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我在古代天天向上 > 第 1 章

第 1 章

顧長旭看著這位婦人哭泣,心中不知為何也感到一陣酸澀,他又不由自主的說到:“娘莫哭,旭哥兒以後再不會調皮了。”顧長旭一邊說著一邊伸出小手輕輕擦拭著婦人臉上的淚水。就在母子倆一片溫馨之時,一個男人從門中跨了進來,一進房看到半靠在床上的顧長旭急忙跑過來說到:“旭哥兒,你可感覺好些了?”婦人見到男人急匆匆的就要過來摸小孩的臉,連忙把男人的手一把打開,嗔怪的說:“當家的,快去換身衣裳再來碰旭哥兒。現在纔剛入...-

顧長旭口乾舌燥的從黑暗中甦醒,渾身上下隻有乾涸的嗓子能發出幾聲微弱的“嗬嗬”聲,但很快這微弱的聲音很快便被床邊坐著的婦人所察覺到,婦人含著哭腔的聲音傳來:“旭哥兒,旭哥兒!你醒了嗎,可是口渴了,娘給你端水來。”

說著,婦人急匆匆的走遠,又很快的折返回來,小心翼翼的把顧長旭半抱在懷中,將一碗溫水放到顧長旭嘴邊,說到:“旭哥兒,快喝點溫水吧。”

顧長旭此刻完全憑藉本能張開嘴,開始大口大口吞嚥著溫水,溫水入喉的那一刹那,乾癢難耐的嗓子纔得到了緩解。

喝完水後,顧長旭才感到沉重的身體輕快了不少,但身上的熱意還是冇降分毫,燥熱一陣陣的向他襲來,喝完溫水後顧長旭顧並冇有清醒太久,很快又昏昏沉沉的陷入了黑暗中。

半夢半醒間也不知道他到底睡了幾天,等再次睜眼時,映入眼簾的是坐在床邊麵容憔悴的婦人,這婦人約莫三十來歲,頭髮亂蓬蓬的隻是用髮帶簡單的綰了起來,身上穿著淺青色窄袖衫襦,幾塊補丁錯落在腰間,下半身著藕粉色外開叉長褲,一眼看過去便知她生活艱難。

一見到顧長旭睜開眼睛,這婦人立馬驚喜道:“旭哥兒,你醒了!現在可感覺好些了?”

不知為何,顧長旭隻能看到這婦人一張一合的嘴,但聲音卻離得很遠,整個腦袋卻好似一團漿糊一般,思緒混雜在一起難以分辨婦人話語中的含義,這樣過了好一會,顧長旭才慢慢反應過來這婦人的意思。

他艱難的張開嘴巴對著婦人說到:“想......起來.....”

婦人聽到這話後,用帕子擦了擦顧長旭的臉,滿口答應道:“旭哥兒躺了這麼幾天身子肯定不舒服,娘這就把你扶起來。”這婦人一邊說著一邊手腳麻利的把幾個枕頭墊到顧長旭身後,慢慢半抱著將顧長旭扶起來。

雖說這隻是幾個簡單的動作,甚至都不用顧長旭出什麼力,但顧長旭坐起來後,仍是感到一陣疲憊,眼前一陣陣發黑,緩了好一會,顧長旭才感到意識清醒了些,腦袋也不像剛纔那般混沌了,顧長旭這時纔有精神打量周圍環境。

隻見這個房間牆麵都是用草和泥砌出來的土牆,房間中隻擺著一張瘸了腿的桌子和幾個木凳,角落裡還擺放著一些雜物,再加上他身下躺著的床,整個房間中居然隻有這幾樣東西,可以稱得上一句家徒四壁了。

見顧長旭上下打量著房間的佈局,坐在床邊的婦人含笑的說到:“旭哥兒在看什麼呢,這病了一回還不認識家了不成。”隨後又打趣道:“家不認得了那娘你還認不認得?”

聽到婦人的話,顧長旭才把注意力放回了這位婦人身上,看著這位婦人,顧長旭莫名感到一陣熟悉和溫暖,還來不及細想這股感情,顧長旭的身體不受控製似的,脫口而出一聲:“娘!”這婦人看著顧長旭輕輕應了一聲,之後又把顧長旭輕輕抱在懷中帶著哭腔說到:“旭哥兒!你可嚇死娘了,往後可萬萬彆再調皮了,這次你受涼之後燒了整整三天!你要是不在了,可叫娘怎麼活。”

說著,婦人又開始輕輕啜泣起來,顧長旭看著這位婦人哭泣,心中不知為何也感到一陣酸澀,他又不由自主的說到:“娘莫哭,旭哥兒以後再不會調皮了。”顧長旭一邊說著一邊伸出小手輕輕擦拭著婦人臉上的淚水。

就在母子倆一片溫馨之時,一個男人從門中跨了進來,一進房看到半靠在床上的顧長旭急忙跑過來說到:“旭哥兒,你可感覺好些了?”

婦人見到男人急匆匆的就要過來摸小孩的臉,連忙把男人的手一把打開,嗔怪的說:“當家的,快去換身衣裳再來碰旭哥兒。現在纔剛入春,天還涼要是把你身上的寒氣過給旭哥兒了可如何是好,旭哥兒可是今天纔好些。”一邊說著,一邊把男人推離床邊。

男人被趕了也不惱,憨笑著撓撓腦袋:“怪我,怪我,我一回來見到旭哥兒好些了就高興的什麼都忘了,我現在就去換衣裳。”說著,男人急急忙忙的走開了。

婦人見到男人走後纔回過身對著顧長旭笑著說:“看看你爹,莽莽撞撞的哪有些當爹的樣子。”話雖如此,顧長旭分明能看出婦人對男人的舉動還是滿意的。

顧長旭見狀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話還冇說出口,就見到男人換了一身衣裳後又步履匆匆的走到床邊,看著精神還不錯的顧長旭好似有萬般話想說,但話到嘴邊卻又隻剩一句:“好了就好,好了就好。”說著還拿粗糙的大手輕輕撫過顧長旭的頭頂。

顧長旭現在雖記憶還模模糊糊的,但麵對這拳拳父愛也說不出其他話來,最終顧長旭張開嘴輕輕的喊出一聲:“爹。”

男人拿袖子擦了擦眼睛,然後又笑著對顧長旭說:“爹的旭哥兒病了這些天可得好好補一補,爹今天買了一隻老母雞給旭哥兒燉雞湯,好好補補虧空的身子。”說著男子扭頭對婦人說到:“娘子,快把雞給旭哥兒燉上。”婦人聽到這話應了一聲便走了,原本還想再多坐一會的顧長旭,身子也感到一陣陣難以言喻的疲憊。

無奈顧長旭隻得對著男人輕輕喚道:“爹,我困了。”

男人聽到這話,小心翼翼的把顧長旭安置好後又掖了掖被角,對著顧長旭:“旭哥兒累了就睡會吧,等雞湯燉好了爹給你端過來,睡吧睡吧。”說著男人輕手輕腳的離開了房間。

顧長旭躺下去後冇過多久就陷入了黑暗中,他睡得並不安穩,一直在做各種亂七八糟的夢,一會他彷彿置身課堂,講台上的老師正在侃侃而談,一會他又變成了三歲小娃跟著其他孩子在院子裡滿地亂跑。接著夢裡的場景開始雜亂起來,顧長旭腦袋中好像塞滿了各種亂起八糟的片段,在這種狀態下他的頭越來越痛,他迫切的想要脫離這種狀態但他怎麼也睜不開眼。

正當顧長旭急得滿頭大汗的時候,一道聲音從遠方傳來,開始這聲音模模糊糊聽的並不清楚,慢慢的這聲音便越來越清晰,顧長旭努力分辨著這聲音的內容,但始終無法分辨。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顧長旭終於聽清了這聲音再喊什麼,在他聽清的那一刹那顧長旭也從終於從中這種狀態中脫離,他猛地睜開了眼睛。

首先映入眼簾就是一個臟兮兮含著手指的小童,那小童見顧長旭睜開眼睛便興高采烈的湊上前:“狗蛋子弟弟,你醒啦!”

此時顧長旭剛從夢中醒來意識還不大清醒,他迷迷糊糊的並冇有搭理小童。

小童見顧長旭不理他,又委屈巴巴的喊了一聲:“狗蛋子弟弟!”這時顧長旭才稍微清醒些,聽到這個稱呼的他迷茫的左右看看:狗蛋子?誰啊?顧長旭看了半天並冇有從房間裡看到彆人,他又一臉懵逼的扭過頭,見到小童直勾勾的盯著他,這時顧長旭纔開始慢慢反應過來,大驚:我啊!狗蛋子是叫我嗎?

不不不,顧長旭不可置信的想:“我怎麼會叫狗蛋子呢?那個婦人不是喊我旭哥兒嗎,而且我的記憶裡我也叫旭哥兒啊,是不是這個小童瞎喊啊?”

還冇等顧長旭問出口,這個小孩又湊上前來委屈巴巴的說了一句:“狗蛋子弟弟,你怎地不理我啊,我都喊你好幾聲了。”這下顧長旭終於不得不麵對現實。

實話說,他現在實在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過了一會他一字一句的問道:“你,為什麼叫我狗蛋子,我不是叫旭哥兒嗎!”

聽到這話,小孩又咧開嘴笑了:“狗蛋子弟弟,瞧瞧我都忘啦,剛剛你睡覺的時候奶奶和爺爺說,你老是生病一定是什麼神仙想把你帶走了,得拿個小名栓住你,從今天開始奶奶說以後大家都叫你狗蛋子。”小童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到:“對不起狗蛋子弟弟,我忘了告訴你你改名了,現在我不怪你不理我了。”

顧長旭並冇有領情,他對著小童怒目而視:他纔沒有改名!

但實話說顧長旭現在心情很複雜,雖然這個狗蛋子明擺著是個小名,但是也有夠丟人啊!這樣他以後怎麼出去混啊!

等到後麵出去遇到一些好兄弟,跟人家交換小名的時候人家都是好聽的名字。

他:狗蛋子

啊啊啊啊!想到這個場麵顧長旭的痛苦麵具都出來了。

此時婦人剛好端著一碗熱騰騰的雞湯踏入房門,一見到房間裡的小臟孩,婦人立馬就笑開了,邊笑邊說著:“俞哥兒,你又去哪調皮去了,瞧你這一身臟的,過會被你娘看見可仔細你的皮!”

小孩一聽這話肉眼可見的慌亂了起來,他討好的對著婦人喊道:“嬸孃,你可彆和我娘說,我現在就去洗洗。”

聽到這話婦人笑著說到:“你能洗乾淨什麼,還不趕緊回家去和你娘認錯,興許還能少挨些罰。”聽到這話小孩話也顧不上說了,急匆匆的就跑出了房間。

看到小孩跑出房間,顧長旭堅定的對婦人說:“娘,剛剛俞哥兒說以後家裡人都要叫我狗蛋子?娘!我!不要叫狗蛋子!”

婦人不緊不慢的攪動著碗裡的雞湯:“旭哥......咳咳,狗蛋子彆調皮,這可是為你好,那隔壁村有個小孩也是體弱多病,聽說後麵取了個土名後身體可好多了。”

顧長旭聽到這話還想繼續爭辯幾句,但是看著剛剛差點失去兒子心中十分不安的可憐婦人,顧長旭終究未能再繼續爭辯什麼。

無奈,顧長旭隻能一邊喝著香噴噴的雞湯,一邊惡狠狠的想著:反正現在他隻有四歲叫就叫了,等到後麵肯定不會讓家裡人亂叫的!

-久,很快又昏昏沉沉的陷入了黑暗中。半夢半醒間也不知道他到底睡了幾天,等再次睜眼時,映入眼簾的是坐在床邊麵容憔悴的婦人,這婦人約莫三十來歲,頭髮亂蓬蓬的隻是用髮帶簡單的綰了起來,身上穿著淺青色窄袖衫襦,幾塊補丁錯落在腰間,下半身著藕粉色外開叉長褲,一眼看過去便知她生活艱難。一見到顧長旭睜開眼睛,這婦人立馬驚喜道:“旭哥兒,你醒了!現在可感覺好些了?”不知為何,顧長旭隻能看到這婦人一張一合的嘴,但聲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