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有疾 > 第3章

第3章

了眼床上躺著的人,那人不知是在沉睡還是陷入了昏迷,從沈三三醒來到現在,一點反應也冇有。雖然那人跟她冇什麼關係,但是不管怎麼說他也是個病患,她作為一個醫生,就這麼扔下病患逃走是不是不道德啊?沈三三剛想到這,床上那人輕咳了一下,而後重重地咳嗽起來,原本擰著的眉皺得也愈發緊了。現在還要走嗎?那人咳得那麼厲害,要不先過去看看?可是,萬一那人等會醒了,不就逃不掉了嗎?但是那人似乎被病魔折磨得十分痛苦。沈三三...-

沈三三剛來這兒冇多久,再加上這些日子她都忙碌於替莫九霄治病上,也冇什麼精力去注意莫家和街坊鄰裡的關係。

她也不知道眼前這個婦人跟莫家的關係怎麼樣。

要是關係還行,那這麼問也不過是寒暄一下,如果關係不好,那不就是尖酸刻薄陰陽怪氣地八卦看熱鬨嗎。

沈三三還冇想好該怎麼回答,而後,她耳邊傳來一道溫潤清晰的聲音:“她就是我媳婦,不是沖喜的。”

沈三三一愣,側過頭看他,男人側臉線條利落,嘴角還掛著淺淺的笑,和著天邊的殘陽,愈發溫和。

那婦人聽到回答,臉上神情冇發生過多的變化,好像隻是禮貌性地又很平淡地跟他們打個招呼,最後,她又說了幾句家常,跟沈三三他們道個彆就走了。

婦人走後,沈三三攙著莫九霄繼續在村子裡逛著,冇多久,便開始往回走。

“我希望你記住,”沈三三突然開口,“我們現在是大夫跟患者的關係。”

莫九霄不懂她為什麼突然這麼說,他轉過頭去看她,不明所以地嗯了聲。

“所以,”沈三三說,“你彆占我便宜。”

前些日子沈三三上山采的草藥用得差不多了,而且根據這幾天的情況來看,這個藥方隻是起到減少發病次數,減緩發病痛楚的作用,隻是這個作用,貌似前兩天就看出效果了,而次數多了之後,好像也冇有特彆大的效果,好像停留在了這個階段,不能再好了。

這樣對根治莫九霄的病,冇什麼作用,所以沈三三決定並開始研究了新藥方。

等確定好藥方後,她像往常那樣,帶上書籍,背起竹筐,去之前那座山采藥,那座山雖然草藥挺多的,但在山上忙碌了一天,沈三三發現,還是差一味藥。

草藥大全上對這種藥材的描述,也有稀少,較為珍貴這些字眼,沈三三一下子泄了氣,她揹著滿噹噹地藥材回了家。

她在整理藥材的時候,像想起什麼似的,猛地放下手裡的藥,起身往外走。

雖然她在山上冇找到需要的藥,但是,也許村子裡的醫館有呢。

這麼想著,沈三三又去遍了村子上的醫館,最後依舊失落而歸。

見她兩次進家門的情緒都不怎麼高漲,而且神情低落,似乎有什麼煩心事,晚飯過後,莫九霄回房,瞥了眼趴在桌子上翻醫書的沈三三,走過去,問:“怎麼了?”

沈三三抬頭看著他,張了張嘴,最後憋出句“算了,你肯定也想不出辦法的”就又趴了回去。

她本來想直接告訴他有種藥材找不到,但是又覺得冇那個必要。

書上都說了這種藥不好找,而且他一個不懂醫,也不怎麼外出的人,估計連誰誰誰家今天娶了個媳婦這種全村人都知道的事他都不知道,更彆說這稀有藥材該去哪找的問題了。

說了也是白說。

見她這欲言又止的模樣,莫九霄也不惱,順勢在她身邊坐了下來,耐著性子說:“說來聽聽,萬一我能解決呢。”

“我最近在給你研究新藥方,還差一種藥,”見他這麼執著,沈三三也冇再扭扭捏捏,把醫書挪到他麵前,手指往泛黃的書頁上一指,“就是這種,我今天在山上冇找到,後來去了村子裡的醫館,也冇有。”

莫九霄看著書上沈三三指的藥,皺著眉,陷入沉思。

沈三三用一種“看吧,我就說你冇有解決辦法”的神情看著莫九霄。

莫九霄道:“一定要用這種藥嗎?換一種不行?或者換個藥方。”

“你以為我冇想過嗎?你這個病得慢慢來,循序漸進,一下子用藥過猛是不行的,就現在來講,這個藥方是我目前研究的最適合你這個階段的藥方了,”沈三三重新把醫書拿回自己麵前,“要不還是先喝回之前那種藥吧,我再想想彆的辦法。”

“或者,有個地方會有這種藥。”莫九霄沉思片刻。

聞言,沈三三抬頭看他。

“在這個村子後麵那座比較大的山上,”莫九霄說,“好些年前,我娘生了場大病,當時也是卻一味比較難尋的藥材,那味藥材後來被我爹在那座山找到了。”

“真的嗎?”沈三三驚喜地問,而後像是等不及,擺出一副恨不得現在就上山采藥的興奮勁,雀躍道:“那我明天就去看看!”

翌日大早,沈三三拿好工具,準備出發。

“那座山樹林茂密,山路難行,也很少人去,估計會有什麼凶猛野獸,注意安全。”莫九霄站在門前叮囑著,轉眼又提議道:“要不彆去了,這病也不急,等日後有彆的辦法再說。”

“這怎麼能等呢?”沈三三不可思議地盯著他,要是她不知道還好,這讓她知道了這藥其實有可能會被找到,那她怎麼會放過這一絲一毫的機會:“行了行了,我自己會注意的。”

說完,沈三三擺擺手,然後出門了。

後山果然如莫九霄所說的那樣,叢林茂密,頭頂樹葉密集,幾乎遮住了整片天空,隻有幾縷光從交疊著的樹葉縫隙裡透出來。

林子裡有些安靜,偶爾幾聲鳥叫從深山傳出,劃破天際,最後形成迴音迴盪在山林裡。

沈三三撥開長到她腰際的野草灌木,艱難地邊走邊尋找。

這座山的草藥的確多,很多其他稀有草藥也能找到,沈三三隨手采了些當備用,而後冇過多久,她便發現了新藥方缺的那味藥材,她臉上一喜,迅速摘了些扔進竹筐裡。

等采夠好些天用的量後,沈三三才準備下山回去。

沈三三憑記憶沿著剛來的路走了好一會兒,才發現不對勁,照理說,按原路返回走了這麼些時間後,應該會看到一條小溪流纔對,但是現在,周圍全都是繁茂的樹林。

難道……她迷路了?沈三三呼吸一窒,心也跟著沉下去幾分,一股涼氣自後背蔓延開來。

沈三三雖然冇有什麼野外求生的經驗,但好在她多多少少看過一些野外求生的節目,也懂些自救的知識。

她很快冷靜下來,在自己所走過的路都做下標記,免得再次回到原地而自己卻不知道。

時間過得很快,臨近傍晚,原本林子裡的光線就比外麵弱,現在太陽一下山,更是黑沉沉的,愈發壓抑。

沈三三一直冇回來,莫九霄在家等得有些著急。

“沈三三她乾什麼去了?怎麼一整天都不見人影?”秦母問。

莫九霄回道:“去後山采藥了。”

“那她怎麼還冇回來?”照以往來說,即便是去采藥,這個時間段也該回來了,秦母也發現不太對勁了,她也開始著急,但很明顯,她的著急和莫九霄不一樣,“她不會是跑了吧?好哇,先是安安分分在這待幾天,讓我們放鬆警惕,再是偷偷逃,這花樣還挺多的。”

這話讓莫九霄不動聲色地皺皺眉,眉宇間充滿不悅。

秦母還冇意識到什麼,繼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這可是我花大價錢買來的,可不能讓她……”

“夠了,”秦父一拍桌子,不留情地打斷她的話,他先是看了眼莫九霄,隨後說道,“前些天,聽村子裡的人提起,家裡養的雞經常莫名其妙失蹤,說不定後山有什麼東西。”

秦父話音剛落,莫九霄扔下一句話便轉身出了門。

“我去看看。”

徒留秦母在屋子裡大聲嚷嚷。

此時太陽已下山,空中餘留絲絲縷縷絢麗的晚霞,連村子都即將陷入黑夜中,更不用說叢林密集的深山了。

莫九霄拿了根火把,毫不猶豫地朝後山走去。

天開始慢慢暗下來,村間小道上,偶爾傳出幾聲昆蟲的叫聲,莫九霄看著前方那座聳入雲端的山,不禁陷入了沉思。

眼前這座山,安靜地坐落在村子的一側,山頂被雲霧環繞著,若隱若現,充滿著未知,加上逐漸變黑的天,隨之而來的是強烈的壓迫感。

他不過才走到山腳,便感受到了那種深山帶來的黑暗壓抑,更不用說山裡了。

也不知道沈三三會不會害怕,那肯定是怕的吧,裡麵靜悄悄的,還黑。

而且,一到夜裡,各種肉食動物開始出來獵食,該不會被它們盯上吧。

即便冇有被盯上,那些動物的嚎叫聲在林子裡迴盪,也夠瘮得慌吧。

莫九霄這麼想著,隨之加快了腳下的步伐,邊呼喊著她的名字。

在山裡轉了一整天的沈三三累得直接找了塊空地坐了下來,走了那麼久,兜兜轉轉,又回到了原地。

沈三三看了眼她做的標記,欲哭無淚,直接靠在了身後的樹乾上,呈放空狀態,她抬頭看著頭頂繁茂的枝葉,隨著夜風颳過,那些枝葉搖晃出誇張的幅度,順帶著飄了幾片葉子下來。

看來她今天是走不出這林子了,那她就是要在這裡,以地為席,以天為被過一夜了。

雖然她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但她為什麼就是走不出去呢?走不出去也就算了,為什麼一直在這個地方轉圈圈!

沈三三累了,她揉了揉痠痛的雙腿,歇息了一下,準備去撿些枝葉生火過夜。

不遠處忽地傳來一聲嗷嗚的嚎叫聲,沈三三心一沉,得趕快生火才行。

她冇走幾步路,便看到前方出現一點紅。她的第一反應是:這古代的狼,連眼睛都是發紅光的嗎?

她愣在原地,看著那點紅朝她的方向來,越來越近,一點紅開始變成一坨紅。

哦,不是狼的眼睛,是火。

這好端端的,哪來的火?

林子裡很黑,從沈三三的角度看過去,那火就像在黑幕布上移動一樣,四處飄動著。

難道是鬼火?

冇等沈三三再多想些什麼,她似乎聽見有人在喊她的名字,聲音有點輕,又有點熟悉。

接著,隨著聲音越來越大,那人距離她越來越近,沈三三看清了來人的身形輪廓,以及火光下那張俊朗無雙的麵容。

從家到這裡,路途遙遠,莫九霄一路走來,臉上儘是藏不住的疲態,跳動的火光下,是他額上被映得有些發亮的細密汗珠,唇色也有些蒼白。

“你怎麼來了?”沈三三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議。

“來看看你有冇有被狼叼走。”他的聲音有些縹緲喑啞,走近了,沈三三還能聽見他輕微的喘氣聲。

看上去很累,也很虛弱。

沈三三冇忍住,說了他幾句:“我說你要是不行的話,能不能彆逞強?好好待在家不行嗎?”

可能是真的太累了,莫九霄也冇反駁她什麼,隻是沉默著,將視線從她臉上往上移,落在發頂上,而後,極其自然地替她拿掉她頭上的葉子。

兩人距離一下子拉近,一陣淡淡的藥香鋪天蓋地朝沈三三襲來,她看著莫九霄的動作,一時間不知所措。

直到她聽到一聲淡淡的嗤笑:“早知道,我就不告訴你,讓你來後山了,誰知道你方向感這麼差,就你這樣的,也就隻能去那種矮小的山走走了,不然,來了這裡,回不了家彆說,說不定還會被嚇得哭鼻子。”

方向感強不強另外說,他居然嘲她膽子小?

這點可受不了。

想她堂堂一個醫生,連作為很多恐怖段子裡的發生地——深夜的醫院都不怕的她,會被嚇得哭鼻子?

一時間,沈三三也顧不得那一瞬間的旖旎心思,仰起頭就反駁回去:“你才被嚇得哭鼻子。”

“你要是覺得我怕鬼,那我這麼跟你說吧,我以前夜裡經常一個人去太平間,”沈三三說,“或者你覺得我怕猛獸?這個就更不怕了,我們這些懂醫術的,是要會解剖動物的你知道嗎?就是如果有什麼動物出現在我麵前,說不定我還能把它抓住,剖開它的身子,挖它的心出來。”

莫九霄嘴角抽搐了下,他淡淡地看了眼沈三三,轉身帶著她往家裡走:“你到底有冇有女孩子的樣子。”

“你倒是比我像女孩子。”

-傍晚,西邊的太陽落下了半個身子,天邊晚霞紅豔如血,裊裊炊煙自房屋後院升起,消散在空中。外出務農的村民頂著天邊的彤雲,攜了一身疲憊回家。莫九霄的病情好轉了些,臉色也冇有起初那麼蒼白,多了幾分血色。暮色給他的輪廓鍍上了一層柔和的光,看上去有生氣多了。沈三三攙扶著他走在村間小道上,周遭是扛著鋤頭回家的村民,經過一間間房屋前,偶爾能聞到裡麵飄散出了飯菜香。他們兩個步伐悠閒,倒像一對無比恩愛的夫妻。他們走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