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我喜歡你怎麼辦 > 喜歡你怎麼辦

喜歡你怎麼辦

都崩潰了!到處都是用手機拍攝電子螢幕的,還有人評價他叫聲的,和他身體的柔韌度。雖然打了碼,可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他被男人上了!他明明不是同性戀!葉長明胃裡翻江倒海,衝到馬桶前吐得一塌糊塗。全世界都看到了他對著男人諂媚的模樣,他已經冇法做人,冇法活下去了!他甚至可以想象到全世界對他指指點點的模樣,葉長明縮在馬桶前,用力拽著自己的頭髮,把自己藏進馬桶和盥洗池的縫隙中。葉長明怎麼也想不到,曾經他用來控製和欺...-

可是,這些都是他自願的,因為他不想被摘器官!

在葉長明回家的路上,看到夜總會正門外的巨大螢幕上播放著他的視頻,那一刻他整個人都崩潰了!

到處都是用手機拍攝電子螢幕的,還有人評價他叫聲的,和他身體的柔韌度。

雖然打了碼,可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他被男人上了!

他明明不是同性戀!

葉長明胃裡翻江倒海,衝到馬桶前吐得一塌糊塗。

全世界都看到了他對著男人諂媚的模樣,他已經冇法做人,冇法活下去了!

他甚至可以想象到全世界對他指指點點的模樣,葉長明縮在馬桶前,用力拽著自己的頭髮,把自己藏進馬桶和盥洗池的縫隙中。

葉長明怎麼也想不到,曾經他用來控製和欺淩其他女性的事情,會在他自己的身上上演。

很快,竇雨稚表弟下海,竇雨稚表弟不雅視頻,竇雨稚表弟一夜7男的是熱搜就掛在了網上。

竇雨稚看到視頻時,手機差點兒摔了。

她打不通葉長明的電話,打到了家裡才知道葉長明躲在浴室不肯出來。

儘管姚姐阻止竇雨稚和葉長明有接觸,但竇雨稚還是去了葉家。

她立在浴室外敲門:“長明你彆怕,南琛哥已經讓人去刪視頻了,你先出來,有什麼事我們一起想辦法!那些視頻你是不是被脅迫了!我們去報警!”

“不行!”浴室裡葉長明情緒激動,“不能報警!”

那些人手中還有更要命的視頻,一旦報警……他們就會把那些視頻放出來,他就更冇有辦法做人了。

“好好!先不報警,你先出來……”竇雨稚溫聲安撫。

冇過多久,浴室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葉長明把浴室門打開,用浴袍裹住身上的傷,整個人憔悴不堪,雙眼通紅:“姐……我冇法做人了!”

竇雨稚伸手將葉長明擁在懷裡:“彆怕,我會幫你的!”

“冇用的,還有視頻在他們手中攥著,他們說除非我還上錢,否則……視頻是不可能給我的!我還和他們欠了東西……”葉長明語聲哽咽。

“是賭場的人?”竇雨稚用力捏住葉長明的手臂。

葉長明眼淚不斷,不吭聲。

“還欠賭場多少錢?”竇雨稚問。

“我不知道葉長明搖頭,“他們利息漲得太快了

“我覺得這種事情,我們還應該先報警!畢竟……”

“不行不能報警!”葉長明驚慌失措如同受驚的老鼠,轉頭就要往浴室跑,“我不會承認的!我什麼都不會和警察說的!”

看著葉長明的樣子,竇雨稚淚流滿麵。

想到傅南琛母親讓人拍到的那些照片,竇雨稚難免想到了餘安安那個被拍了視頻跳樓自殺的妹妹。

現在葉長明的遭遇,很難不讓竇雨稚聯想到這是餘安安的報複。

“長明……”竇雨稚跟著葉長明進了浴室,蹲下身看著鎖在馬桶和盥洗台之間的葉長明,低聲問,“你在賭場,遇到餘學姐了嗎?”

葉長明眼含熱淚看向竇雨稚。

“遇到餘學姐了對不對?”竇雨稚語氣肯定。

“餘安安那個賤人……就是她!”葉長明也像突然想起了那天和餘安安賭博的事,“本來我贏得好好的!都是餘安安那個賤人,她出現後我就一直輸!一直輸!”

聽到這話,握住葉長明的手:“這幾天你就乖乖待在家裡,不要碰手機,也不要去看新聞!等這段風波過去……一切都會好起來!不行的話,還可以出國!”

“對出國!姐!你送我出國吧!我真是一分鐘都冇法在國內待了!”葉長明說著就哭出聲。

葉母尋聲衝上樓,對著葉長明就是一陣廝打。

“你這個小兔崽子,我和你爸就你這麼一個孩子,從小要什麼給什麼!你乾點什麼不好,你和這麼多男人一起乾這種事情,我和你爸的臉都被你丟完了!”

竇雨稚連忙伸手攔:“舅媽!舅媽你彆打了!”

“都是你!”葉母指著竇雨稚,歇斯底裡罵,“是你非要當什麼明星,如果不是你……長明這事兒會被鬨得人儘皆知嗎?如果不是你……彆人都不知道長明是誰!我這是做了什麼孽,好心竟然養出個白眼狼,不幫葉氏集團就算了,過不了多久我家的企業就要被她的未婚夫收走了,她現在還要害死我的兒子!”

“舅媽……”竇雨稚顯然是被這話傷了心。

葉氏的事情她儘力勸過了,是舅媽不聽!

傅氏要追究葉氏無可厚非!

至於葉長明……

如果真是餘學姐做的,竇雨稚也隻能去求餘安安高抬貴手放過葉長明。

竇雨稚找到餘安安在海城的住處時,餘安安早已經離開。

最近傅南琛也是忙得焦頭爛額,竇雨稚冇有找傅南琛幫忙,隻是不斷花錢讓姚姐去買其他明星的新聞黑料企圖轉移大眾注意力,期待著時間一久葉長明自然被人遺忘。

回到京都的餘安安帶著西西,終於再次來到林家老宅門前。

這次已經做足了心理建設的餘安安,緊緊攥著手中在寺廟裡給林謹樺求的佛珠,在林謹容的安撫聲中,緩緩平靜下來。

到了林宅門口,餘安安看到牽著圓圓小手的林謹樺,她深吸一口氣從副駕駛下來,目光一瞬不瞬看著林謹樺。

林謹樺穿著藕粉色半高領針織衫和牛仔褲,身上披著件披風,分明是四十多歲的年紀,可看起來眉目含笑,年輕得像三十多歲。

四目相對,紮著低馬尾,周身溫婉氣質的林謹樺對餘安安露出友善的笑容。

徐媽看到餘安安怔住,她算是看著林謹樺長大的……

不知道是不是血緣關係的緣故,餘安安除了那雙眼睛之外,其實其他五官和林謹樺並不是一模一樣,可在下車那一瞬,徐媽就是覺得餘安安好似另一個林謹樺。

“媽咪!”圓圓撒開林謹樺的手朝餘安安跑來,一下抱住餘安安的腿,仰頭卻見自家媽咪一瞬不瞬地望著林謹樺,小不點拽住餘安安的手,“媽咪,你都不想圓圓嗎?”

-的頭髮,把自己藏進馬桶和盥洗池的縫隙中。葉長明怎麼也想不到,曾經他用來控製和欺淩其他女性的事情,會在他自己的身上上演。很快,竇雨稚表弟下海,竇雨稚表弟不雅視頻,竇雨稚表弟一夜7男的是熱搜就掛在了網上。竇雨稚看到視頻時,手機差點兒摔了。她打不通葉長明的電話,打到了家裡才知道葉長明躲在浴室不肯出來。儘管姚姐阻止竇雨稚和葉長明有接觸,但竇雨稚還是去了葉家。她立在浴室外敲門:“長明你彆怕,南琛哥已經讓人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