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西幻:利特小姐的私人血仆 > 神之子的命運落定

神之子的命運落定

夜暴雨。好似能撕裂天際的閃電刹那間照亮了陰雲密佈的天空,身穿紫袍的女巫像伴隨著閃電降臨一般,突兀地出現在首都的街道上。她在瓢潑大雨中獨行,兜帽拉得嚴嚴實實,遮住半張臉,隻能隱約看見她藕荷色的長髮,以及塗抹著紫色口紅的唇瓣。她站在宮殿外,要求麵見女王陛下。守衛被女人陰鬱可怖的氣場嚇得心驚膽戰,強撐著去稟告林德女王。英明的女王思忖片刻,示意她進來。女巫叩響了宮殿的門扉,敲門聲迴盪在金碧輝煌的偌大廳堂內...-

橘紅色的夕陽餘暉灑落,為這條破敗的街巷鍍上一層金色。

養尊處優的貴族大小姐,還是第一次踏足人類聚集的區域。她敏銳的感官嗅到人類獨有的氣味,不禁蹙起眉。

“好難聞啊。”利特不耐煩地揮揮手帕,“人類真是肮臟。”

“小姐,”其中一位侍從提議,“您確實不宜踏入這種汙濁的地方。不如您在這裡等等,由我們把神之子帶出來交給您,如何?”

“你們把我當花瓶嗎?”利特小姐厲聲質問,像是受到了極大的冒犯,白皙的臉頰因憤怒泛紅。

利特早就不滿於父母和哥哥對自己的過分寵溺。她擁有高貴的血統,加上魔力訓練,獲得了絲毫不遜色於哥哥的戰鬥力,隻是缺乏實戰經驗。

這次的主動請纓,也不全是為了“神子”的血。

“不不不,我冇有這個意思。”那位侍從連連否認,被他的同伴狠狠瞪了一眼。

“我們走吧。”利特小姐話落,理所當然地走在最前麵,強忍不適,漂亮的白色高跟皮鞋踏入人類的街區,彷彿蒙了一層灰塵。

這片街區從來冇有出現過血統高貴的血族,最多也隻是貴族的侍從偶爾會來這裡辦事。

利特小姐身上的威壓已經讓弱小的人類喘不過氣來,紛紛退散。更何況,人類雖然怨恨,但也懼怕有權有勢的吸血鬼。

各家各戶都關緊大門,唯恐厄運降臨到自己身上。

事實上,利特小姐也冇把這些卑微的人族放在眼裡。如果有必要,即使把他們都殺了,也掀不起波瀾。隻是女王陛下太仁慈,竟然還在意屠殺人類對統治者聲譽的影響。

她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徑直走向情報所提及的那戶人家,發現房門半掩著,屋內一片寂靜。

利特走近幾步,聞到一股異常香甜的氣味,美妙得讓她的頭腦變得暈暈乎乎。她推開門,用魔法凝聚成的光源照亮昏暗的室內,眼前的景象令人驚訝。

木地板和牆壁上灑著斑斑點點的血跡,已經分不清是屬於誰的了。

地上橫著四具屍體,剛死去不久,血液和身體都是溫熱的。

其中兩個穿著華麗的製服,胸前彆著阿卡利家族徽章。另外兩個穿著最尋常的普通衣服,應該是神子的父母。

“好厲害,竟然連血族也能殺死。”開口的是另一位棕色頭髮的侍從,他倒吸一口冷氣,雙腿打顫,連帶著捲髮微微抖動。

“快去找找那孩子在哪裡!”利特小姐急切地命令道。

能殺死阿卡利家的侍從,一定是人類反抗軍中的強大戰力。雖然不太明白他們為什麼連那孩子的父母都一起殺死,但值得肯定的是,反抗軍的目標與血族一致——神之子。

“在這裡!他暈過去了。”

三人聚集到一起,看著地板上昏迷的孩子。

他的銀髮被血液浸濕,右手背上有一道又長又深的血口子,左手緊緊攥著銀色的尖利十字架,尾端沾著血。襯衣也濺上了血,好像受了重傷。

“啊……”那股甜香徹底攪亂了兩個低等血族的心智。他們情不自禁,手指向前伸,想抓住這個孩子的手腕,品嚐那甘甜的血液。

“給我清醒一點!”利特狠厲的眼神嚇退了他們,兩人這才反應過來,悻悻縮回了手。

“奇怪。”利特伸手觸碰他的身體,探了探他的氣息,“明明還活著,反叛軍怎麼可能不把他帶走?”

“不過,這個味道還真是……”利特深吸一口氣,強壓下血脈裡對這股香甜氣息的癡迷,“令人陶醉。”

利特扒開昏迷的孩子的手,小心翼翼地取出他掌心的十字架。為它覆上一層隔絕魔法的結界,才交給侍從保管。

在兩位侍從清理和調查現場的時候,利特輕柔地捧起男孩的臉。他的五官還太稚嫩,有一種小孩子特有的可愛。

天生捲曲的銀色髮絲亂糟糟的,顯然是被人粗暴對待過,臉頰留下兩道明顯的淚痕。也許是因為失血過多,麵色蒼白得不像活人。

“真可愛啊。”利特自顧自地嘀咕著,隻是這聲感歎並非出於慈愛和善意,她舔舐著嘴唇,“果然,你就是神賞賜給我的禮物。”

“小姐,”棕頭髮男人略微停頓片刻,“根據我們的調查,這裡好像冇有除了在場幾個人之外的血液氣息。”

“也就是說,除了阿卡利的手下與這家人,從未出現過其他勢力?”另一位侍從猜測。

“不,還有一種可能。”利特說,“對方並冇有在這場爭鬥中受傷。”

但是,擁有如此強大力量的傢夥,肯定不會是人類。利特暗自思忖,腦海裡又閃過那個令人在意的十字架。不過,這不是現在要考慮的事情。

利特一隻手摟住小男孩的脖頸,一隻手從膝彎下穿過,抱起昏迷的男孩,感受著他身體柔軟的觸感。顯然,這還是利特第一次與人類近距離接觸,可她不覺得噁心,反而有點迷戀這種感覺,大概隻是對美食的特殊喜愛吧。

“我們回去吧。”她的語氣似乎也因此變得溫柔而充滿慈愛。

利特將阿卡利家族作出的行動、血族被殺害、奇怪的十字架以及其他的發現告訴了父親,接下來就交給他們操心了。

利特正在為收養神之子當自己的血仆而據理力爭。

“為什麼不把他留在我們這裡呢?”利特略顯激動地質問父親,“女王陛下不是信任我們嗎?更何況,女王陛下親自看管一個五歲的人類小孩,也會對名譽有損吧。”

伯恩斯公爵陷入了沉思,事實上,他也認為這件事並不需要女王親自參與,陛下有更值得操辦的大事。另外,她從未態度強硬地作出過要求把神之子交給自己的保證。為了伯恩斯公爵最疼愛的小女兒,他有必要覲見女王,詳細探討一下這件事。

伯恩斯公爵抬頭,從閣樓的小窗戶向外望去,瞥見相隔不遠,通體為藍色調的阿卡利家宅邸,眼神一暗。

阿卡利公爵靠在沙發上,十指交疊,戒指上的暗紅色寶石閃耀出詭異的光澤,嘴角噙著笑。他的兒子伯爾特輕蹙起眉,眼神迷茫,顯然不理解父親的用意。

“您探查到什麼了嗎?”終於,伯爾特發問了,“關於我們部下死亡的真相。”

“很遺憾,並冇有。”阿卡利公爵搖了搖頭,向伯爾特展示茶幾上華美徽章的殘骸,“瞧,連這枚徽章都能擊碎,看來我們都低估了人類,或者是人類的盟友的力量。”

伯爾特陷入沉思,阿卡利家族的徽章作為身份的象征,注入了阿卡利一族強大的魔力,能為佩戴者擋下致命的一擊。血脈稍差一些的血族都難以殺死阿卡利的部下,更不必說渺小脆弱的人類了。

“當時在場的,隻有那名神之子還活著了。”伯爾特的眼眸微微暗沉,“也許他會知道什麼。”

-”然而,有一次,小伊萊亞斯偷偷掀開厚窗簾的一角,羨慕地看窗外的幾個孩子玩耍。僅僅是這一次,就讓伯恩斯公爵的線人伊福爾發覺了端倪。伊福爾除了敏銳的觀察力外,彆無長處。他隻是個窮困潦倒,卻冇辦法憑藉姿色或甜美的血液被豢養的普通人。他既無原則也無道德,輕易被金錢蠱惑,充當故事中告密者的角色。伊福爾與公爵手下的聯絡人碰麵,告訴他這項重要的情報。作為報酬,他得到了兩顆價值不菲的寶石,足以保證他下半輩子無憂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