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遙不知歸途 > 江湖鐵三角-—道山

江湖鐵三角-—道山

迭的目睹今日的一切所發生的一切,而這一切皆拜你所賜。”淡淡幾語,千古罵名。柳長安怒吼:“不可能,你個騙子!騙子!若不是你,道山又怎麼滅門被屠,從始至終,你的話根本就一點都信不得!!是你親手殺了君無邪的!!”陸遙旭毫不在意笑道:“自以為是。”他轉身走了。墨綠色的衣裳上破敗襤褸,血跡斑斑,手上的佩劍還有未乾的血滴答滴答的流下來,冇入塵埃。不對,這哪還有塵埃,不過似人們口中的不毛之地罷了,生氣失散,死氣...-

[大汗淋漓夢一場]

“陸遙旭,你他媽怎麼不去死,死的人為什麼不是你!你去死啊!”聲聲刺耳,歇斯底裡,恨意滔天。柳長安的眼睛底下絲絲縷縷的紅色夾雜著永無止休的怒火,好似要把他千刀萬剮,生吞活剝都不解意。惡乃人本性。

陸遙旭笑出聲,滿是不屑,不屑他的怒火,他的恨意,有關他說的一切。自始至終都像他一個人的獨角戲,如笑話一般。

亂葬崗,死傷無數,屍體橫布,血流成河,無一處是乾淨的,血腥味大到要衝破天際,遍滿大地,臟的不堪。

所有人都喊打喊殺,寶劍摩擦在一起,碰撞的聲音一刻不停,天昏暗暗的壓著,窒息的痛一下一下撞擊著,要死不活。陸遙旭道:“你以為呢,偌大天地,我與你,生生世世,永不正立。你若信也好,不信也罷,我說君無邪是惡人便是惡人,你見他的肉身死了,說不定現在他還在哪逍遙,忙不迭的目睹今日的一切所發生的一切,而這一切皆拜你所賜。”

淡淡幾語,千古罵名。

柳長安怒吼:“不可能,你個騙子!騙子!若不是你,道山又怎麼滅門被屠,從始至終,你的話根本就一點都信不得!!是你親手殺了君無邪的!!”

陸遙旭毫不在意笑道:“自以為是。”

他轉身走了。墨綠色的衣裳上破敗襤褸,血跡斑斑,手上的佩劍還有未乾的血滴答滴答的流下來,冇入塵埃。不對,這哪還有塵埃,不過似人們口中的不毛之地罷了,生氣失散,死氣沉沉,不見荒草,黯然失色。

這時,陸遙旭的身旁走來一個人。黃金鐵三角如今隻有他們二人,也是他唯一的摯友,虞左。他一身黑衣上也佈滿了深到肉眼可見的紅血。他扯開一個不算笑的笑容,道:“我陪你,無論戰場,無論江湖,是我亦是你。”

釋然了。陸遙旭的笑意反而更甚,但再無言語,一滴淚水,足以表明一切。是你就一直是你,用不著改變。

∞∞∞∞∞

[江湖鐵三角--道山]

“彆!!不是!”陸遙旭猛的從床上醒來,被褥被他的大動作甩去了地上。他睜眼看著四周,照舊如常,還是睡下時的模樣。他驚恐的回憶那夢,似真不似假,如幻如夢。

柳長安,君無邪……君無邪是誰?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昭告,未來?

後背發涼,渾身僵硬,不行,真的是太真實了,真實到他不敢不信。

還不等他再多想,屋舍的門被推開,柳長安走了進來,他還是一身素白衣裳無誤,衣衫上冇有血,眼裡也冇含有恨意。他捧著一碗清粥,見陸遙旭醒了,內心很是欣喜,甚至眼眸都明亮了起來,道:“啊旭,你醒了?剛好我給你熬了粥,比較清淡,你對付一下,啊左回來我們就有得吃了。”

陸遙旭顧不得多想。不過是夢,他們江湖鐵三角怎會做到那般?!不可能!根本就不可能!他起身下床,把被褥扔了上去,套好衣裳後,道:“阿左什麼時候回來?你做的粥能吃?冇毒?”

柳長安道:“滾,彆吃了。”

陸遙旭貧嘴到:“彆啊,長安,開玩笑的,哈哈哈,你看,我都笑樂了,是不是很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

陸遙旭拉開凳子坐了下去。粥的溫度剛好,他小心的喝了一口粥。粥帶著絲絲得甜味,火大概是有些過了,被煮的略微稀爛。

柳長安期待道:“能吃吧?我其他確實是有些難以啟齒,但是煮粥還不至於拿不出手,童叟無欺。”

粥很快便見了底,陸遙旭哭笑不得道:“我又不是孩童了!不過確實是能下口了,啊,冇事,死便死了!”

柳長道:“閉嘴。”

柳長安的手藝那可謂是三天三夜都說不完的黑曆史。綠色的飯,黑色的土豆,藍色的雞腿,還有黃色的麪條!而且陸遙旭還都有幸品味過。還好,隻是兩眼一抹黑,暈了過去而已,並無性命之憂。但讓陸遙旭銘記刻骨還是不在話下的。

陸遙旭放下空碗。柳長安忽然笑了,然後略顯侷促道:“吃完了?啊旭,我想和你說件事啊,我想收留個人在我們山上,放心!她絕對不會亂跑得。”

陸遙旭有種不祥的預感,他耳朵忽的鳴了起來,他聽不見自己的聲音,道:“什麼人啊,叫什麼?”

柳長安急忙道:“若蕭,草右若,草肅的蕭。就是一階普通人,並無其他。”

不知為何,鬆了口氣。

陸遙旭無所謂道:“這有什麼?你自己的事自己做決定。聽話就行。”

柳長安道:“便是問問你。”

好巧不巧,這時虞左回來了。他的麵上依舊戴著半邊麵具,在踏入門內時才摘下。俊美的麵龐暴露無遺,身形修長姣好,怕是不少女子的夢中情人。

虞左走了過來,拉開柳長安一旁的凳子坐下,然後把今日賺的錢扔在了桌上。這些事一般是交於柳長安保管,他習慣的拿過錢數了一下。

“五百錢……”

陸遙旭眼睛一下亮了起來,提議道:“不如我們下山吧耍樂吧,日日看著這些花花草草,我都要成花花草草了!”

柳長安冇問題,他點頭。

虞左也緊隨其後點頭。

∞∞

陸遙旭在三人之中是最喜愛玩樂的,他的首選自是人來人往,熱鬨非凡的集市了。那裡吃喝玩樂樣樣俱全,無一不有,這在悶無一人的山上很是難得。住在山裡雖說是不得已之舉,但他的心還是嚮往人多聚眾之地,若是有人上山,免不了被他拉著一起閒聊,甚至是一個老頭兒也不放過,不過若是女子的話他還是會收斂一些,否則山下不得有傳言說道山有匪徒啊!色批啊!之類的詞語。

若不是天界那些無恥之輩想要他飛昇,步步緊逼,一日不得安寧,他又不願,才迫不得已上了山。他就是一清二白,乾啥啥不會的蠢蛋罷了!為何偏偏看中了他?這不是瞎眼是什麼?

集市乃煙火聖地。

陸遙旭手中拿著不少的小吃,譬如糖葫蘆,炸油丸,燒烤和椰汁之類的,一應俱全。而一旁的柳長安和虞左似他的護法般,一左一右,氣勢淩人,全身都發散著生人勿近的冷漠。

陸遙旭吃不下了,照常給了柳長安。虞左不喜吃這些吃食。這會兒是黃昏,並冇有似夜晚那般多人。畢竟夏日大家還是喜歡清涼一些。

“好!好。”掌聲雷動。

陸遙旭眼睛一瞧,遠遠便看見圍坐一群的人。他興致盎然的小跑過去,勉強的擠了進去,而柳長安和虞左早不知去哪了。在玩之中,他自然是無暇顧及。

原來是耍雜戲團的。一個表演噴火,一個頂盤子,一個胸口碎大石,還有一隻熊跳火圈。無趣無趣!!!這根本就常見的不得了,竟還有如此多的人前來觀看,陸遙旭十分不解。

胸口碎大石那一段。一位壯漢的胸口上壓著沉甸甸的石頭,看著便是窒息。忽然,在上邊的一人他手中的鐵錘重重錘擊下來,石頭瞬時碎了,人完好無損。又是喝彩聲四起,掌聲轟動一時。

這簡直是無趣,但為何就一直如此受追捧?搞不懂。許是個人之見吧。

大家紛紛投了銀錢做打賞,期間不乏豪爽之人一擲千金。

陸遙旭厭了,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他開始找尋柳長安和虞左。這兒圍聚的人在今日著實是多了些,他不得不得又走出幾步,還是冇看到人。他轉身想在周遭再看看,不想卻對上南兵一二將的臉!!!

陸遙旭猛的一驚。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都快老熟人了。請問他們是一定要這麼閒嗎?!!次次都是他們,再怎麼姣好的麵龐也會膩的好嗎?

陸遙旭自是要轉身走人,但南兵一二將還是認真的重複以往的步驟。一人一邊摁住陸遙旭,冇有一絲不耐煩的說了說過千百遍的話。“陸道長,飛昇乃是常人求之不得的事,我們願破例你直接入天庭。”

陸遙旭相反,他不耐道:“常人求之不得乾我何事?天庭?不稀罕不稀罕,不是我說,也不必非要抓著我不放吧!?我一冇才,二冇力,我就是一階廢人啊!”

他為了自曝,這等話都撥了出來。

南兵一將,天昭道:“道長,我們也是有要務在身的,不然你就從了帝君吧!”

這話……怎麼聽著怎麼怪怪的?

南兵二將,天聞道:“道長,你也說了前途昏暗,上了天庭,要何冇有,誰還敢說你是一階廢人?”

當麵說大是不敢,但腹誹的人難道會少嗎?!!簡直有辱一世英名。

陸遙旭道:“不去不去,你們也該厭煩了吧?!走開啊!彆纏著我了,走啊!走啊!”

陸遙旭雖說修為不得體,但蠻力還是奇大的。他猛的掙脫開兩人,非一般的跑走。

他不停的在心裡罵:今日真是出門不看黃曆,遇兩纏神!虞左在哪裡啊,啊左,長安你們在哪裡啊!!快!出!來!

說那時遲這時快。陸遙旭犀利的眼神看見了虞左和柳長安,他們似乎是在和誰說著什麼,但顧不得這麼多,他在人煙稠密的集市上不顧形象大喊:“啊左,長安救我。”

南兵一二將見陸遙旭搬救兵,乾脆一(bai)不(lan)做(zhou)二(ren)不(bu)休(gan)了。他們無奈回了天庭稟告帝君。心倒是很甘,畢竟強人所難的,是他們。

虞左和柳長安聽見陸遙旭的聲音幾乎同一個頻率轉頭,可一看,他身後根本就冇人,不覺疑惑。

陸遙旭氣喘籲籲的跑在他們前麵。一幅要氣斷絕得模樣,道:“那……神仙……又……又來……了……”

一句話,斷四處。

柳長安問:“天庭的人。”

陸遙旭無力點頭。並在內心咆哮:“為什麼苦命人是我啊!!!”

陸遙旭休息了許久,才發現她的身旁還有一位女子。那位女子嬌嬌麵容,紅唇白麪,冇有胭脂的修飾竟也如此的漂亮。他的腰桿一下便挺直了。

道貌岸然的咳了兩聲,道:“你們,在聊什麼啊?說來聽,聽聽?”

柳長安笑道:“若蕭,我和你說過的。啊旭,不許小孩子樣。”

陸遙旭無趣的移步到虞左身旁,悶悶不樂的“哦”了一聲,又快速變臉看向若蕭,道:“妹妹,你怎麼突然想來道山?上麵可不受,蚊蟲多是啊。”

若蕭用手帕掩麵笑笑,道:“這位公子說話倒是討喜,幽默多趣。我去道山是為了躲婚,我的家人將我買給了河神做妾,便是那作惡多端,手段殘忍,我若是嫁過去定少不了受欺負,何況還是一妾室!”

說到最後她眉眼傷感。

陸遙旭解惑了,頷首。

虞左拉過人,轉身道:“走了,回去。若蕭便住在長安的偏院,不必操心。”

陸遙旭再次頷首。

-們在哪裡啊!!快!出!來!說那時遲這時快。陸遙旭犀利的眼神看見了虞左和柳長安,他們似乎是在和誰說著什麼,但顧不得這麼多,他在人煙稠密的集市上不顧形象大喊:“啊左,長安救我。”南兵一二將見陸遙旭搬救兵,乾脆一(bai)不(lan)做(zhou)二(ren)不(bu)休(gan)了。他們無奈回了天庭稟告帝君。心倒是很甘,畢竟強人所難的,是他們。虞左和柳長安聽見陸遙旭的聲音幾乎同一個頻率轉頭,可一看,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