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欲長久 > 第一章

第一章

不是這樣一帆風順的,崔夫人家中突變,家道中落,一時間那些追求的人便作鳥獸敬,隻有崔善譽一人不離不棄,始終陪在她身邊,崔夫人被他的真心所打動,接受了他,與他成婚。兩人成婚後,二人如膠似漆,雖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人,但日子也過得甜蜜.可惜,老天似乎就是這麼狠心,不給人留一點餘地,兩年後崔夫人難產隻為崔善譽留下個孩子,便撇手離去。崔善譽使給這個孩子取名為桓,有"還"的意思,崔桓今年十有五,是夫子和同僚孩子...-

曆正五午邊疆戰事吃緊,百姓民不聊生,處於水深火熱中。

崔家是這眾多家庭的一員,隻是家中有些積蓄,不至於流離失所到街上乞討。.崔善譽知道家中即使有積蓄,也不過是緩兵之計,便想到自己在廣陵的好友,寫信說要南下投奔於他。

而此時,一封出自陽關的信封擺在周府周秦伯的書房裡,周秦伯為人仗義又豪爽,見到好友寫信要來投奔於他,當場就回信答應,讓小廝送去,還不忘在後麵說一句:"八百裡加急啊,八百裡!"

八百不八百不知道,反正這信崔善譽是收到了的,一收到,看都冇看,就知道周秦伯答應了的,終究還是不放心,便拆開看了一看,還添上一句:"果真是有求必應周秦伯啊!"投棄信被週末人知道後,那位"有求必應周秦伯"正被他夫人訓:"八百年前都不見一回的朋友,一寫信就說要來投奔,你要說一點兒心思都冇有,我斷然是不信的,又要像上回順走我一盒首飾纔好呢."

順手飾的人就是之前在周家留宿的“好友”,那家的婦人藉著跟周夫人聊天的機會,便偷偷拿走了貴重的首飾,她倒是很會拿,專拿周夫人平日裡不常戴的那些個釵子,耳環,手鐲,發現的時候那家人早已經離開。

還不知道已經被周夫人編排的崔家人坐上馬車,從陽關前往廣陵。

說起崔善譽這個人,雖名字裡帶個"善"字,但坑起人來,也是一把好手,周秦伯和周夫人這段姻緣就是他促成的,當時倆家人都對對方滿意,隻是這二人有都是有主意的,找了崔善譽這號稱三寸不爛之舌的人來說服。

他辦作一位算命先生,對著路過的周秦伯開口便說出了他的生辰八字和生平事蹟,這些都是倆個府中告訴的,但周秦伯當場便覺得他是半仙,見他信了又說:“你近日有一天賜良緣,可要把握好機會啊”周秦伯一聽便又問:“是誰”?他道“紀府紀小姐”他對周秦伯說:“紀姑娘溫柔賢惠,賢良淑德是位不可多得的妻子。”用這個方法又對紀林說:“周秦伯儀表堂堂,溫潤如玉,是位再難得的好郎君。”

兩人聽到這樣說,當下就回府敲定了二人的姻緣,決定成婚。在兩人成婚當天,還特意悄悄給兩人說了對方都喜歡溫和有禮的人。結果就在兩人成婚不到半年的時間裡雙雙都暴露了本性,而崔善譽則是帶走了兩家給他的牽線銀子跑了。

崔善譽來到陽關,一見鐘情於崔夫人,便各種獻殷勤,當時崔夫人有不少青年才俊追求,他在當中毫不起眼,且又是外鄉人,故而當時的崔夫人雖覺得這人有意思但是不會嫁給他,可日子不是這樣一帆風順的,崔夫人家中突變,家道中落,一時間那些追求的人便作鳥獸敬,隻有崔善譽一人不離不棄,始終陪在她身邊,崔夫人被他的真心所打動,接受了他,與他成婚。

兩人成婚後,二人如膠似漆,雖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人,但日子也過得甜蜜.可惜,老天似乎就是這麼狠心,不給人留一點餘地,兩年後崔夫人難產隻為崔善譽留下個孩子,便撇手離去。

崔善譽使給這個孩子取名為桓,有"還"的意思,崔桓今年十有五,是夫子和同僚孩子口中的好學子和好同窗,處理事務也是井井有條,挑不出一點兒錯處,完全不用崔善譽擔心,但越是這樣的懂事,崔善譽便更覺得虧欠他,因他從小便缺失孃親的愛,自己又忙於生意,才讓崔桓這樣早早的就不讓人操心。

可讓崔善譽冇想到的是,崔桓其實對於缺失孃親陪件並冇有多少感受,因為準善譽給了他兩份愛,他並不覺得有區彆,隻是偶爾會看到彆人的孃親會有些羨慕罷了。

其實,周夫人說的也冇錯,崔善登前往廣陵確實有彆的事.那就是經商,還有讓兒子交到新朋友,拓展人脈,也是去到周家的原因.

周秦伯膝下有一子一女,都是周夫人所出,長子叫作周子由,小女叫作周承歡。

從陽關到廣陵的路程很長,一路上的走走停停,讓崔桓直到已至廣陵都還覺得是一切是場夢。

崔善譽按照周秦伯給的地址來到周府,小新廝通報後,周夫人先出來迎接,周秦伯則跟在身後,崔善譽見到這場景,便先發製人,先向周夫人問好,又是一頓關心問近來可好,借住幾日給你們添麻煩了,再向同秦伯問好,這一套程式走下來,週末人的態度好了很多。

見周夫人不再咄咄逼人,便向她介紹起崔桓來,周夫人打第一眼見到這個孩子就著實喜歡,長得白淨不說,情商還很高,一見麵便誇她長得像牡丹,國色天人,不像她家那臭小子,天天就隻會惹她生氣,氣得她臉上都多了些皺紋了想到這周夫人摸了自己的臉上。

安排好住宿後,兩家人便一同吃了午飯,飯桌上崔桓見到了周子由,是個很俊俏的少年郎,他笑起來有個小小的酒窩,讓人心生歡喜。

飯後,周子由的妹妹周承歡鬨著要哥哥陪她去後院玩,長輩們讓周子由也帶著崔桓一起去,周承歡一路笑著鬨著,拉著哥哥的手,向後園走去,崔恒沉默地跟在後麵,到了陌生的地方,崔桓終完還是拘束的.他看著周子由和周承歡玩鬨得很開心,便也冇出聲打擾,不在一旁的地上看螞蟻.

周子由知曉今日有客人來府上暫住幾日,原是冇放在心上,但他娘自從今早見過崔桓後便一直在他耳邊誇讚崔恒,好聽的詞彙跟不要命似的往周子由耳朵裡湧,搞得周子由都好奇了,究竟是什麼樣的少年,能讓她如此誇讚。要和道周夫人大多一開口便是罵他是小兔崽子,又在外麵惹了什麼事啊之類的。

周子由還在和周承歡打賭哪隻王八先死的時候,目光無意中瞥見白淨明朗的崔桓正蹲在地上,百般無聊地看著地麵不知在看些什麼,他內心閃過一絲捉弄,正好已至周承歡平日午睡時間,便哄她回房睡覺了,他自己則從身後悄悄靠近崔桓."你在看什麼呢"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搭在了崔杠肩上,準桓被周子由的舉動驚到,表麵上看不出什麼,但眼神中閃出一絲慌亂,無措聲音有些微微顫抖:"在看螞蟻,"心大的周子由絲毫冇感受到崔桓的神色變化,繼續說著:"螞蟻有什麼可看的,我帶你去看個好玩的."崔桓剛要站起身來婉拒,突然,一陣猛烈的眩暈感來襲,崔桓的身體無力地向下載去。

"我的兒啊!"崔桓是被吵醒的,睜開眼就看著他爹抱著他哭,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年紀輕輕就死了呢,大夫在一旁無語地翻著白眼,說:"冇什麼大事兒,隻是水土不服還受了驚,休養幾日就好了,崔大人我們先出去吧,不要吵到貴公子休息了."說完,就拉著崔善譽出去了,崔善譽出房門之前,還不忘扭頭叮囑:"兒啊,好好休息啊."大夫冇忍準又揹著崔善譽翻了個白眼,心中暗想:你不打擾,就是你兒最好的休養了。

休息了幾日後,崔桓的狀態好了很多.周府還特意為他辦了一場家宴,飯桌上,周夫人開口說:"小桓,你這次生病是我們照顧不周了,多住些時日,讓子由帶你好好玩玩,就當是賠禮了."崔善譽順著說:"兒啊,你就在這兒多住些時日,正好新家那邊還要一些時日才能完工."崔桓被這一左一右的勸說,也不好拒絕,便應了下來.

晚飯過後,崔桓在房間溫書,一陣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思緒,打開門,發現來人是周於由.崔桓驚訝道:"怎麼來找我了,是有什麼事嗎"周子由彆扭地低著頭,低聲說:"我是來道歉的,不好意思,那日嚇到你了."崔桓見他這樣誠儘倒是有些不知所錯了.連忙擺擺手,說:"冇事,不怪你.主要是因為初來乍到,水土不服所致,驚嚇隻是次要.而且我相信你也不是故意的."謔,因這一番話,讓周子由更加心虛,心中的愧疚更甚。

崔桓走進屋裡,示意周子由跟來,崔桓倒了兩杯茶,放在兩人麵前的桌上.周子由端起他麵前的一杯茶,喝了一口,欲言又止,似是有些難以啟齒.斟酌良久,周子由輕歎一聲,說:"其實,你剛來時,我是有些嫉妒的.娘從未說過我的好."崔桓聽到這話,輕笑一聲,道:"周夫人並非冇有誇過你,她在我麵前倒說過你的好."周子由聽到這話,眼睛明顯亮了一下,崔桓接著繼續道:"她說你有一次因為可憐一位老人,就將自己的月例都給了老人家,她當時知曉了這件事,知道那老人拿了錢去賭,生了好大的氣,但又想到你是出於好心,便又也冇說什麼,隻把自己的例銀填補進去,"周子由喃喃:"怪不得,那月的例銀分發並未少我."兩人通過今晚的夜談,關係來近不少,特彆是周於由,真心覺得這個比他大一歲的"兄長"是一個很好的朋友。

周子由從學堂裡的夫子總是板起臉來訓人,鎮口的老伯又去那裡進了好多有趣的東西,最後聊到家裡最近收養的狸花貓,給它起名叫作花生豆。

崔桓都認真且耐心地聽完了,時不時也會點評兩句.周子由說得口渴了.連喝三杯水後,小心地問了一句:"你會不會嫌我煩啊"崔桓倒也實話實說"有點兒."但停頓了半秒,又繼續說道:"不過我聽著很開心,你是第一個和我聊這麼多的人,很高興能夠與你相識."

-恒沉默地跟在後麵,到了陌生的地方,崔桓終完還是拘束的.他看著周子由和周承歡玩鬨得很開心,便也冇出聲打擾,不在一旁的地上看螞蟻.周子由知曉今日有客人來府上暫住幾日,原是冇放在心上,但他娘自從今早見過崔桓後便一直在他耳邊誇讚崔恒,好聽的詞彙跟不要命似的往周子由耳朵裡湧,搞得周子由都好奇了,究竟是什麼樣的少年,能讓她如此誇讚。要和道周夫人大多一開口便是罵他是小兔崽子,又在外麵惹了什麼事啊之類的。周子由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