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戲賦妝 > 初見盛老闆

初見盛老闆

成軍。可是張程什麼都冇做。他隻是愣愣的回眸,用看平常的目光去看他。最多是打心底認為這個人好看。不是一般的好看。剛剛是他開的口,是男人。“您不認得我了?”那男人皺皺眉,想伸手碰他,最後還是縮了回來。“我?”張程看看四周,指了指自己。對方就那樣看著他,什麼也冇說。“盛老闆,該準備了。”男人點點頭,轉身要走,走了兩三步還是不捨的回頭去看張程,眼中滿是愛戀。盛老闆?盛柳。“來的這麼晚?”雙鬢髮白的嚴峻男人...-

京西四九年,翌初七。

盛大的人群堆積在富麗堂皇的建築周前,人山人海。有婦人撞倒了少人,有孩童撞倒了大人,亦或是人頭攢動,看不清哪個撞倒了哪個。

“是盛老闆二回京西唱響的第一輪戲劇,哪見過盛老闆二回一地。說明嘛,咱京西值得。”

京西城隻是小有名的城市,說劇院富貴,也不是首位,說戲迷居多,也比不上戲瘋子城。

“亮票。”

女人伸了伸手,笑的蠱人,眸子全然是對麵前男人的讚賞。男人從褲口袋掏出一張方方正正的票,上麵寫著,《盛柳·梅花落雪》,於京西四九年,翌初七。

遞過去,女人撫摸著他手背,淺聲道:“這位先生,留個聯絡?”男人倒也不抽離手,溫溫和和的講:“姑娘這是什麼話,不擔憂我夫人找上你來?”

女人興致全無,這樣一副好模樣俊俏郎,居然有了夫人。想著收回手,放了入門。

隻是,男人一副體麵西裝,素黑皮鞋,英氣的臉上一直都是溫溫柔柔的笑,一種謙謙公子羽氣質,真叫人哪哪都心動。

拿著門票找著座位,晃晃悠悠的看著。

“先生……?!”

張程愣愣的回頭,去看究竟是什麼人在劇院大聲喧嘩。一回頭便撞上一雙含情眼,對視瞬間那人便紅了眼眶,幾乎接近奔潰的想大哭,但又忍著。

他,或是她?那副實在看不出是男人女人的俊秀的臉,就像是神一樣高潔傲岸的臉,驚喜的像是失而複得的目光。就是那樣一個神明一般的俊俏郎君,幾乎是在他麵前潰敗成軍。

可是張程什麼都冇做。

他隻是愣愣的回眸,用看平常的目光去看他。

最多是打心底認為這個人好看。

不是一般的好看。

剛剛是他開的口,是男人。

“您不認得我了?”

那男人皺皺眉,想伸手碰他,最後還是縮了回來。“我?”張程看看四周,指了指自己。

對方就那樣看著他,什麼也冇說。

“盛老闆,該準備了。”

男人點點頭,轉身要走,走了兩三步還是不捨的回頭去看張程,眼中滿是愛戀。

盛老闆?

盛柳。

“來的這麼晚?”

雙鬢髮白的嚴峻男人幽幽的問,張程望瞭望戲台,低了腰:“是,我的原因。”

都傳聞盛老闆不食人間煙火,無人類七情五欲這般冷淡模樣,討張程好奇,究竟是何等人物會如此高高在上,連一個施捨的目光都不留給那些戲瘋子。

“坐,要開唱了。”

張程坐在男人邊上,不久,戲台的一側邊上來一位人物,黃藍紅的服飾,看的亮眼,臉上重重的胭脂水粉看不出是男是女的模子。

一亮嗓,清脆利落的聲,貫徹戲院。

“她”左手握劍,連貫的繞了幾圈,停住,目光程亮亮的望著前方。那眼,彷彿遍佈雪花,彷彿戲院不是戲院,而是一副雪景梅花圖。

“她”是那抹紅色的孤冷梅,看官是那千千萬被迷住的雪。

到底是雪歎梅花。

非梅花歎雪。

轟轟烈烈的掌聲,台上的嬌人鞠了躬,頭也不回的下了場。張程第一次接觸詞曲,原來不止自己想象的枯燥無味。

這時,他滿腦子全然隻有一個想法,哪怕真金白銀投擲落海,他也望博美人回眸。

我要,他給我唱戲。

-上,不久,戲台的一側邊上來一位人物,黃藍紅的服飾,看的亮眼,臉上重重的胭脂水粉看不出是男是女的模子。一亮嗓,清脆利落的聲,貫徹戲院。“她”左手握劍,連貫的繞了幾圈,停住,目光程亮亮的望著前方。那眼,彷彿遍佈雪花,彷彿戲院不是戲院,而是一副雪景梅花圖。“她”是那抹紅色的孤冷梅,看官是那千千萬被迷住的雪。到底是雪歎梅花。非梅花歎雪。轟轟烈烈的掌聲,台上的嬌人鞠了躬,頭也不回的下了場。張程第一次接觸詞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