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現代寓言故事 > 提燈定損一

提燈定損一

:請油漆工400元一天,目測需要花費2天,計800元;需要買麵料一包50元;還要額外購買陰陽麵與平麵砂紙架、砂紙、大小刮刀、紙膠帶、滾筒刷、羊毛刷等工具需120元;無味防潮易擦洗油漆380元;共計1350元。6、床:床板4塊,80元/塊,計320元;床欄2條,20元/條,計40元;床檔固定扣7個,5元/個,計35元;共計395元。7、實木門:一套1800元。8、窗簾:半個3.15米,70元/米,計...-

南方一小棟民用自建房頂層六樓。

劉雲今天約了房東周世南到租房內辦理退房驗收手續,上午劉雲打開門時見房東一家人手上拿著工具說退房前要驗房,兩人進門後就開始拿著探照燈正對著房間牆壁一點點檢查。清瘦的男人手拿黃色膠帶,男人妻子提著一個帶著長長電線的探照燈跟在其身後,兩人身後還有一個年輕女孩拿著手機錄視頻,租戶劉雲和室友楊柳隻好跟在房東這家人身後看他們驗房。

“你看看,這個牆麵這裡小孩畫的,這個位置裂了,這個位置掉漆了...”

男人邊說邊撕了一段黃色膠帶粘在牆上,不多會兒牆上多出了幾個黃色膠帶的印記。

“這個門框有點傾斜了,也壞了。還有這個柱子角也有點磕爛了。”

“這個櫃子凳腳有點掉漆。”

“這個桌子也有點損壞了。”

...

男子用手一一將房子內的每件物品都仔仔細細檢查過,發現任何有問題的全部用黃色膠帶標記好,房子內的每一處每一個物品都被貼上了黃色膠帶。

“這個場景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法醫在凶案案發現場搜查證據。”周雲和合租人楊柳吐槽道。

經過一個小時的檢查後,周世南提出房子內出現了各種大大小小的問題,需要找人把房子中心裝修平整一下,拿起筆在本子上寫下了房子受損需要維修的清單:

1、房租:一個月1200元。

2、電費:用電214度,電費0.7元/度,計149.8元。

3、電動車充電費:2輛,20元/輛,計40元。

4、水費:用量11噸,水費1.3元/噸,汙水處理費0.85元/噸,合計23.65元,加上每月4月垃圾處理費,共計27.65元。

5、油漆:請油漆工400元一天,目測需要花費2天,計800元;需要買麵料一包50元;還要額外購買陰陽麵與平麵砂紙架、砂紙、大小刮刀、紙膠帶、滾筒刷、羊毛刷等工具需120元;無味防潮易擦洗油漆380元;共計1350元。

6、床:床板4塊,80元/塊,計320元;床欄2條,20元/條,計40元;床檔固定扣7個,5元/個,計35元;共計395元。

7、實木門:一套1800元。

8、窗簾:半個3.15米,70元/米,計220.5元。

9、淋浴花灑:1套880元。

10、蹲坑:1個670元。

11、廚房門:2個,200元/個,計400元。

12、洗手盆櫃:門2個,180元/個,計360元;304不鏽鋼鐵鏈2個,15元/個,計30元;共計390元。

13、外牆磚:2片,8.5元/片,計17元;工資300元;膠泥填縫劑2包,25元/包,計50元;共計367元。

14、地磚:1片,95元/片,計95元;工資300元;環氧彩砂美縫100元;共計495元。

15、露台欄杆:大理石壓板2塊、加工費、膠200元;工資300元;共計500元。

16、其他損傷補償費2000元。

一共16項費用,總計10884.95元。

“姓周的,你彆欺人太甚。”陳雲罵道。

“你租我的房子,住的過程中把我的房子弄壞了,我要你賠償我的損失這是合理的。”房東指了指房子內那些黃色膠帶理直氣壯道。

“你看看前麵的這些水費電費都可以接受,其它的不合理的費用我是不會接受的。大不了這個房我們就不退了,押金和東西我們也不要了,楊柳我們走。”

“你想要賴賬,這還得了,你信不信我報警抓你啊。”

“報警就報警,誰怕誰啊。我還要報警說你訛詐我們呢。”

劉雲打電話報了警,周世南也走到房子外麵打了一個電話。雙方人在房子內僵持著。直到十分鐘後派出所民警到達現場,瞭解情況後,民警勘察了房子內的情況。對兩方人說:“你們這個情況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劉雲女士,房東這上麵寫的房租水電費這些應該給的基礎費用還是要繳納的還是要給他。至於其他的費用你們覺得不合理,雙方再好好協商,以和為貴。”

“警察同誌,我們也是這麼和他們說的但是他們不接受。”劉雲回道。

“警察同誌,就是這幫人在我這兒租房,住的過程中我的房子被他們弄壞了,叫他們給錢賠償這不是應該的嗎?她的小孩每天上下樓吵吵鬨鬨的,吵得我們一家頭痛,這個我都冇有和他們要精神損失費。她倒好,把我的東西弄壞了還要說我故意訛他們,這個世道的人真的喪良心啊,這房子該給的賠償他們必須得給。”房東周世南怒瞪著劉雲。

“對,他們必須得陪,儘欺負我們老實人。”房東妻子幫腔道。

“你們這叫惡人先告狀,我們隻是想要好好解決問題,是我們造成的損壞該給的賠償我們會給,但是你們這些不合理的損失不該由我們來買單,就譬如這個外牆磚,你這磚掉了都能算到我們頭上,這也太離譜了。”楊柳回嗆房東一家。

“怎麼回事這是,我在外麵老遠就聽見你們聲音了,怎麼了這是。”一箇中年男聲音傳來。

隻見門外來了一個年約五十歲上下,挺個大大啤酒肚的胖胖地中海男人,他一邊走一邊用紙巾擦著腦袋上的汗。劉雲記得這是村裡麵的街道辦的黃主任。

黃主任一進來就和在場兩個民警握手,“辛苦警察同誌了,這點小事還要麻煩你們跑一趟。”

周世南一家一看黃主任來了,立馬精神抖擻起來。

黃主任笑嘻嘻的和民警套起了近乎,隻見他掏出口袋裡的煙發了起來,煙燻火燎的房間內頓時響起了咳嗽聲。套近乎的三人友好地結束了回話,黃主任掐熄了煙走到劉雲麵前。

“大妹子你好,我是街道辦的黃主任,這是我工作證。你看這種小事冇必要叫警察來,耽誤警力,況且這事也不是警察擅長的領域,術業有專攻咱也不好耽誤他們的事,你們這個事到我們街道辦商量處理你覺得怎麼樣。”黃主任把身上帶的工作證給劉雲看。

劉雲看了看室友楊柳,見她點頭想到這事僵持著也不是個事便應了黃主任,一行人結伴往街道辦方向走去。

-的,這個位置裂了,這個位置掉漆了...”男人邊說邊撕了一段黃色膠帶粘在牆上,不多會兒牆上多出了幾個黃色膠帶的印記。“這個門框有點傾斜了,也壞了。還有這個柱子角也有點磕爛了。”“這個櫃子凳腳有點掉漆。”“這個桌子也有點損壞了。”...男子用手一一將房子內的每件物品都仔仔細細檢查過,發現任何有問題的全部用黃色膠帶標記好,房子內的每一處每一個物品都被貼上了黃色膠帶。“這個場景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法醫在凶案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