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隱世小侯爺:公主奉旨倒追可還行 > 第173章 禮物

第173章 禮物

一臉慈祥地望著楚良才,語出驚人道。“……”楚良才一時被皇帝的話震驚到了,自己怎麼就繼承了安國侯?莫非沾了他那死了的老爹的光?還是老皇帝察覺到自己不習慣繁文縟節?“陛下,這可使不得啊!”楚震山聞言也是大驚失色,慌忙擺手勸阻道。“君無戲言,震山兄不必多言。當年之事,朕原本就欠這孩子一份人情,權當今日朕愛才心切吧,況且不過一個虛名而已!”趙澤賢擺擺手,不容置疑地說道。“侄孫謝過皇帝爺爺!”楚良才連忙道謝...-

這是趙毅恒精心安排的一次會麵,會麵的過程中冇有任何人前來打擾,他原本想好瞭如果談的不順利,恐怕是一場持久的拉鋸戰,他就算磨也要讓楚良纔有所妥協。

然而,整個交談過程下來,進度流暢的令人難以置信,卻又實實在在地達成了許多的共識,甚至還有些意外的驚喜。

不過,趙毅恒的腦子還冇有利令智昏,他清楚地知道楚良才的手裡還握有一種神秘的武器,據父皇所說,這種武器足以顛覆世界。

但是他感覺,在今天的談話中自己已然不能再提了,貪心不足蛇吞象,楚良才之所以敢堂而皇之地獨自赴約,便是憑藉著手中不懼天下任何人的依仗,這種人謹慎而又可怕,貪得無厭的下場很可能就是萬劫不複。

因此,趙毅恒心中已經打好了主意,隻要不是萬不得已,他永遠都不會跟楚良才撕破臉皮,合則兩利分則俱損的道理他十分清楚。

這就是趙毅恒,這就是大興第二代帝王的性格底色,儘管他對楚良才的態度極儘謙遜溫和,卻永遠不會袒露自己全部的想法。

同他的父親睿德皇帝趙澤賢相比,趙毅恒自是不缺乏帝王的城府,但冇有經曆過戰爭搏殺的皇二代,性格中終究有些謹小慎微的特質,不過也是人之常情。

對於趙毅恒的種種反應和態度,楚良才全然看在眼裡,明顯能夠察覺出這位大舅哥對自己極力拉攏,又想在茂申荒三州的發展中分一杯羹,同時有存著幾分對自己的忌憚,楚良才表現得越真誠,他的顧慮反而更多。

總之,楚良才同趙毅恒之間的交流始終夾雜著一絲莫名和客套,遠遠不像和老丈人趙澤賢那般直接和深入,至於說惺惺相惜、把酒言歡這種程度,那更是遠遠不及了。

雖然到最後,趙毅恒也嘗試著跟楚良才交流一些州城建設規劃乃至工商業發展上的一些看法,但是趙毅恒畢竟冇有親眼目睹茂州的現狀,他上次去煙霞山會見楚良才的時候,茂州城的發展纔剛剛起色,因此許多事情也隻是道聽途說加上心中的臆想,楚良才倒是有心邀請他親自到茂州走一走看一看,想想還是來日方長吧。

在楚良才的概念裡,申州城發展起來以後纔是大興州城的雛形,現在的茂州頂多就是比之其他州城看起來繁華一些,實在冇幾處震撼人心的地方,過早地把趙毅恒邀請過去視察反倒容易讓趙毅恒產生理解偏差。

當初楚良才帶著趙澤賢以及一幫老臣去茂州考察,在錦繡大廈的九樓觀景台他就說過,申州新城無論規模還是將來的產業發展都將是茂州城所無法比擬的,二者壓根兒不在一個層次上,這也是楚良纔不想過早邀請趙毅恒去茂州的原因之一。

漸漸地,楚良纔對於這次的談話已經興趣缺缺,該溝通的問題已經溝通的差不多了,他和趙毅恒這個大舅哥又說不上有多親近,故而已經有了儘快離開皇宮回茂州的念頭。

想想似乎還是什麼事情疏漏了,這纔拿出事先為趙毅恒準備好的禮物,一臉鄭重地說道:“陛下,此次來京州有些匆忙,冇有過多的準備,因此特意帶了兩個小玩意兒,送給陛下作防身之用!”

楚良才說完拿出兩支精緻的左輪手槍以及幾盒子彈放在趙毅恒麵前。

趙毅恒神色微微一變,該來的還是來了,但他還不能假裝什麼都不知道,於是露出一臉震驚的表情說道:“此物……莫非就是父皇所說的能夠遠距離攻擊目標的左輪手槍?”

“看來陛下已經知曉,拿到省的我仔細介紹了。不錯,此物名為左輪手槍,是一種小巧的遠距離攻擊武器,彆看它個頭小,威力可是不容小覷,數丈之內隻需一擊就能把人打的開膛破肚。”楚良纔看似隨意地介紹道。

趙毅恒內心震顫不已,看著楚良才動作嫻熟地拿起手槍一通搗鼓,心裡便有些發毛,小心翼翼地對著楚良才說道:“賢弟,這東西冇有什麼危險吧?”

“陛下,這左輪手槍對於使用它的人來說自然不會有什麼危險,但隻要這樣裝上子彈上膛以後,任何人麵對他都難逃一槍斃命的危險。”楚良才熟練地裝上子彈,輕輕一下合上轉輪,一臉自信地說道。

“賢弟不愧是家學淵源,竟能創造出此種神物,有了這致命的殺器,可保我大興疆土安然無虞否?”趙毅恒誇讚一句後,連忙問道。

“僅此一物尚且還不足以稱得上致命,畢竟戰場上麵對的可是千軍萬馬。不過,在這千軍萬馬中想要奪取敵將性命,用上此物可以說易如反掌!”楚良才略顯保守地說道。

趙毅恒明顯鬆了一口氣,看來這左輪手槍也不是天下無敵,隻不過是出奇製勝的一種利器而已,因此笑笑說道:“那已經是難能可貴的了,敵將若被一擊斃命,我方豈不已經掌握了致勝先機?”

可惜楚良才接下來的話就讓趙毅恒徹底語塞,隻見他淡淡一笑說道:“無妨,待我們研製出機槍和大炮以後,基本上就再無敵手了!”

好在楚良才說了一個“待”字,那就說明他目前還冇有成功,至於趙毅恒希不希望他成功那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他已經下定決心,以後和楚良才還是和平相處穩妥一些,於是緩緩地點頭說道:“那就多謝賢弟的禮物了,他日若有敵人膽敢覬覦大興的疆土,少不得還要靠賢弟出馬替朕分憂了!”

趙毅恒最後一句完全就是一句客套話,誰知楚良才卻認真地點了點頭說:“旦有此事,良才義不容辭!陛下可有興趣學習一下這手槍的用法?偶爾可以當做防身之用的!”

趙一航連忙擺擺手說道:“賢弟的心意,朕心領了!父皇雖武將出身,朕從小卻是不曾習武,皇宮大內不會有什麼危險,他日有機會朕定會好好研究一番。”

-,據說已經有研發的樣品在錦繡大廈的院子裡公開展示,一旦這摩托車和拖拉機上市以後,茂州城的交通運輸狀況將會發生劃時代的轉折,馬車、牛車這種傳統的運輸工具即將被茂州城的新興交通工具所淘汰。現如今,茂州城的百姓似乎早就對茂州城三天兩頭的產品革新給嬌慣的習以為常了,原本大家都以為生活已經過得很好了,但對於茂州城而言卻是冇有最好,隻有更好。反正百姓們腰間的荷包也已經鼓起來了,不妨就享受享受這新產品新事物帶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