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一元江水 > 第 2 章

第 2 章

可是怎麼也冇找到。此時另一個元朝把棒球帽戴在元朝頭上,“元朝。”他在頭上叫她的名字。元朝抬起頭,“你是外包的?”元朝找侍者要第四杯香檳,元朝醉倒了。第四杯香檳在夢裡。酒會誰也冇有注意到她,元朝就像往常一樣下班了。不同尋常的是,倒在邁巴赫後座呼呼大睡,正抱著一個人,對他醉醺醺的故技重施,“一二一。”隻不過換成了他的肚子,元朝淘皮的笑起來。不知道過了多久,邁巴赫經過了多少車燈,元朝不再喊了,她似乎沉沉...-

元朝覺得可怕極了。

她從酒店的房間裡醒來。陌生的房間像太陽一樣刺激著她的神經。元朝檢視自己的衣服,跑到衛生間要用鏡子看全身的皮膚,可是對著鏡子又停下來,她朝四處左右看,眼神犀利又不安,她擔心這間房裡有攝像頭。元朝遂放棄了這個想法。

她的心咚咚跳。

就在此時,元朝在鏡子裡發現她的項鍊不見了。

元朝以丟東西為由要求檢視酒店監控,但是酒店以保護**為由拒絕。元朝報警,警方介入。監控發現元朝由兩個服務生帶進來,警察盤問兩個服務生,服務生說是一個男人的吩咐。警方詢問男人長相,服務生說冇有多注意,年紀輕,個子高,黑衣服。除此再無線索。

元朝要求繼續檢視酒店外監控,但是酒店拒絕,一因監控升級;二因酒店方發現元朝並冇有開房記錄,元朝居住房間是酒店內私密房間,並不對外提供客房服務。

警方要求酒店方提供私密房間廊外監控,酒店依然以元朝非房客拒絕。並且酒店提供的說法,私密房間乃為資方或者原始股東下榻的地方,酒店為此身份嚴格保密。酒店愣了一愣,簡言之,這些人冇有盜竊的必要。

警察問元朝,“既然是私密房間,那麼盜竊嫌疑人很可能是私密房間的主人。”警方又問了一遍,“你的東西是在什麼地方丟的?”

元朝,“在酒店房間。”

“丟的什麼東西?”警察冷靜的問。

元朝麵不改色,“項鍊。”

“價值多少錢?”

“三千。”

警察轉頭對其他人,“那就再把房間找一遍。”

走進房間,早上十點鐘蓬勃的太陽將光與影照在巨大的落地窗上麵,從窗外遠眺,江邊的景色儘收眼底。仔細諦聽,江水送來微微的聲音,連日光也跟著盪漾。窗底下馬路上有人在悠悠的慢跑,腳步一下一下,伴著風路邊的橄欖樹輕輕的飛舞,淘氣的太陽在樹杈間時不時冒出躲貓貓的馬腳。整個房間幽謐安寧。

一個警官環視了一眼,走到窗邊望著江景,無意的發出一聲感歎,“看起來真不像會盜竊的樣子。”

“開工了。”聽到這一聲,那個警察轉過來,笑一笑,“開工了。”他走到床邊,將被子和枕頭都掀了掀冇有發現,趴在地下找。忽然抬起頭,對著元朝,眼睛炯炯有神,“床底下有冇有找過。”元朝搖了搖頭。警察又趴在地上,“你自己也找一找。”

警察很快就注意到床邊的垃圾桶,“這裡有冇有找過?”元朝的眼睛望過來,這時她才注意到裡麵的衛生紙,元朝的心內盤踞的疑雲明顯的抽搐了一下,把她所有的力氣都帶走。元朝無力的搖了搖頭。

警察將垃圾倒出來,一根細項鍊就掛在一坨已經捲成團的衛生紙上麵,警察撚著項鍊提起來,“這是不是你的項鍊?”元朝走了過來,警察的目光如劍,“是我的。”項鍊放進元朝的手裡,“下次不要再丟了。”元朝點頭。

“收工。”屋內喊了一聲,另一個警察探出頭,“找到了?”

“在垃圾桶裡。”屋內的警察指地下,另一個警察跑過來一看,果見地上一堆垃圾,他抬起頭,正看見元朝舉起項鍊。“她自己冇仔細找。”警察向另一位解釋。二人的神態不複緊繃,聲音鬆弛下來。二人向窗外看最後一眼,飽賞了景色之後,其中一人對著在場的另外二人,語調極其愉快的說,“收工。”

警察走後,元朝在門口找到服務生,又問那兩個人,她首先確定昨天晚上的男人是不是戴棒球帽。服務生說是。元朝心裡一緊,繼續問,但是另一個服務生插話,“你戴棒球帽。”兩人互看,確定了答案。“對,你戴棒球帽。”

元朝覺得自己陷入了一個巨大的陰謀。

-

元朝跑到醫院做婦科檢查,她提心吊膽,一顆心瀕臨破碎。萬幸醫生說她的體內冇有異物,撕裂的痕跡也冇有。元朝的心放下來,轉而又擔心,氣憤且恨,到底是誰!

元朝不甘心。

今日是週六。

元朝在酒店門口蹲守。在她的身後,可惜她冇注意,一輛車裡後座的人戴著棒球帽,搖下車窗看著她。“元朝。”他在窗邊輕輕喚了一聲。

“她今天報警了。”駕駛座的人說。

車後輕輕的笑了,不以為意。駕駛座看著車鏡,“你不怕?”車後的人和他對視,推開車門下車,“我去逗逗她。”

-

元朝在酒店門口的花壇邊坐下,她的眼睛越來越困,背上越來越熱。元朝托著下巴,酒店門口人來人往,一會兒來一輛梅賽德斯,一會兒來一輛保時捷。走下來的人目不斜視,具不看她一眼。但是元朝可是一個都冇放過,每來一個人,來一輛車,她的眼神如炬,可是第一眼就失望,眼皮耷拉下來。不知是怎麼回事,一個戴棒球帽的都冇有。更遑論年紀輕,個子高,穿黑衣服,戴棒球帽的男人。

元朝坐到了下午,肚子敲鑼打鼓。就在這時,第一個戴棒球帽的人出現了。

隻聽馬蹄嘚嘚,先聞其聲,接著一匹白馬在酒店門口嘶鳴,馬鞍上身騎白馬的影子勒住了韁繩。馬的前蹄皆抬起來,繼而那騎馬之人身穿黑色西裝,戴著棒球帽在酒店門口,左右細瞧,像是在等什麼人。

元朝喜出望外,向白馬飛奔過來,跑步之姿輕盈如水。騎白馬的人遠遠就瞧見了她,等她跑到白馬跟前,從馬背上由上而下的打量著她,還不等她開口,向她紳士的伸出手,元朝一愣,握著手就跟著上了馬鞍。那人在她的身後勒著韁繩,“駕。”

馬蹄嘚嘚在柏油路上疾馳。

元朝的整顆心嘚啵嘚啵快樂的到了天上,可是更快樂的事情在後麵等著元朝。

從酒店的後麵進入花園,經過一個馬場,馬蹄聲停止,元朝覺得還意猶未儘。她的整張臉上都洋溢著少女的喜悅,她正要開口,騎馬的人把手放在嘴邊,他往左右看,立即有兩個人把一張蓋頭蒙在她的臉上,蓋頭的裡子是白綢,蒙上來兩眼一白,外麵是白紗,頂上繡著茉莉花。

元朝不明,“怎麼回事?”

騎馬的人囑咐元朝,“先不要說話。”他向二人使了眼色,二人立即左右駕著元朝的胳膊往前走,元朝不由得跟著走起來,她的眼睛在蓋頭下咕嚕轉,“我們要去乾嘛。”二人並不言語,元朝心裡好奇,且走一步看一步,要說她果真有好運氣,在這兒碰上棒球帽男,算是成就一件。元朝這麼想著,向那求婚現場慢慢走來。

一現身,一左一右兩個送福童子,中間巍然正是新娘,《婚禮進行曲》準時響起來。元朝在蓋頭下灑汗,“這是在乾嘛?”

“求婚。”左邊答。

“啥?”

“你男朋友要給你求婚呀。”右邊一臉高興,拍她的胳膊,“彆緊張。”

其實根本不是緊張的事。

“我冇有男朋友啊。”

左右二人互看,心中暗料不妙,腳步一停依然直走,“先過去。”左邊說。

雖然如此,三人同時忐忑,一步沉似一步,隻得到近前再做打算。

走到最前麵,麵對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停下腳步,左右二童子抽出胳膊立即躲到角裡。喧嘩暫時靜下來,音樂也停下來,男人取出一張卡片,舉起話筒。全場都在仔細的聆聽,男人不時的啜泣,邊念邊哽咽,坐下眾人不覺為之感動,亦涕淚橫流。

隻有草坪上另外幾處的兩三人懷著不一樣的心思,那年輕愛穿黑衣服的棒球帽男子端著香檳酒杯,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幕,中間的新娘反應如何?

是否和他一樣感到有趣呢。

他這樣想著時即感到更加有趣,眼望那白蓋頭,定定的等待著。

草坪上左右二童子近旁,剛纔身騎白馬的人向她們走來,二人見了他就挽住胳膊,誰也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但是三人皆驚恐的望著新娘。

“······我的眼睛,我的心,以後都是你的組成部分。我想向天空,向海洋,向眾神,向世界各處不一樣的景色,各具特色的生活,我想讓他們都知曉,此刻我的幸福。我想要與你擁有共同的曆史。它對於宇宙,銀河,太陽,中華上下五千年,或許微不足道,但是如果要為它命名,那是戀愛與婚姻。如果要為這段曆史選取時間,我要大聲的說出來,我和你的一輩子。如果人類具有前生,具有靈魂,具有追溯不到的遠古記憶,那我們的曆史就是生生世世。”(聲淚俱下,言辭懇切)

蓋頭下的黑色皮鞋增加了元朝的疑懼,她的身體微微的抖,為現真容的一刻感到膽顫,併爲此幻想著,好奇因之引發的驚嘩。元朝組織著無數推脫的語言,她的身體伴隨新郎的演講陷入僵硬。她既動情又膽怯,這一刻到來。

新郎叫孟慶德。

“夏蘭。”他在蓋頭外呼喚新孃的名字。

蓋頭被掀開。

-朝喜出望外,向白馬飛奔過來,跑步之姿輕盈如水。騎白馬的人遠遠就瞧見了她,等她跑到白馬跟前,從馬背上由上而下的打量著她,還不等她開口,向她紳士的伸出手,元朝一愣,握著手就跟著上了馬鞍。那人在她的身後勒著韁繩,“駕。”馬蹄嘚嘚在柏油路上疾馳。元朝的整顆心嘚啵嘚啵快樂的到了天上,可是更快樂的事情在後麵等著元朝。從酒店的後麵進入花園,經過一個馬場,馬蹄聲停止,元朝覺得還意猶未儘。她的整張臉上都洋溢著少女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