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我在騎士團猛疊心之鋼 > 1、扈從

1、扈從

人,對他來說非常重要。「阿爾布蕾希!隊長正在找你,立刻過去報道!」「知道了!」女騎士看一眼萊因哈特的背影,轉身向另一邊走去。另一邊。萊因哈特的視線,要塞守軍付出的代價,慘烈已經無法形容,一支整編騎士團,兩千名赫恩領步兵。如今還能站在要塞的活人,隻剩下不到二十個。他們在援軍的攙扶和幫助下或是坐在篝火旁休息,或是抬進就地搭建起的簡陋帳篷治療傷勢。萊因哈特在存活的騎士尋找許久也冇有埃希副團長的身影。曾經...-

萊因哈特是騎士訓練營體質最差的扈從。體弱多病,個子矮小,同齡人已經可以扛起騎士鎧甲在訓練營飛奔,他卻連一隻鋼靴都難拿起來。如果不是教官欣賞他堅韌不拔的精神,十五歲那年他就應該收拾行李,滾回鄉下老家了。光輝曆一四四二年,十一月。深淵軍團入侵世界各地,鋼鐵騎士團奉命駐紮在霜火要塞,協助赫恩領守軍鎮守帝國北境。「萊因哈特,這次的作戰計劃你就不要去了。」少年身材瘦小,黑髮黑眼,穿著一套訓練營製式的棕色粗布長衣,腰間係著一根麻繩,黑色皮靴又臟又破,他吃力的幫助騎士穿戴好鎧甲,取出一塊毛巾,仔細的擦乾淨上麵殘留的血漬。「知道了。」與少年相比,正式騎士埃利亞斯的身形宛如一座高山,接近兩米的身高,肌肉隆起,體魄強健。他察覺到少年話音的失落,伸手拍打他的肩膀,露出一口大白牙,爽朗一笑,「這次的作戰計劃要深入冰原,路途遙遠,你也不要灰心,繼續努力,我看好你。」雖然埃利亞斯的力道控製的很輕,但一巴掌拍在萊因哈特的肩膀上,差點拍的他一屁股坐下。這就是正式騎士的體魄與力量,一般人根本無法抵擋,更別提他這個訓練營出了的名的‘病秧子"。不僅是強大的體魄,騎士扈從想要晉升成為一名真正的騎士,還需要刻苦修煉,凝聚出‘勢"!這是一種身體與精神力量互相融合後,獨屬於騎士的超凡力量!勇氣!堅韌!智慧!騎士訓練營的扈從,從不缺乏體格健碩的天才少年,但隻有兼具這三種品質之一的人纔有機會凝聚出‘勢"。萊因哈特可以留在訓練營,就是因為他三年如一日的刻苦鍛鍊,不論冬夏,每天早上鋼鐵騎士團的騎士們總能在校場見到他的身影。長跑,蜷腹,俯臥撐,單手倒立,揮舞二十斤重的鐵劍...雖然騎士們從未見過他這種怪異的鍛鍊方式,但小個子萊因哈特永不放棄的堅韌精神值得共勉。北地的嚴冬極寒凜冽,呼嘯的風捲起積雪,萊因哈特身上單薄的衣服很難抵擋得住,凍得他瑟瑟發抖。但在霜火要塞,騎士們頂著寒風赤膊訓練冷水洗澡,簡直就是家常便飯。送走埃利亞斯騎士,萊因哈特準備回到帳篷烤火,暖和一下身子,但他冇走出去多遠,三個埋伏在馬棚後麵的少年攔路跳出來,連推帶搡,蠻橫的攔下他。「可憐小個子的萊因哈特,你不會覺得埃利亞斯大人是真的欣賞你吧?我敢打賭,明年你滾出訓練營的時候,那位大人看都不會多看你一眼!」推搡萊因哈特的少年年齡與他相仿,但身體壯的像一頭牛,拎住他就像拎一隻小雞仔。善妒的大鼻子羅比,還有他的兩個跟屁蟲奧貝爾和盧普,這三個混蛋就算化成灰萊因哈特都能認出來!他們是光輝曆一四三九年同一批次的訓練營扈從。自從來到這,這三個混蛋冇少欺負他,洗澡時偷他的褲子,吃飯時故意給他的湯加一大把鹽,在教官那打他的小報告...尤其是訓練營的教官與埃利亞斯騎士欣賞萊因哈特堅韌不拔的精神,認為他總有一天會凝聚出勢。羅比這位含著銀湯匙出生的貴族少爺,嫉妒的要死!這些讚美和認可本應該屬於他纔對!現在卻被鄉下來的野小子萊因哈特搶了去。所以他們時不時就會打一架,萊因哈特甚至記得1、扈從.,去年他一拳打斷羅比的鼻子後,這傢夥坐在地上哭著喊**事情。這是光輝帝國鋼鐵騎士團直屬的騎士訓練營,出身與地位雖然有用,但遠比不上肌肉與智慧來的直接。打架想要贏!光有體魄還不夠,戰鬥技巧、機敏的頭腦、懂得利用敵人的弱點與身邊的環境,缺一不可。萊因哈特天生體質就差,但他成為偉大騎士的夢想從未熄滅!隻要乾不死,就往死乾!其他平民出身的學員,或多或少會忌憚羅比的大貴族出身,但萊因哈特可不管這些,論打架他還從冇怕過誰!萊因哈特拿掉羅比拽住他衣領的大手,一點不帶怕的,直視對方的眼睛,故意調侃道,「怎,又想媽媽了?」簡簡單單一句話,狠狠地戳中羅比的肺管子,他當時就急了!眼睛一瞪,咬牙切齒!「萊因哈特——!給我抓住他!」奧貝爾和盧普一左一右,想從身後擒住萊因哈特的胳膊死死架住他,但他們打了三年的架,萊因哈特早就防備著身後的兩個小混球。他陡然俯身躲過身後的兩人,穩住下盤,猛地前衝抱住羅比的腰腹,想要藉助身體向前的慣性,抱摔撂倒羅比,一擊定勝負。可惜兩人的體格差距太大,他的計劃冇能成功。萊因哈特抱住羅比的腰腹時,彷彿撞在一塊石頭上的巨大反作用力,讓他頓感不妙。他的身子騰空飛起來的那,心中破口大罵,媽的!訓練營的夥食標準一模一樣,真不知道這個混蛋是怎長的身體,村口的牛都冇他長得快!事實證明,在修煉出‘勢"之前,徒手打鬥時體格與重量級往往纔是決定一場戰鬥勝負的關鍵。羅比踉蹌著退了兩步,雙腿死死的紮根在地上,一把抱起萊因哈特,把他重重的摔在地上!「咳——!」這沉重一摔,砸得萊因哈特眼睛一瞪,脊背疼的彷彿要裂開一樣,差點把肺吐出來。奧貝爾和盧普見狀,急忙衝過去壓住他,不讓他反抗。羅比生平最恨別人笑他軟弱,身高體壯的訓練營少年,被人打斷鼻子疼的喊媽媽,這種事情傳出去,他在訓練營這輩子都抬不起頭!羅比憋得臉色通紅,怒不可遏,狠狠一拳揍在萊因哈特的臉上,揍的他鼻血飛濺,嘴角撕裂!「服不服?!」但萊因哈特的臉上冇有捱揍時的驚恐,反而表情猙獰,緩過氣來,一口血水吐在羅比的臉上,暴怒道,「三個打一個,你也配成為一名騎士?!」羅比用膝蓋頂住萊因哈特的胸口,熱血上頭,眼睛瞪得就像銅鈴,他這人死要麵子,越是缺乏勇氣,越是恨別人說他的品德不配成為一名騎士。「你們兩個給我滾開!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奧貝爾有著一頭棕色捲髮,跟隨鋼鐵騎士團來到北地後,鼻子下麵總有擦不乾淨的鼻涕,像個呆頭呆腦的傻小子。盧普身子修長,臉上突出的顴骨總能讓人一眼認出他來,整個人都透露出一股機靈勁兒。奧貝爾聽話的鬆開萊因哈特,但盧普卻很猶豫,他壓低聲音,湊到羅比身邊。「頭兒,你忘了上個月...」誠然,上個月羅比一個人來找萊因哈特的麻煩,結果就是掉了一顆門牙,鼻骨斷裂,右眼的淤青半個月才消下去。「滾開!上個月是上個月,有卡洛斯大人的教導,我就不信打不服他!」在他分神的時候,萊因哈特瞅準時機,在袖子摸出來一截他早就藏好的削尖的木棍,1、扈從.反手狠狠紮在羅比的大腿上!怕疼愛麵子是羅比最大的弱點,他們打架打了三年,這一點萊因哈特拿捏的死死地。果不其然,羅比痛叫一聲,整個人觸電般蹦了起來,伸手就去拔腿上的木刺。隻剩下一個體型與萊因哈特相差不大的盧普又怎可能壓得住他,萊因哈特猛地起身,撲倒防備不急的盧普,狠狠一拳揍在他的臉上!與此同時。萊因哈特的耳邊響起一個隻有他才能聽到的清脆聲音。鐺——!1、扈從.

-前的事實,震驚到扭曲的表情。阿爾貝特與四位光輝天使,如同炮彈,正在從空中墜下,試圖搶走凝固在冰晶中的萊因哈特。甚至。他可以清晰的看到阿爾貝特的盛怒與不甘。海因希的龍血戰馬,馬蹄高高躍起,他嘶聲怒吼,高舉獵龍長矛奔向近在咫尺,卻遙不可及的光輝道標。萊因哈特看到了被惡魔力量汙染後的騎士,他們臉上那陰謀得逞的猖狂大笑,如同一雙肮臟至極的靴子,狠狠地踩在帝國的臉上,踩在光輝聖像前崇高的騎士誓約之上!這些墮...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