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野火 > 野火

野火

好奇為什麼我這麼晚不回家,還在大街上遊蕩嗎?”“不好奇。”周南綏看了看她,把視線移回了遠方,搖了搖頭,“為什麼?”沈漫離追問道,“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不想說的秘密。”他的聲音晦澀不明,在雨夜中直直地撞進了她的心裡那你呢,你的秘密是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是個孤兒嗎?所以桀驁不馴,放蕩不羈是你的保護色嗎?“那作為交換,我把我的秘密說給你聽。”沈漫離笑了笑,帶著嘲諷的語氣說:“我爸把我趕出了家門,章阿姨懷孕了,...-

“叮鈴鈴,叮鈴鈴……”鈴聲響起,

“走,去吃早餐了。”

“不去,我要休息一下。”

“你看昨天晚上更新的那一集嗎,真的好好看。”

“男女主的互動真的好甜哦。”

……

周圍同學們嘰嘰喳喳走出了教室,還有三三兩兩的人在教室。

沈漫離的目光在正在看書的周覓身上,她走了過去,對周覓說:“周覓,謝謝你借我校服,我把校服洗乾淨了在還給你。”

聽到她的聲音,周覓把手中的書放下,轉頭看向她:“校服送你了。”

“不行,我怎麼能白要你的校服,不如我明天把校服錢給你。”沈漫離連忙說,

“隨便你。”周覓說著繼續拿著她的漫畫書看了起來,

看來今天是必須要回去一趟,想到這裡,沈漫離便滿臉愁容。

在學校的一天很快就過去了,眨眼間,就到了放學的時候,沈漫離正在慢悠悠收拾東西,突然,一個陰影籠罩了她,她抬頭一看,是周南綏,

“快點,不然趕不上晚飯了。”周南綏催促她,

“哦哦,好的。”沈漫離加快收拾速度。

夕陽西下,兩人並肩走在校園柏油道路上,道路兩旁種滿了樹,夕陽的餘暉透過樹的縫隙照到熙熙攘攘,充滿歡聲笑語的學生,照到並肩行走的他們身上,美的像一幅畫卷。

“周南綏,我今天要回去一趟。”沈漫離猶豫了一下,還是告訴了他,想到昨天雨夜他認真的神色,說不想住了要提前告訴他,雖然她隻是回去一趟,不代表不住了,但還是告訴他比較好。

周南綏愣了一下說:“可以,要我送你回去嗎?”

想到家裡事事聽從章阿姨的父親以及強勢的章阿姨,沈漫離把口中拒絕的話冇有說出來,便笑著說:“好啊,你跟我一起過去,那你今天就充當一下免費勞動力吧!。”

“樂意至極。”周南綏眼神中充滿笑意。

到了星河灣小區,沈漫離抬頭看著星河灣,想到母親陪著父親在大城市打拚,吃了許多苦,等到父親功成名就之後,父親卻開始整日不回家,冷落母親,

在印象裡,母親一直是一臉憂愁的,最後在她上初三的時候憂思過度,直接重病纏身,不到一年便撒手人寰。母親去世不到一年,父親便領著一個懷著孕的女人,對她說:“這是你章阿姨,以後她就是你媽。”

那時的她對父親的做法非常氣憤,憤怒的大聲吼道:“她不是我媽,我隻有一個媽,”吼完之後,便走進房間,把房門啪的一聲響。

章阿姨全名叫章秋敏,她是沈憲文的初戀,沈憲文就是沈漫離的父親,當初章秋敏嫌沈憲文窮,又不想陪他吃苦奮鬥,在兩人大學畢業之後就分了手,後來在沈憲文生意做的紅火的時候,兩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勾搭在一起。

從那之後,沈漫離在家裡就像一個透明人一樣,章秋敏雖然很想趕她走,但她畢竟是沈憲文唯一的女兒,章秋敏也隻能把希望寄托在她懷的這一胎。

在章秋敏生下男孩後,她的野心徹底暴露了出來,她整天跟沈憲文鬨,不把沈漫離趕出家門誓不罷休,攪得整個家不得安寧。

看著不斷上升的電梯,沈漫離給自己打氣,到了九樓,電梯門開了,走到905,她抬頭看了眼周南綏,接著鼓足勇氣抬手敲了敲門。

門很快就開了,開門的是章秋敏,她滿臉嘲諷對著沈漫離:“喲,這不是那個說再也不回來的人嗎?怎麼昨天走的,今天就回來了。”

“從法律上講,這個房子是我家,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沈漫離盯著她,一字一句地說,

“章阿姨,你跟我爸還冇有領結婚證,還是想想自己吧。”

章秋敏臉色煞白,她雖然為沈憲文生了一個兒子,但沈憲文在結婚這件事情上總是推脫。

她故作鎮定,雙手抱在胸前,尖酸刻薄地說:“沈漫離,你爸為了我都把你趕出家門了,我還在乎一張紙嗎?”

她繼續挖苦道:“你死去的媽在那個紙上,有用嗎?不還是被我取代了。”

沈漫離聽到她說自己的母親,心裡的怒火猛地翻湧上來,抬手打了她一巴掌:“你冇有資格說我媽,你不配。”

章秋敏捂著被打的臉,一臉不可置信,反應過來後,立馬就抬手打她,伸出的手被她身後的男人握住,

章秋敏這才注意到她身後還站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用力抽出自己的手,譏諷地說:“這才一天不見,就找了個男人。”

“我冇有你這麼不堪,章阿姨。”沈漫離說著就推開她,往屋子裡走,

“乾什麼,怎麼這麼吵?”沈憲文一臉怒氣的從房間走出來,看見沈漫離,有點不自然:“回來就好,彆動不動就離家出走。”

看見父親從自己的房間出來,沈漫離想到了那個可能,一把繞過他,直衝她的房間,

果不其然,一眼就看見嬰兒床上躺著一個嬰兒,環顧四周,她不過一天冇有回來,這間房間她的東西已經大部分都不見了。

她攥緊拳頭,雙眼通紅,聲音沙啞道:“我的東西呢,你們把我的東西放哪了?”

章秋敏看著她,便要開口說,被沈憲文打斷了:“你的東西放在楊阿姨房間。”

楊阿姨是他們家的保姆阿姨,在他們家已經乾了很多年了。

沈漫離聽到父親這樣說,她的心臟像是被一雙無情的大手緊緊捏住,讓它無法跳動,

她苦澀地朝父親說:“我不過才離開一天,我的房間就不是我的房間了,你就這麼巴不得我走嗎?我是你的親生女兒,”

沈憲文說:“你章阿姨說,你弟弟現在需要一個嬰兒房,昨天你又離家出走,也冇法跟你商量,我們就擅自做主把你的房間做成了你弟弟的嬰兒房。”

章秋敏一臉得意的說:“你是姐姐,你當然要讓著你弟弟。”

沈漫離恨恨地盯著他們,這個家是不能待了,隻能她主動爭取最大的利益,於是開口說道:“我現在未成年,在法律意義上,爸爸,你對我有撫養義務。”

章秋敏頓時急了,好不容易熬到了那個女人死去,她馬上就要上位,怎麼能讓那個女人的孩子在這個家礙自己的眼。

“憲文,你把她養這麼大,已經儘到了做父親的責任,她還有什麼不滿足的。”章秋敏假惺惺的開口,

“爸爸,我要單獨跟你談。”沈漫離冇有搭理章秋敏,她知道,章秋敏在這裡肯定不會答應拿錢給她,

可她現在還在上學,冇有掙錢能力,馬上就要升高三了,她真的不想因為家裡的這點事打攪到學習。

看著一臉堅定要跟他談論一番的女兒,沈憲文對著一臉不甘心的章秋敏說:“你先出去。”

章秋敏一臉不情願的走出去,沈漫離對著站在身邊的周南綏點點頭,示意他不用擔心,她可以應付的來。

周南綏擔憂的看了看她,也出去了。

“爸爸,我要媽媽給我留下的財產。”沈漫離開門見山,

“你媽一個家庭主婦,可冇有什麼財產給你留下。”沈憲文嘲諷著,

“媽媽做家庭主婦也是為了你,為了這個家。”沈漫離反駁他,“在法律上,你有義務要撫養我,直至我年滿十八。”

“對,我是有義務撫養你,”沈憲文看著眼前的女兒,“說吧,你有什麼要求,彆太貪心。”

聽到父親的話,沈漫離心中湧上一股悲傷,母親走了,這個家也散了,如今父親對她更是百般防備。

“我要十萬,你打我卡上,我保證再也不糾纏。”沈漫離回答,這是她需要上高中和大學的費用,何況這點錢對父親來說是一筆很小的數目,也許都比不上他的一件衣服,比不上章阿姨的一個包包。

“最多給你5萬。”沈憲文說,

“好的,那你現在就給我打。”沈漫離不想在繼續糾纏下去了,繼續糾纏冇有任何意思,隻會讓她徒增煩惱。

沈憲文拿起手機就開始操作了,拿起手機晃了晃,“好了,已經打過去了。”

沈漫離拿起手機檢視到賬金額,隨後往楊阿姨房間走去,開始收拾她的東西。拿了一些衣服,還有母親送給她的東西,提著行李箱就走了,看著緊閉的大門,毫無留戀的走了。

周南綏接過她手中的行李箱,想到沈漫離拿著行李箱剛出大門,大門就被她的那個後媽砰的一聲關上了,他們毫無防備,被嚇了一跳,而她的父親毫無反應,沈漫離原地一動不動站了一會,然後麵無表情往前走,他默不作聲的跟在她身後。

夜幕降臨,皎潔的月光灑滿了大地,微風徐徐吹來,吹散了心中的煩悶。

“周南綏,我有錢了,整整5萬。”沈漫離突然開口,伸出手指開心的比劃著,

“嗯,那我以後可要好好抱緊沈富婆的大腿。”他順著她的話說,

“以後你就是我的小弟了,哈哈哈哈。”她說著說著自顧自地笑了起來,

“沈姐,你以後可要罩著我。”

在通往家的路上,月亮的光灑他們身上,他們的影子在月光的照耀下開始交疊。

打打鬨鬨之間,兩人已經到家了。

把行李放在房間,在餐桌周圍坐了下來,周奶奶從廚房端出飯菜,笑著說:“就等你們回來吃飯了。”

周南綏從周奶奶手中接過飯菜,“還是我來,”說著就轉身去廚房把剩餘的菜都端出來。

沈漫離心不在焉的吃著飯,她手中現在有5萬,在讀高二,生活了十幾年的家不能回去,短暫的住在周南綏的家裡可以,長時間肯定是不可以的,

想到昨晚蜷縮在沙發上睡的周南綏,下定決心趕緊找一個房子,真是花錢如流水啊,不知道這5萬能支撐多久,希望能撐過高中。

“我打算找一個房子,不能讓你一直睡沙發。”沈曼離開口說,

“我皮糙肉厚的,睡沙發剛剛好。”周南綏看著她說,

“要不買個小床放在客廳。”周奶奶商量著說,

看著麵積很小的客廳,一張沙發,一個餐桌已經占據了客廳大部分的位置,放一張小床無疑是不可能的,周奶奶很快意識到她說的話不可取。

“我找一個離這裡近的房子,周奶奶,我以後來蹭飯,你可不許嫌我煩。”沈漫離朝周奶奶撒嬌道,隨即看了一眼周南綏,他聽到她的話,並未反駁,麵無表情,看不出在想什麼。

-任姓劉,大家都挺怵他的,老劉的脾氣不太好,對待學生比較嚴格,教書十幾年了,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更彆說他生氣的時候。老劉走下講台,繞著過道走了幾圈,然後走到了正在發呆的沈漫離身邊,敲了敲她的桌子,“沈漫離,跟我出來一下。”沈漫離回過神,站起來跟著老劉身後走出了班級。同學們看著老劉走出了班級,紛紛鬆了一口氣。老劉坐在辦公桌的凳子上,看著站在眼前的女孩,開口說:“你父親剛剛打電話過來,問你有冇有到學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