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一逢嘉意 > 第 1 章

第 1 章

…………對麵說了很多,杜迦意卻冇什麼反應。過了許久,似乎久到春夏秋冬輪迴幾遍,她才終於動作。杜迦意眨了下眼睛,手指微動,打下一個字:[嗯。]她的這個反應太過平淡,和手機那頭的人想象的截然不同,於是她又重複了一遍:[我說,許逢回來了!]杜迦意腦子依舊很木,她看著那幾個字,肌肉的下意識反應支撐著她又打下幾個字:[知道了。]杜迦意很平靜。但她太平靜了,平靜到有些反常,平靜到電話那頭的人都覺得不對勁。微信...-

《一逢嘉意》

文/望久

01、

初春。

琅樺市今年要比往年暖和些,風也不似過往凜冽,普通大衣就足夠禦寒。

隻是,氣溫飄忽不定,偶爾會突然降溫。

此時,窗外正在淅淅瀝瀝下著小雨,天氣陰沉,比前幾日要冷。

剛好週末休息,杜迦意就把房間裡裡外外整理了遍,倒不是因為亂,而是為了靜心。

空閒的時間有事乾,整個人纔不會放空。她怕放空的時間太久,一不小心就會找不到回來的路。

臨近傍晚,杜迦意才完全整理好。

最後,她坐在窗邊的桌前,拿起桌角收納盒內放的淡藍色紙質長條,習慣性地在上麵寫下幾個字,手指微動、摺疊。她動作熟練,就像是做過無數遍。

很快,紙條就在她手裡成型。

杜迦意看著手心淡藍色星星,嘴角下意識地向上揚了揚。

看了許久,她胳膊前伸,把星星放進了桌上的磨砂玻璃瓶中,混在瓶內各種顏色之中。

磨砂玻璃瓶內五顏六色,就像是彩虹裝進了瓶中,但卻蒙著層紗,承載著那些五彩繽紛、早已看不清的夢。

就好比現在的她。

隨即杜迦意眸子一垂,收回視線,遮住眼中早已不會輕易泄出來的情緒。

她垂著眸子坐在那裡,不知在想些什麼。

杜迦意長得清瘦,長髮盤起夾在腦後,隻有額邊的碎髮鬆鬆散下些許。她坐在那裡,安安靜靜的,活像幅山水畫。

這麼坐了幾分鐘,她慢半拍地站起身,後知後覺有些累,準備晚上早點睡。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

杜迦意走到窗前,抬手,稍微把窗戶拉開得更大,想要透透氣。

這個小區是老式樓房,總共四層。她住在第三層,環境一般,但貴在安靜。

她從小就住在這裡,住了太長時間,熟悉到閉著眼睛都能回憶起這周邊的一草一木:比如春天牆角擠出的小白花;比如東邊那棵基本不結果子的櫻桃樹;再比如說小區拐角處那塊每年都有家長讓小朋友站那裡拍對比照的大石塊……

曾經她也在那裡拍過照片。

那時也是雨天。

這麼想著,杜迦意下意識朝那個拐角望過去。離得遠,什麼也看不到,遠遠隻能看到個背影。

正準備收回視線時,她的動作猛地一頓,整個人僵在那裡。

過了幾秒,杜迦意才如老化的機器般重新把視線移過去,看著那個撐著傘的背影,她的眼睫不受控製地顫抖了下。

那人穿著黑色外套,身形瘦高,撐著傘正在往拐角處走。

似乎和杜迦意記憶中那個看了許多次的背影完美地重疊,絲毫不突兀。

杜迦意直愣愣地盯著那個背影,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直到他拐彎再也看不到。

不知道過了多久,杜迦意才猛地反應過來。她顧不得換鞋,也顧不得穿外套,隻穿著拖鞋和薄薄的長袖就跑了出去。

屋外的溫度低,漫天的雨砸下來,身上的衣服、腳上的棉拖鞋很快就濕透,但杜迦意卻像是感受不到,徑直朝那個拐角跑去。

頭一次,杜迦意覺得這段距離這麼遠,遠到她怎麼都跑不到。

離得越來越近,等到了那個拐角,杜迦意的速度並冇有慢下來,而是直接左拐,和剛纔那個撐傘的人方向一致。

可等拐過去,並冇有見到剛纔的那個背影。她冇有停下,而是接著往前跑,直到在下個路口才停下。

杜迦意停在那裡,站在那個交叉口,不知道要拐到哪個方向。

東西南北,在小區的這條小道上,無論從哪個方位看,都隻有她自己。

杜迦意渾身濕透,很狼狽。

她整個人在不明顯的顫抖,不知道是因為冷,還是因為什麼彆的原因。

杜迦意站在那裡,無措得像個迷路的小孩。

“你這孩子,站雨裡乾什麼呢?!”

聽到那略顯急切的聲音,杜迦意慢半拍地眨了下眼,這才朝發出聲音的方向看過去。

潘素心撐著傘急急忙忙朝她走來,看著人,杜迦意突然有些委屈,她的眼眶驀地紅了:“媽,我看到……”

潘素心又氣又急,打斷了她的話:“多大的人了,出來就不知道拿把傘、披件衣服……”

耳邊全是母親的聲音,杜迦意這時才逐漸回過神來,她極慢地眨了眨有些酸澀的眼睛:“剛纔太著急了。”

“著急?”潘素心瞪著她氣道,“我看你是失了魂!”

杜迦意依舊垂著眸冇反駁。

剛剛是像失了魂,她媽媽冇有罵錯。

潘素心嘴裡罵著人,動作卻冇停。她把手中的傘和食物袋子遞到杜迦意手裡,又把身上的外套脫了披在她身上,拉著她就快步往家裡走去。

一路上,潘素心都在數落旁邊落湯雞似的人,直到回到家把杜迦意推進浴室時才堪堪停住話音。

浴室裡,杜迦意渾身濕透,似乎每寸皮膚都散發著涼意,等溫熱的水流到身上她才後知後覺冷。

淋著熱水,杜迦意滿腦子都是那個背影。

太像了。

像到杜迦意都有些恍惚,剛纔那瞬間她真的荒唐到以為那個人回來了。

想到他,杜迦意仰頭,讓熱水衝到臉上,聲不可聞道:“騙子……”

這兩個字是帶著火氣的,燒得杜迦意眼尾泛紅。

聽著浴室傳來的水流聲,潘素心把帶東西放進冰箱,都是杜迦意喜歡吃的。

等收拾好坐沙發上,想到剛纔杜迦意的狀態,越想就越擔心,生怕她的叛逆期姍姍來遲。

她年紀大了,可經不起再折騰一次了。

潘素心有心想和杜迦意聊聊,等她洗完出來,還冇開口,杜迦意一句“想吃你做的飯了”就把她的話堵了回去,並且直到吃完回家都冇能聊成。

她的女兒,一向知道怎麼轉移她的注意力。

最後出門時,潘素心反應過來,再次瞪了眼杜迦意。

杜迦意裝作冇有看到那個眼刀,她知道她媽媽想說什麼,但這件事暫時無解。

再等等吧,時間再久點就好了。

就像本來以為,即使過了再久不見,她還是能一眼認出來的。

但事實卻是,她認錯了。

所以,時間是萬能的,再等等就好了。

等杜迦意放空自己準備睡覺時,手機瘋狂振動起來,點開看,是一條接著一條的微信,都來自同一個人:

[有人看到許瘋子回國了!]

[啊啊啊啊特麼的他現在回來乾什麼?!又準備謔謔誰家小姑娘再全身而退呢?!]

……

……

對麵說了很多,杜迦意卻冇什麼反應。

過了許久,似乎久到春夏秋冬輪迴幾遍,她才終於動作。

杜迦意眨了下眼睛,手指微動,打下一個字:[嗯。]

她的這個反應太過平淡,和手機那頭的人想象的截然不同,於是她又重複了一遍:[我說,許逢回來了!]

杜迦意腦子依舊很木,她看著那幾個字,肌肉的下意識反應支撐著她又打下幾個字:[知道了。]

杜迦意很平靜。但她太平靜了,平靜到有些反常,平靜到電話那頭的人都覺得不對勁。

微信上方的“正在輸入中”顯示又消失,卻始終冇有發訊息過來。

對麵的人來回編輯了許久,才試探著發來一句:[迦意,都過去這麼多年了,你不會還……]

剛發出一秒,對麵的人像是後悔了,她迅速把那條訊息撤回,很快重新發條微信:[不提他了,晦氣!你早點休息,不要忘了明天的聚會啊。]

杜迦意像是冇看到剛纔撤回的那條資訊,她怔愣地看著手機螢幕,眼裡心裡卻隻有那五個字:許逢回來了。

-久01、初春。琅樺市今年要比往年暖和些,風也不似過往凜冽,普通大衣就足夠禦寒。隻是,氣溫飄忽不定,偶爾會突然降溫。此時,窗外正在淅淅瀝瀝下著小雨,天氣陰沉,比前幾日要冷。剛好週末休息,杜迦意就把房間裡裡外外整理了遍,倒不是因為亂,而是為了靜心。空閒的時間有事乾,整個人纔不會放空。她怕放空的時間太久,一不小心就會找不到回來的路。臨近傍晚,杜迦意才完全整理好。最後,她坐在窗邊的桌前,拿起桌角收納盒內放...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