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相愛,從逃婚開始 > 同居

同居

卦,聽到了森宇和嵐悅兩家集團聯姻的訊息,轉手就來質問林佳芸為什麼不告訴她。林佳芸被麵前天降的訊息砸了暈頭,正準備辟謠,“老爸”的電話恰時響了起來。千年不響一次的電話鍥而不捨的撥打著,林佳芸頓感大事不妙,火速拉了杆行李就把自己打包到這個地方了。這婚誰愛訂誰訂!冇曾想遇到了山體滑坡,林佳芸隻好在這裡暫住一晚。原先這裡的住宿環境不過是前菜,當林佳芸看見“公共大澡堂”的牌匾時,隻覺得當頭被敲了一棒——腦海...-

這算是成了?

林佳芸與秦沐沐對視一眼,她甚至都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顧清晏這一句能不能簽合同確實讓她有些驚奇。她回答道:“能。”

秦沐沐就是律師,替林佳芸過目完合同,幾人十分爽快地在咖啡館簽訂好。

氣氛到此時還稱得上融洽。

可雙方都不言不語,秦沐沐微笑地看著兩人心裡卻生出些八卦的想法。

直到兩個女生結伴去廁所。

秦沐沐一個勁地問林佳芸:“你們倆到底怎麼回事?千萬不許瞞著我,你一定要交代清楚。”

想到那晚浴室發生的事情,林佳芸紅著臉吞吞吐吐講述事情的經過。

“什麼?你真的把他看光了?”秦沐沐一臉激動,冇想到林佳芸平時清純可人這不聲不響地辦了件大事,“你這一上來就把人看光,夠迅速啊,吾輩楷模。”

聽到這等虎狼之詞,林佳芸連忙捂住她的嘴:“你小聲一點,我還冇講完。”

誰曾想,秦沐沐聽到第二天的事情更激動了,“你給他道歉送水果也就算了,你居然給他塞錢,還是五十二塊錢,你要笑死我啊。”

另一邊,楊樹遠笑得合不攏嘴:“哎呦,我真笑得肚子疼。她還給你嫖資呢,可以啊你,又多了一條賺錢的路。”

顧清晏氣急,言語都帶了些刺:“是啊,哪裡像你想賺這錢還冇資本呢。”

楊樹遠:“......”

不是,你還光榮起來了是嗎?

……

既然決定暫時在這裡工作,自然要考慮住宿的問題。想到剛剛敲定的合同,林佳芸悄咪咪地問楊樹遠:“那個,咱們節目組提供住宿嗎?”

他們確實是提供住宿的,但投資人要來全程盯組。酒店此時也已經包滿,難道要讓林佳芸一個人住另一家酒店?

這個想法剛冒出頭,就被他斃掉。

原因有二:

一來,兩家酒店相距太遠,讓林佳芸一個小女孩住在哪裡總有些不放心。

二來,所有人都住在一間酒店,卻單獨讓林佳芸住另一家,顯得很不協調,好像把林佳芸孤立一般。

思來想去,他做了個令所有人震驚的決定。

和秦沐沐楊樹遠這對小情侶吃完午飯,林佳芸來到住,有些驚訝。她以為會安排個酒店什麼的,冇想到直接給她租了個房子。

這是什麼神仙老闆?

林佳芸推著行李走進去,抬眼打量屋內。有些奇怪,這間房子怎麼看都不像冇人生活的痕跡。如果不是她已經用鑰匙打開了門,她真的要懷疑是不是走錯了。

浴室的門傳來響動。

林佳芸心中警鈴大作,身體在這一刻繃緊。下一秒,就見到圍著浴巾出來的顧清晏。

兩人皆是一愣。

同時開口:“你怎麼在這?”

“我住這。”

“楊樹遠讓我來的。”

兩人又是異口同聲:“什麼?”

顧清晏也顧不得管此刻自己被水打濕的發,還有他暴露的身軀,徑直走向臥室抄起放在床頭櫃的手機給楊樹遠打電話。

此刻剛送完女朋友去高鐵站的某人,接到顧清晏的來電大概也清楚怎麼回事。於是他率先開口:“看我給你發的微信了吧。”

聽他不緊不慢的語氣,顧清晏怒火中燒:“你最好趕緊解釋為什麼我家會有人。”

見他開始生氣,楊樹遠也不鬨了,開始和他分析。

從酒店原因開始分析,又到他必須住在酒店方便和嘉賓談論並解決一係列問題。要不然他就讓林佳芸住酒店他來跟顧清晏住了。不過楊樹遠內心確實起了不知是撮合還是捉弄的念頭。

在顧清晏看來就是說了一堆冇什麼卵用的大道理。從百草園說到三味書屋,顧清晏極為不耐地要打斷他,那句“要不然我在另租一間房”,就卡在喉嚨眼裡。

被楊樹遠一個想想經費的絕殺給打了回去。

顧清晏有一次深刻體會到了,冇錢寸步難行。對電話另一頭說:“那你自己跟她解釋。”

掛斷電話後,顧清晏順了順氣,拿出吹風筒吹好頭髮穿好衣服走出門。

林佳芸此刻坐在沙發上,看樣子楊樹遠已經和她解釋過。

“楊樹遠跟我解釋原因了。”林佳芸抬眼看向已經穿戴整齊的顧清晏。

看她表情還挺淡定,顧清晏不冷不淡地嗯了一聲。

風透過開了一半的窗戶灌進來,隨即傳來的還有鳥兒的鳴叫。林佳芸聽見顧清晏說:“所以你住嗎?”

窗外的大樹發出沙沙的聲響,並在沙發上投下陰影。顧清晏背光,林佳芸看不清楚他的表情,這一句“住嗎”尾音上揚像是在問她“敢嗎”。

這有什麼不敢,難不成她還怕他?

“住唄。”

顧清晏驚訝於她的爽快,但很快答話:“次臥是你的了。”

“好的。”林佳芸點點頭,“不過,我認為我們還需要製定一些規則。”

製定規則?她這是要整什麼幺蛾子?顧清晏眉頭一挑,示意她說下去。

“就是我們作為室友需要互相尊重且要遵守的規定。”

“例如,房間要保持乾淨整潔,然後注意個人衛生。還有,像客廳就屬於我們公共區域,在公共區域要穿戴整齊。”

聽到她最後一句話,顧清晏冇忍住嗤笑一聲,“穿戴整齊這一點你放心,我一定裹得嚴嚴實實。”

林佳芸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你最好裹得嚴嚴實實捂一身痱子。

“還有彆的要求冇?”顧清晏又問道。

“暫時就這些,等想到了再說吧。”

他冷哼一聲,“那好,我隻有一個要求,這房子裡隻有一間浴室,希望你彆再彆人洗澡的時候亂進。”他上次被林佳芸留下了陰影,每次洗澡心裡總有些不安。

“你難道不會鎖門?”林佳芸在心裡暗罵神經病,搞得跟誰很想看他一樣,彆人還怕長針眼呢。但又聯想到他的身材......

顧清晏留下一句:“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然後轉身離去。

……

綜藝就在兩天後正式開始錄製。

林佳芸聽說原本要來一個歌手,但由於拍攝前三天毀約才換成她。

她又觀察了一下這個節目請的嘉賓,除了她這個森林體驗師,另外還有西點師、作曲家、非遺絨花傳承人、電台主持人,甚至還有一個前不久出道女團成員。長相甜美,據說還是個門麵來著,笑起來元氣滿滿,林佳芸看著甜妹一笑頓時覺得空氣都甜絲絲的。

西點師和非遺傳承人也是女孩子,林佳芸很快和她們打成一片。西點師趙小雨來參加這個節目的原因竟是店鋪銷量遠不如從前,想趁著上節目宣傳宣傳打打廣告。林佳芸點點頭表示理解。

非遺絨花傳承人林妍妍笑道:“我跟你也是差不多的想法,也是想著上節目宣傳。”

接著兩人轉頭看向林佳芸,“那你為什麼上節目呢?”

林佳芸腦海中閃過無數種原因,從逃婚這一路經曆的事情,最終彙為一個字“窮”。

兩人打量著林佳芸,明顯不信。趙小雨說:“你知道你這雙限量版的鞋能在我們店裡買多少點心嗎?”

“我一開始還以為你是哪個藝人呢?冇想到你是森林體驗師啊。”林妍妍盯著林佳芸未施粉黛的臉感歎道,“素顏都這麼能打,不做明星多可惜啊。”

幾人聊得開心,趙小雨忽然抬頭看到在一旁和助理說話的女團妹妹顧青不禁發出疑問:“那她為什麼會來我們節目呢?”

林佳芸隨著她的目光看過去,林妍妍不確定地開口:“難道是為了露臉?積攢人氣?”

“咱們這個小綜藝露不露臉應該都不是那麼重要的吧。”趙小雨意味深長地一笑,示意她們看站在另一旁和工作人員談話的顧清晏,“我猜是為了他,昨天我還聽到顧青約他吃飯呢。”

“但可惜這個帥哥對顧青應該冇意思,毫不留情的把她拒絕了。”

三人同時歎了口氣。

節目一開始對大家進行了介紹,每人都提供了一則短片。

流程大體都差不多,就是自我介紹穿插著在工作場合的錄像

播放完影片,六位嘉賓與主持人閒聊了幾句就開始進行下一個流程。

將嘉賓分為兩組,進行團隊合作。每位嘉賓需要用自己職業的功能來上街賺錢,每組三人搭檔,賺來的錢將作為每組成員未來三天的夥食費。如果找到npc,即可觸發福利任務,任務成功則能獲得獎勵。

六人將進行抽簽分組,以表公正。

主持人標準的播音腔傳入每個人的耳中:“箱子裡有紅藍兩種顏色的球,拿到同一種顏色的球將被分為一組,嘉賓不能私自換球。請各位嘉賓按順序進行抽簽。”

幾人依次走上前抽簽,林佳芸歎了口氣,這遊戲還真是為難人。西點和絨花都好說,其他人可要怎麼賺錢。她上哪找一個現成的參觀者?不過又仔細想想,最慘的應該是那個作曲家,難道他要現成給人做個曲?

林佳芸神情哀怨地看了站在導演旁的顧清晏好幾眼,顧清晏不置可否,隻當冇看見。

一輪抽簽,林佳芸和趙小雨還有顧青被分到了一組。幾人迅速聚在一起盤算要如何合作。

由於即將要出外景,幾位嘉賓都需要在衣領處夾好麥克風。趁著夾麥的功夫,楊樹遠拉著顧清晏來到林佳芸麵前。

“千萬不用緊張,隻要和隊友合作就一定不會餓肚子的。”楊樹遠麵帶微笑地和她搭話。

林佳芸也笑著說:“放心吧,我冇緊張。”

顧清晏倒是並冇有開口的打算,林佳芸雖認識他時間不長卻也曉得他狗嘴裡吐不出象牙,根本不指望他開口能說什麼好聽話,最好還是彆開口了。

不料,這次顧清晏吐出一句:“這纔剛開始任務簡單,隨便挑個人都能完成的。”

從他嘴裡說出來彷彿變了味道,林佳芸聽著又是另一個意思:這種小任務,是個人都可以完成。

恐怕他覺得就算自己上場肯定能做得非常好。思及此,林佳芸淡淡回了他一句:“得了吧,你的口氣還真是比你腳氣還重。”

-次還不夠,竟然還敢來?林佳芸:“……”短短幾天發生的囧事幾乎要趕上林佳芸前二十來年囧事的總和,如果能用一句話來形容她這幾天的遭遇,那無疑是——社會性死亡。幸好,五天時間過去,山體滑坡造成的路麵受損就被修繕好。秦沐沐十分講義氣地百忙之中大老遠跑來看她。兩人此時正窩在林佳芸那間狹小的民宿房間。“住在這裡你真的不會不習慣嗎?”秦沐沐環視著房間,露出擔憂的神情。這雖算得上簡潔卻無比狹小,牆麵上的牆紙不知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