島厲害嗎?不自量力!...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