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與風流影帝閃婚後,他真香了 > 小兔子夏繁書

小兔子夏繁書

告訴我,這樣我纔好幫你製定最合適的應對方案,聽見冇有?”陸祁隱在演戲方麵天賦異稟,八歲出道之初就得到國家級演員青睞,成為其在世時唯一的徒弟,二十歲便斬獲影帝頭銜,是娛樂圈公認的“天選之子”。但路途太順導致陸祁隱的性子愈發變得桀驁風流。他不僅熱衷於夜店玩樂,而且緋聞纏身,娛樂圈的頂流明星說甩就甩,看不慣的導演說罵就罵,絲毫不顧輿論影響。起先陸祁隱這種“風流公子”的瀟灑人設還挺受歡迎,還是有許多大IP...-

00:47。

Bastard酒吧裡人聲鼎沸,動感的DJ舞曲震耳欲聾,頭頂刺眼炫彩的頂光燈照的人頭腦發昏,曖昧的氛圍似蛇一般,緊緊纏繞著舞池中央賣弄身姿舞蹈的男男女女——瘋狂糜爛的夜生活由此開始。

vip區域的超大真皮沙發上烏泱泱的坐著一群身著名牌的年輕男人,大聲鬨笑著、像永動機一樣喝個不停,嘴裡時不時蹦出幾句汙言穢語,甚至有人在酒精的刺激下壓著旁邊的陪酒服務員就開始熱吻,嚇得其他客人避而遠之。

陸祁隱也不知道被彆人勸著悶了幾杯酒,愈發覺得身體燙的厲害,意識也逐漸變得有些恍惚。他一把推開緊貼在身邊的妖豔男人,搖搖晃晃的從沙發上站起來,邊解襯衫釦子邊往廁所的方向走。

“哎陸哥,要回家啊?”其中一人見狀急忙放下酒杯扶他。

陸祁隱扶著牆,輕飄飄的擺手,“洗把臉,你們繼續。”

身體燥熱難忍,頭暈腦脹,流行的鼓點音樂又一幀幀刺痛著陸祁隱的耳膜,他難受的乾嘔幾聲,隨後跌跌撞撞的擠出人群。

到了洗手池前麵,陸祁隱把水龍頭開到最大,捧起冰涼的水花往臉上狠狠撲了幾次,那種怪異的不適感纔得到緩解。

媽的,哪個傻逼把藥錯下到我的酒杯裡了。陸祁隱用袖子抹了一把臉,抬頭打量著鏡子裡眼神氤氳的自己。

雕刻一般鋒利的臉頰,勾人的琥珀色瞳孔,英挺的鼻梁,紅潤的薄唇不屑的輕挑起,額前淩亂的髮絲為他增添了好幾分不羈的瀟灑,這一切都在證明一個事實——

哥們真帥。

陸祁隱驕傲的扯起嘴角,抽出幾張紙擦了擦下巴上殘留的水珠,晃了晃依舊暈乎乎的腦袋,轉身往回走。

結果剛邁出半步,懷裡就撞進了一個香香軟軟的雪糰子。

陸祁隱好不容易恢複的神智,在聞到雪糰子身上混雜著酒味的清冽香味後徹底混沌了。

他不受控製的緊緊抱住懷裡毛絨絨的雪糰子,把臉埋入他的脖頸處貪婪的嗅著,右手肆意的在他腰間遊走,最後緩緩探入溫暖的衣服內部。

雪糰子的身體輕顫了一下,伸長雙臂勾住了陸祁隱的脖子。

-

淩晨,京城洋洋灑灑下了場大雪,安靜的街道上好似被鋪上了一層潔白的棉絮。

涼意順著大開的窗戶鑽進屋子裡,陸祁隱蹙起眉,習慣性把被子拉過頭頂,翻了個身繼續睡。

“陸祁隱,開門!!快點把門打開!!”

一陣粗暴的敲門聲突兀的響起,被擾了清淨的陸祁隱不爽的“嘖”了一聲,“滾蛋,彆打擾我睡覺。”

“我給你三十秒的時間開門,現在開始倒計時。”

“隨你的便。”陸祁隱不耐煩的捂住耳朵。

還給我三十秒,除了我經紀人還冇人敢這麼跟我說話,不過這聲音確實有點耳熟......

不對!

反應過來的陸祁隱猛的從床上彈起,迅速穿好衣褲光腳過去開了門,散漫的斜靠在門框上,對著門口穿著端莊黑裙、帶著墨鏡的中年女人狡黠一笑,“早啊,白姐。”

“早個屁,讓開!”白穎衝進去猛地拉上窗簾,隨後怒氣沖沖的跑到床前把被子扯掉,又跑到廁所轉了一圈,總之把屋子裡所有能藏人的地方全翻了一遍,結果連根毛都冇看見。

陸祁隱被她這一連串舉動整懵了,他疑惑的撓撓頭,“你是在......收拾房間?”雖然有些粗魯,雖然這是酒店的房間,但還是挺感動的。

“藏哪了?!”白穎瞪著他。

陸祁隱更迷惑了:“藏什麼?”

“人!跟你上床的那個人!”白穎焦急的拍桌子,“彆在我麵前裝糊塗!你也知道你這幾年人氣下降的有多厲害,如果這件事情處理不好,你很有可能會就此斷送演戲生涯,你對得起你師父臨終前對你的寄托嗎!你最好把事情的經過一字不落的告訴我,這樣我纔好幫你製定最合適的應對方案,聽見冇有?”

陸祁隱在演戲方麵天賦異稟,八歲出道之初就得到國家級演員青睞,成為其在世時唯一的徒弟,二十歲便斬獲影帝頭銜,是娛樂圈公認的“天選之子”。

但路途太順導致陸祁隱的性子愈發變得桀驁風流。他不僅熱衷於夜店玩樂,而且緋聞纏身,娛樂圈的頂流明星說甩就甩,看不慣的導演說罵就罵,絲毫不顧輿論影響。

起先陸祁隱這種“風流公子”的瀟灑人設還挺受歡迎,還是有許多大IP影視願意找他合作。但時間一長,越來越多年輕優秀的演員出現在大眾視野,陸祁隱這個馬上三十歲、脾氣不好的“老演員”已經不受寵了,甚至有不少“死忠粉”脫粉回踩,公司也很少管他了,放任他自生自滅。

白穎的這番話讓陸祁隱原本空白的大腦隱隱回憶起了什麼,他眯起眼睛仔細回想,眼前倏地閃過幾個畫麵——舒緩的音樂、色情的氛圍燈、拆過的套套...........以及一張陌生的、佈滿淚痕的小臉。

陸祁隱咂了咂嘴,走到全身鏡麵前撩開上衣,腰上確實有幾道紅色的抓痕,是那個雪糰子留下的。

他伸出手摸了摸那幾道抓痕,有點癢。

白穎咬牙盯著他腰上的痕跡,憤怒的把手機塞到他手裡,“你自己看看吧。”

#陸祁**會情人#

#影帝陸祁**生活混亂#

#陸祁隱

白衣少年#

#陸祁隱

塌房#

.................

陸祁隱隨手點開了其中一個關鍵詞,映入眼簾的就是一張高清照片,畫麵是在酒吧廁所門口,自己抱著一個穿著毛絨外套的少年,手還不安分的伸進了人家的褲子裡。

陸祁隱:“............”

再往下翻,還有自己攬著白衣少年在酒店大廳辦入住、以及在屋子裡和他相擁熱吻的照片。不過後幾張照片拍的很模糊,白衣少年又隻有側臉,根本看不清楚長什麼樣子。

事發突然又在深夜,熱度冇有發酵的那麼快,微博下麵也隻有零星幾個評論。

[發黴的泡麪:這人看起來怎麼那麼像未成年。]

[陸哥的舔狗:一看就是他主動湊上來勾引陸哥哥的,真不要臉!]

[不服:樓上彆自我安慰了,陸祁隱的風流事蹟還少?隻是以前冇被拍到實錘照片罷了。]

[正義裁判:同意,陸狗可是這個酒吧的常客,估計在這裡騙過不少人跟他上床。]

[吃瓜小姐:畢業論文的題目已經想好了——論拉窗簾的重要性。]

陸祁隱心有餘悸的掃了一眼緊閉著的窗簾,在心裡默默給吃瓜小姐點了個讚,以後一定要養成進屋先拉窗簾的好習慣。

“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到那個白衣少年是誰,到底是不是未成年。”白穎見他不說話,恨鐵不成鋼的拍了他一巴掌,“你給我大概講講他長什麼樣子,或者身上有冇有什麼顯著的特征,比如痣啊,疤啊什麼的。”

“一雙眼睛,一張嘴,一個鼻子,特彆白。”當時□□物的作用太強,燈光又暗,這是陸祁隱絞儘腦汁纔想到的幾個形容詞。

白穎:“..................”

正當白穎要發火的時候,陸祁隱忽然一拍大腿,“他鎖骨上好像有一小片蝴蝶形狀的胎記!”

聽到這話,白穎的表情變得很奇怪,她連瞟了陸祁隱好幾眼,隨後雙手抱胸,語氣懷疑的問道:“你確定?”

“確定!”陸祁隱眼神堅定,表情竟然有幾分回味,“我當時覺得挺性感的,好像還抱著他啃了好幾口。”

“...........如果你的記憶冇出錯,那我應該知道是誰了。”白穎剜了他一眼,從包裡拿出口罩墨鏡丟給他,“戴上,回公司。”

陸祁隱好奇揚眉:“誰啊?也是圈裡的?”

“嗯,一個性格很好的新人。”

-

陸祁隱到公司就隨便找了個空的會議室補覺,期間隱約聽到門口有腳步聲和交談聲,應該是白穎在跟公關交代事務。因為太過疲乏,陸祁隱還冇來得及聽清交談的內容,就已經陷入溫暖鄉裡睡著了。

不知不覺天光大亮,白穎推門進來把還在睡夢中的陸祁隱叫醒,領著他走到了一個小的會客室門口。

陸祁隱懶散的雙手插兜跟在後麵,睡眼惺忪的打了個哈欠,剛想問些什麼,眼睛一斜瞟到會客室裡坐著一個乖巧俊秀的男生,一時間有些晃了神。

男生皮膚白的通透,微紅的鼻尖上翹出一個嬌俏的弧度,淺棕色的短髮柔順的垂著,濃黑如墨的雙眸定定的望著他,紅潤飽滿的嘴唇輕抿著,可愛又不缺乏靈氣。

這張臉熟悉又陌生,陸祁隱試探性的看向白穎,“......這是?”

“剛跟人家睡過就不記得了。”白穎翻了他個大白眼,催促他往裡進,“快點,進去跟人家聊聊。”

“不是,等、等一下。”陸祁隱冇來由的有些慌亂,他拽著白穎走到一旁,壓低聲音問:“你讓我跟他聊什麼?交流床上技巧?”

“嚴肅點,我跟你說正事呢。”白穎翻了他個大白眼,“公司已經跟他的經紀人談好了,既然這件事情對雙方的影響都不好,倒不如偷梁換柱,就說你們已經訂了婚,再抽空領個結婚證在網上一曬,公司趁機給你立一個‘海王收心,賺錢養家’的深情人設,你好好經營一段時間,說不定還能因此一夜翻紅呢。”

“不行,我不同意。”陸祁隱浪蕩了這麼些年,早就已經習慣了獨自一人,這法子一用,不能光明正大撩男人不說,身邊還多了一個小累贅,走哪都要帶著,想想都煩。

“這可由不得你,拋去這個解決方案對你的好處不說,你也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白穎雙手抱胸,目光銳利的盯著他“要麼服從安排,要麼跟公司決裂、換個經紀人,你自己選吧。”

陸祁隱:“.........”

白穎自陸祁隱十五歲起就一直是他的經紀人,對他就像對自己親兒子一樣好,替他擺平過的事情更是多到數不清,陸祁隱哪怕再混蛋也不想跟她的關係鬨僵。

但是結婚........還真冇設想過。

思索間,會客室裡傳出了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兩人同時轉頭朝會客室門口看去,一個白淨的小臉悄悄探了出來,純淨清澈的嗓音似鄉間溪流一般柔和。

“我想接點水喝,但是......冇有杯子了。”

也許是被陸祁隱直勾勾盯著的緣故,他在說後半句話的時候羞怯的往後縮了縮,隻留下一隻眼睛露在外麵,好似一隻怕生的小兔子。

白穎剛想出聲,就被站直了的陸祁隱給擋住了。

他問:“叫什麼名字?”

小兔子眨了眨眼睛:“夏繁書。”

“夏,繁,書。”陸祁隱慢速唸了一遍,挑起眉衝他抬了抬下巴,“我幫你拿水杯,咱們聊聊。”

-書滾燙的耳朵,“要不,我們在這裡來一次吧?”“我不要!”夏繁書本以為陸祁隱是想確認自己到底是不是那天晚上的人,聽到這話才反應過來他要乾什麼,急忙伸手製止,卻被他一把握住手腕,怎麼也掙不開。“我都來感覺了,你這時候反悔不太好吧?”陸祁隱強硬的拉著他的手就要往自己的身上貼。“不要!你放開我!”“來嘛,我很溫柔的~”兩人爭執期間,夏繁書情急之下猛地抬手扇了陸祁隱一巴掌。啪。非常清脆的一聲響。陸祁隱被打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