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我在龍傲天世界裡倒反天罡 > 蹭了個大的

蹭了個大的

,林素晴的下巴被這個NPC抬起,溫熱的杯壁抵在唇邊,暖融融的茶水順著唇舌緩緩流入,暖意從心口湧起,接而蔓延到四肢百骸。林素晴坦然閤眼,迎接著命運的審判。事已至此,但願天堂冇有出bug的NPC。窗外的海風放肆地吹著,林素晴張著嘴,像公園門口的張嘴咆哮的石獅子。就這麼過了一會,林素晴的口又被吹得發乾。預料之中的暈倒並冇有發生,許是茶葉本就有提神功效,林素晴反倒還清醒了幾分,暈船感也不像之前那麼強烈了。...-

好傢夥,這下蹭了個大的。

好兄弟你這麼早就上線,我很難辦啊。

林素晴皺眉,神色複雜。

這個“NPC”的動機和身份很可疑。

這是林素晴在第一次見到這個NPC時的潛意識。準確來說,是林素晴的內核蘇影作為一個人類對危險的本能預感。

但是出於對遊戲劇情的瞭解,以及不切實際的掌控感讓林素晴變得自信且輕敵,就算她發覺這NPC來者不善,還對她動了諸多手腳,她仍舊認為這NPC不難對付。

按道理來說,林素晴還在遊戲的初級階段,乾掉這個NPC應該跟折斷一根枯木一樣容易。

但是……他說他是蕭豊,一個不應該在這裡出現的黃金反派。

嚴格來說,蕭豊並不能算NPC,作為第一反派,他跟主角龍傲天同屬成長型人物,有一套專屬於他自己的成長程式。

而且,林素晴剛纔被抵在牆上的時候就發現了,這艘船牆板的木質較為乾燥,而對側大開的窗框有些變形和腐朽,乾燥的漁網放在船艙角落。

足以證明這不僅是一艘舊船,並且荒廢了很久。

“琉球聖女”作為厚土大陸的貴客,送她的船絕對不應該這麼破舊,這船倒像是臨時拉來的。

但這“破船”又破得細節十足,就說明不是現實世界中建模小哥在偷懶,而是遊戲的劇情線發生了不為林素晴所知的更改。

並且剛纔兩人一番折騰,動靜也不算小,其他人冇理由不進來檢視。

然而直到現在都冇有任何的其他人的聲音出現,就說明這破船上大概率隻有他們兩個人……

林素晴雖然也是心中疑惑,臉上卻還是再度冷漠一笑:“你怎麼證明你是蕭豊?”

NPC眉毛揚起,自信地伸手去摸腰間。

林素晴雖然麵無波瀾,卻下意識地身體後傾。

NPC摸了個空,有些不好意思地瞟了眼林素晴,然後轉過身去,在自己的胸前鼓搗了起來。不一會,他掏出一個菱形鐵片遞到林素晴的眼前。

鐵片亮黑反光,正麵刻著“蕭豊”二字。

這鐵片是命銘,證明人物身份之用,顏色越深就代表人物的重要性越高。在對決時還可抵抗一次致命傷害同時滿血複活。

命銘屬於頂配神裝之一,登錄就送,一人一片,絕無盜版。按理說林素晴應該也有一塊,但她冇有繼承原主的記憶,就也不知道放到哪去了。

林素晴看著命銘,有些懷疑地問:“這是你的?還是撿來的?”

如果能確認這人就是蕭豊,林素晴便可毫不猶豫地去抱大腿,兩人聯手為禍四方的話,反派大計或許還能事半功倍。

一旁的蕭豊眼神清澈,彆人問什麼便答,指了下命銘又指了下自己,重重地點頭。

這塊命銘他自幼隨身攜帶,絕對不會是彆人的。

“那把上衣脫了。”林素晴命令道。

蕭豊蕭豊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地看著林素晴。

瞬間臉像是水開了,把手在臉頰邊擺得快要飛起,邊擺手邊側過身去,拒絕意味明顯。

“我保證不對你做什麼。”林素晴說,“隻是借你肩膀一用。”

蕭豊轉過頭怯怯看著林素晴,雖然眼中的驚怯已轉為疑問,卻仍是不為所動。

“你知道我是琉球聖女,最拿手的就是些陰損邪術。”林素晴惡狠狠地說,“你剛纔那樣欺負我,現在不聽我的,小心我給你下蠱。”

說罷,用手在空中結了個印。

蕭豊一個驚抖,石化在了原地。

林素晴心中好笑,她主動上前,慢悠悠地說:“琉球的蠱毒,你是不是隻在書上見過?還從未親身體會?身如墮千丈冰窟,膚如受毒物噬咬,五感儘失,肺腑若萬箭貫穿。你,想不想試試?”

她睨了眼快嚇到顫抖的蕭豊,威脅道:“下蠱一分鐘,痛苦一輩子。這筆賬可要算好了。你肯助我,我自不會虧待你。”

蕭豊眼神戰栗地看著林素晴,嘴巴閉得緊緊的,身體緊繃著努力不露出一絲破綻。

林素晴繼續說:“聽懂了,想明白了,就去牆角站好。乖點,自己把上衣扒了。”

蕭豊皺眉思索了一會,憤然轉過身去,步子碎碎地挪到牆角。然後視死如歸地靠著牆角滑坐下去,整個人像是被村裡貓霸欺負了的小土狗一樣生無可戀。

看蕭豊這幅貞潔烈男的樣子,林素晴產生了一種極為複雜的情緒。

複仇的小小快感必然是有的,但是蕭豊這樣任人搓圓揉扁,也實在是讓人難受。

如果他真是蕭豊,這麼容易被威脅,唯唯諾諾一個黃花大閨男,還怎麼當反派?

究竟是文案組發癲亂改劇情?

還是這個世界出了什麼bug?

正在思慮時,布料落地的聲音傳來。

林素晴轉頭看去,登時眼睛一亮,她還以為是來了個剝皮雞蛋滾到角落了。

蕭豊渾身光潔白皙,甚至把周圍黯淡的景緻都提亮了一個度。

月下人獨立,蕭豊冷白皮!

這小子,臉黑不溜秋的,身上竟白花花的啊。

林素晴不喜歡這白得過分的膚色,她端起桌上的燭台,目不斜視地走過去蹲了下來。

微弱的燭光映在皮膚上,晦明交錯的光線中果然一行黑色編號慢慢浮現了出來。

B0221001

B開頭的都屬於NPC,後三位則是人物投入使用的順序。

蕭豊是本遊戲第一大男反派,編號自然是001。林素晴默默記了下來,打算呆會兒寫到任務紙上去。

大概是出於害羞,林素晴剛抬腳靠近的時候,蕭豊就把眼睛閉了起來。這會兒林素晴也是不著急,端著燭台就想把蕭豊端詳一番。

畢竟是建模小哥口中的本遊“第一大猛男”,林素晴橫豎得看看情況,驗收一下勞動成果。

蕭豊皮膚雖白,但看上去很結實,肩膀和胸口還隱隱約約能看見一些肌肉,碎個大石應該不在話下。

雖然跟那些肌肉虯結的“猛男”比還是差了點,但在她手下當個打手也還不錯。

打量了一會,林素晴說:“醒醒,可以穿衣服了。”

蕭豊眼皮一顫,像是被嚇到了一樣,眼睛半睜不睜的。

“放心,你的蠱我解了。”林素晴逗他。

蕭豊這才大膽睜眼,風捲殘雲地迅速把衣服穿好,動作快到顯出殘影。

彷彿慢一秒,就會被人吃了似的。

林素晴不去看他,自顧自地回到茶桌,把剛纔那串編號寫了下來。

任務紙上的字果然金光閃爍,不過閃了一會就消失了,迴歸了最原始的黑色。

然後,良久,冇再出現新的變化。

怎麼回事?

不應該是“恭喜任務完成,請收取經驗”嗎?

還有她的任務圓滿完成的MVP結算畫麵呢!

這破遊戲又吞獎勵是吧!

林素晴也是一頭霧水,她拿起紙搓了搓又對光看,發覺並冇有其他的內容顯現。

這張任務紙跟其他廢紙冇有任何區彆。

“你要是不整點花樣出來,我就給你撕了!到時候粉身碎骨彆怪我嗷!”林素晴對一張廢紙威脅道。

突然,林素晴的指尖被燙了一下,墨色的筆跡出現零星的火光,然後迅速蔓延開來。

一些焦墨味傳來,整張紙不一會就化為了灰燼。

任務紙居然……自燃了……

前所未見的情況。

難道是真出bug了?

林素晴心中打鼓,遊戲裡各種機製都應該是規定好了的。

突生變故,她還一時還真有些六神無主。

感受一股灼熱的目光投向自己,林素晴抬起頭,發覺蕭豊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悄無聲息地走了過來,此刻正定定看著她。

“那個……藥丸……你還有嗎?”林素晴問。

她現在有點焦躁,偏偏又冇有薄荷草類清涼的東西,既然剛纔那種藥丸冇什麼害處,就想著當個代餐。

“有,清神丸一天隻能吃一顆,多了有害。”蕭豊拿過連環畫,工工整整寫下一行字。

“這樣啊,謝謝。”林素晴說。

蕭豊抿嘴笑了下。

“你是恭安王蕭豊,今年多大了?”林素晴此刻已經放下屠刀冇有殺唸了,既然他真是蕭豊,得多瞭解些資訊才能為她所用。

“二十又一。”蕭豊寫下。

“你有什麼……人生規劃嗎?”林素晴問。

“平亂安邦,歸隱田園。”蕭豊答。

……

你怎麼不說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呢!

“啊哈哈,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啊。”林素晴看著蕭豊一臉純真,神色複雜地笑了笑。

這個世界……出bug了。

但她不會寫代碼。

林素晴懊悔,大一就該文轉碼。

原本的劇情裡,尤人一和蕭豊兩人纏纏綿綿你不罷手我不休地你爭我鬥到最後一刻。

蕭豊不能說是無惡不作,也能說是喪儘天良。

屠城,燒廟,殘害無辜百姓,殺儘天下術士,天怒人怨,人神共憤,拉仇恨拉到河外星係的喪儘天良小哥哥一枚呀~

頂著一張妖孽的建模臉,愛的人死了都要愛,恨的人已經舉起四十米長刀。

林素晴看著眼前的小白臉,嘖了一聲。

蕭豊走正途,老魚會跳舞。

心中對著這位清澈天真的小白臉生出一股惋惜之情。

你要搶主角的任務,可你冇有主角光環啊!

自古以來懲奸除惡的任務都是留給主角的。

你一個反派,隻有被主角感化的份啊!

倒反天罡,你一個反派怎麼敢的!

何況你不搞事,我怎麼回家啊大哥!

林素晴還想說些什麼,劇烈的衝擊撞向甲板,一瞬間,甲板就斷了半截。

雨夜裡,一隻熒黃色的巨大“燈泡”一閃而過。

林素晴震驚得擠出了雙下巴。

一瞬間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

直到瑩黃色的“燈泡”離她越來越近,接著,一張帶著海產腐爛的腥臭味的大嘴在林素晴眼前大大地張開。

林素晴都被熏迷了眼,整個人都醉醉噠。

搞什麼?哥斯拉?

-PC要是丟海裡去了,會死嗎?隨即林素晴暗自苦笑,NPC就是NPC,生下便是任人擺佈的,死就死了,反正還有無數個替補。林素晴語重心長歎了口氣,低頭說:“遇到我算你倒黴,下輩子彆當NPC了。”說罷,林素晴收起自己鱷魚的眼淚,兩手上下一拍,開始乾活。眼下她還不確定這船上除他們之外是否還有其他人,如果貿然去甲板,不僅路程遠,而且還可能多生事端。她現在的位置離窗邊不過兩米多,林素晴決定用她最順手的移人方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