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我在騎士團猛疊心之鋼 > 59、西頓的實力,新仇舊恨!

59、西頓的實力,新仇舊恨!

在身前,毛茸茸的巨大兜帽落下些許黑色髮絲,垂在額前。綠寶石般的眼眸與柔弱模樣,來到儘是些光膀子肌肉猛男的騎士團駐地,格外引人矚目。與她對話的騎士負著手,身形勻稱,說話時下巴微微揚起,本就陰沉的眼神,搭配臉上的鷹鉤鼻,整個人的氣質陰冷的嚇人,不像一名騎士,反而像是擅長勾心鬥角的貴族與政客。少女親眼看著萊因哈特追到奧貝爾後,抓住他一通胖揍,輕輕揉搓凍得發僵的雙手,說道,「他的體魄比起訓練營的其他人,確...-

扭曲流動的空氣,宛如無形惡鬼。萊因哈特向前踏出的步伐,猛地怔在原地!瞳孔微縮,冷汗瞬間浸透他的後背與臉頰!他的視野之中明明空無一物,但戰鬥直覺告訴他,那一瞬,有一股足以殺死他的駭人力量,靜默無言的越過他的身旁。其後。那些叛變的灰燼守衛驚駭發現,它們身上的鎧甲正在不斷地變紅,熔融,令人窒息的高溫穿透它們的肌肉與骨骼,煮沸它們的血液,炙烤它們的內臟!「啊——!」「啊啊啊——!」淒厲的慘叫攝人心魄。這些身穿抗魔鋼甲的墮落騎士,皮膚表麵不斷浮現出血液沸騰後的鼓包,破裂後皮開肉綻!而這,隻是一個開始!在這一刻。包括萊因哈特在內,所有忠誠派的騎士們全部停下,他們親眼目睹這些墮落的騎士,如同包裹在鋼鐵罐頭的燉肉,煮熟的肌腱與脂肪從它們的骨架上不斷地剝離脫落下來。最後變成一灘熱氣氣騰騰的骨肉爛泥,一個接連一個,死狀淒慘至極,摔倒癱在地上。十秒的時間。二十多名原本隸屬灰燼守衛的精銳六星軍階騎士,無一生還。這一切的始作俑者,西頓。他隻是沉默的站在原地,熔岩化的軀體宛如惡魔,半張臉隱冇在黑暗陰影之中,一縷火苗在他的瞳孔中燃燒躍動。目睹這一切,似乎是想起他們年輕時在訓練營打架的時光,海因希的內心深處莫名地多出一些感慨。元素化與領域之力...他明明可以一個人殺掉除了自己之外在場的所有騎士,包括光輝天使,但他還是不願真的動手,從始至終隻是奉攝政議會的命令,照章辦事。做完這一切。西頓麵無表情,他微微揚起下巴,遠方赤紅的夜幕倒影在他的瞳孔之中,抵達格爾斯世界的光輝道標,密集如雨,帶著焰尾劃過天空。他邁步跨過叛國者已經變成骨肉爛泥的屍體,走到海因希麵前,沉聲質問道,「海因希,告訴我光輝聖都究竟發生了什?」馬蒂亞斯雖然已經在灰燼守衛服役五年,但他依舊隻是一個新兵,這位剛剛在敗給萊因哈特的冠軍計劃候選人,他難以置信的看著背叛者們慘死的屍體,心中駭然!死亡戰團是第七集團軍第三梯隊主力戰團,西頓雖然隻擔任副手的位置,卻始終是戰團內部絕對的精神領袖。即使是現任的戰團長,做出一些重大決策前也需要詢西頓的意見。他聽說過一些有關西頓是高桌貴族後裔的傳聞,他一直以為戰團的老兵們是懾於這位大人的出身與高貴血脈......海因希簡單陳述一番,西頓的臉色越發陰沉。他取出一塊拳頭大小,機械與巫術結構的金屬立方體,注入騎士偉力後交給馬蒂亞斯。「通知戰團的其他人,全部停手,就地駐紮。」他扭頭看一眼身後的光輝天使,挺拔的身姿亦如攝政議會手握大權的真正上位者,態度冷漠道,「你和他一起過去,確認墮落者的身份和數量後,轉告你的上司就地待援。」即使他一手打造出的灰燼守衛分崩離析,他一直以來奉為圭臬的人生信條,在叛國者的陰謀中遭到踐踏。但西頓依舊沉穩內斂,陰冷的眼神看不出任何其他神情,有條不紊的發出一道道命令。處理完戰團內部的事情。選擇與海因希站在一起,加入忠誠派...或者說,59、西頓的實力,新仇舊恨!.他從始至終,都是帝國的忠誠派騎士。他們之間的內亂在兩位強大騎士對話之後,暫時停戰。但西頓的腳步冇有停下。他的步伐沉穩有力,快步走到費寧麵前,無情的瞥一眼他曾經的部下,隨後低頭,視線落在萊因哈特的身上。「想不到離開霜火要塞之後,你會得到阿弗納斯的賜福。」阿爾貝特使用的聖潔之焰,本是光輝騎士曾經賜予他們對抗惡魔的有力武器,但這火焰同樣可以用來治癒傷口。聽到這話,他眉頭一皺看向單膝跪在迪特琳德身邊的少年騎士。萊因哈特抓著迪特琳德冰冷的右手,沉默不言,因為他怕控製不住自己的拳頭與怒火,一拳乾爆這個混蛋的狗頭!西頓的視線格外陰冷。大地騎士的氣息,若影若現,籠罩在萊因哈特身邊,聲音之中的強烈殺意,幾乎不加掩飾。神選之子。或許這個稱謂聽上去頗具浪漫色彩。但在西頓的視線,這不過是阿弗納斯製作至尊大魔的材料與消耗品。「天使,告訴我他的靈魂腐化程度。」阿爾貝特正想解釋,萊因哈特突然起身,一步走到西頓的麵前,甚至鼻子都快戳到對方的臉上去!曾經那位隻能仰視的矮小少年,如今的身高已經與西頓持平,體格甚至更加的強壯偉岸。「你也配說出腐化這個詞語?還是先看看你自己吧,大人物,埃希副團長和鋼鐵騎士團用他們的生命向帝國證明瞭他們的忠誠。而你呢?明哲保身,置身事外,雙手沾滿同僚的鮮血。為了讓自己看上不不那像一個壞人,甚至違心的寫信試圖保護我,我需要你來保護?」西頓直麵萊因哈特的質問,他依舊麵無表情,隻是在靜靜地等待光輝天使阿爾貝特的回答。一旦萊因哈特的靈魂有腐化的痕跡,他會立刻動手,除掉這個帝國未來的潛在大敵!萊因哈特依舊在輸出,甚至唾沫已經飛濺到西頓的臉上!折返回來的馬蒂亞斯本來準備給西頓匯報工作,但他見到那個曾經差一點就奪走他冠軍計劃候選人名額的少年騎士,臉貼臉,對著西頓瘋狂輸出。這位服役隻有五年的新兵,徹底呆愣在原地。不止是他。所有見到兩人衝突的騎士,全都被萊因哈特以下犯上的無禮舉動所震驚!難道那個少年騎士不知道他在和誰對話嗎?!灰燼守衛創建者。死亡戰團精神領袖。攝政議會下議院參議。帝國第七集團軍高級智囊。這一係列的頭銜,別說萊因哈特這樣一個三流雇傭兵團出身的正式騎士,即使在光輝聖都,西頓也是真正意義上的大人物!任何無禮的冒犯,後果都是災難性的。處理萊因哈特這樣冇有任何身份背景的騎士,即使他實力極其強大,但隻要西頓願意,他有太多的辦法徹底扼殺這位少年騎士的未來。阿爾貝特是第二軍團的光輝天使,地位超然。但麵對西頓的質問,他的態度不僅尊重,而且非常慎重。除去這些官僚的頭銜。阿爾貝特曾經在隊長那聽聞過一位豐功騎士的事跡,而那個拎著大魔的腦袋,獨自一人殺出深淵的狠人,就是站在他麵前的這位大人。他不斷的回想先前天使視野萊因哈特靈魂的狀態。因為這不僅關乎一位騎士的生與死,更關乎帝國未來的敵59、西頓的實力,新仇舊恨!.人會不會多出一位至尊大魔!他的決斷,必須慎之又慎!阿爾貝特看著萊因哈特的背影,他的左手微微握拳,回想到那驚鴻一瞥,他選擇相信這位少年騎士的騎士信念!隨後看向西頓,微微點頭,示意萊因哈特的靈魂依舊純潔。西頓想走。但萊因哈特不想放他離開,埃希的死,安婕的死...他肚子怒火已經憋了太久太久,久到恨不得現在就一拳乾爆西頓的狗頭!在一眾騎士瞠目結舌的目光,萊因哈特還在輸出!暴怒的聲音響徹白河小鎮的天空。「你口口聲聲為了帝國的利益,但你知不知道,你的所作所為就像一個癡迷血統榮耀的貴族小醜。看到這些無謂犧牲的帝國騎士了嗎?他們不是死在與惡魔拚殺的戰場上,不是死在保護帝國公民的騎士榮耀下,而是因為你所謂的忠誠與帝國的狗屁利益而死!你的家族為什覆滅,姓氏又為什被剝奪,難道要我來告訴你原因嗎?!叛國者!」西頓經曆過的大風大浪,旁人不會知曉。選擇為帝國的利益犧牲自己之後,他早已做好揹負辱罵的準備,但萊因哈特句句誅心!第五位光輝聖劍之主繼承帝國之後,這個屹立在黑暗世界千年的人類國度早已是風雨飄搖,腐朽不堪。需要有人站出來,重新凝聚這個一盤散沙的帝國,重鑄帝國千年之前的偉大榮光。而想實現這一願景。需要有人站出來,揹負起光芒之下的黑暗與罪惡。貌合神離的叛黨需要有人做局處理,離心離德的行省總督需要更換,不服攝政議會與新任帝國之主卡洛曼命令的帝***團需要清洗...西頓曾經認為卡洛曼會是一位偉大的君主。但他錯了。這種崇高理想被叛徒丟在地上肆意踐踏的屈辱,萊因哈特句句誅心的精準破防,縱使是沉穩如西頓,他再也抑製不住心中的怒火。「夠了——!」雷聲滾滾。席捲北地的寒風終究還是帶來了烏雲與大雨。死亡戰團的下屬。曾經年少時的好友。這一雙雙來自四麵八方的視線,落在西頓的身上,是如此的灼熱,彷彿有巨大的嘲弄聲在他耳邊響起。雨滴落在西頓的鎧甲上,水花飛濺。絕對的壓抑與死寂,在白河小鎮的空氣之中不斷的擴散蔓延。在這一刻,西頓與萊因哈特的視線誰也冇有退縮!騎士不會相信蒼白的語言。騎士也不會相信狡猾的詭辯。騎士之間對話的真正途徑隻有一種:約鬥!就如萊因哈特與海因希之間的戰鬥一樣!想要得到對話的資格,想要洗刷巨大的恥辱,你必須憑藉過人的體魄與強大實力,贏得對手的尊重!萊因哈特的胸膛劇烈起伏,他越看西頓這張高高在上的貴族嘴臉,他就越想給他一拳!這個混蛋!萊因哈特身體輕微扭轉,右手握拳,恐怖的力量在空中劃出沉悶的破空聲,呼嘯著砸向西頓的臉。西頓左臂抬起,擋住萊因哈特揮過來的手腕,連消帶打,左腳向前,右拳借力猛地轟在萊因哈特的胸口!即使不動用騎士偉力,超過一百七十公斤體魄,這一拳轟擊如同戰車撞在萊因哈特的胸口,他向後連退。終於。這位戰鬥時始終站在原地,目空59、西頓的實力,新仇舊恨!.一切,傲慢的宛如皇帝一般的男人,邁動他的步伐。黑色抗魔鋼甲發出金屬碰撞的清脆聲音。擺拳勢大力沉,呼嘯著砸向萊因哈特的左臉!砰——!音爆聲短暫而刺耳。萊因哈特猛地消失在原地,雙臂上下襬放如同牛角,凶殘無比的撞上西頓的身體!後者應聲倒飛而出!但尚未落地,一條岩漿觸鬚無聲無息的伸出地麵,死死拽住萊因哈特的腳踝!在他行動受限的短暫一那,西頓的身體接觸地麵,頃刻間墜入其中,再次出現已經是萊因哈特的麵前。沙包大的鐵拳,自下而上,想要撞上萊因哈特的下巴,但曾經的少年再也不是那個莽撞,缺乏戰鬥經驗的扈從。萊因哈特踩斷岩漿觸鬚,右手橫在胸前,左臂屈肘,凶殘的撞在西頓的臉上!即使是騎士的體魄,以血肉之軀正麵抗下一個體重超過一百五十公斤強壯猛男的肘擊,不死也會透骨骨折,受到極為嚴重的傷勢。但萊因哈特落在西頓臉上的手肘冇有任何撞擊感,隻有略微的滯鈍與高溫侵襲。也是因為戰鬥直覺與實際反饋的差異,萊因哈特的身體短暫失去平衡,手肘穿過西頓岩漿元素化的臉部,整個人往前麵倒下去。西頓借勢,抱住萊因哈特的身體,猛地抬腿膝擊!包裹在鋼甲之中的鐵膝,在萊因哈特的瞳孔中瞬間擴大!想要收回胳膊防守已經來不及了。不好——!如果正麵吃下這一擊,他的臉,甚至整個麵部都會完全凹陷進去!極有可能一擊斃命!千變者賈修的**物質瞬間覆蓋的頭頸!砰——!沉悶的撞擊聲甚至在雨幕之中激起一層波浪!萊因哈特抱住西頓的身體,怒目圓瞪,嘶吼咆哮打破戰場的死寂,高壓氣囊功率全開,帶著西頓的身體一路倒飛出去!這場戰鬥他已經等待太久。新仇舊恨。這一戰,他一定要和西頓算算清楚!59、西頓的實力,新仇舊恨!.

-下跳,肆意慶祝。或許是好友埃利亞斯生死未卜。14、笑容不會消失,隻會轉移.或許是萊因哈特是埃利亞斯最欣賞的扈從。因為對摯友的寄思,艾德安對待萊因哈特的態度,遠比其他騎士更加親近,甚至超過了埃希副團長。另一邊,西頓副團長的營帳外,羅比一個人呆呆的坐在篝火旁,遠處的騎士們放聲慶祝,熱鬨非凡,但這種熱鬨卻與他有著一層可悲的隔閡。不僅因為他是萊因哈特被關禁閉的直接原因,還因為他是天空騎士杜瓦爾的兒子,似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