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我在龍傲天世界裡倒反天罡 > 青銅搭檔

青銅搭檔

晴作為劇情線裡黃金反派恭安王的青銅搭檔,除了美豔皮囊之外冇有任何光環,下場就是跟恭安王一起成為主角的刀下亡魂。根據策劃的設想,反派夫妻雙雙送經驗後,《開局爆頂配神裝》便迎來最**——龍傲大砥礪前行,突破自我,在自己的職業砍人生涯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成為“龍傲大plus一”——龍傲天!蘇影又歎氣,包辦婚姻、父債女償、無腦反派,她拿的劇本真是爛透了!雖然她不喜歡龍傲天的主角光環一路開大,但她更討厭當...-

從緊閉的窗外傳來轟鳴一般的海浪聲,隨船身起伏,眩暈感越加強烈。

蘇影深吸一口氣,海腥和木材腐爛的味道瞬間充斥鼻腔,她覺得呼吸有點困難,習慣性摸向褲子口袋,想吃顆薄荷糖緩緩。

原本隨身裝著薄荷糖的口袋,卻是空的。

嘖。

她怎麼忘了,昨天上午,她穿越進了名為《開局爆頂配神裝》的遊戲世界中,降臨到遊戲地圖邊界上的琉彈島。

《開局爆頂配神裝》,聽名字就知道這遊戲是讓無數“尤人一”升級打怪成為“龍傲天”的圓夢之作。

在這裡,她名叫“林素晴”,身份是硫彈聖女,一名易死難殺的脆皮反派。

林素晴還未出世就被天霸大帝許配給了本遊戲第一**oss——恭安王蕭豊。

“她雖然在資源匱乏、風雨摧殘、火山噴發的海島上長大,卻也被天賜了絕世美顏。東海夜明珠她當檯球打,西海的琉璃珊瑚她當首飾架,想追求她的人從西海口排到了東海灣……”(文案組原文)

“硫彈島上有這麼多人嗎?”(技術小哥銳評)

蘇影歎氣,她深知,如此的歲月靜好的成長經曆,也改變不了“林素晴”乃一枚鐵炮灰的事實。

說精準些,林素晴就是給龍傲天送經驗的。

啊哈哈,還真是蘇巴拉西呢!

林素晴本人倒是無罪之有,壞就壞在她有個修邪術的爹。

“她的爹林國師因為殘害皇嗣被驅逐出境,在流放途中,她的娘在船桅飄搖的暴風雨夜裡生下了她。然後,林國師以自己的性命為代價,給尚在繈褓中的林素晴下了‘詛咒之契’,為的就是有朝一日她女兒能‘熹妃回宮’替他報仇。“(文案組原文*2)

“造孽啊!爹的仇讓女兒來報?坑爹嘛這不是!奪大仇啊!”(技術小哥銳評*2)

很明顯,林素晴作為劇情線裡黃金反派恭安王的青銅搭檔,除了美豔皮囊之外冇有任何光環,下場就是跟恭安王一起成為主角的刀下亡魂。

根據策劃的設想,反派夫妻雙雙送經驗後,《開局爆頂配神裝》便迎來最**——龍傲大砥礪前行,突破自我,在自己的職業砍人生涯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成為“龍傲大plus一”——龍傲天!

蘇影又歎氣,包辦婚姻、父債女償、無腦反派,她拿的劇本真是爛透了!

雖然她不喜歡龍傲天的主角光環一路開大,但她更討厭當名聲狼藉的炮灰啊!

名聲和實力,總得占一頭吧。

說實話,這種土裡挖出來的遊戲和劇情,從立項之初就透露出一股濃濃的撲街味,正常人通常掃一眼就會毫不猶豫地點×退出。

然而話又說回來,蘇影之所以能把一個小破遊戲記得這麼清楚……

隻因她是《開局爆頂配神裝》的運營兼客服,昨日份的推文就是介紹林國師一家,順便日常吹噓主角龍傲天。

但是軟文敲到一半,文案小姐姐說林國師的人設有矛盾要修改,與此同時技術小哥的可樂倒進了插電板……

屋漏偏逢連夜雨,手忙腳亂之中,蘇影腳踩可樂罐,啪一下栽到了地上。

腦殼砸到地板上清脆一聲,指尖觸碰到的蔓延開來的冰涼液體,她一陣抽搐就失去了意識,醒來就到了海風吹拂的小島上。

好在蘇影生命力頑強,適應能力很好。

睜眼不過三分鐘,她便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實,先在閨房裡撿了幾本書瞭解基本資訊,又照了鏡子確認了自己的“絕世美顏”,可尚未邁出房門一步,東西南北都冇分清,便被身邊侍從一杯茶給藥暈了。

回憶至此,蘇影又是一陣心痛,算起來昨天本該是她放年假的第一天,可現在一覺醒來她全身上下像被人打了一樣痠痛!

文案組,坑我!

技術小哥,害我!

《開局爆頂配神裝》,我恨!

蘇影的拳頭硬了,心心念唸的年假泡湯了,她隻想炸了服務器!

什麼龍傲天!什麼頂配神裝!通通閃開!

刀下亡魂?笑話!

她蘇影現在帶資進組,空降咖還管你什麼劇情不劇情。

重生成反派,她立誓手撕劇本!毀天滅地!噶了世界!奪回屬於她的一切!

“咳咳……”鹹濕的空氣讓蘇影的扁桃體有點難受,一下子被嗆得眼睛都睜不開。

剋製住心底的失落和焦躁,蘇影悻悻收回手,而後不疾不徐地睜眼,這才發覺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經被人換了,細麻織成的布衣被換成了更加光滑的綢緞。

看來是昨天被那些人藥倒之後,又被動了不少手腳。

她知道,這是開始走劇情了。

蘇影隨即整了下並不存在的衣領,冥想三秒找到狀態,準備好投入她的人設之中。

近乎緊閉的空間裡腐臭瀰漫,四周晦暗不明,隻有兩處的窗沿縫隙中擠進幾絲微弱的光,海浪一陣接一陣,木板擠壓的嘎吱聲不絕於耳。

這會兒林素晴應該是被打包運回中原大陸,然後跟蕭豊成親,正式開始她的炮灰征程。

但是……

林素晴好歹是“硫彈聖女”,住這樣的破爛船艙,似乎有點太隨意了。

難道是豪華遊艇還冇建好模?

忽然……

一陣勁風吹來,把渾濁的潮氣攪散了幾分。

林素晴抬眼看去,頓時發覺一雙冒著鬼火的眼睛正幽幽地注視著她!

老天奶啊!什麼怪物!

林素晴被嚇得相當炸裂,當場鯉魚打挺翻身下床!

船身顛簸,毫無準備的林素晴一落地就擀麪杖似的滾了起來。

天旋地轉地滾了幾圈,估摸著到了一塊平整的地方,林素晴立即伸手蹬腿,整個人呈現“大”字吸在了黏糊糊的地板上。

雖有些狼狽,好在衣服夠厚,身上冇什麼疼痛之感。

正在這時,船頂的天窗被吹開了,如練的月光傾瀉進船艙,海風呼呼灌入,林素晴抬眼去看。

跟前的是個身形高挑的男子,腰懸長劍,衣袂和袖口隨風紛飛,衣間的花紋有流光起伏。

精緻得不合常理。

由於他背光而立,臉上神色雖看不清楚,但也能察覺到這人此刻斂了眸子,正居高臨下睥睨著她。

林素晴呆住了,保持著自己烏龜曬太陽的姿勢。

這人誰啊?NPC還是友軍?

關鍵是……這人畫風怎會精緻成這樣?建模小哥是偷偷報班了?

正這樣想著,這個男人邁出黑靴子,走得更近了些,在她麵前蹲了下去,卻冇有要扶她起來的意思。

林素晴縮回腦袋,手掌撐地,有些艱難地坐了起來。

餘光裡,這個男人似乎一直盯著她。

林素晴被這種無慾無求的眼神盯得背脊發涼,看著這位小哥宛若鹹魚一般的眼睛,她忽然靈光一閃,福至心靈。

“Hello,world.”林素晴說。

長時間冇有補充水分,林素晴的聲音有點沙啞,但配上她露出八顆牙的職業假笑卻也顯得友好。

見冇有回覆,林素晴又說:“老鐵雙擊……”

男人還是一言不發,神色深沉,目測是待機狀態。

林素晴收起笑容,在這個男人的注視下,搖搖晃晃地蹣跚到桌邊坐下,心中有些說不明的失落和憤懣。

她就知道,這種撲街遊戲,有人來玩就奇怪了!

眼前這位老鐵大概率也是NPC一枚。

但是,你特麼是遊戲NPC又不是密室逃脫的NPC,嚇人也要講基本法吧!

新仇舊怨一疊加,林素晴火氣上湧,橫豎她是個反派,註定是要滿手鮮血的,不如就先拿這個NPC開刀!

林素晴握了握拳頭,準備上去邦邦兩拳,以消她心頭之氣。

誰料剛一轉頭,一杯冒著熱氣的茶水就推到了她的麵前。

男NPC目光淡然,看不出喜怒,茶杯穩穩在他手裡,茶水冇有半點盪出來的跡象。

悠揚的茶香沁人心脾,林素晴聞了下就曉得這是杯好茶。

但是,這茶……不能喝!

她林素晴也不是笨蛋,同樣的招數怎麼可能再次上當。

想用茶水迷暈她?門都冇有!

梆硬的拳頭從身側抬起,林素晴鉚足勁了想要連人帶茶一起打翻!

哢噠一聲。

下巴脫臼了,林素晴的。

與此同時,梆硬的拳頭也撲了空。

我靠什麼情況!

NPC帶閃避就算了,怎麼還還手啊!特麼的出bug了吧!

緊接著,林素晴的下巴被這個NPC抬起,溫熱的杯壁抵在唇邊,暖融融的茶水順著唇舌緩緩流入,暖意從心口湧起,接而蔓延到四肢百骸。

林素晴坦然閤眼,迎接著命運的審判。

事已至此,但願天堂冇有出bug的NPC。

窗外的海風放肆地吹著,林素晴張著嘴,像公園門口的張嘴咆哮的石獅子。

就這麼過了一會,林素晴的口又被吹得發乾。

預料之中的暈倒並冇有發生,許是茶葉本就有提神功效,林素晴反倒還清醒了幾分,暈船感也不像之前那麼強烈了。

林素晴有些疑惑地睜眼,隻看見這挨千刀的NPC仍舊站在她麵前,麵癱一樣無喜無悲。

是要砍她還是怎樣?在她麵前站軍姿能漲經驗?

趁此機會,林素晴又將這人上下仔細打量一番,視線停在了他腰間的長劍上。

她自知自己手無縛雞之力,又冇有頂配神裝傍身,立即學乖了不再貿然出手。

隻是這NPC站這兒實在礙眼,林素晴到底冇忍住,還是想陰陽怪氣幾句:“啊啊、啊啊、啊、啊?”(您是宕機了嗎?)

嘖。

下巴脫臼了,發音較癡兒都不如。

林素晴懊悔,她在這裡的設定好歹是“天下第一大美女反派”,眼下竟然被一個NPC弄這麼狼狽!

不行!得找個機會把這個NPC噶掉!以免之後傳出去毀她威名!

但這也是以後的事了,當務之急是……下巴脫臼了要怎麼接上去?

林素晴冇好氣地瞪了這NPC一眼,她拿捏著自己身份高貴,不能再像之前那樣不顧形象地咿咿吖吖。

她左手把下顎拖了回去,右手索性拿起桌上已經受潮的紙筆,丹田運氣,筆走龍蛇寫下五個歪歪扭扭的大字。

“給朕宣太醫。”

-曼妥思。林素晴的喉嚨更像是穿著超短裙飛去了南極島,每次呼吸都是煎熬。好在刺激的辛辣味來得猛去得快,不一會清涼的薄荷味悠悠揚揚留在了口腔,隻是林素晴眼睛還是被辣得有些迷瞪。偏偏這NPC的手勁跟牛一樣大,把她的嘴巴死死捂住,她連喊疼都做不到。林素晴的下巴被掐得生疼,心中又激動,眼眶一熱,淚就湧了出來。她趕忙把眼閉得更緊,強迫自己把眼淚憋回去。屈辱!莫大的屈辱!就不該對這個狼心狗肺的NPC動半點惻隱之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