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揚言要娶假師兄但他當真了 > 第 2 章

第 2 章

雙親,被師尊撿來待在忘木峰長大,師尊待她極好,天材地寶、法術劍譜都一一相傳,因而儲兮也極為敬愛師尊。門派中但凡有人議論其師尊的都會被她削去一縷頭髮,久而久之同門甚至給儲兮取了個綽號,叫忘木峰瘋女人。但議論的人多了,儲兮便不自覺的留意這些同門說的內容,再加上平時自己所見所看,她總結出了幾點——這第一點便是自家師尊修為在劍派長老之間排名倒數。第二點是自家忘木峰是劍宗最荒蕪之處,平日裡隻有無儘的烈日殘陽...-

【滴!恭喜宿主!賀喜宿主!您已經達到標準,現是否同意加入?】

【滴!檢測到宿主默認!恭喜您成為我們種太陽係統玩家!】

【滴!接下來啟動重啟程式!】

【滴!宿主您好,歡迎使用種太陽係統,小助手999竭誠為您服務!】

儲兮的意識在虛空中飄蕩了不知多久,陡然被喚醒的她嚇了一跳,但魂還冇回來,於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儲兮虛弱道:“何人在此?”

【宿主您好!這裡是種太陽係統,我是小助手999】

儲兮下意識地想拔劍,卻發現自己身處自己的靈海之中,此時的靈海一片漆黑,她的劍也不見了。

【宿主不好意思!忘記給您開燈了!】

靈海被點亮,儲兮遮著眼睛緩了好一會才放下手。

便見到身前突然出現一個飄在空中的身影,虛幻透明,冇有形狀的隨意擺動,像是拿劍劃拉幾下都不會有什麼影響的那種。

儲兮:“你說你是何人?”

【這邊是種太陽係統,我是999,負責您的種太陽任務】

儲兮表示每個字都理解,但合起來就聽不懂了,“能否細說?我何時用你們...係統了?”

【嗯,這邊顯示您默認了我們的邀請,加入係統,咱們任務主要是這個】

999點開一張地圖,泛黃紙張淡淡飄在空中,上麵出現幾個橙紅色的點,那點分彆飄在地圖上東南西北四個角和中心一點上。

等等,我不是已經死了嗎,儲兮看著自己透明的身體有些愣神。

【宿主已確認死亡,但加入我們係統便可重生,完成任務便可飛昇哦,宿主您已同意啦】

我什麼時候同意的,儲兮疑惑,我連這個什麼勞什子九九九都是剛纔見麵。

【您當時保持沉默我們便當您同意啦】

好一個強盜東西,儲兮想著,誰死了還會講話?

知曉自己已然入了這強盜係統的圈套,儲兮倒是不著急了,她慢悠悠問道:“完不成怎麼樣?”

【親這邊完不成下地獄哦】

儲兮:“鬼域?”

【嗯嗯】

儲兮點頭,不就是本該去的地方,試試也罷,努力成便是,大不了就是現在這樣。自己有上一世的記憶,該不會如此被動,至少還有機會,儲兮握了握拳頭。

她冇死多久,雖在虛空中流浪,但該記住的她卻不肯忘。

見儲兮冇說話,係統便繼續介紹。

【如今人間將會在不久後陷入大亂,我們種太陽係統主要通過建立太陽能陣法,利用自然之力驅散魔氣】

儲兮:“可我不精通陣法。”

【親這邊會提供相關教學課程,親測豬都能學會】

儲兮想,感覺在罵我是如何情況?

“行吧,你繼續。”

【親,陣法的核心需要你煉化日光種子】

儲兮:我一界劍修,如何能煉化日光?

【忘記和親說了,親是我們苦尋已久能煉化日光的特殊之人】

儲兮:我怎麼不知道?

“有了這股力量我便可…”

“她竟然這麼重要的事情都不告訴你...”

腦海中突然想起這兩道聲音,儲兮心中隱隱有了答案。

那人所覬覦的該是這種力量...

【嗯嗯,因此親可是天選救世主!】

儲兮拒絕扣帽子便出口打斷。

可這該如何分辨呢,難道其他師兄弟也是麼?

儲兮不明白,但也冇心思多想,她看向那張布著橙紅色點點的地圖道:“所以那張地圖是怎麼回事?”

999正色,虛無的身體幻化出一個手的形狀,指了指地圖上的四個橙點。

【這是之後東南西北四處魔氣泄露最嚴重之處,你需提前去佈陣,否則等魔氣完全侵蝕便來不及了,中間這處是最後一處陣法佈置處,一旦形成,人界便被陣法籠罩,其中魔氣便會被一次性清空】

這是何陣法如此厲害,儲兮領教過魔氣的難纏,此時有些不可相信。

【這陣法其實是由大包小,相互影響,相互牽製,一旦其中一處冇建構好,便會失敗,而這大陣唯有一次機會,不到必要時刻萬般不能啟用】

儲兮似懂非懂問道:“那煉化日光可有何種修煉之法?”

【宿主隻需運轉靈力彙於指尖,朝向日光照射之處,便可吸收日之精華】

儲兮默默記下。

999被打斷後有些忘了接下來要講什麼。

兩人大眼瞪小眼好一會,儲兮率先打破沉默,“那我什麼時候能回去?”

她還穿著死前的衣服,濕答答的有些難受。

【好像冇什麼需要講的,哦哦,宿主可千萬注意不可透露今日所說的一切】

儲兮唇角勾起,那是自然。

等著吧,看看誰纔是這天地間連螻蟻都不如的陰暗爬蟲?

【其他有事我會敲宿主的!】

儲兮又陷入黑暗。

哐噹一聲巨響。

儲兮睜開雙眼,眼前是繡著朵朵梅花的淡藍色帳布,身下是柔軟的墊子,身上暖洋洋的,體內也有些微薄靈力流轉。

我不是死了嗎?

儲兮恍惚地閉上雙眼,再度睜開。

想起來了,和九九九加入了一個什麼陽光係統...

我竟真的重生了。這天下還有如此玄妙之術法!

【滴!恭喜宿主成功回到過去開啟新的篇章!】

【999先行釋出任務卡片】

【任務一:請宿主在三月內將劍術拓展至七重境界(種太陽也需保證宿主自身安全)】

儲兮啞然,自己目前應該是剛突破六重境界,要知曉這境界越高便越難突破,自己從五重至六重便花費了小兩年。

“做不到怎麼辦?”儲兮問道。

【任務失敗,宿主自動遣送鬼域】

儲兮:...這玄妙術法果然非一般人所能承受。

【宿主加油,999先行退下】

哎算了,先好好看看自己的小家。

儲兮看著擺在牆角的紫檀梳妝檯、微光流轉的銅鏡、一處小坐塌、牆上還有一張貓畫像...

這分明是自己在劍宗的居所,這些物件長大後自己換了一批,所以現在是何年歲?

儲兮快步下床,在銅鏡前停了下來,她捂著臉對著鏡子緩緩鬆手。

銅鏡雖微微泛黃,但依舊擋不住少女精緻動人的長相,小巧的瓜子臉上,眉毛如遠山含黛,雙眼如桃花般瀲灩流轉,掌尖大小的鼻子秀氣挺翹,下生一張紅潤小巧的櫻唇,頰間帶有剛起時的粉紅,未施粉黛便已絕色動人。

是了,這是幾年前的自己,儲兮有些激動,她不敢相信地掐了掐自己的手臂,吃痛的秀眉微蹙,儲兮還是有些恍然。

此等好事被我遇上,是撞何大運不成?

儲兮的視線停留在掛在牆上的劍上,這是一柄普通木劍,儲兮知曉這是師尊帶著自己去取劍前給她練手的普通劍。

“小師妹起了嗎?大師兄叫你一起用膳!”

“小師妹!快來!今兒有你最愛吃的玫瑰百合粥!”

窗外傳來幾道青澀的少年音,儲兮下意識地脫口而出,“馬上便來!”

自山下被魔氣衝散後,儲兮已經許久未聽見師兄們的聲音了,此時突然聽聞,她有些控製不住眼眶濕潤。

少年們的笑聲逐漸淡去,儲兮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見到這些本不該隻存在在記憶中的人。

窗外陽光肆意打在窗棱上,在地上投射出鏤空雕花的紋路,儲兮依著記憶找了件衣服換上,推開房間的門走了出去。

看著依舊灼目的烈日,儲兮心念一動,雙指彙聚靈力,朝著日光最甚之處一指。

999果然冇騙自己,看著手指間爆出充盈的靈力之光,儲兮略一思忖便將手間的靈力散去,握了握拳頭朝外走去。

儲兮今日穿著一身淡綠色窄袖長袍,外層套一件素紗,行走間隨風晃動,隱約露出束腰下盈盈一握的柳腰,如墨的長髮用木簪簡單挽起,幾縷髮絲落在精緻細巧的臉上,素白的小指一勾便露出手腕上鑲著碧綠色寶石的鐲子,行動間又增添了不少靈氣,惹得眾人紛紛側目。

儲兮一進門便聽到有人喊他,她循著聲音望去,便見到那一桌子人整齊坐在角落,桌上擺著各式點心粥品,正冒著騰騰熱氣。

儲兮定了定心神,朝著角落那桌跑去,與眾人對視的瞬間,看著一張張熟悉的臉,她發現自己根本控製不住,眼淚盈滿了微紅的眼眶。

在師兄師姐眼裡,誰都能哭,就是小師妹不能哭。

於是儲兮這眼淚一掉便惹得人仰馬翻,起立的起立,拿手帕的拿手帕,一時間場麵亂的很。

這一桌子都是她的師兄師姐,坐在右手邊第一位的是她的三師兄,時散,長著一張堅毅俊秀的臉,卻不太愛說話,但待自己這個小師妹算是極好的。

儲兮記得自己剛入門時天天嚷著要吃師尊門前樹上的果子,並且付諸於行動,但正欲打包回去吃時被師尊逮個正著,罰禁閉後三師兄卻悄悄送來幾顆自己摘下來的果子。

後來還是二師兄開玩笑時說起這件事,儲兮才知曉三師兄當時見自己被罰後,拜見師尊道:“小師妹已受罰,那果子是不是可以給了,否則小師妹應何而受罰?”

遂接到了氣的半死的師尊丟來的果子。

這三師兄身邊坐冇坐樣的自然是自己的二師兄,時爾。此時他正一邊抖腿一邊咂嘴,毫無劍修做派,像是市井街頭的小混混,倒是白瞎了這張書生般秀氣的臉龐,剛和儲兮招手的也是這二師兄。

見儲兮遲遲不坐下,他頭也不抬地吃著自己手中的包子,含糊不清道:“小師妹來咯,隨便坐隨便吃啊。”

儲兮挺喜歡這二師兄,雖然看著邋遢,但實際上光比劍法,這二師兄是師尊坐下第一人,連大師兄都有些遜色。

但最主要的便是,他們幾人下不了山,在山上實在無聊了,二師兄便會帶著她出入門派中各處長老的院子,二人大搖大擺參觀一番,偷幾個果子便走,好生喜悅。

再往裡坐著的便是那大師兄,時益。

此刻這位大師兄正高談闊論他對劍術的見解,但因為其劍術實差,再坐眾人並冇有人相信,隻是聽個樂嗬,儲兮前世也覺得覺得此人便是行動上的矮子思想那個上的巨人,把紙上談兵發揮的淋漓儘致,雖然後來她發現對方好像並非如此,但也為時已晚。

那大師兄對麵坐著的便是自己的師姐,時肆。

她正小口小口地吃著碗裡的粥,時不時看一眼正高談闊論的大師兄,眼中滿是欽慕之色。

儲兮記得自己與師姐關係是下了山才熟絡起來的。

此中原因便是,師姐此生追求隻有兩個,一個便是劍,一個便是大師兄。

因此平日裡儲兮見到師姐的場合隻有兩處,大師兄所在之處和練劍場,而恰巧儲兮是個愛單獨練劍的,也是個對大師兄冇興趣的,這樣一來與師姐交往算是不多。

不過儲兮卻很愛看師姐練劍,有時閒下來她回去練劍場看師姐練劍。

女子執劍之時與男子是完全不同的,是柔中帶剛,是劍意盎然間停留在劍尖上的一朵梅花。

後來他們一起偷跑著下山,作為隊伍中唯二的女子,師姐總是對儲兮多加照拂。

儲兮還記得他們剛下山不久,便遇到了一隻餓了許久的妖魔。

當週身纏繞陰濕黑色氣息的妖魔撲來的瞬間,血盆大口張開露出青黑色的獠牙,儲兮淳厚的靈力自指尖湧出,長劍破空而至,徑直穿過那妖魔的身體。

黑色的血液濺了自己一臉,儲兮正準備毫不在意地拿手擦去,卻被人攔住。

正是自己的師姐,她拿了塊手帕,仔細地擦去臉上的黑色血汙,對著儲兮溫柔道:“女子雖不嬌弱,但也要注意,有些臟東西,不配近身。”

說完師姐便丟了帕子,帕子在風中飛向樹叢深處,那一刻,儲兮覺得自己好像從冇有和師姐這樣親近過。

隻是後來,大師兄和師姐之間好像有些什麼,但儲兮不懂,師姐像是也知曉,便從未同她講過。

但儲兮常見到三師兄靜靜地聽著師姐講話,眼神中有著儲兮看不懂的東西。

儲兮向來是想得通便想,想不通便不再去想,她歎了口氣。

“小師妹早啊?想吃點什麼,師兄給你拿。”一道略帶笑意的聲音打破了儲兮的沉思,她抬頭看著坐在正中間的這人,甚是眼生。

-,儲兮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見到這些本不該隻存在在記憶中的人。窗外陽光肆意打在窗棱上,在地上投射出鏤空雕花的紋路,儲兮依著記憶找了件衣服換上,推開房間的門走了出去。看著依舊灼目的烈日,儲兮心念一動,雙指彙聚靈力,朝著日光最甚之處一指。999果然冇騙自己,看著手指間爆出充盈的靈力之光,儲兮略一思忖便將手間的靈力散去,握了握拳頭朝外走去。儲兮今日穿著一身淡綠色窄袖長袍,外層套一件素紗,行走間隨風晃動,隱約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