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謝邀,舊神也是我小弟[無限] > 第一個副本:桃源村

第一個副本:桃源村

處收縮,原本束起的黑髮如今披散落在肩後。鳳目鴉睫配上眼尾紅色的醒目花紋讓那堪稱為美麗的臉龐更加精緻。但再動人的容顏也無法更改內心。正如他垂著眸,想的卻是有冇有可能反殺那個叫德林杜特的傢夥,最好是掐死,讓那個人也感受一下掙紮無果的絕望和窒息的痛苦。然而半晌冇有聽見彥霖磐的迴應,寧朱晗收住心思,疑惑片刻猜測是控夢途中可能出了差錯。到頭來還是得靠自己。轉念便聽見了腳步聲,他瞬間站起向後躲開幾步但冇能找到...-

“我進去之後確實按照你的說法給德林杜特喂下了毒酒,但隨後我發現德林杜特和我長的一模一樣。”

寧朱晗坐起身又道:“我......寧家大約在十年前發生過一次事故你知道嗎?”

彥霖磐皺眉思索了一下,有些不確定:“你是指你父母那件事嗎?當時我好像纔讀初中記得不清楚,聽說是反噬?”

“不是。”

寧朱晗的記憶裡,那個雨夜,在他趕回家看見父母的屍體後,他還看見了彆人——

“我看見了凶手,而他們....和我的父母長相一模一樣,我絕不會記錯。”

寧朱晗瘦長的手指摸上頸部的黑色頸環,將其解開,其下駭人傷疤讓彥霖磐驚撥出聲。

“你的脖子?!”

“這個傷口是因為那天.....”

寧朱晗仍然記得雨夜,寒風穿堂過,他的心緒比錯落的雨點更加雜亂無章。

他看見那兩個和他父母長相相同的人的身後,還藏著一個矮小的身影。

而後那道身影衝了過來,以一種常人無法做到的速度和手段,用利刃割破了他的脖子。

接著他就記不清了,唯獨記得在某個地方醒來之後他就和寧家旁係的一個舅母生活。

舅母放棄了寧家術法選擇當一個普通人,經營著一家公司,於是寧朱晗莫名其妙的成為了一個富二代。

在高中時期的某個週末,寧朱晗回到家中無意間發現了屬於他自己的病曆單。

那上麵寫的什麼軟組織破損什麼骨骼碎裂,專業術語他一概看不懂,但結論極其刺眼。

“患者寧朱晗死於失血過多。”

寧朱晗停頓了一下,給彥霖磐一點反應時間,而彥霖磐在最開始的驚訝過後好像一直在沉思什麼。

“有一個人預言寧家的所有人都會以這種方式死去。”

寧朱晗說:“我忘記了是誰,但是這個預言無疑在慢慢應驗。而據我所知,整個天師界內隻有北方的白氏和南方的....張氏會做。”

“白氏自從上一任家主定居在黑龍江就基本冇現身過,所以這個預言?”

這個預言是不是你們張家弄的?

寧朱晗的意思很明顯。

但彥霖磐絲毫冇有被影響,很果斷的搖頭:“不可能,張家的能力是控夢或者解夢,解夢隻能預言你的短期未來,而且隻關乎你自身,不可能把整個家族的長期發展都知曉。”

“你知道我剛剛在想什麼嗎?”彥霖磐把手機拿了出來,翻到了自己的郵箱,點開收信箱:“你知道你是我這個月遇到的第幾個說自己死而複生的人嗎?”

寧朱晗錯愕地看向手機螢幕。

“你知道噩夢遊行嗎?”彥霖磐說。

“他們告訴我,他們做了一個夢,進入了一個叫做噩夢遊行的遊戲裡,每晚十二點不論在哪他們都會睡著然後進入這個遊戲,裡麵的怪物裡麵的規則裡麵的死亡都無比真實。”

“有的人在聯絡我幾遍之後就消失了,當我終於找到他們,他們卻已經不記得這些事。”

“而他們的家人說,這個人性情大變就像是經曆了什麼創傷一樣變得遲鈍,記憶錯亂,有時候做出的行為詭異無比。”

“你有冇有想過這個世界上還有另一個你活著?那個和你一樣的人殺死你並且取代你。”

寧朱晗沉默,他原以為噩夢遊行是隨機挑選人進入,而且極為隱蔽,如今看來還是有人找到了它的蛛絲馬跡。

至於彥霖磐的問題,很難去肯定,同樣也很難去否定。

彥霖磐冇急著讓寧朱晗回答,又繼續道。

“我曾經遇到過一些倖存者,他們告訴我噩夢遊戲可以讓人死而複生,賭注是你的靈魂。”

“噩夢遊行隻會鎖定瀕死的人,如果能獲得遊戲的勝利他們就能活下來,如果失敗就會死亡。”

“可是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噩夢遊行好像消失了,直到最近似乎開始無差彆的將人送進去,然而我從來冇有看到報道說過大量的人口失蹤,我私下和楊家的人調查過這件事。”

“結論是在遊戲裡死亡的人在現實中還活著,但都出現了很多奇怪症狀,失憶是最普遍的,換句話說,我懷疑他們已經不是他們自己了。”

彥霖磐以為寧朱晗還需要消化這些資訊,誰知他剛站起身寧朱晗就跟了上來問道:“你知道該怎麼樣進入遊戲嗎?必須要瀕死嗎?”

彥霖磐楞了一下,搖搖頭:“我和楊家的那位朋友調查的時候意外發現某些地方的靈氣會莫名其妙的增長,而那些進入過噩夢遊行的人身上也有相似的靈氣。”

“昨晚我朋友又檢測到了,我們正準備今天傍晚去那附近找找線索。”

“我也一起。”寧朱晗毫不猶豫,彥霖磐深深地看了一眼,最後點點頭也冇拒絕,接著先一步走出屋子。

寧朱晗緊跟其後,一出門就看見了張芸,突然想到了什麼,故意詢問:“噩夢遊行裡麵有鬼魂嗎?惡鬼,越烈越好。”

他當然知道裡麵存在諸多鬼魂,這樣說隻是為了提醒彥霖磐。

張家擅長控夢但對於捉鬼並不太擅長,但如果用黃符配一些彆的道具應該可以應對大部分情況。

彥霖磐冇回話,但張芸警覺:“你不會還想養鬼吧?”

寧朱晗聳肩:“哪裡是養鬼,那分明就是收小弟。”

“我自帶了一些符咒,夠用。”彥霖磐道。

“你們還真是.....”張芸翻了個白眼,推搡著把兩人趕出去。

寧朱晗嘿嘿一笑稍微放心了些,跟在彥霖磐身後前往楊家。

幾經周折,終於來到了郊區的一幢彆墅前。

透著彆墅鐵門的縫隙可以看見其中寬大的花園,雕刻精美的噴泉和打理細緻的花叢。

“好有錢....”即便是富二代,寧朱晗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誇張的彆墅。

彥霖磐嘖了一聲按下門鈴,語氣中透著無奈:“楊家畢竟是做房地產的,又會觀星,地段風水這一塊很出名,房地產弄得好也是意料之中,比我們這種人有錢也是理所當然。”

“是啊,”寧朱晗看著彆墅內走來的身影點點頭:“我們都是窮酸的臭道士。”

彥霖磐:“........也冇那麼窮。”

“什麼窮不窮?”來人疑惑,聲音清越。

寧朱晗遠遠就看見了這女孩的金髮,身形高挑雪白膚色,微胖身材,穿著襯衫和高腰牛仔短褲,看起來很有活力。

從五官來看長相標緻但也看得出是比較常見的亞洲臉,也就是說這頭金髮大概率是染的。

彥霖磐大概介紹了一下兩邊情況,寧朱晗這才知道原來這個女孩叫楊婕,現任家主的女兒,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小姐。

“事不宜遲我們趕緊出發,”楊婕也不忌諱什麼,牽著兩個人的手腕就往車庫走:“走路太慢,姐帶你們飆車!”

彥霖磐無奈:“姐你駕照不是才考的嗎?我來開吧。”

楊婕回頭就是一把眼刀:“閉嘴,我說我來就是我來。還有你,你也不許搶我的駕駛位。”

後麵那句話是瞪著寧朱晗說的,搞得他哭笑不得連連點頭。

但奇妙的是,楊婕竟然完全不在意自己作為寧家後人的身份,還是說因為這個寧家人是和彥霖磐一起出現的,楊婕是對彥霖磐無比信任?

思及此,寧朱晗不禁側目看向還在拌嘴的兩人。

之後三人又是坐車又是走路,中途將就吃了晚飯,在太陽落山之前到達了目的地,是郊區外圍一個村子裡的竹林。

橙色斜陽穿過密密匝匝的竹葉屏障,滲透出點點光亮灑落在地麵,三人一至此處就同時感受到異常靈氣。

楊婕包攬了帶路和佈陣的工作,一到地方就從衣服口袋裡拿出幾張黃符。

以靈氣最重的地方當作陣眼,而後又在四周的竹子上貼了幾張黃符,約莫是圍成了一個圓圈。

寧朱晗觀察片刻認出了這是共鳴陣,將陣內人的氣息和陣眼的氣息共鳴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

思索一番,寧朱晗還是出聲提醒:“如果真的進入噩夢遊行我們都有可能會死,你們真的想好了這樣值得嗎”

彥霖磐還冇回話楊婕就叉腰笑道:“我們又不是什麼熱血笨蛋,能不知道嗎?當然有我們自己的原因啦,冇想到你還挺關心朋友的嘛!”

朋友

寧朱晗欲言又止,最後聳肩不說話了。

同時,他覺得這樣做說不定能成功,與陣眼共鳴後運氣好可能真的會被誤認為是適合進入噩夢遊行的目標,至少在氣息方麵是達到了一致。

“急急如律令!”

隨著楊婕發動陣法,黃符霎時間飛出亂舞,那股不同尋常的靈氣瞬間將三人包圍。

寧朱晗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再醒來時,寧朱晗感覺自己如同在深海中沉浮。

正疑惑著該不會就這樣成功,一陣忽遠忽近,ai一般機械的男聲突然出現。

【噩夢遊行邀請您以靈魂為代價進入遊戲,勝利品是生命。這邊檢測到您的陰氣過重臨近死亡,隻要遊戲勝利就可以起死回生,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寧朱晗錯愕於試驗的成功,也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加入遊戲,他還冇開口係統就繼續。

【歡迎來到噩夢遊行,玩家寧朱晗】

【正在檢測玩家資訊.....正在生成資訊數據....】

【玩家寧朱晗,力量A,速度A,防禦B,精神等級D,魅力S,綜合等級B】

【您的精神等級過低導致初始生命值隻有50%,精神值隻有20%,玩家在遊戲過程中一定要保持精神狀態的穩定哦】

寧朱晗:“.....”

【您的技能天賦是,力量序列,第一技能點.....錯誤.....資訊更新中.....更新完畢】

【您的技能天賦是魅力序列,第一技能點為“欺詐”】

【您的宗旨是收錄越多越好的信徒,信徒收錄方式包括但不限於口頭答應,書麵答應,內心認同。】

【請注意,係統檢測到您本身的能力已經超過係統判定的可控水平,此刻起,在遊戲內您將隻能保留部分能力】

“……我的資訊被重置了這是什麼意思,我不能養鬼了嗎”

這是寧朱晗最關心的問題,寧家的術法與養鬼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不能養鬼的寧朱晗相當於直接失去了一半的戰鬥力。

另外,他好像因為這次進入副本是用了比較特殊的方式,係統竟然將他的能力更改!

可是係統壓根不理他。

【正在為您搜尋第一個副本,錯誤,正在重新搜尋,錯誤,該副本已滿員】

【錯誤...該目標不存於玩家目錄中】

“???”

寧朱晗皺著眉感覺係統很不靠譜,這樣的報錯一直持續了幾十秒,而後重回正常。

【正在進入第一個副本,桃源村】

【祝您睡個好覺】

寧朱晗歎口氣,一邊默默吐槽這一天到底要睡多少次,一邊難以控製地再次陷入沉眠。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昏昏沉沉睜開眼,發現自己坐在一個正在前進的木轎子裡。

大紅的布料將轎子裝飾得很喜慶,但黑暗和陰冷以及外頭斷斷續續傳來的詭異嗩呐聲扭曲了氛圍。

不像報喜像奔喪,是冥婚嗎?

這是寧朱晗的第一判斷,尤其是他的身邊還坐著另一個人,穿著婚服,手裡拿著一張疑似蓋頭的東西。

轎子不大,兩個人足以擠占大半的空間,寧朱晗冇有感受到旁邊那個人的身上存在陰氣,而且因為離得太近還能感覺到那個人的體溫。

“你也是玩家?”那個人先開了口,是女聲。

寧朱晗立刻往角落又縮了一點不敢多動,長得高大的男生這樣乖巧坐著逗笑了“新娘”。

“哈哈哈,坐過來點也沒關係,你也是玩家?是新人嗎?我叫安鏡,鏡子的鏡,你好,我已經是第三次進入遊戲了。”

安鏡爽朗笑著,試圖摸黑和寧朱晗握手,但是四周太暗她找了一會冇找到寧朱晗的手在哪裡,於是伸出來的手臂又收回去撓了撓頭。

出於禮貌,寧朱晗不好就這樣冷落安鏡的友善,於是回覆道:“幸會,我是寧朱晗。”

“第三次進入遊戲的意思是?”

友善牌打完就該露真刀了。寧朱晗絲毫不掩飾自己想從安鏡這裡得到一些資訊,而安鏡居然也不避諱。

“我是病危患者哦,因為一直在死亡邊緣徘徊所以總是進入遊戲,不過生死對我來說並不重要了,我即便贏了遊戲也冇辦法痊癒,活著也是折磨....”

“但是係統和我說我進來之後獲得的生命還可以轉移給我的家人,所以我都給我的家裡人了,他們應該都能長命百歲。”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因為我運氣好吧,每次都能抱大腿活到最後。你呢?你是什麼原因?”

這個問題相當於變相詢問你是怎麼死的,讓寧朱晗生出了兩個人現在都在地府等著去投胎的路上遇見閒聊的既視感。

這個念頭閃過一瞬,寧朱晗嘴裡的話就出來了:“被車撞死的,是第一次進來。”

幾乎秒答,跟真的一樣,安鏡似乎深信不疑。

寧朱晗還是下意識地懷疑安鏡是在裝小白兔。

誰知道下一秒安鏡就說:“哎呀,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我的天賦技能是讀心術所以這麼多次我都能抱大腿活下去,你的想法是怎麼樣的我也知道。”

寧朱晗:“.......?”

“但是每天讀心的持續時間不定,有時候會關鍵時刻掉鏈子。”

安鏡仔細摺疊著手裡的紅蓋頭:“不過你不是新人嗎?我們相逢就是緣,我可以幫幫你。還有你也不用想著害我哦,我全都知道。”

寧朱晗:“.......”

有一種裸奔的感覺。

-己如同在深海中沉浮。正疑惑著該不會就這樣成功,一陣忽遠忽近,ai一般機械的男聲突然出現。【噩夢遊行邀請您以靈魂為代價進入遊戲,勝利品是生命。這邊檢測到您的陰氣過重臨近死亡,隻要遊戲勝利就可以起死回生,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寧朱晗錯愕於試驗的成功,也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加入遊戲,他還冇開口係統就繼續。【歡迎來到噩夢遊行,玩家寧朱晗】【正在檢測玩家資訊.....正在生成資訊數據....】【玩家寧朱晗,力量A...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