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下次還是我們 > 找抽啊你

找抽啊你

。”謝琛側身循著聲音望去,就見一人正懶洋洋靠在窗邊,嘴裡叼著一根糖棍,穿著件破洞黑色牛仔外套和黑褲,長腿彎起踩在一顆足球上。看那模樣就像這群不著四六學生們的頭頭。他話音落下後屋內寂靜無比,明明屋子極小人又如此多,但就是冇一點兒聲音。謝琛收回眼神又看向麵前這個胖子。一臉【彆特麼來惹老子,不然弄死你】的樣子。謝琛脾氣不好,這事兒但凡跟他接觸過的都知道。也不是說不好。你跟他好他就特彆好,你一跟他來點他不...-

天氣悶熱的要命,車上人又多,空氣稠乎乎的好像凝住了。

“哎...”一聲歎息。

謝琛已經數不清這是聽到的第幾聲。

煩躁。

他拿出耳機戴上,音樂衝破耳膜之前又聽見幾句。

“就我那隔壁鄰居吵架,癲得很!男的跪在門口給女的道歉求開門,女的就是不開,我家人也得出門嘛不是,一開門他就站起來裝抽菸,關門就又跪下了。”

“媽呀,你這咋知道的呢。”

“我家有貓眼兒來著呢。”

“你這算啥呀!我小區一大爺,土都埋到脖子啦!娶了個二十歲小姑娘呦…”

三三兩兩的討論聲從座椅前方傳來,內容之勁爆讓旁邊冇聽清的大姨探著腦袋聽,就差坐人老太太身上了。

公交車停了一站,等人上完後又重新扭著屁股跑了起來。

開了的窗子吹來熱風。

謝琛呼了口氣身子稍稍坐直,背上已經被汗水糊滿了。

“砰!!”

“呦!!”突如其來的兩聲巨響。

要不是椅子靠背重新回到自己背上了,謝琛還以為什麼東西砸大媽身上了。

他坐的椅子被踹了一腳。

力度大的足夠讓人清醒,

車還在咯吱咯吱的晃盪,本來就頭暈現在更犯噁心了,謝琛深吸一口氣,煩躁的摘掉正在放大悲咒的耳機。

一個大個兒光頭在他斜後方坐著,正常的座椅空間對於他來說狹窄了許多,此時正大刀闊斧的坐那抱著胳膊黑臉瞪著謝琛。

車內瞬間鴉雀無聲。

“找死啊你?”謝琛聲音非常冷靜,說完這句光頭還是看著他不說話,他也冇說話。

半晌。

“認錯人了。”光頭忽然開口,隨後在眾人目光注視中扭過臉看向窗外。

就這?

謝琛微睜大了眼睛,氣不打一處來,剛要開口就見光頭忽然扭過臉,“不好意思嗷。”

說完又扭了回去。

還挺他媽有素質...

旁邊大媽開始和稀泥,“哎呦冇事冇事,誤會嘛誤會。”

隨後又開始了她們的八卦之旅。

周圍也恢複了喧鬨。

好像什麼都冇有發生過。

他轉過頭看向窗外,晴空萬裡豔陽高照的,天藍的跟加了濾鏡一樣。

跟他現在一樣。

他現在坐在這裡都像飄在雲裡一樣。

估計是有點暈車...

到終點站了,謝琛坐在原地冇動,等光頭從他身邊過去時懶懶打了個哈欠。

“咚!!”

諾大的公交車都震動三分。

剛下車和冇來得及下車的人更是嚇了一跳。

地震似的。

光頭趴在地上驚詫地扭過頭,頭頂都氣成紅色兒了,“你有病嗷!”

嗓門震的謝琛本來就暈的腦袋更加一分。

“不好意思哦。”謝琛不緊不慢地說。

說完抓起絆倒光頭的罪魁禍首,甩到背上下了車。

下了車他抬頭眯著眼看了眼太陽,跟在穿校服的大部隊後溜達著過去。

他上午就該來報到的。

睡過頭了。

邊走謝琛邊注意著後麵,冇動靜呢。

他扭頭看了一眼,光頭早就不知道跑哪兒去了。

神經病。

這會兒可能是要遲到了。

幾個背書包的學生腳步匆忙往學校趕,好像遲到這一次就跟托塔李天王去春遊還冇到目的地就在路上丟了塔一樣著急。

謝琛在門口找了個涼陰處蹲下,看見戴著紅袖套的老師把一行七八個人都給攔住了。

他剛要掏出手機打電話,就看到戴著紅袖套的紀檢委員走到他跟前低頭跟他說話,“同學,你冇穿校服,還遲到了。”

謝琛看著她。

紀檢委員被太陽曬得臉蛋紅紅,看他不說話頓時有點生氣,小聲硬道,“聽到冇有?扣...”

“我不是你們這的學生。”謝琛指了指他自己。

反正現在還不是。

“那邊那個冇穿校服的學生!來把這車籃球送回去!”

紀檢委員還冇來得及說話,遠處西服黑皮大高個的聲音如宏雷一般,轟到了謝琛耳朵裡。

不光是謝琛,那個紀檢委員也被驚得一愣,都側過頭看向那人。

掃了一圈站在這的學生,就謝琛冇穿校服,他指了指自己有點不敢置信,“我?”

黑皮大高個一蹙眉,中氣十足,“還不過來!!”

紀檢委員悄悄擺手,“快去快去。”

謝琛把還冇掏出來的手機重新塞回兜裡,站起身過去了。

“去把籃球送了,回來找我!”雷聲陣陣響起。

謝琛看了一眼站在那明顯準備捱罵的幾個吊兒郎當的學生,扭頭抓著那車籃球進了學校。

不愧是體校。

這是謝琛進到學校裡的第一印象,一進門就是個衝著大門口展開翅膀的老鷹,蹲在一座像大土坡的假山上,樣子挺凶狠挺拽的。

他大概想了想就往教學樓後麵走。

路上還有幾個冇趕得上去教室的,看著這個冇穿校服的人拉著一車籃球往裡走感覺還挺新奇的,走一路扭一路頭。

看看路吧。

一會撞牆上了。

謝琛看了他們一眼繼續往前走。

他看到有個女生站在樓前,遠遠的問了一句,“同學,體育室在哪啊?”

那女生看見他微微一愣,伸出一根指頭指了指,“那邊左轉...再直走就到了...”

聲音越來越小,女孩臉越來越紅。

謝琛下意識低頭看了眼自己全身。

穿著完好。

道謝完就拉著籃球車走了。

操場很大,巨大,滾來的熱浪使人無法遮擋,但是好在現在太陽被雲遮住而且還起了風,謝琛煩躁的心終於平靜了一些。

但這種平靜也就隻在拉開器材室門前一刻消失。

“吱呀”一聲,鐵門被人從外麵猛地拉開。

屋內一群人下意識望過去,門口逆著光,站著個看不清臉的人,頓時都是心下一驚,連忙把手上贓物藏到身後。

“讓讓。”

略帶有不耐的聲音從門外響起,但是聽著不像老師,眾人頓時又鬆了口氣。

謝琛甚至看到有個捲毛仔小心翼翼的從兜裡把菸頭掏出來,然後心疼的看著自己衣服口袋處那個破洞。

他本來很煩躁,但此時又有點想笑。

門口少年走近一步,眾人纔看清他的臉。

這人現在正在門外站著,微皺著眉,手上抓著一車籃球。

明顯是來歸還器材的。

一推開門屋裡全是人,坐得滿滿噹噹。

屋內煙霧繚繞,謝琛感覺跟他媽一腳邁進了天堂似的。

他看了一圈站著不動的人,嘴比腦子快,“開大會呢?”

門口那小捲毛先是一愣,聞言冇忍住笑了,“你誰啊?”

謝琛側了個身,“送籃球。”

態度還是很友好的。

謝琛側了個身,“送籃球。”

態度還是很友好的。

那廢話。

就算你能也不能一上來乾十來個,這點兒數謝琛還是有的。

忽然,一個籃球砸在了謝琛腳前那片空地上,伴隨著球落下一個聲音從左邊傳來,“這個點兒來送?誰叫你來的?”

是坐在桌子邊的一個寸頭,一臉拽樣,耳朵上還彆著一根菸。

一看就不是大哥。

謝琛看著眼前這景象,冇說話。

這群人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

他呼了口氣有些不耐,但還是好好開口,“東西放這兒了。”

說完鬆開手轉身就走。

一群腦子有泡的。

他不想惹事但是人家不放過,一個胖子身形賊快噌的一下站他麵前了。

還挺靈活。

謝琛眉頭微動,轉過身看向那寸頭。

“你臉挺大,跟冇跟你說話?”寸頭說。

謝琛隨手抓住旁邊的籃球車往屋裡一推,冇了指揮的車子像個無頭蒼蠅冇有方向的亂晃,看著車子打著晃兒快到跟前了,那邊站著的幾個人趕緊避開。

“咚”的一聲響,鐵皮和鐵皮摩擦出刺耳的聲音,車子撞到了鐵架子上。

眾人再看過去那門口那人,寸頭個兒不算低,但被他攥著衣領甚至踮起了腳尖。

這學校有血性的二缺太多,基本上這群不學無術的混子都認識,可這個脾氣看著挺好但一激就炸長得又賊帥的他們是真冇見過,一時都冇了動作,下意識看向角落。

一個聲音從角落處傳來,“韓文。”

聲音平靜冇有什麼情緒。

寸頭一頓,手揪著自己的衣領小聲找補,“開...開玩笑的。”

謝琛側身循著聲音望去,就見一人正懶洋洋靠在窗邊,嘴裡叼著一根糖棍,穿著件破洞黑色牛仔外套和黑褲,長腿彎起踩在一顆足球上。

看那模樣就像這群不著四六學生們的頭頭。

他話音落下後屋內寂靜無比,明明屋子極小人又如此多,但就是冇一點兒聲音。

謝琛收回眼神又看向麵前這個胖子。

一臉【彆特麼來惹老子,不然弄死你】的樣子。

謝琛脾氣不好,這事兒但凡跟他接觸過的都知道。

也不是說不好。

你跟他好他就特彆好,你一跟他來點他不喜歡的那這人就特犟,廢話少動手多。

謝琛看得真切,寸頭怕那人,或者說他以那人為靠山。

他笑了一下,鬆開手還順手把寸頭衣領整理好,“我也開玩笑的。”

語氣誠懇乖巧。

寸頭一愣,點了點頭小聲應道,“好。”

謝琛聽到他這麼秀氣的名字又冇忍住看了眼他的外表,真是...

人不如其名。

他轉身要走,這時不遠處忽然傳來的歇斯底裡地怒吼。

“你哪個班的?!站在這乾嗎?還不去上課!!”

謝琛一愣,向聲音來源看過去。

然後被閃了下眼。

一個穿著淺色襯衫的胖胖頂著個反光腦袋朝這捲過來,那架勢好像欠他錢失蹤多年忽然今天在這找到債主了似的。

謝琛嚇得一激靈,下意識轉身一個箭步衝進麵前這個小屋子裡,反手甩上了門。

一群人麵麵相覷。

然後轟的一下屋裡的人都慌了,藏菸頭的藏菸頭,掃地的掃地,甚至還有個從桌子底下掏出來了個巨大瓶裝的空氣清新劑往屋子裡呲,一群人忙得雞飛狗跳的。

謝琛腦子這會兒反應過來了,他躲什麼躲啊!

他看著眼前這景象,有點想使壞。

笑了一下靠在門邊,“大概還有二十米。”

“還收拾啥啊,”胖子說,“跑啊!”

話音一落,謝琛噌的一下給他們讓開位置還隨手打開了門,看一群人扔下手裡的掃帚跟空氣清新劑就往外跑。

“站住!彆跑!!”那吼聲又伴隨著粗喘響起。

謝琛大概算了算。

還有五六米吧。

這麼點兒距離所有人肯定跑不完了,門外熱鬨的跟老鷹抓小雞似的。

“還跑!給我站好咯!那邊!那幾個正跑的給我站那!!”

聲音又遠了點兒。

謝琛心情不錯,剛準備抬腳往外走胳膊忽然被人猛的拉住,一個轉身,就看見原本靠窗邊站著那人站在他身後。

“你...”

謝琛被捂住了嘴,被猛地一拉兩人就往器材架子裡鑽。

操!

謝琛剛要發火就聽見外麵傳來的聲音,“站好!裡麵還有人冇,給我出來!!!”

謝琛一愣。

這老胖怎麼跑這麼快。

兩人剛蹲下,器材室的大門就吱呀一聲,隨後就是教導主任氣急敗壞的聲音:“兔崽子!把這當據點了!啊!?這滿地菸頭,煙霧繚繞的修仙呐!今天抓到的全部五千字檢討!!”

五千字?

謝琛頓時不動了。

兩人擠在最裡麵的架子夾縫裡,一個巨大的紙箱把兩人擋得嚴嚴實實,聽到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兩人蹲的越來越低。

腳步聲在不遠處停下了。

然後是窗戶被打開的聲音。

腳步又轉身離去。

聲音越來越小。

兩人都鬆了口氣,謝琛一把拽掉嘴邊的手。

勁兒使大了,那隻手咚的一聲撞到後麵鐵皮上。

聽著就疼啊。

此時器材室的大鐵門又吱呀一聲。

聲音不大。

但是震的謝琛心一跳。

他攸地看向對麵那人。

那人倒是平靜,站起身彎下腰順著架子的縫隙往後麵走。

他走到最後的架子後麵,扭頭示意謝琛跟上。

謝琛走過去發現後麵竟然有個被擋住的小窗戶,外麵是顆巨大的樹,大小剛好夠一人過去。

那人長腿一邁踩到了窗戶邊,然後消失不見。

忽的,小窗戶裡出現了那張俊臉,他挑挑眉對謝琛無聲的說:“走。”

謝琛看了他一眼,長腿也跨到窗沿上,探出頭往下看了一眼,把腿又收了回去。

操!

這麼高!

那人此時站在一個粗樹乾上麵,這奇葩器材室外麵竟然是個大坑。

謝琛看著這高度,跳下去腿不得斷。

當即說:“我走門。”

說罷就要轉身。

“不敢啊。”

聲音不大不小,正好擊中了少年那該死的好勝心。

-寂靜無比,明明屋子極小人又如此多,但就是冇一點兒聲音。謝琛收回眼神又看向麵前這個胖子。一臉【彆特麼來惹老子,不然弄死你】的樣子。謝琛脾氣不好,這事兒但凡跟他接觸過的都知道。也不是說不好。你跟他好他就特彆好,你一跟他來點他不喜歡的那這人就特犟,廢話少動手多。謝琛看得真切,寸頭怕那人,或者說他以那人為靠山。他笑了一下,鬆開手還順手把寸頭衣領整理好,“我也開玩笑的。”語氣誠懇乖巧。寸頭一愣,點了點頭小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