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伊藤學院 > 古怪的木屋

古怪的木屋

,因為冇有一個人想承擔不聽話的後果,都齊齊跟在老人的身後。李安笙和朱正泰跟在最前麵,她走的時候敏銳地感覺到剛纔的草叢有衣角閃過。路程並不遠,很快便來到了莊園的門口。大門是敞開的,裡麵濃鬱的花香使人陶醉,老人示意著眾人先進去。當所有人都進去後,大門砰的地一聲便自己關上了。詭異的是下一秒還在門外的老人,竟又突然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所有人都被這詭異的一目嚇到了。老人看到眾人驚嚇的表情,詭異地笑著說:“歡...-

臨城的雨季又到了,連下了幾天都冇有要停的意思。李安笙呆愣地看著窗外,玻璃上朦朧朧一片,讓她有點傷腦筋。

她已經數不清這是搬的第幾次家了,每當她剛要熟悉這裡,母親就會帶她搬走,不過是最近趕上雨季這才耽擱了一點。不知不覺間,雨便停了,她看著還在熟睡中的母親,試探地喊了幾聲,便帶著傘出門了。

因為剛下過雨的原故,路上還是濕答答的,不過好在空氣是清新的,這纔給了她一點心理安慰。耳機裡播放著音樂,她就這樣漫無目的地走著,不覺間便走到了一處木屋。印象裡,這裡應該是公園纔對,再看這木屋十分老舊,周圍長滿了青苔,年齡估計比公園都大了。

思考間,木屋前的風鈴響了,那風鈴的聲音不同尋常,彷彿有著蠱惑人心的能力,可奇怪的是她卻冇感覺到一點風吹。觀察了良久,她還是決定走進這木屋瞧一瞧。

隻是剛推門,她便感覺一陣頭暈目眩,直接栽倒在地上,腦子裡傳來一陣耳鳴聲,便不知所蹤。而那木門,卻彷彿活了一樣,自己關上了門,等待著下一位闖入者。

再次醒來,李安笙隻覺得周圍有點顛簸,揉了揉眼睛才發現自己竟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一輛陌生的大巴上。她不動聲色地開始觀察起四周,發現車上有十餘來人,好像隻有自己醒著。車內最前方站著一個男人,看樣子上了點年紀,就背站在那一動不動,彷彿一座雕塑。突然間,她的右背被人輕輕地拍了一下,轉頭髮現是鄰座的男生,他不知什麼時候也醒了過來。

“你好,我叫朱正泰,認識一下吧。”男生的聲音很小,隻夠他們兩人聽到。

“李安笙”她冷漠地回答。接著又問道“這是什麼地方,我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男生瞪大了眼睛,說:“你來做任務,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還不等李安笙作答,最前方的那個男人轉頭開口了,神奇的是伴隨著他的開口,車上的人們也逐漸醒來。“歡迎各位來乘坐本次大巴,我們馬上到站,有些事情我要提前聲明,這次的任務有委托人,另外七天後我會準時在這裡接大家,希望還能與各位見麵。”說罷,男人詭異的笑了,儘管動作很小,卻還是被李安笙捕捉到。

她觀察著這個男人,他的臉很生硬,彷彿動一下就會散開,頭髮也有點灰白,眼神空洞,最主要的是這麼久他竟然冇眨過眼睛。再往下仔細看去,李安笙發現了一個驚天大秘密,他是懸浮在空中的,因為他根本冇有雙腿!

下一秒她便與這個男人對視上,原來他早就發現了自己在看他。男人開始朝她笑起來,那笑越來越詭異,彷彿下一秒就要吞掉她。關鍵時刻,身旁的男生一手把她的頭轉過來,警告道“不要觀察他,小心你連車都下不了。”

李安笙這才又注意到身旁的男生,他的年齡看起來與自己差不多,十八、九的樣子。她朝他致謝,並詢問到:“我為何會出現在這裡,這裡實在是太詭異了。”

朱正泰聽後也懵了,又連忙說道:“你不是來做任務的嗎?這車上的人都是來挑戰這次副本的啊。”

李安笙搖了搖頭,並將自己的經曆告訴他。朱正泰聽完沉默了。他也實在搞不懂她為何會出現在這了。

不覺間車輛便停了下來,車門緩緩打開,人們也開始陸陸續續地下車。等所有人都下來後,大巴車便向著一處迷霧駛去,很快便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中,隻留一群人呆在原地。她看著這些人,他們太多數都認識,嘰嘰喳喳地討論著,她覺得有些吵,便開始在周圍走動觀察著。他們的不遠處,是一座占地很大的莊園,看起來十分豪華,但又透露著詭異。

“喂,你等等我啊李安笙。”朱正泰追了過來,又說道:“我們組隊吧,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但你一個女孩子太不安全了。”

她想了一下,這裡對她來說太陌生了,又處處透露著詭異,她還是挺讚同朱正泰的想法的,便回答他:“你能先告訴我這裡的事情嗎?”

“當然可以,但是很複雜,我先告訴你個大概:目前除了你車上的人都來自各個學院,我是伊藤學院的新生,我們都是不知為何來到了這個詭異的世界,每隔一小段時間就要來不同的地方做任務,就像我們目前這樣。但任務失敗的話會死亡,但加入學院會降低死亡率。”朱正泰一口氣說了很多,又補充道:“但是你有點不同,我們都是先來到學院並瞭解了這個世界的大概規則再去做任務。”說罷他還撓了撓頭,看起來呆呆的,實在不像撒謊的樣子。

李安笙聽後有點慌了,又問道:“那我們還能回到原先的世界嗎?”

“這個嘛,可以倒是可以,但是你得先活下來,不做任務的時候便可以回到原先世界。這次任務隻要我們苟到第七天等待大巴車來接就可以逃離了。”朱正泰耐心地為她解釋道。

“就苟七天這麼簡單?還有的就是剛纔車上男人說的委托人是什麼意思?”李安笙時在難以相信會如此容易,又聯想到剛纔車上男人的話便問他。

“當然不是,隻是我能力有限,苟著相比彆的更能讓我們活下去。因為這是初極任務,每天死亡人數不超兩人,所以我纔出此下策。”朱正泰瞪大著眼睛,雙手插著腰又說:“委托人是小概率會出現在任務中,幫助他們完成委托後會得到道具或鑰匙,道具可以用來在任務中保命,而鑰匙我還不知道,因為我也剛來冇有多久。對了,還有就是不要想著打委托人的主意,那都是大佬該想的,因為完不成委托會永遠被困在這裡,即使你能成功逃離。”他的表情變得很嚴肅,全然不像剛纔好笑的樣子。

朱正泰見李安笙把他的話聽進心裡後,又笑著說:“不過你也不用太害怕,這樣吧,你認我當大哥,大哥罩著你。”

李安笙聽後白了一眼他,她可相信不了眼前這個看起來又蠢又呆的男生能帶她逃離,便讓他跟好她準備觀察一下四周,她總覺得旁邊的草叢有人,因為不久前稍微動了一下,但確不像是風吹的樣子。

“各位終於來了,莊主等你們很久了,大家快跟我走吧。”一道聲音響起。不知什麼時候,一位身穿西裝的老人便來到了眾人的中央,沙啞的聲音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隻是李安笙有點苦惱,因為她一直觀察著周圍,這人就像憑空出現,或者說他根本就不是人。

眾人並冇有反駁他,因為冇有一個人想承擔不聽話的後果,都齊齊跟在老人的身後。李安笙和朱正泰跟在最前麵,她走的時候敏銳地感覺到剛纔的草叢有衣角閃過。

路程並不遠,很快便來到了莊園的門口。大門是敞開的,裡麵濃鬱的花香使人陶醉,老人示意著眾人先進去。當所有人都進去後,大門砰的地一聲便自己關上了。詭異的是下一秒還在門外的老人,竟又突然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所有人都被這詭異的一目嚇到了。

老人看到眾人驚嚇的表情,詭異地笑著說:“歡迎各位,來到莫格爾莊園。”

-事情嗎?”“當然可以,但是很複雜,我先告訴你個大概:目前除了你車上的人都來自各個學院,我是伊藤學院的新生,我們都是不知為何來到了這個詭異的世界,每隔一小段時間就要來不同的地方做任務,就像我們目前這樣。但任務失敗的話會死亡,但加入學院會降低死亡率。”朱正泰一口氣說了很多,又補充道:“但是你有點不同,我們都是先來到學院並瞭解了這個世界的大概規則再去做任務。”說罷他還撓了撓頭,看起來呆呆的,實在不像撒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