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星夜旅人 > 旅人

旅人

微,可他們孱弱的身軀下,卻有著深刻而強烈的執念,而那些執念又深深吸引著我。吸引著我去探尋他們內心的秘密,他們深埋在心底無法為他人言說的秘密、痛苦。剖開他們的痛苦,再成為溫養我的養料。在街頭遇到那個落魄男人的時候,是在同往常一樣平淡的深秋。彼時北國的天氣越來越冷,而我不喜歡雪天,所以正準備收拾東西去南方。那團濃濃的霧氣就那麼突兀地出現在我麵前。執念大得讓我並不存在的心跳都彷彿開始加速。我頓住了腳步。...-

“傳聞,這片大陸上有一個星夜旅人,他揹著一個破揹簍。”

彎月上掛,無人光顧的茶攤裡,老師傅和學徒說著閒話。

“隻要你的執念足夠強大,就能以此為代價,和他換一個願望。”

徒弟懵懵懂懂地瞧著他。

“但這個願望的實現方式,卻往往會差強人意。”

又是一襲月光灑落,我睜開了眼睛。

付了茶錢,背起揹簍,向遠方走去。

披星戴月,共赴遙遠的一場大夢。

我不記得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我為什麼存在,又為什麼要做這些事。

隻是心裡有種朦朧的感覺,這件事對我來說很重要。

比我的命還要重要。

所以我得一直走下去,直到弄明白這一切緣由的那一天。

抱著這樣的信念,我走了一年又一年。

在這世間遇到了一個又一個不同的人。

凡人脆弱又卑微,可他們孱弱的身軀下,卻有著深刻而強烈的執念,而那些執念又深深吸引著我。

吸引著我去探尋他們內心的秘密,他們深埋在心底無法為他人言說的秘密、痛苦。

剖開他們的痛苦,再成為溫養我的養料。

在街頭遇到那個落魄男人的時候,是在同往常一樣平淡的深秋。

彼時北國的天氣越來越冷,而我不喜歡雪天,所以正準備收拾東西去南方。

那團濃濃的霧氣就那麼突兀地出現在我麵前。

執念大得讓我並不存在的心跳都彷彿開始加速。

我頓住了腳步。

枝頭的葉子黃了又落,簌簌落到他的腳邊。

秋風蕭瑟,他就著一身破舊單衣站在那裡,脊背挺得筆直,長身玉立。

我不認得他,可他卻好像認得我,瞧著我笑。

“你來了。”他說。

我點頭。

他帶著我到一個茶攤坐下。

他和茶攤老闆應是舊識,老闆和他打個招呼,便給我們遞了茶。

男人正襟危坐,拂了拂破舊的下襬。

我瞧著他,同茶碗裡打著旋兒的陳舊茶葉,一同等著他的下文。

他說:“我叫陸平安,金陵人。”

-痛苦。剖開他們的痛苦,再成為溫養我的養料。在街頭遇到那個落魄男人的時候,是在同往常一樣平淡的深秋。彼時北國的天氣越來越冷,而我不喜歡雪天,所以正準備收拾東西去南方。那團濃濃的霧氣就那麼突兀地出現在我麵前。執念大得讓我並不存在的心跳都彷彿開始加速。我頓住了腳步。枝頭的葉子黃了又落,簌簌落到他的腳邊。秋風蕭瑟,他就著一身破舊單衣站在那裡,脊背挺得筆直,長身玉立。我不認得他,可他卻好像認得我,瞧著我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