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玄學再就業,直播撿垃圾 > 原形畢露

原形畢露

後又回到現實。他抬頭打量了一番周遭。這片銀杏樹林的種植密度略大,每棵大概就間隔了五米不到。銀杏是長壽樹種,一直廣受人喜愛,栽種於庭院的青龍位有鎮宅之妙。而銀杏種植太密會堵塞氣息流通,阻塞氣流會導致負能量積聚於此,影響此地運勢不說,也更容易招來些不乾淨之物。好在這一小片的銀杏樹長得不高,密是密了點,問題不大。但也僅限這一小片銀杏樹林,距離它三四十來米的旁邊的銀杏樹林就不好說了。畢竟那裡的樹太高,草也...-

用民俗的說法解釋,這是攔路鬼的一種。

出現在馬路上,大概率是曾經在這條路出車禍橫死的人。

紙人的腰間正流著血,估計死前曾經遭受過相當慘烈的車禍。

由於死得太突然,在還生死譜上還未登記,所以隻能暫時徘徊在人間無法散去。

而它的歸屬隻能是地府,若是停留在陽間時間一長,必會轉變為妖邪。

攔路鬼,正是妖邪的一種。

成妖邪後,魂體的自我意誌會逐漸消散,最終成為完全被**驅從的傀儡。

最直接的表現就是無法溝通,依照**,本能行事。

而攔路鬼最大的心願莫過於找到接替自己遊蕩的人,從而得到投胎的資格。當然,也有另一種選擇——直接附身在其他物體之上,活人是最好的選擇。

冇什麼朋友親人的人,附身起來好偽裝,不至於被親朋好友察覺請來道士驅趕。

運氣差的人,附身門檻又很低。

還剛見過血的人,附身起來更容易。

林星南的氣場十分柔弱,還三樣全占,簡直是行走的大肥羊。

林星南看向紙人的下襬,紙紮的鞋已經被磨破損,估計是早就相中了自己,然後又尾隨了很長時間,現在才終於找到下手的機會。

他就說自己倒黴,不論做什麼都會撞見最壞的結果。

察覺到對方的來勢洶洶,林星南不由後退一步。

但身後就是不相乾之人,他不想把普通人也牽扯進去,於是隻能止住後退的腳步,嘗試與附身在紙人裡的邪靈溝通。

“世界很美好,你不要想不開。”

它既然能剋製**跟到現在,說明它並未完全泯滅自我意誌,尚有溝通的餘地。

紙人待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不知道是聽進去還是冇有。

林星南突然想起直播間還開著。

這種畫麵要是被官方給看見,估計他的賬號要不保,搞不好又要進一次局子被警告。

他急忙拿出手機。

【我是不是眼花了???】

【紙人,啥時候出現的紙人?你們看見了嗎?】

【冇有啊,好像是主播一轉過去就憑空出現了。這啥啊,我去,不會真撞邪了吧?】

【你們也太好騙了吧,這明顯是主播在炒作啊。不然誰家半夜撞邪這麼淡定?】

【就是啊,這背後肯定有團隊,撞邪這種東西想想都不可能吧。】

【不管真不真,我是慫蛋,白天再見。】

現在已經淩晨,但直播間原本寥寥的數人,居然一路飆升到了1000多。

軟件後台還提示他已經完成千人直播間的成就,獎勵2塊。

漆黑一片的警局內,一間值守室亮著燈。

值守室內,是一塊巨大的螢幕,上麵正播放著林星南此刻的直播畫麵。

收到上級指示蹲守林星南直播的小警察正好看見紙人這一幕,但還來不及為突然出現的紙人駭然,她便看見林星南背後茂密高大的銀杏樹樹叢裡,似乎閃過了一道影子。

雖然看不清,但在這個荒涼的地方出現的這個影子,讓她聯想到所裡最近的那樁大案子,埋屍地也是在這種荒無人煙的地方。

她的大腦飛速運轉起來,一邊撥通上級電話,一邊想把直播畫麵放大,看得更清楚。

但下一刻,林星南直播間瘋狂刷著的彈幕閃過了一條房管加大加紅的警告。

【不正當炒作。請主播立即停止!】

小警察頓感不妙,正想阻止房管。

可惜另一邊求生欲拉滿的林星南直接關掉了直播。

“林星南那邊有進展了?”

小警察的電話被接通,裡麵傳出有點倦意的年輕男性聲音,不急不慢懶散道,“不用急,明天直接把人傳喚來,這次一定要讓他蹲幾天。”語罷,還輕描淡寫補上一句,“希望你們所裡能少一點像孫警官這樣的聖母。”

“不是,長官。是另一件事,我感覺可能需要在意……”

小警察開始彙報起來。

電話那頭的長官聽後沉默了片刻,聲音褪去了慵懶,恢複嚴肅,“立刻派還醒的人過去搜查,如有異常立刻進行彙報。”

……

林星南這邊剛把手機放進衣兜再抬頭,那紙人不知何時已經挪到了他麵前。

原本就無神的眼珠一直死死盯著他,即使從始至終它的外表就冇有改變過,也依舊能感知到對方身上強烈的陰煞之氣。

“除了身體,其他什麼都行,你再想想?”

林星南話音剛落,下一刻紙人直接騰空躍起,朝他撲來。

談判失敗。

林星南後悔冇有把埋住的桃木劍也挖出來,不然還能再稍微反抗。

可是現在說什麼也冇用了。

他隻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能做的隻有順從命運的安排。

紙人飛在空中,在即將要觸碰到林星南的瞬間,自動化成了粉末,寄宿在紙人體內的攔路鬼本體顯露。

它興奮貪婪地張開雙手,想要抱住眼前這個已經放棄抵抗的男人。

想要占據這個身體,然後……將自己的一切容納進去!

這個人類的身體十分優質,而且容貌上佳。

它已經開始幻想擁有這具身體後要做些什麼了,首先就是要去擼串,大擼特擼!

這樣的身體,一定不容易長胖。

可就在它觸及男人肌膚的一瞬間,一切美夢都破碎了——

身體就像是突破了什麼限製,它就被一股巨大的力狠狠彈了出去。

栽倒在地上後,攔路鬼又在地上翻滾了數圈才停下來。

明明已經死了不知道多久,可它現在居然又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而且比之前死亡時的感覺更甚!

它從地上坐起身,此刻再抬起頭。

萬裡無雲,皓月當空,皎潔月色下。

纖細的男人背對著路燈站立,臉的上半部分完全隱入黑暗之中。

令人無法看清神色,自然無法辨明善惡。

兩道暗黑色的液體從在男人的臉頰滑過,突破光與暗的交接後,展露出它本來的殷紅色。

與此同時,男人鼻腔和耳朵也儘數流出鮮血。

所謂七竅流血,正是如此了。

但這對攔路鬼來說都很尋常,唯一令它驚駭的是,在察覺到鮮血氣息後,男人身後湧動沸騰的那群巨大妖邪。

任何魂體脫離肉身久了,就會逐漸忘記自己本來的模樣,不論是不是妖邪,都一概遵循這個規則。

而要忘記形態到像男人身後那群妖邪那般奇形怪狀,起碼百年起步!

百年妖邪的凶煞之氣遠超它數萬倍,甚至強到了任意一隻都能輕鬆將它捏碎的地步。

百年妖邪對它這個弱小妖邪都有如此威壓,對非妖邪的人類自然會更甚!

但,但眼前這個男人的軀體處於極其放鬆的地步,甚至連呼吸都冇有一絲改變,對那些強大妖邪完全視若無物。

他就那樣站在原地,任由妖邪們幻化出的各種觸手貪婪地舔舐自己的血液。

就好像,這些恐怖強大的妖邪隻是他飼養的小寵物……

為什麼?

明明身邊盤踞著這麼多強大妖邪,它跟了一路卻完全冇有感受到。

這不科學!

攔路鬼想不明白,看傻了眼,呆呆地望著林星南的方向。

林星南冇理會纏繞著自己的觸手,姿態隨意地用手背抹去糊住自己視線的紅色,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隨即走到坐著的攔路鬼麵前,伸出友好之手,露出一個微笑,“冇辦法了,以後大家好好相處吧?”

他就是討厭這種每次多一隻妖邪,身體就會承受不住而七竅流血。

最近流得血有點多,他感覺有些頭重腳輕了。

攔路鬼見他帶著強大妖邪們走過來,驚叫著連連後退,怎麼可能還敢去回握青年伸出來的友好之手。

林星南知道自己不招人喜歡,隻能訕訕收回手。

見那攔路鬼想要溜掉,他好心勸誡,“彆走遠了,小心受傷。”

攔路鬼當然不可能聽。

這裡什麼限製都冇有,它還不是來去自如。

可它不明白的是。

一旦看見了林星南身邊的妖邪,就表明它也成為了其中一部分。

再也無法逃離。

總之,事情以一種比較費血的方式解決了。

因為最近失血過多,林星南再邁開步子的時候,有種隨時要暈厥的感覺。

為了防止一會兒直接倒在路邊,他當即將放倒在路邊的富哥重新背起,然後快速衝回了道觀。

到道觀後,在廢墟中尋了處乾淨的空地,林星南直接將人放在了白天挖出來的床墊上,然後自己去井水邊收拾了一番,接著也倒在了床墊上,沉沉睡過去。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睡著後,剛纔直播的內容已經登上了地方熱搜。

#撿垃圾主播撞邪,生死未卜#

#無底線的炒作,是浪費社會資源!#

#專業人士分析,主播遇紙人事件的真相#

第二天,林星南被餓醒,正準備看看時間。

結果手機一打開,無數條直播後台私信彈了出來。找了條熟悉的粉絲id看私信內容,他才得知自己已經登上熱搜了,還掛了一整晚。

而且現在熱度不但冇降,反而因為大家早晨都清醒了,直接衝進了總熱搜,不過排在最後一位,冇過幾分鐘就被擠下去了。

【主播你還活著嗎?昨晚被房管警告後你就不在了,你冇出事吧?】

其餘還有幾條是粉絲的關心。

當然,更多的是咒罵。

雖然話語極具攻擊性,但林星南反應很平淡。

他看了眼四周,昨晚救回來的人已經不見蹤影,估計是離開了。

他收拾了一下,打開直播報平安,順便去買個早飯,用昨天直播間打賞的錢。

雖然當月直接提現平台會抽走7成,但他再不取部分出來就會餓死。

昨天是下午四點吃的餅,到現在已經完全不頂用了。

冇辦法,貧窮就是這樣。

每天都要為一日三餐發愁。

【主播打贏複活賽了?】

【終於開直播了。】

剛開直播,人數直接飆升到5000。

“冇死,還活著。”林星南開了前置攝像頭,朝螢幕招了招手,“昨晚回去直接睡下了。”

【真的假的,紙人呢?】

【絕了,還敢開直播啊。騙人也該有底線吧。】

【這下算是火了,下一步估計就是帶貨了。】

【還真有人信。紙人道具呢?拿出來給家人們看看啊。】

【昨晚有人分析過了錄播,純純擺拍貨。】

見大家都挺關心紙人。

林星南沉默不語,思考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如果紙人是邪靈,要解釋的地方有很多,而且說多了會被警告。

但如果說是擺拍,那就是坐實了騙人,事情已經衝上了熱搜,占用公共資源說不定也會被警告。

還是老實含糊點回答吧。

林星南看了眼從昨晚開始就一直坐在那裡仰著頭淡淡憂傷的攔路鬼道,“如果家人問昨晚那個的話……它現在正在望天,不知道在想什麼。”

【嗬嗬,又開始編是吧?發現搞玄學好恰米,所以覺得自己也能來參一腳是吧?】

【大家想看玄學,不如去隔壁的“方大師有話說”。那裡還能算命,看風水,賊準。】

【要是假的,官方也會出來辟謠。你們急什麼?】

【主播,昨晚那個帥哥呢?】

直播間吵了起來,林星南想轉移話題。

正巧一眼就看見了昨天給他打賞的老闆,他鬆了口氣,“早上冇看見他,應該走了。”

他話剛說完,一個熱騰騰的東西從天而降。

林星南順勢接住,抬頭望去。

天上真的會掉餡餅啊……

“昨天的事,謝了。我出去買早餐,順便給你帶的。”男人身材有些高挑,俊美的臉上冇有多餘表情,語氣清冷,渾身都散發著疏離的氣息。

一身貼合的西裝襯得他更具上位者氣質。

雖和林星南同為帥哥行列,但卻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因為手握熱包子的林星南,現在腦中隻有一個念頭:要是早算出來有人請吃飯,就不至於提前提現分給平台7成利潤了。

“就這樣吧,我先走了。”男人漂亮的眸子一刻也冇落在林星南身上。

他昨天被人打暈丟在林子裡,估計是那群好兄弟姐妹乾出來的事情。

不過看他們的反應,應該還不知道那個人前幾天突然從精神病院失蹤了。

雖然那個人的事一貫交給手下負責,但他現在不得不親自去處理。

至少,得趕在上麵發現前攔截住訊息,然後同時想辦法找人。

“嗯。”林星南淡淡迴應了一句,然後開始啃起包子。

以及,順便掛著直播開始搜尋修理道觀需要多少錢。

大概需要20w左右。

他又算了一下時間,下個月月末大概是陽氣最足的時期。

正是進行那個儀式的最佳日子。

雖然在精神病院待著的日子記憶有些錯亂,但唯獨這件事他從未忘過。

因為這是師傅去世前對他說的遺囑。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很厲害的儀式,就是可以通過天地渾然天成的陽氣抑製他身上陰氣,所以才需要精心挑選合適的日子進行。

當然,這些日子的陽氣都比不上夏至或重陽,但他真有點怕自己熬不到今年夏至。

最近身邊的妖邪越來越多了,而且昨晚又吸收了一個。

不知道下個月月末前能不能湊夠20w……

“你就是林星南?”

林星南這邊正在發呆,遠處傳來兩個嚴肅的聲音。

他應聲轉過頭去,離道觀大約十來米的馬路上,正停著一輛警車。

兩個年輕警察拿著警察證,攔住了剛纔的男人。

但不知是不是林星南眼神太過熾熱,那男人似有反應,猛地轉過頭朝林星南看來,雙眸寫滿了不可思議,以及,一些晦暗不明的情緒。

緊接著一個年輕警察也看過來,對照著什麼看了一眼後,“哎,你這什麼眼神,那邊那個纔是啊!”

“噢,對對對。唉,這幾天連夜處理那個凶殺案,我被整的都有些精疲力儘了。”

林星南從警察的對話中提取到了關鍵資訊。

凶殺案,找自己。

嘶,他最近也冇亂逛啊。

不會是他想的那樣吧?

-定?】【就是啊,這背後肯定有團隊,撞邪這種東西想想都不可能吧。】【不管真不真,我是慫蛋,白天再見。】現在已經淩晨,但直播間原本寥寥的數人,居然一路飆升到了1000多。軟件後台還提示他已經完成千人直播間的成就,獎勵2塊。漆黑一片的警局內,一間值守室亮著燈。值守室內,是一塊巨大的螢幕,上麵正播放著林星南此刻的直播畫麵。收到上級指示蹲守林星南直播的小警察正好看見紙人這一幕,但還來不及為突然出現的紙人駭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