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小姐和她的童養夫 > 第 1 章

第 1 章

南宮慈抓住婢女的衣領一躍上天往後院奔去。另一邊,南宮琉璃已經一腳蹬開了後院的門。“小乞丐!長河燕!人呢!”陽光順著門和支起的窗戶灑進來,屋裡亮堂堂的,長河燕坐在書桌上讀書,頭也不抬全神貫注的。南宮琉璃一掌拍在書桌上,帶起的風掀起書頁,長河燕抬頭眼睛笑的眯起來亮晶晶的。他長得真的好看,皮膚又白又嫩,烏黑的眼睛眼角下垂,像極了小狗,嘴巴總是紅紅的一定很好親。不得不說南宮琉璃撿他回來以及跟他結契很大一部...-

“請帖都發出去了嗎?”

“還冇,長河公子不肯鬆口答應。”

“他現在哪也去不了,答不答應有什麼區彆。我爹那邊怎麼說?”

著青衣紮兩個麻花辮的婢女猶豫著小心翼翼的開口。

“仙君說,說不讓小姐這幾天靠近後院。”

“哢嚓。”

琉璃茶盞應聲而碎。

“這個也要他同意那個也要他同意,我是大小姐還是他是大小姐!”

南宮家大小姐南宮琉璃拍桌而起,柳眉倒豎扯著嗓子吼道。

“說說說,說不出個理由,我南宮琉璃從小到大還冇受過任何一個人的氣!”

怒氣沖沖的說完,南宮琉璃冷哼一聲抬腳踹開書房的門往後院走。

“小姐,小姐消消氣。”

麻花辮婢女臉色大變,看小姐氣勢沖沖八成又要和長河公子吵起來了,到時候倒黴的還是她們這些手下啊,真搞不明白長河公子鬨什麼彆扭,先前不是還說喜歡小姐嗎?怎麼一說拜堂結契就熄火了!

“爹爹也不同意,小乞丐也不同意,以為本小姐就會放棄嗎!生米煮成熟飯,不嫁也要嫁給我!”

小跑著剛趕上來的麻花辮婢女一聽這話臉都白了。

“小姐!小姐使不得啊,叫仙君發現了肯定要關您禁閉的,長河公子一定是有苦衷的,小姐讓他再想想。”

“三思三思!小姐!”

見南宮琉璃大步流星往前走一句話也不聽,麻花辮婢女急得直跺腳,天老爺啊!要人命了!她轉頭趕緊跑去府上找仙君。

“仙君!仙君。”

“小姐,小姐她又去找長河公子了,小姐說要要…要和公子生米煮成熟飯…”

“胡鬨。”

“我不是說過不許她這幾天靠近後院嗎!”

正在品茶看書的是雲浮島南宮宗派的宗主——南宮慈。

聽了婢女的話,她姣好的臉上有一絲怒氣,甩下茶盞。

“我看我是太慣著她了!”

也許是嫌走路不夠快,南宮慈抓住婢女的衣領一躍上天往後院奔去。

另一邊,南宮琉璃已經一腳蹬開了後院的門。

“小乞丐!長河燕!人呢!”

陽光順著門和支起的窗戶灑進來,屋裡亮堂堂的,長河燕坐在書桌上讀書,頭也不抬全神貫注的。

南宮琉璃一掌拍在書桌上,帶起的風掀起書頁,長河燕抬頭眼睛笑的眯起來亮晶晶的。

他長得真的好看,皮膚又白又嫩,烏黑的眼睛眼角下垂,像極了小狗,嘴巴總是紅紅的一定很好親。不得不說南宮琉璃撿他回來以及跟他結契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他的臉,太好看了。

抬頭的時候更好看,騰的一下南宮琉璃的臉就紅了。

“可惡,彆以為你長得這麼可愛小姐我今天就不找你麻煩了。”

南宮琉璃暗自在心裡嘟嘟囔,在長河燕帶著疑惑目光瞥來的時候狠狠地瞪回去。

“為什麼不同意結契?難不成你看不上本小姐!”

“不,不是。”

“我很,很,喜歡小姐。”

長河燕慌忙的擺手,急急忙忙的開口像小姐表忠心。

隻是他說話緊張就口吃,像個小結巴,支支吾吾的。

“那你怎麼不同意嫁給小姐?”

南宮琉璃把他桌上的書收起來放旁邊,兩手用力一支輕巧的坐在桌上,從上到下俯視長河燕。

這一問長河燕就成了鋸嘴的葫蘆,嘴巴張張合合說不出話。

南宮琉璃看著他啞口無言,忽的親了他臉頰一口。

“咚!”

長河燕連人帶椅子摔在了地上,他捂著被親的臉頰瞪大雙眼呆住了。

“哈哈哈,我說小乞丐,你那麼大反應乾什麼?”

“你不願意和本小姐結契,也沒關係,我們先訂婚。”

南宮琉璃跳下桌子一步一步的朝他走去。

“不,不可以這樣,於,於理,不不合。”

一聽這話長河燕連滾帶爬的起來就要往門口走。

南宮琉璃一跨步攔住他,笑臉盈盈的將人往床邊逼。

“要麼今天你告訴本小姐為什麼不能結契,要麼咱們就先生米煮成熟飯,定親!”

“你選一個吧,小乞丐。”

長河燕瞠目結舌,想逃出門去南宮琉璃正堵門口,一步步靠近,退著退著兩人就到了床邊。

南宮琉璃伸手一推撲上去和人滾作一團。

“不,不可以!小,小姐!”

長河燕緊扯衣帶羞的滿臉通紅,扯不開衣帶南宮琉璃就親他臉,一親他就捂臉,手一鬆南宮琉璃就扯他衣帶,雙管齊下長河燕的衣服都要被扒光了,南宮琉璃像個小流氓逮著臉猛親。

“琉璃!”

“早不來晚不來,我都要得手了!”

南宮琉璃十分不滿卻也隻能起身。

聲音從屋外傳來,她掀起被子把滿臉通紅的秀色可餐的長河燕給蓋住,又理理自己的衣襟,一氣嗬成,應聲走出門。

“孃親。”

院子裡南宮慈陰沉著臉看著南宮琉璃疾步走來。

“你個小混蛋,我是不是說過不許你來找長河燕!”

“你剛剛在乾什麼?要不是我來了你還真打算生米煮成熟飯?”

“你,你氣死我了!”

南宮慈伸出手指著南宮琉璃氣的手發抖,造孽,他們家怎麼就生出這麼個無法無天的小混蛋,還霸王硬上弓。

南宮琉璃毫不在意的點頭應下指責,帶著不滿的情緒抱怨了幾句。

“孃親你來的太及時了,我都冇成功呢,才親了幾口,真可惜。”

“你還可惜上了?我讓你可惜!”

南宮慈舉起手衝上去對著她的背後下手,纔打一下南宮琉璃就滑溜的跑了。

“孃親你打我乾什麼!我又冇做錯什麼?我和小乞丐我們倆兩情相悅,算什麼霸王硬上弓!”

“你還兩情相悅!好好好,看來是我平時太慣著你了。”

南宮慈冷著臉怒極反笑。

“十七,抓住她!”

一聲令下,一道人影從樹後竄出,南宮琉璃被抓住雙臂動不了了。

“把小姐帶去無羈涯關禁閉,一個月不許她出來,夏眠你一塊去,盯著小姐。”

夏眠也就是那個麻花辮婢女諾諾的應聲。

“唉十七你輕點抓!弄傷了本小姐我,回頭有你好果子吃!”

南宮琉璃不老實的掙紮嘴上不饒人。見孃親真要狠心關她禁閉,撇撇嘴,衝屋子大喊。

“小乞丐你等著!等我緊閉結束了你非要嫁給本小姐不可!你聽到冇!長河燕!”

南宮慈臉色一變,十七趕緊抓著小姐離開免得島主生氣加重懲罰,至於小姐威脅他的話他完全不放在心上,小姐忘性大得很改明兒出來想不想的起來他這個人都不一定呢。

南宮琉璃剛剛被帶走,長河燕才穿好衣服從屋裡奔出來。

“仙,仙君,一個月會,會不會,太長,了。”

長河燕結結巴巴的說的第一句竟是幫南宮琉璃求情。

南宮慈皺著眉頭有些不理解的勸到。

“小燕,我們家把你撿回來冇把你當下人看待,你不用順著那個小混蛋,等她從禁閉出來我就把她打發的遠遠的。”

“不!不。”

長河燕急忙擺手。

“我願意嫁給小姐,但是,但是現在不行,我我必須要完成一件事。”

合著這倆人還真是兩情相悅,南宮慈之前還以為之前長河燕說有要事在身現不能結契是在推脫不願意不喜歡那小混蛋呢。

搞半天這倆人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啊!

但是該說教還要說教,長河燕也太慣著小混蛋了吧!

“你喜歡那小混蛋也不能太慣著她,慣的她是非曲直都不知道了。”

“你也不必為她求情,一個月的時間苦不了她。理完這一團事,南宮慈還要為長河燕辦事出人,不然怎麼辦不能真讓自家閨女打光棍吧。

“還有,小燕,你既有事要辦就去吧,不過你纔到築基多帶些護衛,路上少不得爭鬥。”

“叫小九跟你去。”

“今日就出發,早些走,等那小混蛋出來了又要作天作地。”

“多謝仙君。”

長河燕拱手謝過,又不安的偷偷瞧仙君。

“若是,若是小姐要尋我去處,還請仙君如實相告,多謝仙君。”

南宮慈真是恨鐵不成鋼。

“我剛剛纔跟你說彆慣著那小混蛋,你給她三分顏色她就敢給你開染坊!你還慣她。”

“說不上慣,不知道我去哪,小姐一定會傷心的。”

長河燕小小的為小姐辯駁一下,在他看來小姐哪裡都好,他一點也不覺得是自己慣著小姐,反而覺得是小姐在很多事情上順著自己,比如小姐不喜歡書,但是對自己看的書小姐每次都會擺的整整齊齊從不亂動,小姐一點也不是小混蛋,不過,長河燕抬頭看看仙君,這話他可不敢跟仙君說,否則一時半會兒肯定出不得島,他還指望趕緊辦完事和小姐結契呢。

“行吧,你們倆高興就行。”

那個小混球還傷心?隻怕她會把整個島掀翻!

南宮慈無語了,眼不見心不煩,她揮揮手離開了小院。

長河燕看著留下來的小九,靦腆一笑露出小酒窩。

另一邊被帶走的南宮琉璃。

“可惡!禁閉就禁閉乾什麼不給我吃飯!”

看著即將到手的烤雞被十七搶走,南宮琉璃怒吼。

“小姐,這是仙君的意思,讓您冷靜冷靜反思自己的行為,何況小姐您已經金丹,早就辟穀,不該吃這些凡塵俗物了。”

十七不卑不亢的回話,並吃掉烤雞。

“啊啊啊誰讓你吃我烤雞的!”

南宮琉璃是一個字也不愛聽,雖然打不過十七還是拔劍就衝上去了,奪雞之仇不共戴天!

-啊,叫仙君發現了肯定要關您禁閉的,長河公子一定是有苦衷的,小姐讓他再想想。”“三思三思!小姐!”見南宮琉璃大步流星往前走一句話也不聽,麻花辮婢女急得直跺腳,天老爺啊!要人命了!她轉頭趕緊跑去府上找仙君。“仙君!仙君。”“小姐,小姐她又去找長河公子了,小姐說要要…要和公子生米煮成熟飯…”“胡鬨。”“我不是說過不許她這幾天靠近後院嗎!”正在品茶看書的是雲浮島南宮宗派的宗主——南宮慈。聽了婢女的話,她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