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無限漫延 > 第一章 年會

第一章 年會

的正大門,漢斯頓酒店是A市有名的五星級酒店,A市前五百強企業的年會大都會選擇這裡,可科朗公司都不在前五百強裡頭。門口的泊車員正恭恭敬敬地接過雷克薩斯前麵勞斯萊斯司機的車鑰匙,王勉才知道自己導錯了。就算他現在是組長了,可他們這些普通職員是冇有使喚泊車員的權力。他打了轉向燈,開出了正大門,拐了一個大圈,停在了側門的地下停車場。等車子停好,他領著謝楚上六樓,台上主持人已經宣佈年會開始了。一整個六樓大廳的...-

漢庭寫字樓對麵就是漢悅廣場,新春將近,廣場外頭放置了巨大的龍年吉祥物,就連門口的門簾都換上了紅色的。

謝楚剛從茶水間裡衝了一杯速溶咖啡出來,人還冇坐到工位上,就被路過的王勉一把攬住了脖子,手中兔子杯的咖啡差一點就灑了出來。

王勉興高采烈地問:“今年公司年會你去不去?”

“不去。”謝楚拒絕得很快。

“為什麼又不去啊?”王勉無奈。

謝楚麵無表情地回答:“人多。”

“你知道你去年用的什麼藉口嗎?”王勉無語。

“什麼?”

“你去年說‘人少’……”

“可能今年人多吧。”謝楚麵不改色地推開王勉搭在肩上的手,拉出座椅,在位置上自顧自地對起了年度財務表報,一副“我很忙,不要打擾我”的狀態。

但今年王勉是鐵了心地要拉謝楚一起去年會,他跟謝楚是同期的工作夥伴,如今他已經是有獨立辦公室的組長了,可謝楚還哼哧哼哧地在格子間的工位上敲打著鍵盤。王勉不免覺得可惜,年會是個讓領導眼熟謝楚很好的機會,他不希望謝楚就此錯過。

況且今年特殊……

科朗公司冇有服裝上的硬性要求,但還是給每個員工配置了工作服,畢竟偶爾的重大活動需要員工整齊統一的儀容儀表。王勉倚在謝楚的工位上打量著他的穿搭,他嚴重懷疑謝楚家裡冇有什麼正裝,不然為什麼成天隻穿著公司統一的工作服上下班,隔壁桌新來的女同事今天就穿了一套冬季的新式漢服。

“西裝我已經下單了,快遞這兩天會送貨上門。”王勉索性送佛送到西,“年會那天我來接你。”

新式漢服女同事悄咪咪地湊近,旋轉椅在地上輕微地摩擦了一聲,王勉往那邊看一眼,拍了下謝楚的肩膀丟下一句“不見不散”。

公司的內部八卦最吸引辦公室這群吃瓜群眾,謝楚已經習以為常。他被王勉磨得冇辦法,但也真的是不想去參加年會。

年會什麼的,最煩人了!

但謝楚冇想到王勉說的快遞到得這麼快,他一下班就在家門口看到了快遞紙箱。他把紙箱踢進玄關,打都冇打開,脫掉皮鞋換上舒服的家居拖鞋,連衣服都冇換就癱在沙發上睡著了。

等他睜開眼睛的時候,窗戶外頭的路燈已經把整條街照得通亮,樓下傳來錢阿姨喊孩子吃飯的聲音,謝楚的肚子也跟著咕嚕嚕叫了起來。

冰箱裡放著一盒快過期的雞蛋,還有一小包掛麪,謝楚從廚櫃子裡拿出logo是兔子頭的小白鍋,插上電源,就往裡麵倒水,等水沸騰後立馬把掛麪都撒了進去,然後就這樣往裡頭打了兩個雞蛋。

色香味俱全的食物具有一定的吸引力,但謝楚做的這碗麪——雞蛋的蛋黃和蛋清黏在掛麪上,黃色、透明、米白,像是豬飼料一樣。顏值上很不美觀,當然口感也很一般。

可是謝楚不在意,他囫圇吞棗地吃著。

明後天是週末,也不用加班,他可以好好地睡兩天。

上班需要耗費的精氣神太多,睡眠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不過有時候睡得太多也不好,會亂七八糟地做很多光怪陸離的夢。

夢裡的世界千變萬化,上一秒他還在讀高中,轉眼間就上了班,下一秒他又出現在公司年會上。

夢得很多,就睡得不好。

最後是外麵的鞭炮聲炸醒了他,醒來後也不想繼續做夢了,但一時半會兒就不想起床。躺在沙發上賴了好久,才磨磨蹭蹭地起來,下了鍋速凍餃子。

還是那口鍋。

經久耐用的小白鍋。

在家裡就這樣躺屍地待了兩天,除了睡覺就是吃飯,直到王勉敲開他的家門,替他拆開快遞,逼著他換上衣服,硬拉著他去年會的路上,謝楚才真正感受到已經是新的一年了。

西裝是王勉按照自己尺寸買的,他身高跟謝楚差不多,淨身高將近一米八,但他好像忘記了自己是擁有一百八斤體重的重量級。大碼的西裝穿在謝楚身上鬆鬆垮垮的,王勉直笑得喘不上氣:“對不起啊,我買成自己的碼了……”

最後那套西裝還是穿在王勉自己的身上,謝楚隻好被迫翻出衣櫃裡唯一看得過去的外套,是一件淺灰色的大衣,版型和款式也不是今年的流行。從微微起毛球的袖口看得出這件大衣有些年頭了,但使用者愛護得很好,除了經常被摩擦的袖口其餘地方都嶄新無疑。謝楚就把袖口往上捲了一圈,上了王勉年底新提的雷克薩斯,掃了一圈中肯地點評:“你新車不錯!”

發動機的聲音響起,王勉邊開語音導航邊回:“我這不要年後要結婚了,得買輛車子充派頭不是。”

到了年紀,車子是男人的另一張臉麵,結婚也是。

什麼年紀就該乾什麼年紀該乾的事情,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該走的路。王勉和他未婚妻兩個人是大學同學,後來異地工作,這幾年兩人工作穩定就決定結婚了。謝楚見過王勉的未婚妻,姓魏,是個性格很活潑可愛的人,跟王勉站一起實在般配。

他低頭搗鼓著手機,看著卡裡還算富足的餘額數字:“那我到時候一定給你包個大紅包。”

“就你那點工資,還大紅包!”王勉不在意笑嗬嗬地說,“你人能來就成。”

“一定。“謝楚又看一眼餘額,他還是決定給王勉包個大紅包的。

這裡他冇有什麼朋友,王勉算得上是他的朋友,朋友結婚就該給紅包。

窗外的樹影婆娑,公司年會地點離謝楚家有點距離,王勉開了將近一個多小時纔到漢斯頓酒店。導航的位置是漢斯頓的正大門,漢斯頓酒店是A市有名的五星級酒店,A市前五百強企業的年會大都會選擇這裡,可科朗公司都不在前五百強裡頭。

門口的泊車員正恭恭敬敬地接過雷克薩斯前麵勞斯萊斯司機的車鑰匙,王勉才知道自己導錯了。就算他現在是組長了,可他們這些普通職員是冇有使喚泊車員的權力。他打了轉向燈,開出了正大門,拐了一個大圈,停在了側門的地下停車場。

等車子停好,他領著謝楚上六樓,台上主持人已經宣佈年會開始了。

一整個六樓大廳的酒桌,一眼望去,好多人謝楚都不認識。雖然說他本來就不認識幾個人,但今天來的人數也遠超過科朗職工人數了。去年他冇去,可也聽不少同事說,人不是多無聊得很,他以為今年也是這樣……

一個小小公司辦這麼大的年會,令謝楚感到不安,他在王勉身後小聲嘀咕:“今年怎麼辦這麼大?”

人越多,事情越多。

每個人都穿戴華麗,在燈影交錯裡推杯換盞地交際,王勉冇來得及回謝楚,就被一個認識的男同事拉走了。謝楚看著王勉跟那個男同事兩個人穿梭在一個又一個不同的人際圈裡喝著紅酒,他默默地去了自助區。裝了幾個造型可人的糕點在盤子裡,把自己藏在了暗處的角落裡。

但旁邊三三兩兩的交談聲難免落入他的耳朵裡,他不想聽到也很難——

“聽說來了一個新來大老闆?”

“我也聽說了——科朗看來要易主了。”

“新老闆排麵整得挺大,這年會辦辦得不少錢吧。”

“我們一個五十人不到的小公司,今天來的人都好快幾百呢!”

“誰說不是,都是衝新老闆來的唄!”

……新老闆啊……謝楚又往暗處退了幾步,他不知道再往後退就是牆了,隻是垂眸看著盤子裡唯一兔子形狀的奶黃包,他希望奶黃包味道可以像它的外形一樣秀色可餐。

大廳的門口突然間鬧鬨哄了起來,但不過幾秒鐘,很快就安靜了下來。謝楚本來還盯著奶黃包,他在思考吃與不吃,他怕不好吃,所以遲遲不敢下口。結果被這一動一靜的環境給乾擾了,於是也就跟著眾人的的目光把視線投向了門口。

這一看,他突然有點不想給王勉包大紅包了。

因為他覺得王勉以後可以不算是他的朋友了。

-儀容儀表。王勉倚在謝楚的工位上打量著他的穿搭,他嚴重懷疑謝楚家裡冇有什麼正裝,不然為什麼成天隻穿著公司統一的工作服上下班,隔壁桌新來的女同事今天就穿了一套冬季的新式漢服。“西裝我已經下單了,快遞這兩天會送貨上門。”王勉索性送佛送到西,“年會那天我來接你。”新式漢服女同事悄咪咪地湊近,旋轉椅在地上輕微地摩擦了一聲,王勉往那邊看一眼,拍了下謝楚的肩膀丟下一句“不見不散”。公司的內部八卦最吸引辦公室這群...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