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巫師從無限魔力開始 > 第1章 落地成盒

第1章 落地成盒

維婭眼中流露出敬佩之色,但手底下絲毫不馬虎,根據自己在比賽前期通過熟練度建立的優勢,頑強抗爭。感受著自身魔力的流暢運轉,克裡斯熟練的操作著炎礫之蛇的舞動,騰出空閒來檢視旁邊芙拉維婭的狀況。隻見雙方差距雖然在不斷的拉近,不過在比賽初期對方依靠熟練度建立的優勢依然很大。這麼繼續下去的話,自己和對方的勝算相差不大,勝負就會交由所謂的【命運】宣判。命運,向來是強者的工具,弱者的枷鎖。克裡斯無法接受命運再次...-

【ps:腦子寄存處,輕鬆無煩惱】

————————————

厚重的岩壁,暗紅的地板。

昏暗的房間內整齊地排放著十八個盒狀鐵籠。

身穿深藍色長袍的男子靠坐在倒數第二個鐵籠的角落裡。

感到些許頭暈,克裡斯抬起手想擋住來自房間上方小窗光線的直射。

窗外的一陣微風鑽入鼻腔,喚起零碎的記憶片段。

穿越到巫師世界,戰亂中出生在孤兒院,混跡底層,經曆教堂洗禮後直到今天。

24歲,是巫師學徒。

為何現在會突然想起身為穿越者的記憶

右手手腕處傳來的陣痛和冰涼打斷了思緒,克裡斯抬手檢視。

“嘀嗒”,一滴晶瑩的血珠順著抬起的指尖濺落到地板上。

自己昨天熬夜打遊戲的記憶還曆曆在目,一直打到了淩晨三點。

克裡斯愣愣的望著手腕上麵猙獰的傷疤和血汙,隻覺濃烈的血腥氣撲麵而來!

難道自己快要“死”了?

心跳驟停。

宛如被一隻無形的手緊緊握住,隻能聽到在胸腔中沉重有力地撞擊聲。

不想死,自己連女孩子的手都還冇摸過,怎能英年早逝。

不敢呼吸,直到他看清已經癒合的傷疤冇有往外滲血。

“呼......”克裡斯長噓一口氣,吐出口鼻間的金屬氣味。

低沉而悠長的呼氣聲在空曠的房間內迴盪,逐漸消散。

而在房間中突然響起的這道聲音,再冇有引起任何動靜。

死一般的寂靜。

克裡斯放下抬起的右手,努力朝前方望去。

十六個空蕩蕩的籠子,一抹抹紅色點綴在鐵鏽之上。

而最引人注目的則是每個籠子中央的刺眼猩紅。

一堆暗紅的扭曲線條勾勒出倒掛的五芒星模樣。

他忍不住朝自己身旁看去。

一個相同的圖案赫然塗抹在平整的地麵上。

瞳孔微縮,克裡斯往自己身後看去。

那是位於最後方,地麵上冇有任何圖案的鐵籠。

裡麵關著房間內本應存在的唯一活人,一名昏迷的金髮少女。

同為戰爭遺孤,總是黏著自己的“青梅竹馬”,結果和自己一塊被抓來這個不知名的牢獄內當祭品。

兩人作為祭品,與同時被抓來的一批人剛開始也被好吃好喝的伺候著。

隻是最近幾天突然開始減員,剛剛纔輪到自己。

也許自己已經經曆過一次“死亡”,再次重生。

無論怎樣,為了自保,必須做些什麼。

右手撐地想要起身,又是一陣眩暈感襲來。

克裡斯晃了晃腦袋。

眼前彷彿出現了一道藍色的重影,眨了眨眼,重影卻更顯清晰。

【潮汐修改器】

【綜合評定】:巫師學徒

【狀態欄】

生理強度:初級

精神強度:中級

魔力量:微光級(+∞)

【當前技能】

冥想術:無品級

初級火球術:入門

魔法護盾:入門

【深度開發】:【剩餘次數:1】

【可消耗魔法物品獲取技能定向開發次數】

......

克裡斯微微一愣,前世開發遊戲時製作的修改器,竟也跟了過來。

看著麵板,全新的人生經曆開始湧入腦海。

十四歲,通過了公開舉辦的天賦測試,覺醒巫師天賦。

十五歲,入學當地巫師學院,獲得火球術、魔法護盾的學習卷軸。

十六歲,學會了普通巫師一天就能領悟的基礎技能,冥想術。

二十歲,終於學會了一門初級魔法,魔法護盾。

二十四歲,也就是今年,才完全掌握了一門攻擊魔法-火球術。

按照傳統,每一名二十歲以後的巫師都將參加比賽獲取排名,展示天賦和實力。

被安排好的學習和考試......一絲似曾相識的感覺閃過克裡斯的腦海。

而他已經連續三次在每年的魔法比試中墊底,打破了有史以來的“最高成績”。

要是不能在兩個月後的學院大比中擺脫吊車尾的戰績,他就將被學院徹底除名,斷送巫師生涯!

倒吸一口涼氣,克裡斯連忙思索著技能的相關記憶:

初級火球術,平民巫師學徒標配,不過基本冇有巫師會選擇深造這門均衡到平庸的魔法。

魔法護盾,消耗巫師學徒一天的微光級魔力才能發動,更適合擔任護衛的巫師隨從習取。

人人都會的兩個基礎魔法,平平無奇。

......

冇有生活來源,克裡斯隻能曠課去做無門檻的草藥采集任務,維持生計。

因此也缺乏了係統性的學習,導致四處碰壁。

這一世的自己三點睡五點起的修煉魔法,但或許是選錯了修煉方向,進展奇慢。

回憶結束,克裡斯臉頰抽了抽,冇想到“自己”在巫師世界中混得這麼差。

這一世的自己,原本無法掌握自身的命運,隻能隨波逐流的度過平凡一生。

但是,上一世的記憶已經甦醒,自己親手做的修改器也在。

命運必須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手上!

他的眼神變得堅定,看向了係統介麵中的【深度開發】選項。

這個能夠在原本技能基礎上推演新技能的功能,剩餘次數1,必須謹慎選擇。

可選項不多,必須在短期內提高自身的戰鬥力,對付記憶中這群殺人如麻的“邪教徒”。

回憶起自己開發遊戲時的思路,克裡斯輕車熟路的把【初級火球術】和【魔法護盾】一同選中,放入開發選項中。

藍光一閃,係統介麵開始不斷出現新的提示:

【術式解構......正在分析初級火球術和魔法護盾的構成迴路】

【動機識彆......確定魔法融合目的:創建一個攻防一體的魔法】

【動力測試......分析並確定發動所需的魔力量,已默認跳過】

【效能評估......潛在威力提升已計算完成】

【模擬融合......模擬新魔法的發動過程,確保迴路正確和效果實現】

......

想到新技能有著攻防一體的效果,克裡斯忍不住搓了搓手。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而沉悶的“啪嗒”聲從房間外麵的過道上傳來。

那是踩在某種液體上濺出的響聲,不規律的兩短一長。

感到一絲違和,克裡斯閉上雙眼,思考這群黑衣人殺人時的規律:

兩名戴著紅色花紋麵具的黑袍教徒來到牢籠內將屍體拖走,口中唸叨著什麼“祭品”之類的字樣。

然後把後一個牢籠內的人劃破手腕放血。

在這一世,這個殺人的過程,在自己眼前循環往複了十六次。

也就是說,下一次對方想要殺人的時候,就是自己作為屍體被拖出去,青梅竹馬被放血的時刻!

但,莫名的違和感充斥在腦海揮之不去,迫使自己再度回憶某些遺落的細節。

揉了揉兩側的太陽穴,能聽見腳步聲越來越近。

“兩短一長、兩短一長”他不由得唸叨起這個帶給自己違和感的節奏規律。

迷霧在抽絲剝繭的梳理中逐步散去,克裡斯的念頭逐漸清明。

接著想起的懸疑遊戲片段,更是讓一條線索浮出水麵:

這次的音律節奏和之前兩名黑衣人到來時的節奏相比,多了一個長音。

一幅畫麵迅速在他的腦海中構建開來。

兩個人急切的在前方帶路,後麵的一人緩步前行。

是三個人!

前麵領頭的兩人,連續殺了十六個人,跟在後麵的那個,也斷然不是好人,一群草菅人命畜牲!

雙眼猛然睜開,克裡斯站起身來,臉色凝重。

不管跟在後麵的那個人是誰,自己一定要做好充分的準備。

不能再像之前一樣坐以待斃。

對方不知道自己還活著,那就利用這個資訊差,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轉角遇到愛,可是部分遊戲中的常見陷阱。

深吸一口氣,然後慢慢吐出,克裡斯開始集中全部的精神力。

對方有著三個人,而自己隻有一個,必須一開始就全力以赴,成敗在此一舉!

他仿照記憶中的施法方式,緩緩抬起非慣用手的左手。

右手搭在左手的臂彎處,開始彙聚發動火球術所需的魔力。

隻覺得體內魔力奔流不息,竟是前所未有的順暢。

千絲萬縷的魔力湧動起來,沿著爛熟於心的固定軌跡摺疊往返,彙聚手心。

躍動的熾熱火光不斷積聚,映出他冷靜堅毅的側臉。

-在離開前取回,以免夜長夢多。3、奧塔維亞巫師學院不久後就將舉行的學院大比,雖然現在自己已不需要通過獲勝來證明自身能力,但是作為冠軍能夠獲取高級魔法物品獎勵,白嫖的纔是最好的。4、加爾城整體情況的監管,避免再次發生血神教團滲透後進行集團獻祭的行為,至於加爾城外部的魔獸森林有剛剛晉級為S級的幽影狼王管控不需要自己額外分心。想到這裡,克裡斯眼中寒芒一閃,以現在自己的能力來說,監管一座城池的特定魔力波動並...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