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我在末世當救世主 > 第 1 章

第 1 章

員#,十分鐘後,這個話題後麵就出現了紫紅色的爆字,這之後的每一次重新整理,都會有新的詞條登上熱搜榜。蘇白下高鐵的時候,熱搜上一片紫紅色,吃瓜群眾終於反應過來情況有些不對勁。蘇白拉著行李箱走出高鐵站,天已經黑了,他原本是打算在B市找個酒店住一晚,第二天再乘坐大巴回家的,但暴力傷害事件的新聞訊息一條接著一條,熱搜一片亂鬨哄的,讓他有些不安,他給家裡打了個電話,想告訴家裡人要連夜趕回去,但是電話無人接聽,他...-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不在服務區,請稍後再播。”蘇白無力的靠在冰冷的牆壁上,聽著手機裡傳出的忙音,臉色越來越蒼白。自從喪屍病毒爆發以來,他已經給媽媽打了無數通電話,但是均未接通。

僅有的食物已經快要吃完,再這樣下去,餓死是必然的。在這樣的絕境之下,一向唯物主義的蘇白這時候也忍不住想,“這個世界到底有冇有神啊,救命啊!”

七天前,一種不知名的病毒席捲全球,在多個國家均有病例確診,感染者喪失自主意識,肆意撕扯,啃食正常人類,被攻擊的人類則會在24小時內成為新的感染者。病毒在被髮現到迅速傳播隻用了三天,全國多個城市淪陷,人口密集的城市成為疫情重災區,病毒隨著四散逃命的人迅速擴散。

病毒爆發的時候,正值大學放寒假,蘇白剛坐上高鐵就看到一條熱搜引爆全網#A市機場暴力傷害#目擊者圖文並茂的講述了在A市機場發生的暴力傷害事件,圖片血腥,不一會就被微博和諧了,但是更多的目擊者拍了各個角度的視頻,照片,使事件持續發酵。

蘇白看了看評論,正義的網友們對事件起因展開了各種猜測,也有很多自稱目擊者的人講述事件起因經過,不一會就衍生出多個版本,有說是妻子和彆的男人私奔,被丈夫堵在機場暴打的,也有人說是因為值機時排隊發生口角,然後演變成暴力衝突的,眾說紛紜,分不清真假。就在大家對這場發生在大庭廣眾之下的暴力事件議論紛紛的時候,另一個話題也悄悄登上了熱搜……

#A市暴力傷害受害者襲擊醫護人員#,十分鐘後,這個話題後麵就出現了紫紅色的爆字,這之後的每一次重新整理,都會有新的詞條登上熱搜榜。蘇白下高鐵的時候,熱搜上一片紫紅色,吃瓜群眾終於反應過來情況有些不對勁。

蘇白拉著行李箱走出高鐵站,天已經黑了,他原本是打算在B市找個酒店住一晚,第二天再乘坐大巴回家的,但暴力傷害事件的新聞訊息一條接著一條,熱搜一片亂鬨哄的,讓他有些不安,他給家裡打了個電話,想告訴家裡人要連夜趕回去,但是電話無人接聽,他把手機放進了米白色衛衣的口袋裡,快步走向出站廣場。

一對情侶神色匆匆的從蘇白身邊走過,女生的聲音有些緊張的問:“今天廣場上怎麼這麼多警察?發生了什麼事嗎?”男生看了眼站前廣場上黑壓壓的特警,皺了下眉頭:“聽說,今天下午高鐵站這裡有個瘋子亂咬人,具體的我也不知道,我也是看到朋友圈裡有人發。”“……”

蘇白看著兩人遠去的背影,心中的不安愈發強烈,他不再猶豫,直接走到出租車的接客點,接客點旁邊就是高鐵站的安保崗亭,蘇白剛走過去就聽見保安的對講機響個不停,每個保安都嚴正以待,表情凝重。蘇白不想再逗留,直接走近離他最近的一輛出租車,司機是位四十多歲的男人,穿著黑色衝鋒衣,看到他過來,連忙下車準備幫他把行李箱放在後備箱。

“小夥子,你去哪?”司機拎起行李箱笑眯眯的問道。

“去祥縣。走不走?”蘇白有些擔心,畢竟天黑了,回家所在的祥縣起碼得一個半小時,這麼遠的路,不知道司機接不接單。

果然,大叔愣了愣,把行李箱又放回地上,不確定的問:“祥縣?縣城內嗎?”

“對,去祥縣人民醫院就好。”蘇白見司機不說話了,又加了句:“我可以多加錢。”

司機想了想,開口道:“去醫院啊,行,我接了,400塊錢一口價。”

蘇白連忙答應,剛坐上車,“啊!!!!!”一聲淒厲的尖叫聲劃破夜空,高鐵站內突然湧出了許多人,像被猛獸追趕一樣,不管不顧的往前狂奔。許多站外的人不明所以,但是在從眾心理的作用下,也跟著跑起來,一時間,整個站前廣場亂成一團。司機師傅也驚了,伸著頭往外看發生了什麼。

蘇白心臟狂跳,直覺告訴他現在應該趕快離開,他連忙催促司機:“師傅,快走吧,我趕時間。”

司機師傅這才把頭縮回來,忙道:“對對對,你去醫院,趕時間趕時間。”說著才慢悠悠的發動車子駛出高鐵站。

出租車已經駛上高速,司機從後視鏡中看了蘇白一眼,見蘇白眉頭緊鎖的盯著手機,便開口道:“小夥子,彆擔心啦,不管發生什麼事,總會好起來的。”

蘇白愣了愣,扯出一個微笑,回道:“是啊,總會好起來的。”

司機見他搭茬,高興了起來,自顧自的說:“小夥子,我和你說,八年前,我在外麵打工,半夜接到電話說我外婆快不行了,讓我趕回去,我從小就是我外婆帶大的,感情很好的,當時把我給急的,真想長翅膀飛回去,可惜啊,那時候交通冇有現在方便,也冇有高鐵,等我回到家,硬是冇見到最後一麵,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很是遺憾。”

“是啊,聽起來都覺得遺憾。”蘇白看著窗外,昏暗的路燈穿過車窗打在他的額頭的碎髮上,眼睛隱藏在頭髮的陰影裡,看起來落寞又悲傷。

司機師傅又從後視鏡裡看了蘇白一眼,說:“放心,你不是我,我肯定把你平安送到醫院,你著急的人肯定會化險為夷的。”

蘇白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司機師傅誤會了,以為他這麼晚打車去醫院是去探病,纔在這開導他。蘇白也冇解釋,他之所以要去醫院是因為他老媽是醫生,在祥縣人民醫院任職,今天他老媽值晚班,所以纔想著直接去醫院。

車裡又陷入沉默,要是放在平時,社交牛逼症患者蘇白肯定能和司機從詩詞歌賦講到人生哲學,可是今天蘇白實在是冇那個心情,低著頭拽著位子上的帽繩,一路發呆。

出租車安安靜靜的行駛著,突然,司機一個急刹車停下了。“臥|槽,嚇我一跳,這大晚上的,高速路怎麼還堵車?真是奇了怪了。”司機師傅罵罵咧咧的打開導航檢視情況。

看著隱在夜色中看不到儘頭的長龍,蘇白又開始緊張起來。他拿起手機,熱搜第一條又變了#未知病毒#爆!蘇白的手有些顫抖,他壓製住強烈的不安點進去,熱門微博赫然寫著“未知病毒席捲全國,各省市均出現感染者,感染者喪失自主意識,表現出強烈攻擊性,詳細情況尚在觀察研究。望廣大居民減少外出,保護自身安全,遠離行為怪異人群。”

一個詞語浮現在蘇白腦海裡——喪屍。

“小夥子,真是倒了大黴了,導航上顯示堵了十三公裡了,都堵成紫紅色的了。”司機打開導航遞給蘇白看。

“師傅,要不你看看能不能下高速走老路?我可以加錢。”蘇白有些慌了,他現在隻想快點回家。

“唉,也冇彆的辦法了,你等我看看啊,我問問車友們。”說完,司機就開始查路線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車隊紋絲不動,越來越多的司機乘客從車上下來,站在高速路旁邊的水泥擋牆上向前眺望,然而,除了一望無際的黑暗和星星點點的車燈外,什麼也看不到。

“唉。”司機悠悠的歎了口氣,“小夥子,下高速最近的收費站離這裡還有五公裡,但是照現在的情形,等挪到那裡不知道什麼時候了,這都二十分鐘了吧,一點都冇挪啊。”

“五公裡?”蘇白敏銳的發現了不對勁。

司機不解的回道:“對啊,五公裡。”

“師傅,你剛剛說堵車的地方離我們十三公裡,收費站離我們五公裡,也就是說,在收費站出口的那些車輛也能看到堵車堵了八公裡且紋絲不動,那麼他們怎麼不下收費站去走老路呢?我們都能想到的路冇道理他們冇想到吧。”

司機迷茫的問道:“你怎麼知道他們冇有下收費站?”

蘇白哭笑不得:“要是他們下了收費站,我們還能在這裡一動不動嗎?”

司機師傅恍然大悟,喃喃道:“對喔,為什麼呢?”

正當蘇白瘋狂腦力風暴想辦法的時候,車外一陣騷亂。

蘇白忙開窗向一個小跑的大哥喊道:“大哥,發生什麼事了?”

身材魁梧的大哥停下來,氣喘籲籲的和蘇白說:“兄弟,快跑吧,前麵打起來了,我懷疑是□□報複社會,見人就打啊。” 蘇白還想問點什麼,一個女生的尖叫劃破夜空。

魁梧大哥回頭看了一眼,大聲說了句“臥|槽!!”便跑走了。

蘇白向聲音源頭看過去,離他們大概二十米遠的地方,一輛白色SUV的引擎蓋上,躺著一個穿米色羽絨服的女生,大灘紅色鮮血在衣服上顯得格外刺眼,蘇白懵了,本能的想跑過去救她,車門剛打開一個縫,就被人狠狠的撞了回去。蘇白被衝擊力震得手麻,剛想罵人,就看到一張血肉模糊的臉差點貼在了他的臉上,一雙白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由於慣性,那張臉上掛著的血珠甩到了蘇白的臉上,臉上的涼意驚醒了蘇白,他迅速升起車窗玻璃,將血肉模糊的臉隔在窗外。蘇白看著貼在玻璃上扭曲的人臉,呼吸都快停滯了。

-點,接客點旁邊就是高鐵站的安保崗亭,蘇白剛走過去就聽見保安的對講機響個不停,每個保安都嚴正以待,表情凝重。蘇白不想再逗留,直接走近離他最近的一輛出租車,司機是位四十多歲的男人,穿著黑色衝鋒衣,看到他過來,連忙下車準備幫他把行李箱放在後備箱。“小夥子,你去哪?”司機拎起行李箱笑眯眯的問道。“去祥縣。走不走?”蘇白有些擔心,畢竟天黑了,回家所在的祥縣起碼得一個半小時,這麼遠的路,不知道司機接不接單。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