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修理E人手冊 > 第三章

第三章

著地板出來,黎念跟著那個籃球隊女生後麵走了幾步才發現自己的東西落到下了。但看著距離幾米笑作一團的“同事”,原本打算和他們打個招呼的黎念抿了嘴唇沉默轉身。可等她轉過身來時,顧楓已經開車走了,留下個越來越遠的車屁股。和平常一樣,此時的黎念有些無措,屏息感受著車尾的熱氣。她不敢和顧楓直接聯絡,就算是微信也有種莫名的尷尬感。就在她焦躁不安時,餘光瞥見校門右邊的人才公寓樓下的一間小賣店冒出了金光。黎念揉了揉...-

故事的開始發生於廣城中心KTV的包廂內。

為了使每個人A到的錢更少,G大藝術團外聯部的部長除了使用自己的關係,同時也發動其他部員的力量,召喚許多其他部門的人員來參加這次團建,並且為了不冷場還鼓勵所有平常不說話的人上台表演。

所以人很多,聲音也多。

此刻,外聯部那個籃球隊的女生站在包廂中央,被現場幾十隻眼睛注視著也不怯場,依舊笑著拿起麥克風激情演唱一首最近的流行歌曲,唱到副歌部分時還邊跳著當下時髦的舞步邊巡視遞麥,引起眾人一片驚呼。

包廂角落,湊著玩鬥地主的幾人也放下手中的牌不由自主地看向她,處於內圍的男生聽到旁邊說了一句什麼,不可思議道:“她是i人?看起來不像啊。”

右邊那人忍不住笑了:“我親愛的外聯部部長,i人不一定都是社恐的。”

被調侃的男生聽後捋了一把頭髮,露出虎牙笑著解釋道:“我以為內向的人都不會加入這些活動。”

“那是你認為,你仔細看看,我們部門每次的團建有誰是不參與的。就算是黎念,那她也是每次都來的,我們每次都來的好不好。”

說話的人說完朝他後邊努了努下巴,男生下意識轉頭。

牆角有一張馬洛夫搖椅,與摩登潮流裝修風格的包廂格格不入,看起來倒像是工作人員的失誤放出來的。

坐在上邊的是一個綁著低馬尾的女生,穿著一身普通的家居服,有幾簇冇有紮緊的頭髮散落在上麵。在發現兩人時她急忙腳踩地板控製住搖晃的椅子,有些尷尬地朝他們擺了擺手,顯得侷促,

男生旁觀了這動作冇有說話,對她禮貌地點了點頭,接著轉過來低聲問:“每次都來了?

“是啊。”

聽力很好的黎念在聽到這樣的對話低下頭,放下的一雙手漫無目地撥弄手機。

她是外聯部的一員,外聯部的團建都是自願參與,但因每次發起團建的都是部長,所以明明不喜歡這些活動她卻找不到理由拒絕。

“你怎麼會來這?”男生的聲音帶著疑惑,黎念反應過來時已經和他的眼睛對上,著急地想要開口卻又聽到他說:“要是你不喜歡這些,可以不用來的。”

他是靠過來說的,聲音不大,剛好夠他們兩人聽到。

黎念卻下意識後退,背部貼著椅背緊張地開口:“冇有不喜歡……”

“那為什麼每次團建你都不說一句話,你不用覺得不好意思,我們這個不是強迫性的。”

在男生眼裡,黎念是那種隻喜歡讀書的乖乖女,所以知道這個訊息後隻是覺得是她不好意思拒絕。

男生的語調很輕,聽到腦海裡像朵雲一樣,黎唸的臉一瞬間便燥熱起來。

冇注意到男生複雜的表情,她急忙低下頭說了什麼,然後裝作很忙的樣子滑動手機介麵。

見她隻是笑了一聲,顧楓還想說什麼卻被旁人打斷了。

“老大,時間到了吧?”

“這麼快?”

被稱作“老大”的顧楓舉起手看了一眼手錶,上麵顯示時間已經是淩晨兩點了。他猶豫了一下,清了清嗓子對他們說:“很晚了,該回去了。”

黎念小聲應了聲“好”,顧楓看了她一眼,接著掃了全場冇幾個人動身便扯了嗓子又吼了一聲:“各位,起身走了啊!”

“啊?能不能留宿啊?”

“對啊,對啊,我們還冇玩儘興呢?”

“這麼晚地鐵都冇了,現在又是週末,天亮再走吧?”

等到其他部門的人都走了,同部門的幾個人還趴在沙發上一動不動,使勁渾身解數勸著他留下。黎念站在一旁見他無動於衷。

“就你們話多,你看人家黎念有說一句話嗎?”顧楓放下手機不客氣地在每個人頭上都敲了一下,“是宿舍舒服還是硬凳板舒服,而且我是部長,要保證你們的身心健康安全,在這熬夜是怎麼回事?就算你們要待在這,我這老身骨也受不了。”

眾人雖哀聲怨道,但還是推搡著一起走出去。

原本打算給他們打車的顧楓看了眼身後。

雖然與回家的路不是一條,但他還是打算讓他們坐自己的車回去。其他人得知決定後震驚了一會兒便又在車上嬉笑打鬨,對著顧楓調侃,唯有黎念最後上車之後就安靜地坐在後座。

她已經習慣了這樣被忽視的日子,如果今天不是那人和部門提了一嘴,自己可能除部門工作之外一句話都不會說,就算是部門工作,除非是特彆緊急需要解決的問題,她也不會主動去詢問他們。

所以對於這樣的現象,黎念也能理解。

因為她就是這樣的一個內向敏感又自卑的人,害怕主動聊天帶來的還會是沉默與打斷,所以喪失了和彆人聊天的勇氣。有時候,她會抱怨為什麼不能有人來理解理解自己,就算是一句簡單的迴應也好,但最後也隻能是抱怨自己為什麼會是這樣的懦弱。

究其本質,彆人又有什麼理由要來照顧她的情緒呢。

黎念出神地看向窗外。

半小時後,G大門口。

幾人腳步懸浮的踩著地板出來,黎念跟著那個籃球隊女生後麵走了幾步才發現自己的東西落到下了。

但看著距離幾米笑作一團的“同事”,原本打算和他們打個招呼的黎念抿了嘴唇沉默轉身。

可等她轉過身來時,顧楓已經開車走了,留下個越來越遠的車屁股。

和平常一樣,此時的黎念有些無措,屏息感受著車尾的熱氣。她不敢和顧楓直接聯絡,就算是微信也有種莫名的尷尬感。

就在她焦躁不安時,餘光瞥見校門右邊的人才公寓樓下的一間小賣店冒出了金光。

黎念揉了揉眼,確定自己冇有看錯——在旁邊的當鋪都已經關門大吉晚睡了時,一間夾在兩家快遞驛站中間的高瘦小賣店還亮著燈。

不過最讓她感到疑惑的是……

這裡什麼時候多出了一間店鋪?

倒也是她不常出來,對於突然冒出的店鋪也就覺得應該是不久前開的罷了,於是她隻是遲疑了一下,便由著焦躁帶來的膽子走了過去。

等到了跟前,黎念才發現這家店鋪的門過於寬大了,和她在校門口看到的視覺效果全然不同。

半拱形的木門鑲嵌在紅磚牆上,中間鏤空部分被透明的彩色玻璃占據,剛剛的金光被七彩光替代,最引人注目的是門梁上的鸚鵡形狀的石膏雕塑。這場麵和她在小說裡看到的神秘門一樣,令她乍舌。

帶著抑製不住的心跳,黎唸的手顫巍巍地叩了叩門。

木門發出沉重敲擊聲的一刻,走道忽然刮過一陣冷風,快遞站外麵的塑料套被吹得飛揚,也讓人渾身起了雞皮疙瘩。同時,裡麵傳來的一聲尖銳奇怪聲惹來路過一位女生的奇怪眼色。

隨即,大門自動打開了,站在門前的黎念卻愣住了。

原來隻是一家書店啊。

望著和其他書店彆無差彆的裝修,黎念想。

“歡迎光臨,歡迎光臨——”

黎念尋聲望去,心下瞭然。

不遠處,一直鸚鵡站在轉角樓梯的扶手上,它的頭左一搖右一擺的,兩隻看起來豆大點的眼神冒著傻氣。

剛剛那奇怪聲就是它發出來的吧!

黎念瞧著那模樣笑了笑,突覺有趣,便大著膽子朝它走了過去。

可等黎念就要靠近它時,它的身體突然僵直起來,尖尖的嘴巴張開:“你好,你好——”

“……你好。”黎念下意識迴應了聲,然後瞳孔微微放大,滿眼是來了興致,彎了腰對它說:“你還會說彆的嗎?”

“歡迎光臨,歡迎光臨——”

好吧,看來這隻鸚鵡隻會說這兩句。

她興致缺缺的轉身,才發現書店又來了一人。

那人身穿一身黑色運動服套裝,頭頂還戴了一頂黑色的棒球帽,身高腿長的大步闊進來。外麵不知何時下了雨,雨水順著帽簷滑落到地上。等他收拾好終於捨得抬眼時,黎念發現這雙眼睛有點眼熟。

不過那人隻是掃了一眼自己,又轉移視線看向背後那隻眼睛傻直傻直的鸚鵡。

黎念:“……”

原來那隻鸚鵡是在招呼客人啊。

平時這種被人盯了一眼的感覺就讓黎念不自在,更不用說這個……姑且把他叫作“黑男”吧。這個“黑男”的眼神犀利,如果她的語文水平冇退化的話,這樣的眼神在小說裡應該被稱之為“蔑視”?(事後黎念想起來,那應該叫“審視”)

好在“黑男”真的隻是來避雨,觀察了四周後便靠在了玄關處的牆壁上。

黎念鬆了一口氣,不過氣呼一半,旁邊突然響起一道蒼老的聲音:“小姑娘,想買書嗎?”

她抬頭望過去,發現是一位穿著彩色中式長袍的老奶奶站在中心的旋轉樓梯上,頭上花白的頭髮被綁成牛角辮伴隨著下樓的動作晃動。

“我,我進來看看。”黎念頓時覺得周圍氣氛親切,語氣都變得輕快起來。

老婆婆的聲音和藹:“那你隨便看看,來這都是有緣人,你慢慢挑,會有適合自己的。”

黎念:“好的,謝謝婆婆。”

原本隻是好奇心作祟進來隨便看看的黎念見著步履蹣跚的老奶奶心生柔軟,這令她想起老家那位經常來自己家收廢品的鄰居婆婆,雖然有兒女每月定時彙款,卻還是每天都會詢問附近有小孩的村民家有冇有廢品。

想到之前看到的書店不好營生的新聞,黎念決定還是買一本書吧。

她巡視了這個精裝修的書店一圈,發現這裡有很多市麵上冇見過的書,而且都有個共同點,就是名字很直白,比如什麼《方圓臉變美手冊》、

《100天從300分到600分的高考手冊》、

《成為優秀原畫師手冊》……

但是每一本的書脊都冇有標註出版社及作者,而且書皮封麵的下半麵都是黑色的。在看到《捕獲後媽手冊》時更是滿頭問號。

就在她百分白肯定老奶奶是被商家騙了的時候,她發現了一本書皮封麵全白的書,最主要的是它的書名足夠吸引自己。

黎念輕輕地將書拿起的瞬間,感到全身有熱流通過。她不自覺地翻開一頁讀了起來:“你是自卑敏感的i人嗎?想不想變成開朗大方的E人,想就打開看看吧……

這種類似的話她不隻一次見到聽到過,從上學期開始,她就一直在找這句話的解決辦法,但是網上的那些帖子,有一半和自己情況不符,有一半是在熬雞湯。

所以她對於這樣的話題已經不抱有希望了,隻有偶爾焦慮時會去品嚐。

不過,另她意外的是。

她翻了幾頁。

這本書裡描寫的情況幾乎和自己一模一樣,就像是……就像是另一個自己。

在她拿去準備結賬時,老婆婆笑著問她:“為什麼不挑旁邊那本呢?”

黎念怔了一下,“婆婆?”

她手裡拿的這本書的書名叫《I人女大變E手冊》,而婆婆指的旁邊那本的書名是《I人女大做自己指南》。

老奶奶:“旁邊那本不喜歡嗎?”

黎念脫口而出:“那本不適合我。”

老奶奶:“你冇打開看,怎麼知道不適合呢?”

“而且你為什麼會覺得你手上的這本就適合你呢?”

老奶奶的語氣慢慢的,很有耐心。

黎念沉默著看著手裡的這本書。

在決定買手裡這本書前,她確實有注意到旁邊那本書。

但比起跟著書中做對外沉默的自己,她內心深處更嚮往的是被關注,而沉默必然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迴應。隻有成為周圍那些敢於展現自己,隨時隨地都能和人交往的E人,她才能擁有主動權,敢於與人溝通交流,獲得理解與關心,纔會被人喜歡。

於是她說:“因為我不想再這樣了。”

“現在不好嗎?”

“不好,所以我想改變。”

老奶奶摸了摸不知道什麼時候爬到收銀台的傻鸚鵡,將過了機的書本用黑色塑料袋包起來遞給黎念。

黎念掃碼支付,“謝謝婆婆。”

待她走到門口時,老奶奶在背後突然說了一句:“有時候改變未必是自己真正想要的。”

黎念腳步一頓,剛轉身卻撞上了一個硬邦邦的身體,那人的比自己高了一個肩膀,剛好堵住了她的所有視線。

她抬頭看去,卻發現是剛剛那個“黑男”。

他將帽子拉低了些,黎念冇有看清那人的長相,卻發現了男生嘴角處有一道淺淺的疤。

等黎念走到校門口時才反應過來顧楓的舍友也有那樣一道疤。

這時,一直在手裡的手機在黑暗的街道亮起刺眼的光,但冇有鈴聲也冇有震動。

看到是部門那個愛笑的女生的電話,黎念趕忙接了。

“黎念,你去哪了?”

“我,我去學校門口的書店買了一本書。”

“什麼書店大半夜還開門啊,你知不知道下車之後我們冇見著你很擔心。”

“對,對不起,我忘記和你們說了。”

黎念連忙道歉,看著前方無人的校道,有一隻黑貓經過。

她突然問了一句:“你們……還在門口嗎?”

那邊好像在整理什麼東西,掛機了一會兒,再次接聽時語氣聽著有些心不在焉,“我們見你一直冇接電話就先反饋給輔導員了,你趕緊回宿舍吧,到了就在群裡發條訊息,記得回輔導員。“

“好,拜……”

冇等最後一個拜說完,電話就被對方掛了。

-的原因——可是現在她能清晰的感受到所有的一切。所以這不是夢——她靜靜看著躺在床上敞開的書,試著在心裡默唸了一句什麼,但電子音好像冇聽到。——所以這是真實的。腦中的電子音茲拉了一下,自顧自的像念稿一樣解釋著。【修煉E人係統連接現實,將會在未來的隨即時機時給你不同選項,其中一項偏像真正E人的選擇,綁定係統後隻有選擇該選項現實纔會正常運行,否則會導致玩家進入待機空間,等玩家在空間完成任務後纔會重新回到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