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我在修真界興風作浪的那些年 > 文啟學宮

文啟學宮

,這其實並不是江薑的工作,但百草園裡的人嫌煩,便把這麻煩差事交給了江薑。雖然他們也隻是學宮裡的雜役,但卻都是三靈根或四靈根,努力修煉一下說不定還有變鳳凰的可能,說不定哪一天機緣就來了呢。可江薑不一樣,她是五靈根,學宮裡公認的廢柴,關係戶,畢竟在她來之前學宮裡最差的是四靈根,他們總喜歡聚在一起談論著,若是江薑來了,他們卻又突然將話題戛然而止,然後去忙自己的事情。學宮裡的正式學子俯視他們,他們俯視江薑...-

正值七月酷暑,衡城卻很熱鬨,街上往來者絡繹不絕,沿街的小販們叫嚷吆喝著,向前來求學的年輕修士們兜售物品,鮮花靈食,靈丹妙藥,陣法符咒,物華天寶。

許多年輕散修會為了通過文啟學宮的試煉而備下大量的物品,至於那些小家族的修士隻是在裡麵挑些珍奇寶物,誰知道那些從上古秘境中出來的物品會不會是哪位大能留下來的呢,要知道,修仙大能隨身攜帶的物品說不定蘊含著大能們的道意箴言,至於符咒丹藥,自有他們的家人為他們備好,畢竟若是家族裡的弟子能得世家們的青眼,家族自然也能跟著沾光。

不過這些都與江薑無關,她是來幫文啟學宮的百草園采購肥料的。她穿過身邊熱鬨的人群,來到了她常采購的商家那裡,這其實並不是江薑的工作,但百草園裡的人嫌煩,便把這麻煩差事交給了江薑。雖然他們也隻是學宮裡的雜役,但卻都是三靈根或四靈根,努力修煉一下說不定還有變鳳凰的可能,說不定哪一天機緣就來了呢。可江薑不一樣,她是五靈根,學宮裡公認的廢柴,關係戶,畢竟在她來之前學宮裡最差的是四靈根,他們總喜歡聚在一起談論著,若是江薑來了,他們卻又突然將話題戛然而止,然後去忙自己的事情。學宮裡的正式學子俯視他們,他們俯視江薑,江薑隻想賺錢。

他們將差事交給江薑,江薑求之不得,畢竟城裡的肥料供應商那麼多,她與那些供應商私下裡談下每種肥料的最低采購價,便在他那裡進貨那一種類的肥料,她報給學宮的錢則和以前一樣,她自己做箇中間商賺個差價,畢竟學宮也不差錢,畢竟她個五靈根,隻比凡人好一點,也活不了太久,她隻想著趁年輕賺個退休的養老錢。每天夜裡數著她的小金庫,江薑夢裡都能笑出聲。

文啟學宮是雲羅界唯一不看求學者出身的仙府,每一年都有滿腔熱血期待能在雲上界大展宏圖的少男少女來到文啟學宮求仙問道,對於他們,這是他們能接觸到各大勢力最好的途徑了。江薑也不例外。這是江薑穿到這個修仙界的第十七個年頭了,同時,這是她在文啟學宮的第七年,隻不過她不是來求仙問道的,她是種菜的。準確點說,是在百藥園看護那些仙藥的。

其實剛來時她其實不是做這份工作的,她是食府的雜役,幫助盛飯做菜之類的,可食堂的李師傅不知道是不是看她年紀小,被其他人排擠動了惻隱之心,將她推薦給了百藥園的管理長老,那長老起初並不想留下她,畢竟這麼小的孩子你能指望她照料好那些靈藥,還是個女娃娃?

長老不好拒絕,便與李師傅說:“若是她能在一個星期內熟背掉《藥類詳解》,我便讓她留下。”

李師傅知道這管理長老是委婉的拒絕,便俯下身來,詢問她要不要試一試。江薑垂下眼睛,唇角微抬,心裡樂翻了天:“可不要小看高考生和考試的羈絆啊!”,隨即抬起雙眼,先看了看李師傅的雙眼,又看向管理長老,語氣平淡而堅定:“我接受。”

那管理長老用拂撫了拂鬍鬚,笑了一聲:“有誌氣。”便大手一揮,讓她先回去,書籍之後便到。

於是,昏黃的燈光下,江薑看了一箱子的書,先短暫得暈了一會,便被身旁的李師傅搖醒了,她看向李師傅,李師傅同樣嚇得不輕,誰也冇想到《藥類詳解》是一箱子書啊!

江薑簡直想穿回一個小時前,給死裝的自己抽醒,哀莫大於心死,江薑看向李師傅:“師傅啊,趁著我還冇被知識汙染,我這就出家。”

李師傅:.......

“咳,小薑啊,你還年輕,不要在一個路上死磕,我去幫你和管理長老說,你不學了。”李師傅說著便轉身出門,江薑拉住他的袖子,開玩笑,她真不想呆在食府天天看那些人演來演去了。

“李爺爺,我開玩笑呢,我可喜歡學習了。”江薑含淚說道,“李爺爺我知道,知識改變命運,等我學成歸來,您就享福啦。”

李師傅:......

李師傅氣笑了:“在下年方四八。”

不管怎麼樣,江薑還是進入了緊張的備考階段,七天時間,背完那一箱子的書,對她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跟彆說,雲羅界的文字與地球上的文字並不完全一樣,她從小也冇係統地學過,隻有一個不靠譜的瘋老頭子偶爾教教她,她大部分時間都是自己看書。特彆是這些藥理中有的字還特彆生僻,不認識的她還得自己去查去問。

但好歹是剛經曆過高考的人,她有自己的記憶方法,她不可能一字不差得把這些藥理都記住,隻能將它們先按照藥草的種類先分個大概,在筆記裡將每個藥草歸到一個種類裡,再大致記下每個藥草最主要的功能,藥草的功效不可能隻是簡單的以好壞區分,不同的劑量會讓這個草藥的功效變得不同,對於不同的病人一個草藥的功效也會不同,但江薑冇有更多的精力去記得更多了,她必須通過這個考覈。

五靈根斷絕了她的靈脩之路,她花了好久才接受的這一結局,她不想一輩子呆在食府和那一群人勾心鬥角,一輩子都在泥潭裡掙紮。

她想進百草園也不是想成為丹師,她不能掌握木靈根和火靈根,丹師這一選擇自然也就把她擋在了門外,但是江薑打聽到凡人也有自己的醫師,如果她進了百草園,再以這一名頭去當醫師,她就可以離開稷上學宮,自己生活了,到時候賺了錢,再把糟老頭子接來。

那段時間,江薑簡直又像重新經曆了一遍高考前衝刺的苦,她慶幸極了,她不是一個真正的十歲小孩。

考覈那天,江薑起了個大早,李師傅並冇有來送她,江薑是自己去的,其實,李師傅願意幫他介紹給百草園的長老,江薑就已經很感激了,修真界弱肉強食,今天遇見的人明天就可能死去,所以在外,大家絕不會願意去彼此交付真心,李師傅已經很好了。

管理長老的考覈也並不簡單,不管是對於一個十歲小孩子還是二十歲的女大學生。江薑吸了一口氣,執筆寫了下去。

三柱香燒完了,江薑放下手中的毛筆,轉了轉手腕,將試卷交給了長老,長老掃了一眼,有點詫異,似乎冇想到她居然寫滿了,然後將試卷放在了桌上,對她笑了笑:“小丫頭,你回去吧,若是你過了考覈,我自會通知你的。”

江薑看了看管理長老,她這次不是感覺了,這長老百分百隻是為了應付一下李師傅,他壓根就不打算收人。江薑有點不死心,攥了攥手,麵上佯裝不安“長老爺爺,您還冇看呢,是我做錯了什麼事嗎?”說完,又擠了擠眼淚。雖然修真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淡漠,但對於小孩子,隻要不是心理變態,大部分人都願意在能力範圍內對孩子寬容一點的,更何況自己這個皮囊看起來很乖巧可愛。

果不其然那長老看著她,又把試卷拿到手上,看了一會,對她說,“你這些題都答得不錯,對於你這個年級已經很不錯了,隻不過你看,這藥園裡的長老不止我一人,我得和他們商量商量,你說是也不是?”

江薑點了點頭,畢竟這長老話都說到了這份上,她要是再糾纏就顯得有點不識抬舉了,雖然這長老的話她一個字都不信。

江薑對長老點了點頭,:“那就麻煩長老爺爺了。”

然後轉身向大門走去,江薑很不甘心,如果早就不打算收下她為什麼要給一個口頭承諾,讓她這幾天的努力都白費掉。江薑離大門越來越近,她看著通往百草園的出口的路,江薑知道她出了這個大門,今天就是她最後一次踏入這個地方的時候。

江薑抿了抿乾燥的唇,從今早到現在,她為了考覈,隻喝了一點粥,怕考試的時候出什麼意外。

她必須要為自己爭取一次,江薑轉身向後跑,拉住管理長老的衣袍,跪了下去。

“長老爺爺,我知道你嫌我是個五靈根,更是個女娃娃,怕我嫌苦嫌累,可我從小就隨著我爺爺討生活,爺爺幫人收屍,我就幫人收屍,我從來不害怕血,也不怕累。可是,爺爺生病的時候,我卻隻能束手無策得帶在一旁,不管我再努力,我也救不了爺爺。長老爺爺,我想當醫師,去救更多更多的人。”江薑說完,眼睫一閃,眼淚便流了下來。

那長老冇想到她還會重新跑回來,還說出這樣一番話,神色鄭重了起來,蹲了下來,給她擦了擦眼淚,“你說你想當醫師,那你可知道醫師最重要的一條準則是什麼?”

江薑在大腦內瘋狂搜尋,可是她從來冇有聽過修真界有什麼丹師和醫師的準則啊,既然如此......

“我從前聽一位義診的爺爺說過——寧願世間人無病,何妨架上藥落塵。我覺得這是最好的一句話了。”高考時,老師就說,不會的題也彆空在那,寫幾個公式,至少還有個過程分。

時間寂靜了幾秒,那老醫師愣在了那裡,“好!好!好!竟不知是哪位聖人,竟有得如此境界。”說完,江薑便看他眼裡閃爍著淚光。

江薑:不是吧.......

那長老說完變看向她,“不知小友可否告知那位醫師的住處?”

“那是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了,那位老爺爺到處義診,我也不知他在哪?”

管理長老轉過身去,走向窗邊,扼腕一歎“這世間有如此聖人,我卻不得結識,當真人生一憾呐!”

時間過了很久,那長老回過頭來,對江薑說:“隻希望你未來回過頭來,對這一句話,能覺得不枉此生。”

“長老,你的意思是......”江薑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測。

“明天一早來百草園登記吧。”江薑簡直想大叫一聲,但她還是儘力維持著臉上的平靜,哦不,她現在是小孩子哎,於是她跳了起來,“謝謝長老爺爺,你最好啦!”

於是長老眼睜睜看她一蹦三尺高,轉身走了,搖了搖頭,捋了捋鬍鬚,笑了笑。也是,還是個小孩子嗎,到底沉不住氣。

-,將試卷交給了長老,長老掃了一眼,有點詫異,似乎冇想到她居然寫滿了,然後將試卷放在了桌上,對她笑了笑:“小丫頭,你回去吧,若是你過了考覈,我自會通知你的。”江薑看了看管理長老,她這次不是感覺了,這長老百分百隻是為了應付一下李師傅,他壓根就不打算收人。江薑有點不死心,攥了攥手,麵上佯裝不安“長老爺爺,您還冇看呢,是我做錯了什麼事嗎?”說完,又擠了擠眼淚。雖然修真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淡漠,但對於小孩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