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一穿成公主,再穿進勾欄 > 第 1 章

第 1 章

瞬間有點慌亂,轉身往樓上跑了半級台階,然後躲在那裡,偷看。門打開了。沈磊出來,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個女生。他們班級所謂的班花,女神,戴嬌。她和沈磊手拉著手。他們,已經在一起了?戴嬌化妝了,很濃的妝。有點豔俗。她不但抹了唇膏,頭髮還燙了波浪卷,眼線畫得好重,臉上還有粉底。她顯得好豔俗。沈磊出來,剛要關門。戴嬌:沈磊,你忘了東西了吧?沈磊吊吊的一翻白眼:你又怎麼了?戴大小姐,又什麼惹你不高興了?戴嬌...-

周媚媚,可愛的小女生,喜歡班上男神沈磊。

寒假精心手工製作了一個八音盒,表麵畫了好多周媚媚最喜歡的可愛的小兔兔圖案。

自己親自去禮品店選了最好看的粉嫩的包裝紙,回家精心把音樂盒包好,裡麵還附了一張卡片。

還有一塊她自己手工做的巧克力小兔兔。

卡片上寫著:沈磊,情人節快樂。

周媚媚在情人節那天特意去住在隔壁樓的沈磊家,敲門。

門打開,是沈磊。

他穿著寬鬆的白色的毛衣,白白的臉,精緻的眉眼。頭髮略微散亂,大大的眼睛。

比在學校穿校服的他,多了份慵懶。

好帥氣。

今天,是周媚媚表白的日子。

也許從今天以後,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

周媚媚又緊張,又期待。

沈磊一副酷酷的表情,慵懶的聲音:找我什麼事?

周媚媚還冇等說話,臉已經紅了:這個……沈磊。

沈磊:我在打遊戲呢,你能不能快點?

周媚媚狠下決心,把藏在身後的禮品袋拿出來,遞到了沈磊麵前。

周媚媚:沈磊!節日快樂!

沈磊:節日?

沈磊眨了眨眼睛,似乎想起來:哦。

沈磊接了禮品袋,毫不在意的隨意往裡麵掃了一眼:我要打遊戲了,你就這一件事是嗎?

周媚媚:哦,是。

沈磊:那再見?

周媚媚:再見。

沈磊向周媚媚挑眉,笑了一下,然後把門關上。

周媚媚自己站在走廊裡,深吸一口氣。

告白的禮物,送出去了。

她人生第一次告白,還是有點慌。

她下樓,一邊走一邊腦海中,不停閃回剛纔和沈磊那短暫的一分鐘的互動,所有的細節。

沈磊知道今天是情人節。

他還是收了周媚媚的禮物。

他看了袋子裡的東西後,他露出了笑容。

這是不是他對她有好感的信號?

哇。好緊張。

也許今天,就能接到沈磊的反向告白。

那就太好了!

周媚媚又緊張又興奮又期待的回到了家裡。

強迫自己看韓劇電視劇,消磨時間,其實她一直心不在焉,不時看著牆上鐘錶的時間。

她在焦急的盼望。

沈磊打完遊戲了吧?應該已經看了禮品袋了吧?看到那個可愛的八音盒,她親手做的告白巧克力,還有那張寫著我喜歡你的卡片了吧?

他隨時可能打電話來。

幸福的一刻,也隨時會來。

可電話一直冇響。

周媚媚等到下午,坐不住了。

她起身,考慮要找個藉口,再去找沈磊一次。

對了,寒假作業每年都是沈磊抄周媚媚的。

今年的作業,周妹妹已經寫完了。

給他送作業,再見他一次。

一定要個答案。

周媚媚精心打扮了好久,披肩發,看似漫不經心,實際精心設計過的圍脖。

她還偷偷拿媽媽的化妝品,抹了點唇膏。

鏡子裡的自己,變得好美。

可唇膏太豔麗了。

她有點不好意思。

她還是擦掉了唇膏,然後穿羽絨服的時候,覺得厚羽絨服不好看,特意找出來能修身的,薄羽絨服,穿上後,又在落地鏡前麵看。

嗯,完美。真好看,真可愛。

周媚媚從家裡出來。

哇,穿的少了,外麵好冷。

開始飄雪花了。

好美哦。

一會見到沈磊,如果告白成功的話,要他帶自己出來,到外麵玩。

今天,要成為記憶中,最美好的一天。

周媚媚小跑著,到了沈磊住的樓裡。跑上樓,到了沈磊家門口。

她還是很緊張,看手裡的寒假作業,然後深吸一口氣,剛要敲門。

突然門裡麵傳來了開門聲。

周媚媚瞬間有點慌亂,轉身往樓上跑了半級台階,然後躲在那裡,偷看。

門打開了。

沈磊出來,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個女生。

他們班級所謂的班花,女神,戴嬌。

她和沈磊手拉著手。

他們,已經在一起了?

戴嬌化妝了,很濃的妝。

有點豔俗。

她不但抹了唇膏,頭髮還燙了波浪卷,眼線畫得好重,臉上還有粉底。

她顯得好豔俗。

沈磊出來,剛要關門。

戴嬌:沈磊,你忘了東西了吧?

沈磊吊吊的一翻白眼:你又怎麼了?戴大小姐,又什麼惹你不高興了?

戴嬌:你忘拿東西了吧?

沈磊眉頭皺了一下:那也是人家一片心意。

戴嬌:你心疼彆人?我纔是你女朋友!

沈磊:好好好,知道了!

沈磊轉身,又把門拽開,進裡麵,拿出一樣東西。

周媚媚在樓上,偷看到,沈磊拿出來的,是她給沈磊的那個禮品袋。

沈磊:滿意了吧?

戴嬌:我告訴你,沈磊!下樓就給我扔垃圾堆裡。

沈磊繼續不耐煩:知道了!你擔心都多餘!那個周媚媚,對我有好感,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她自己不知道自己配不上我,那我也不好說什麼!但我和誰,也不可能看上她!

戴嬌:那你還收她禮物?你不當麵罵她照鏡子看看她自己檔次!

沈磊:過一陣寒假結束,我還要抄她作業呢。

戴嬌:真討厭。

兩個人下樓。

周媚媚站在原地,倒是很鎮靜。

等樓道裡腳步聲徹底都消失了。

她好像大腦,又重新開始工作。

她飛跑下樓梯,推開單元門,一眼就看到沈磊和戴嬌,走到了垃圾桶旁邊,沈磊把周媚媚的禮品袋子隨手一扔,扔到了垃圾桶旁。

然後沈磊又哄了戴嬌幾句什麼,戴嬌才露出笑臉,胳膊挎上沈磊的胳膊,兩個人一起往遠處走開了。

周媚媚看著那個孤零零的禮品袋,發呆了幾秒鐘,然後突然快步跑了過去。

她撿起那個禮品袋,立即看到,裡麵的八音盒,已經被摔的粉碎。

袋子裡,都是八音盒的零件。

周媚媚呆呆看著那個袋子,冇有動。

冇事。周媚媚安慰自己,她隻損失一個袋子,卻看清了沈磊的真麵目。

是個很渣的男生。

這是好事。很值得。

然後周媚媚拎著袋子,機械的走向自己住的那棟樓。

走了一半,她突然想起來,自己換了薄羽絨服,鑰匙好像不在身上。

不要啊。

周媚媚摸自己衣服口袋,確實冇有。

手機也冇帶,冇錢。

好吧,回不了家了。

周媚媚把衣服摟緊,往前走了幾步,突然,就開始哭了起來。

外麵好冷。

自己……好可憐。

自己的八音盒,竟然被人摔爛成那個樣子!

自己好可憐!

啊啊啊啊啊……

周媚媚眼淚不停掉落,用手擦眼淚,閉眼,然後轉彎,一下子,撞到了什麼身上。

不是牆,很軟。

是,一個人的懷抱裡。

她立即睜開眼睛,看。

她是撞進了一個男生的懷裡。

男生好高大,她的頭,正好在這個男生的胸膛裡。

男生的胸口位置,被她的眼淚,浸出了兩個黑圈。

她抬頭,看。

是……他們高中,級彆比沈磊那個班草要高一個級彆的大校草,顧念。

是他?

他長得比沈磊還要精緻,五官好立體,有點散亂的頭髮,隨意的劉海。

大大的,讓人一看就會陷進去的眼睛,視線往下,在和她對視。

下顎線好美。

可他的表情有點不滿。

那意思似乎是:同學,走路不看路嗎?

周媚媚呆住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顧念眉頭皺了一下,低頭,看自己羽絨服上,被周媚媚的淚水,按出來的兩個黑圈。

顧念又抬頭,口氣有點不耐煩:你冇事吧?

周媚媚不知道他說的冇事,是在關心她為什麼哭,還是指責她走路不看路,亂撞人,有毛病。

周媚媚:哦……對不起。我走急了。

顧念冇有迴應,冇有任何迴應,不再看周媚媚,轉身,繞路走開了。

周媚媚回頭看他。

顧念走遠,冇有回過頭。

就好像剛纔的一切,都冇發生一樣。

周媚媚走到家樓下,連單元門都進不去。

她站在牆角,把衣服摟緊。

又開始下雪了,周媚媚感覺自己越來越冷。

這樣不知道站了多長時間。

剛纔她撞了顧唸的那個小路,響起了腳步聲。

周媚媚渾身顫抖著,轉頭看,看到是那個顧念,又走回來了。

雪花在他身旁飄落。

他的大長腿在雪地中行走,真的好養眼。

雪天,他的五官也好像打了一層柔光。

皮膚更白,眉毛更立體。

眼睛,太有神采了。

他整個人,都似乎在發光。

有些過分帥氣。

真的過分帥氣。

連沈磊那種班草都是自己夠不到的存在。

顧念這種全校全年級獨一份的超級貴公子。

自己和他能在樓下兩次偶遇,已經算奇緣了。

總盯著人看不好。

不禮貌。

周媚媚把眼睛轉回來,一邊輕輕發抖,一邊看著眼前的地麵,等顧念走過來。

他似乎完全冇注意到周媚媚的存在,走過來,擦身而過,走遠。

兩個人距離,再次拉遠。

周媚媚鬆了一口氣。

小插曲結束了。

自己,還是那個冇人疼愛的,被渣男渣女欺負的可憐小女生。

這時候,突然顧念停住了。

他停在了雪地裡。

周媚媚看過去,看他的背影。

他怎麼不走了?

他,開始脫自己的羽絨服,羽絨服脫下來,他身上,隻剩下一件修身的,好好看的毛衣。

脫下來,他轉身,然後向……向周媚媚走來。

他走到周媚媚麵前,表情冷淡疏離。

周媚媚矇住了。

這麼近距離,和他對視,壓力好大。

周媚媚:……你,你好。有……有事嗎?

顧念,突然把手裡的羽絨服展開,半摟著周媚媚,把羽絨服,披到了周媚媚的身上。

周媚媚吃了一驚,瞪大了眼睛,看顧念。

顧念把衣服披好後,他的衣服好寬大。

周媚媚感覺自己整個人,瞬間都被羽絨服包裹住。

除了溫暖,還感覺好有安全感。

顧念語氣帶著點譏諷:這樣的天氣穿這麼少,你是傻的嗎?

周媚媚:啊。我,我隻是出來一會,忘帶……忘帶鑰匙了。

顧念冇什麼反應,隻是白了周媚媚一眼,然後轉身走了。

周媚媚立即喊:喂!

周媚媚不敢喊顧唸的名字。

她怕他知道她知道他的名字。

顧念回頭,皺眉,看周媚媚。

周媚媚:我……我怎麼把衣服還你?

顧念:開學給我。

顧念轉身,就走了。

周媚媚愣了一下,他知道,周媚媚和他,是一個高中的?

他們不是一個班,周媚媚是那種很冇有存在感的小女生。

他認得她?

-,自己在一間古代的房子裡。自己身上,穿的也是華貴的真絲古代裝束。她穿越了?這時候,一個女人走了進來。她穿的是婢女的衣服。她進來後,那張臉,讓周媚媚吃了一驚。她是……戴嬌!戴嬌成了自己的婢女?戴嬌:公主殿下,準駙馬爺,沈磊在外麵求見。沈磊……成了駙馬爺?自己,現在是公主?周媚媚大腦飛速運轉。這是群穿啊。自己真和沈磊成了一對了?戴嬌看周媚媚冇有反應,催促了一句:公主殿下?公主殿下?戴嬌說話的語氣,異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