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影帝都是我的 > 緋聞男主在線嗦粉

緋聞男主在線嗦粉

找跑腿,但是翻了一下附近的店鋪,意外發現了一家熟悉的鴨血粉絲店,冇想到這邊也開了一家。青年第一次吃還是在他剛上大一那年暑假回國,那時他被坑去當平麵模特,拍攝地偏僻得彷彿被拐賣了,餓了一天終於在結束工作後找到了一家吃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餓太久,或者心理作用,那一口驚為天人,他記了那家招牌很久。不過這家店雖然有開分店,但是數量卻很少,燕城也就開了兩家。由於粉絲容易吸水發漲,點外賣回來一般粉絲湯都成粉絲坨...-

二月中旬的風依舊讓人招架不住。剛剛過完年複工冇多久的人都拉緊領口縮著脖子趕往工作地點。來往的人流裡偶爾還能聽到幾句有關工作或者天氣的抱怨。

聞景之剛從美國飛往輝市的飛機上下來,一邊往出口走,一邊回訊息。

“應該已經下飛機了吧?什麼時候回來。”簡訊來自他的親姐。

“剛剛抵達,我現在在輝市,這邊有一個項目需要我處理,預計明天晚上到燕城。”聞景之看眼時間,回道。

聞憶晚:“那我明晚派人去接你,你回來直接去大宅看看老頭子吧。”

聞景之停下腳步,打下一段話,指尖懸在發送鍵上遲遲冇有按下,最後又將字一個個刪除,重新輸入:“好。”

聞憶晚見對方輸入半天最後就發了個“好”,想了想還是勸他:“一件事冇贏,你總得給他留點麵子。”

接待的人堵在了路上,聞景之隻好在機場找了家咖啡店進去等。

“您的意式濃縮,慢用。”服務員將咖啡放到聞景之麵前。

聞景之半倚在柔軟的單人沙發上,麵前的咖啡散發出苦香,但他並冇有打算品嚐,隻是盯著手機裡他姐發的那句話陷入沉默。

五年了,距離當初他被他爸“打包”送到國外——打傷了包紮好丟到國外已經過去了1800多個日夜。

他和他爸向來是話不投機,他也知道他姐的用意,但可能是因為今天輝市的天氣不算太好,陰沉沉像是隨時會下一場雨,使得他心情也不可見得煩躁起來。

同時,輝市某酒店房間裡,厚實的窗簾遮住了巨大的落地窗,本就灰暗的天空瀉出的不算亮的光線被擋了個嚴嚴實實。

這就導致房間裡漆黑一片,苦了患有夜盲症的男人。

他不敢貿然開燈,摸摸索索來到床邊,打開了床頭的小燈,溫和的燈光終於解救了他的雙眼。

“少爺唉,快醒醒。”男人伸手摘了床上人的耳塞,隔著被子搖了搖,用掌握剛好的分貝喚著,確保能叫醒又不刺耳。等人有了動靜後趕忙閃身到一邊。

被搖的青年半晌才緩緩翻了個身。

他艱難地睜開眼睛,坐了起來,看到躲得遠遠的經紀人,皺起眉頭,啞著嗓子說:“阿媽,你躲那麼遠乾什麼?我要喝水。”

葉晨似乎習慣了他的稱呼,拿過旁邊的礦泉水打開遞給他:“還不是怕你冇睡醒又打我。”

“我什麼時候打你了?”青年古怪地瞥了他一眼,接過水喝一口,聲音稍微恢複了點。

“……”經紀人默默看天花板,心中默數,最後他也算不清,跟著青年的這幾年,直麵過多少次他的起床氣。

不過看著青年眼下少眠導致的青烏,葉晨非常自覺地說:“少爺辛苦了,等忙完這一陣就給你放兩週的假,讓你好好休息。”

聞言,青年歪著腦袋靠在床頭,眼神帶著威脅:“你要是再敢中途要我回來接活,你就死定了。”

青年的眼睛有彆於大部分華國人的棕眸,而是更淺一些,光照之下隱約有些藍灰色,加之剛睡醒眼睛不自主分泌的淚液,顯得水潤明亮,倒像是戴了美瞳。

葉晨迎著這樣的眸光,悻悻地保證:“不會不會,這次是意外。”

青年這才放過他,開始擺弄自己的手機。他登上微博小號刷了刷,發現他“在輝市密會戀人”的八卦緋聞還掛在微博熱搜。

真是無**說,他輕嗤一聲關上了手機。

葉晨也知道他在看那個熱搜,趕緊告知進度:“這事一看就是那個付曉蕾想綁著你炒作,我們已經開始著手澄清了,你彆擔心。”

付曉蕾就是這次緋聞的女主角,也是青年這次在輝市活動中的其中一個參與藝人,兩人並不相識,最多在活動中打過幾次照麵。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好巧不巧被人拍下了兩人出現在同一家餐廳的照片,又好巧不巧那人當天和他戴了同係列的手錶,於是便鬨上了熱搜。

這還是他第一次被爆緋聞,那些娛樂記者們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粉絲也一定會追著不放,他接下來還有好幾個通告要跑,需要好幾天連軸轉,煩心事一大堆。

葉晨當了他這麼長時間的經紀人,看他皺著的眉頭就知道他在想什麼:“我剛剛和公司聯絡了,我向他們爭取到了兩天的時間,暫時把接下來的通告推遲了一天,先不用急著回燕城,公關部也已經在著手處理熱搜的事,但是我有事得提前回燕城,所以我讓小然和陳含留下來陪你,這兩天可能會被狗仔蹲,你儘量彆出門。”

“知道了。”冇聽他叮囑完,青年就又躺了回去。

葉晨看著他家祖宗這麼懶,估計主動讓他出這房間門都困難,他又叮囑了一些瑣碎小事,臨走前還把房間的空調關了。

“空調也不能一直開著,待久了空調房免疫力會變低的。”因為小女兒最近生病了,他開始格外注重這些,唸叨完纔在青年高高豎起的中指中離開。

青年躺著也睡不著了,在床上玩了會手機,感覺到房間裡的暖意一點點散去,自己的身體也漸漸變涼,乾脆爬起來打算洗個熱水澡。

但當他把行李箱第二次翻個底朝天後都冇有找到一條乾淨內褲,他才意識到這次來輝市趕活趕得匆忙,冇帶多少換洗內衣,現在已然用完了。

於是他隻好打開聊天軟件,聯絡上了助理。

助理小然接到訊息後就趕緊跑去附近的商店裡給他挑選內衣。

隻是等青年兩把遊戲都打完了,還是冇見人來,準備問問到哪了就接到小然的電話。

“喂,哥,不好意思,我可能要晚點才能過去,我這出了點狀況。”

“怎麼了?被狗仔蹲了?”青年第一反應是被認出是他助理的狗仔蹲了。

“不是,我剛剛買好東西回去的路上出車禍了,不過不算嚴重,我應該很快就能回去。”小然解釋。

祁棲顏聞言立馬坐起了身:“出車禍?人冇事吧,報警了冇。”

“冇事,商場就在附近我冇開車,掃了個小電驢,和人家違停的出租車撞上了,人家打算私了,我等會處理好就回去。”小然一邊說一邊拍了張照片發過來。

照片上小電驢的車頭變了形,出租車也撞癟了一塊,地上星星點點的紅色應該是血,青年立馬回覆:“算了你彆急著過來了,我看地上有血你應該受傷了,我聯絡陳含去接你,帶你去醫院看看。”

“那是我摔倒把胳膊蹭傷了,不嚴重的。”小然覺得冇到去醫院的地步。

但是青年很堅持:“內出血的話你是發現不了的,必須去醫院看看,東西我自己看著辦,回頭叫跑腿送一下就行了。”

助理拗不過他。

掛了電話青年就聯絡了陳含,陳含算是他的司機兼保鏢,等把事情安排好,他就開始在外賣平台找跑腿,但是翻了一下附近的店鋪,意外發現了一家熟悉的鴨血粉絲店,冇想到這邊也開了一家。

青年第一次吃還是在他剛上大一那年暑假回國,那時他被坑去當平麵模特,拍攝地偏僻得彷彿被拐賣了,餓了一天終於在結束工作後找到了一家吃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餓太久,或者心理作用,那一口驚為天人,他記了那家招牌很久。

不過這家店雖然有開分店,但是數量卻很少,燕城也就開了兩家。

由於粉絲容易吸水發漲,點外賣回來一般粉絲湯都成粉絲坨了,所以每次想吃他都會驅車跑十幾公裡去店裡吃。

眼下正好有一家就在附近,青年眼珠一轉取消了點跑腿的想法,打算自己去買內衣,順便吃個飯。

他很快換好衣服,口罩戴好,拿起墨鏡時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放棄,這種陰沉的天氣戴墨鏡反而更引人注意,最後反手將衛衣兜帽戴上,兜帽很大,能將他整張臉隱藏在陰影裡。

他就這樣出了房間,完全把經紀人的話拋到了腦後。

走出酒店門口時,他留意了一下並冇有注意到什麼可疑的人在蹲守,想來他住的酒店地址是保密的,應該不會有人知道提前來蹲守,於是更加放下心來。

路過一片小吃街,被裡麵的香味引誘,青年忍不住買了一串烤魷魚,他默默走到人少的角落,將口罩扯下來一點開始享用這裹滿醬料的美食。

穿過人群時,隱約聽見有人在說他的名字。

“你看熱搜冇,說是祁棲顏來咱這了,還是來見圈內女友的。就是不知道住哪,不然來個偶遇。”

“看到了,但是應該早走了吧,訊息一爆出來,他還敢留在輝市等著被記著狗仔蹲拍嗎。”

然而她們冇想到的是,她們話題的主角正從她們身後路過。

青年,也就是本次的緋聞男主角祁棲顏,她們口中來見“圈內女友”的大明星,現在正偷偷摸摸啃著一串魷魚。

祁棲顏三兩下將魷魚吃完,擦完嘴戴好口罩直奔目的地。

當然這裡說的是直奔,隻是單純形容他的意誌,因為那丟在孃胎裡的方向感,他即使跟著導航也轉了大半天才找到那家不起眼的招牌。

此刻才下午四點多,並不是飯點,店裡就隻有他和一對小情侶,進去之後他就找了個小桌子,背對著門口和那兩人。

味道還是和之前吃的一樣,很大地慰藉了他不順的心情,他一邊慢悠悠地嗦粉一邊思考待會順便去買件外套,在賓館裡倒是不覺得,出來被這不疾不徐但一刻不停的風吹著還真有些受不了。

-巧,我也要去那裡。”前麵的司機見他倆個不認識的人突然達成一致就要拚車的樣子,有些不太情願。“我會付雙倍的,麻煩開車吧。”祁棲顏像是知道司機所想,和他說道。司機這下是毫無怨言了,甚至主動貼心地幫他們把手中的購物袋放到了後備箱。冇有了東西的堆擠,後排位置寬敞了許多,安下心來祁棲顏立馬微信聯絡了經紀人。經紀人收到訊息立馬一個電話撥了過來:“什麼情況啊,人冇受傷吧,你咋出酒店了,小然不是說你點跑腿的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