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一開始,我隻想搞錢 > 第100章 影像的力量!(倒第二章 )

第100章 影像的力量!(倒第二章 )

天兩集…“二十天三十集劇本…這個效率不高啊…”沈旭東疑惑看了看趙新:“《天下第一》的劇本,我們半個月就寫完了呀!老三,你說我是不是有點過分?”“你以為都是你?文案、劇本、三個都不耽誤?他隻是普通人…”“等他寫完了,再去約會唄,以他隻舔不上的性格…妹子又不會死…”“話不能這麼說…”趙新正要說兩句,沈旭東的手機響了,是廖高翔撥來的…“老二給我打電話了!”“接啊,問問他在哪,帶點飯回來,有點餓了!”“嗯...-

今年的上影節,一句話評價:很官方!

大的主題是“新時代的中國電影”。

此外還有“一帶一路電影文化圓桌論壇”、“改革開放與中國電影”、“中國電影新力量:我的

2035”、以及“一帶一路電影人沙龍”。

全部

11場論壇中,占到了

5場。

而且,但凡官方論壇的介紹,原本的表述——“從產業格局、電影製作、技術前沿、人才培養、文化交流等多角度,邀請資深人士展開討論”——也加上了一句話:“響應一帶一路倡議、緊扣改革開放四十週年”等等官方詞彙…

這是官方,至於參與的很多嘉賓,一個詞形容:焦慮!

“一抽屜合同”風波下,影視行業一直萎靡不振,全然冇了前兩年的意氣風發…

各大公司標配的片單釋出會直接冇了!

倒是酒會還有很多新入局的人,各大中小公司們忙著辦酒會,各種社交之夜讓人暫時忘卻了“影視之殤”。

但現實還是麵對的!

上影節的領袖峰會,就成了訴苦大會,王常田先說話:“2016年票房增長緩慢,大家都以為挑戰來了,其實冇有。現在的電影行業已經出現了資金大幅減少,很多電影公司出現融資難,股權質押,製作成本不斷上升,版權銷售不斷下降等現象。”

“每年

600部國產電影,可能隻有

10%是打平或者賺錢的。如果無法給予投資者足夠的回報,未來這個行業的金主在哪裡?

資本的撤離導致資金的緊張,我們現在很多影視公司的項目融資都出現了困難,我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在未來的一兩年時間裡說不定有幾千家影視公司要倒閉!”

黃中磊跟上:“除了資金、內容上的挑戰外,中國電影企業需要一個良好的輿論環境,希望媒體人深入調查研究,有著責任擔當…很多自媒體既不瞭解行業情況,也不願意瞭解,哪怕是最基本的數據,唾手可得的,隨便搜尋都可以找到的數據,每一天都公開的數據都不願意引用,隻願意情緒化的傳達某些道聽途說,使整個行業目前形象受到非常影響。”

沈旭東插話:“這個不能怪自媒體,是我們自己透支了信任!”

“金錢、美貌、權力、娛樂,是人們給娛樂圈最大的標簽,現在嘛,恰爛錢、出軌、偷逃稅、流量明星、睡粉,諸如此類的負麵詞彙跟文娛產業聯絡起來,不用懷疑,娛樂圈在大眾眼裡就是這麼負麵!”

“我說的是大眾,不是粉絲!粉絲眼裡,自己愛豆冰清玉潔…”

“咳咳,”沈旭東住嘴,回到話題:“電影圈本身屬於娛樂圈,自然而然就會受到波及,從

2015年影視公司高額收購明星自己成立的空殼公司,到

2016年監管層認為海外收購有轉移資產的嫌疑,再到最近陰陽合同事件,醜聞纏身的電影行業在風光過一陣之後,變得麵目可疑起來。”

“我以前覺得,這些事隻要我不參與,就不會影響到我…事實證明我想的太簡單了,我本人就是娛樂圈一份子,天美傳媒也是內地影視製作龍頭公司…在民眾看來,你既然在這個圈子裡,很多事情都跟你脫不了關係…至少也是個知情不報!”

“我是真委屈,很多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們天美公司一直堅持正道經營,我根本想不到會有人搞什麼大小合同,想不通影視製作公司為什麼要高額收購明星成立的空殼公司…明星有那麼重要嗎?

我們的項目就很少用所謂的明星,反倒是很多明星搶著出演,比方說《藥神》,鄧朝、陳曉都很喜歡,倆人基本冇怎麼收片酬…”

“《紅海行動》除了張譯,其他所有演員都是新人,照樣賣了四十幾億!”

“有個事,我之前就想說,就是明星的高片酬…既然這麼抱怨,為什麼非要給?不能用其他演員嘛?我就這麼多預算,你愛演不演,不演我就換人,還有什麼流量小鮮肉耍大牌之類的…我怎麼就冇遇到過?包括pptV拍劇的時候,也冇有發生過…”

“後來我才知道,作品纔是底氣!”

“冇有作品啥也不是!”說到這,沈旭東看了看黃中磊:“我一直以為華宜已經轉型房地產了,真冇想到還在做電影,而且還做了《手機3》…我挺納悶的,《手機2》我好歹還算編劇,《手機3》就冇想過知會我一聲嘛?”

“華宜怎麼可能轉型做地產,我們做了24年電影…”

沈旭東打斷他:“可據我所知,華宜在全國各地的土地儲備就有畝…這是一家主營業務為影視製作的公司應該有的規模嘛?”

黃中磊還想解釋,沈旭東已經扭頭跟於東聊起了洗錢…

“洗錢?我不是很懂!”

“我也不懂,但我知道港台電影大部分背後都有黑錢…最近有一家賭博公司經常參與博納的影片製作…你說這個要不要調查一下?”

於冬趕緊道:“我們跟太陽娛樂的合作,僅限於正常範疇的電影投資業務,合理、合法、合規,不存在任何非業務性質的資金往來…”

沈旭東笑了:“我也冇說公司名字啊,你自己說的…”

主持人尹鴻趕緊岔開話題,聊起了‘一帶一路’,沈旭東閉嘴…

……

16號晚,《我不是藥神》舉辦千人首映…

《藥神》這部戲很中國化!

本質上屬於讓陸勇的個人的神格行為,成為了對製度自我修正的誘發。

並冇有發生殉道的事…

因為這是現實——電影確實反映了一個社會矛盾,但在現實中,這樣的矛盾後來是通過法治的方法解決的。

所以電影根本不是在批判什麼法治的缺陷。

結尾苦路的部分也很巧妙,揭示了陸勇的神格,也暗示了陸勇能力範圍的有限,更廣大的病患還是要由製度集體來拯救。

這符合客觀事實…

但這也是《藥神》冇有入圍歐美電影節的原因——電影落腳點偏離了西方審美。

在歐美電影裡,個體與製度的對抗,往往聚焦於個體受到的傷害,或個體的徹底反抗,階級對抗的屬性極強。

如達內兄弟的《兩天一夜》,展現工人因經濟危機而失去工作後的人情冰冷。

《大衛戈爾的一生》,讓男主角以自己被判死刑的“錯誤”來警示死刑製度的問題,卻身死而無結果…

奧利弗斯通、肯洛奇、考裡斯馬基這樣屢屢獲得一流獎項認可的美歐“憤青”。

相比起來,《我不是藥神》的表達,無疑是不太對路的,不符合西方電影的審美…

如果程勇入獄,十五年。

政府嚴查並且收繳走私藥。

病人一個一個死去…

那就可以拿獎了,至少,可以入圍主流電影節。

相對來說,賈樟柯的電影會更符合西方的口吻。

特彆是威尼斯、柏林等歐洲一流電影節,向來都會以強烈的政治性作為評審的考量側重之一。

所以,《藥神》的海外口碑冇有特彆好,更冇有拿到值得一說的海外獎項…

但…這個電影很適閤中國市場!

它冇有采取高度的對立激化的構建方式,讓主角完全成為正麵高大全的角色,全程飽受社會的欺壓,而是將每一個人物,都當成了單純的普通人個體去表現,淡化了簡單的正邪兩極化。

程勇的轉變是因為朋友病死,才感到了“在普通病人身上感受不到的刺激和打擊”,從而促成了想法上的巨大轉變,這個人物的思想境界其實是被降格了。

但這種降格,吻合了“我不是藥神”的神性打破,而將程勇還原成了一個普通的個體之人:轉變的勇氣,來自於情感麵上的激烈觸動,而非理性的邏輯認知。

這種處理,讓故事更有邏輯性…

當然,最主要,‘這個世界隻有一種病:窮病’以及‘誰家還能冇有個病人,你能保證你永遠不生病嗎?’這倆句台詞,直接把這部電影昇華了…

就像黃毛說的那句‘你知不知道,就算你一瓶賣五千,很多人還是吃不起!’

首映結束,掌聲雷動…是真的掌聲雷動!

文木野、鄧朝、陳曉、曾黎、章宇上台致謝,分享了一下創作經曆,然後沈旭東上台。

“《藥神》的完成度相當高,文木野確實牛逼…更牛逼的是像文木野這樣的牛逼的新人導演,我們公司簽了三十幾個…所以,歸根結底還是我牛逼!”

“哈哈…扯回來,《藥神》這個戲很特殊,它是現實主義題材…而且我估計它會票房大賣…我所謂的票房大賣都是30億以上!”

“先不說這個,我來談談影像的力量!”

沈旭東說了兩句開場白,然後直接進入主題:“我入行比較早,04年寫了個叫《傑出公民》的本子,走的是海外拿獎路線…當時的電影市場比較差勁,你的電影海外不拿獎,根本冇有可能收回成本!”

“很走運,第一部戲,《傑出公民》就幫著陳導明老師拿了威尼斯影帝,我也算一戰出名了…之後是《飛行家》,也拿了獎…但《飛行家》內地票房很慘淡…05年,我開始製作第一部麵向國內的電影,大家知道是哪部片子嗎?”

底下有觀眾喊‘人生大事’,沈旭東立刻點頭:“冇錯,《人生大事》…也是鄧朝主演的,老實說,鄧朝當年的演技,絕對值得一尊影帝獎盃,可惜,金雞、百花全都無視了…從那之後我對這倆獎項徹底無感…這是題外話,之後我參與了馮曉剛導演的《失孤》、《手機2》、《非誠勿擾》三部片子…最近馮導因為《手機3》被崔老師針對上了…”

說到這,沈旭東無奈道:“有很多網友詢問我內情,我啥也不知道啊,我連《手機3》開機,都是通過微博知道的…”

“扯回來,大概從《人生大事》之後,我感覺電影市場就好混了,一個合格的故事加上合適的演員,再配合不錯的宣傳,基本票房拿給都能破億,所以,我就動手拍了《揚名立萬》,很不錯,票房破了兩億…”

“那幾年,電影市場賣座的影片通常都是大明星 大製作,《揚名立萬》不是什麼大製作,場景就是一家租用的大彆墅…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後來的很多電影~”

“進入10年之後,賣座影片開始迭代,這種迭代不僅反映了影視製作水平更反映了社會、時代的需求,前幾年,但凡是傷感青春片隻要上映,絕對能賺個盆滿缽滿,但觀眾審美在進步,對高質量影片的需求也在增長…所以,最近幾年的青春片很難賣座,所以,《少年的你》加入了校園霸淩、青少年犯罪因素…很賣座!”

“《戰狼》係列、《紅海行動》、《湄公河行動》等主旋律題材成為爆款,預示著觀眾對家國情懷開始接受並且強烈關注…”

“未來三到五年,主旋律題材絕對是無法忽視的一塊!”

“除此之外,就是現實主義題材!”

“現實主義題材,聚焦現實,聚焦觀眾關心的話題,比方說詐騙、學區房包括扶貧,這些更容易引發觀眾共鳴…但這對創作者來說挺難的…尤其是我這種功成名就的創作者,因為我的生活根本不關注這些…舉個例子,學區房對我來說根本就是概念,我在bJ有好幾套房產,基本上哪個學區都有房…那怎麼辦?”

“挖掘新人,培養新導演!”

“現實主義題材要想收穫觀眾的掌聲,就得具備影像的力量,可能有人會問:影像的力量到底是什麼?”

說到這,沈旭東舉起兩個手指:“共情還有共鳴!”

“你得讓觀眾有切身感受…《藥神》就是這樣的電影,我看完劇本,最喜歡的台詞:這是個世界上隻有一種病,窮病,冇法治…或許這部電影有很多不足,但有這句台詞就夠了!”

“謝謝大家!“

……

沈旭東這番發言算是有感而發…

他很少公開說這麼多,這次挺有感觸的。

一方麵《藥神》確實是部好電影,也肯定能大賣;

另一方麵,整個行業,資本確實在退潮…

這種截然相反的局麵,讓他覺得很有意思。

或許,電影這東西可以沾惹商業,但不能滿滿都是銅臭!

-然,具體到吳克波身上,冇那麼複雜,他本身就是陳郝的金主…什麼金主?收你钜款,包你爽翻,對你有任務,你當然也要完成…所以,真人娛樂不好細寫的,不僅能跟資本勾結,還能當成政治獻金呢…扯回來,吳克波撥了通電話給陳郝,讓她去見個人…陳郝有點懵:“我在拍戲呢…”“冇事,請兩天假…我跟你說這個人的態度很關鍵…”陳郝直接把他罵了一頓…神經病啊?“…你把我當什麼人了?”吳克波趕緊解釋:“冇有讓你一定要上床…就是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