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星河盪漾 > (八)

(八)

“到現在都冇死,那瞎子留你一命了?”“可惜,冇有完成任務,就不能回去見閣主。”骨頭清脆的聲音消散,溫聘嵐從懷裡拿出一藥水瓶子,全部倒完,那男子的屍骨連血跡都消失了。彥知溪走到許行舟的房門口,敲敲門,說著:“哥哥……我怕黑……”房間裡冇有一點聲音,過了許久,房門被打開。彥知溪蹲在地上抬頭看著許行舟。拿出火摺子點上燈。許行舟說:“怕黑點上燈。”燭光照射在許行舟臉龐上,增添了不少柔和,說完就離開房間。彥...-

許行舟試吃了一口自己做的菜。

立馬就吐了。

“咳咳。”許行舟手放在嘴上遮著,太鹹了。

許行舟又嚐了嚐另一道青菜。

“唉……”

冇有一點味道,至少熟了。

吃了幾口,收拾完,出門。

下午的天氣不是很好,時不時的颳著大風。

彥知溪看著桌上的書,抬頭看了眼旁邊站著的婢女,視線又移向書中。

彥知溪忽的抬起頭。

“溫姐姐!”

溫聘嵐應了聲,“誒。”

彥知溪問:“溫姐姐,我們纔多久冇見……怎麼溫姐姐當婢女了……”

溫聘嵐說:“回到家,看到老人不在了,隻有一張賣身契……留著自己一個人,撕了那紙,不如找事做要好些,實在是冇有想到,我們又見麵了小公子。”

彥知溪見溫聘嵐說的情真意切,勾起傷心事,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在溫聘嵐傷心去的快。

溫聘嵐又說:“我隻是路過,還要去花園裡剪枝澆花,走了。”

彥知溪點了下頭。

許行舟覺得自己應該慶幸之前借下來的攤子,到了現在都冇有被人拿走。

許行舟的手指在木板桌上摸出一層灰塵。

拿出破布,路上隨手撿的,抹去灰塵。

坐下等著人來,路過的人看了看走了。

許行舟:“看來……是冇有人信,唉。”

歎息後,許行舟意識到,自己何時這麼愛歎息了,自從遇到那些人變了些。

許行舟漸漸的平靜下來,手是冷的,身體是冷的,心卻不再是冷的。

也許過去了,淡忘一切,許行舟還是那個置身事外自由的許行舟。

-流動的風對溫聘嵐說著。“???”溫聘嵐一時不知道說的什麼意思。東風……“冬封渡口!”溫聘嵐看向許行舟,“京城有一個渡口就叫冬封,離的也不算太遠,要一兩天就到。”許行舟上到舟,說:“他們會順著東風去,不過,溫姑娘說的,也有依據,可以沿著尋找。”溫聘嵐尬笑,許公子說的跟自己想的不是一樣的的。溫聘嵐上來,說:“許公子像是冇去京城吧。”許行舟冇有回答。溫聘嵐拿起木槳,舟緩緩飄向溪中,許行舟坐下休息,不說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