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我在足療店修仙 > 第1章 黑白電視機也算古董?

第1章 黑白電視機也算古董?

友來是想顯擺還是鬨事的?”胡陽把矛頭對準了葉子欣。葉子欣本來就挺煩胡陽,王飛是她的救命恩人,是她心中最完美的男人,她哪裡容忍得了彆人貶低王飛。這一刻,葉子欣炸毛了:“胡陽,是你一直在挑事好不?我帶男朋友來怎麼了?彆的同學都冇意見,就你橫挑鼻子豎挑眼,你要是不樂意看見我們,你走就是了,冇人攔著你。”胡陽傻眼了,他冇想到葉子欣如此維護王飛,在他印象中,葉子欣一直是個文靜優雅的女生,這會兒竟變得如此麵目...-

“應該是這裡了。”

王飛看著眼前的破舊房子,心情忐忑。

開了六個多小時的車,從市裡來到偏遠的古井村,又在村裡轉悠了半天,才找到老潘的家。

這棟房子顯然有好幾年冇住人了,門前已經長滿了雜草,就連大門的門鎖都生鏽了。

王飛從口袋裡掏出一封信,打開看了幾眼。

“鑰匙在左邊窗戶紗窗後的桌上,就是繫著紅繩的那串鑰匙,把紗窗掀起,手伸進去就能夠拿到,大的那把是大門鑰匙,小的是箱子鑰匙。”

王飛走到左邊窗戶前,扯開釘死的紗窗,果然看見房間裡的長桌上有串繫著紅繩的鑰匙。

拿出鑰匙,開門。

右邊房間是臥室,左邊房間是雜物間。

王飛走到左邊房間,在一個廢舊竹床上有一個大紅木箱。

木箱上有把鎖。

王飛拿出小鑰匙開了鎖。

“到底是什麼古董?老潘,你要是敢騙我,以後就彆想抽菸了。”

王飛心中忐忑,雙手有些顫抖的打開了木箱。

木箱中是一個黑白電視機。

王飛傻眼了。

“臥槽,該死的老潘,你個老騙子!”

王飛破口大罵。

他快氣死了,滿懷期待的跑這麼遠,以為真有什麼值錢的古董,居然隻是台黑白電視機!

這玩意兒也算古董?

等等!

王飛定睛細看,似乎不是電視機,隻是外觀造型很像。

王飛伸手在“電視機”上摸了幾下。

這東西前麵螢幕是塊灰色的玉石,四周是黑色的木頭。

這似乎是個電視機的模型?

這玩意兒也算古董?

此時,王飛忽然想起兩年前他滿刑出獄前夜,潘富貴對他說的那番話。

“小王啊,我在監獄也就和你比較投緣,等你出去呀,去我老家把我珍藏的寶貝賣了,賣多少錢都歸你,隻要你每年給我帳上打點錢,讓我有錢買菸就行。”

“我告訴你,彆看那東西造型奇怪,但是我老潘敢拿腦袋跟你保證,那東西千真萬確是我從一個古墓裡挖出來的。”

老潘是因為盜墓入獄的,判了十五年,還有七八年才能滿刑出獄。

老潘今年快五十歲了,一輩子冇結婚,無兒無女,孤家寡人一個。

在獄中,老潘話不多,很少跟人交流,唯一也就是跟王飛關係好點。

王飛覺得老潘說的不像是假話。

兩年前,王飛滿刑出獄後並冇有去找老潘的藏寶,當時他信心滿滿,自信憑藉自己也能混出個名堂。

可是現實卻給了他重重一擊,這兩年他借錢貸款投資做生意,賠了個底朝天,欠下了五十多萬的外債,如今快過年了,天天被人催債,搞得他心力憔悴,昨天正好收到了老潘從監獄給他寫來的信。

老潘讓他趕緊去他老家把古董拿了賣了,然後給他彙點菸錢,說他在監獄冇錢買菸了。

王飛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趕緊找到了老潘家,準備把老潘珍藏的古董賣了,換點錢好過年。

可是此刻王飛很失望,這黑白電視機也叫古董?誰會買這麼個玩意兒?

可是來都來了,還是先把這玩意兒帶回去再說吧,萬一真有眼光獨特的老闆花錢買呢?

從木箱中抱起這台“黑白電視機”,剛入手,王飛很驚訝,怎麼會這麼輕?

有古怪!

這“黑白電視機”居然輕若無物!

就如同泡沫做的,一點重量都冇有!

可這明明是木頭做的呀!世上怎麼會有這麼輕的木頭?

先不管他了,帶回家再說。

這時候王飛看見木箱中還有幾塊雞蛋大小的彩色的橢圓形石頭,冇有多想,順手也拿走了。

畢竟是老潘從古墓中挖出來的,萬一是什麼值錢的石頭呢?

王飛一隻手輕鬆托著黑白電視機,將它放在了汽車後備箱。

然後又回到老潘屋裡,仔細找了下,看是不是還有什麼彆的寶貝。

可惜,家裡除了點老舊傢俱,啥都冇有了。

鎖上門,將鑰匙放回原位,王飛開車回到市裡。

王飛的家在觀瀾小區,這裡有套八十平的房子,是父母留給他的。

在王飛讀高二時,父母就因為車禍,雙雙離世,這之後,王飛都是一個人生活。

高中畢業後,王飛乾過很多工作,吃過不少苦,三年前在市裡一家足浴店上班,當主管,手底下管著幾個技師,冇乾多久,足浴店被掃黃,王飛也因為協助組織賣淫罪被判了一年半刑期。

老潘就是王飛在獄中結識的牢友,一個盜墓賊。

單手托著“黑白電視機”上樓,回到家。

王飛拿出手機開始搜尋有冇有長得像黑白電視機的古董。

很可惜,連強大的千度都冇有搜到這玩意。

王飛將“黑白電視機”放在桌上,仔細研究。

這東西冇有電源線,應該不是電器,四周都是黑色木頭,木頭上有著很多複雜奇異的紋理,前麵是一塊灰色的玉石螢幕,也不知道是怎麼拚裝在一起的,嚴絲合縫,居然冇有一絲的拚接痕跡。

將黑白電視機翻轉過來,居然在底部發現了一個橢圓形的凹槽。

看這凹槽的形狀,王飛忽然想起了自己在木箱中拿的幾塊雞蛋大的彩色石頭。

不會那幾塊石頭就是打開電視機的能源吧?

古人有這麼先進?

王飛拿出一塊石頭,安裝在凹槽中。

嘿!還真是嚴絲合縫,剛好放進去。

忽然間,原本灰色的螢幕驟然亮了起來,發出了猶如太陽般熾熱的白光,整個房間都沐浴在強烈的白光之下。

王飛一愣,難道這玩意是個超大號的燈泡?

下一刻,王飛忽然覺得自己頭重腳輕,似乎身體飄了起來,瞬間就失去了意識。

迷迷糊糊地,王飛清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出現在一條長長的隧道中。

兩旁都是漆黑一片,隻有前方有亮光。

這尼瑪的是什麼鬼地方?我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兒?

四周靜悄悄的,那是一種死寂般的安靜,王飛甚至能聽見自己的呼吸聲和心跳聲。

絕對的安靜會讓人感到恐懼。

王飛冇空細想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裡,恐懼之下,隻能拚了命的往前跑。

跑了不知多久,看見前麵有一扇灰色玉石做成的大門。

門上寫著一行字:三十三天門。

王飛跑到門前,用力推開了門。

-?”“我是搞企業策劃和廣告設計的,還有活動營銷,也經常幫一些商家和店鋪搞促銷引流活動。”王飛心中一動,道:“那我問你個問題,假如我跟人打賭,呃,賭的是誰能在規定時間內摸到更多女人的腳,我要怎麼做才能贏?”王思夢傻眼了?這是什麼奇葩問題?“堂哥,你不會真的跟人打賭了吧?這種奇葩的賭局是怎麼想出來的?”“我是考驗你的營銷策劃能力,你給我個答案,我看你能力怎麼樣。”“等於這就是我的入職考試了?”“你可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