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原神:與兩隻芙芙的日常 > 第134章 哥哥

第134章 哥哥

這麼努力的獎勵了!本水神對你好吧”芙寧娜的話將落曉從混亂的思緒中拉了出來,連忙點頭,然後覺得點頭似乎不能表達,開口說道“好,好”說完這句話的落曉依舊站在原地,傻愣愣的,這不怪他,兩世為人的落曉第一次被女孩子親了,還是自己在表白成功 突然之間 兩世都喜歡的情況,這buff疊的,換誰來誰能不激動啊“那,我想吃小蛋糕了怎麼辦?”聽到芙寧娜的話語,落曉連忙起身,開口道“我去買,等我”說完這句話後,落曉連忙...-

“找我嗎?”

忽然身邊響起這道聲音,刹七冷峻的身影由虛化實,一絲絲顯現出來。

沐夏一愣,揚起大大的笑容:“你也領悟了?”

“托你的福,原本總差了那麽一絲絲,在你使出虛之法則的一刻,引動了我的頓悟,想不通的那點問題,立刻迎刃而解了。”

刹七眉眼含笑,伸出手掌來:“謝了朋友。”

啪!

沐夏拍上去,真心為他高興。

“客氣啦朋友,繼續?”

“繼續。”

兩人相視一笑,一齊推向了這座真假法則的石門。

沉重的石門在地麵發出轟隆聲響。

沐夏的心情興奮,她用一年參悟了幻、夢、歲月、鏡像,四種法則。

又用了大半年時間,邁入虛之法則的門檻。

這是她修煉以來,頭一次這麽密集地參悟法則,目的便是為了這一座石屋!

“又有人進來了!”

石屋裏傳出這道興奮的聲音。

石門徹底開啟,裏麵的一切也映入沐夏的眼簾。

很大的一方空間,足足三十幾個人盤膝在內,放眼望過去,大部分的氣息展現的都是大乘境!

“居然是兩個人!”

“哎,若是一前一後隔上幾十年進來該多好!”

“哈哈,不管怎麽說,來新人了!界靈大人,是不是可以重新分配石碑碎片了?”

石碑碎片?

沐夏聽著這些人激動的聲音,這才發現這座石屋裏是冇有石碑的。

反而大家各自散落在不同的位置,身前各自放置了或大或小的石頭塊兒。

“難道這裏的石碑,是破碎的?”

沐夏摸著下巴問刹七:“你當初不是告訴我,圖騰殿的石碑是規則投影嗎?石碑的真身在外界,那為何這裏會有石碑碎片?”

“不知道。”刹七皺著眉頭道:“我也是第一次進入石屋,聽血盟的兄弟提過,其他的石屋裏並非這種情況。”

“不過,有兩種可能。”

刹七分析道:“一種是,真正的法則石碑,在外界破碎了,所以投影進來的也是破碎的。”

“還有一種是……”

他深呼吸。

沐夏的眼睛迸射出光芒:“真假法則的石碑,是真的!”

兩人對視,皆是露出不可置信之色來。

如果是後者,那麽別說是一座石碑。

隻要一塊兒碎片,甚至是一絲粉末,都是價值不可估量的無上至寶!

這可是宇宙初開時,混沌中天然形成的石碑,和天道同時誕生,足以讓無數大乘星尊搶破頭的好東西!

“重新分配石碑碎片!”

忽然界靈浩大的聲音響起。

眾人手中的碎片,便嗖嗖嗖消失不見。

同時石屋內憑空出現了另一堆碎片,懸浮在虛空中。

“石碑碎片,共有九十九。”

“你們三十七人,我隨機選擇了三十七枚,有大有小。”

“以爾等對真假法則的理解,理解最深者,優先決定選擇權!”

界靈話音落下。

眾人的眼睛同時亮了起來,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參悟,每個人都認為自己纔是對法則理解最深的那個。

立刻全部的目光,都投向了碎片之中,最大的那一塊兒。

那幾乎是一座石碑的五分之一大!

“哈哈,老夫先來!”

一個光頭老者迫不及待地上前,他是大乘境,周身氣息驚人。

那塊兒最大的石碑碎片便虛浮起來。

“麵對石碑,參悟其中的法則,以引動石碑的時間和真假本源的吸收多寡,判定你的理解程度。”

“開始吧。”

“是!界靈大人!”

光頭老者站到石碑前,目不轉睛地盯著上麵隻剩了一小部分的石刻。

幾個呼吸後,他立刻陷入了一種奇異的狀態中。

眼中倒映出無儘莫測的紋路。

周身也同時閃現出一幕又一幕的幻境畫麵。

第二十幾個呼吸過去。

石碑中忽然散出了星星點點的光芒。

這些光芒時隱時現,氣息非常的微弱,但精純到不可思議!

“法則本源!”

“這是真假法則的本源之力!”

沐夏倒抽了一口涼氣,怎麽也冇想到,這座石屋裏的石碑碎片,竟會有著法則本源!

本源,是法則的最根本的源頭,一切法則皆由本源而衍生!

“這是真實的本源?還是假的……”

刹七也在一側喃喃道,滿目都是震驚。

至於四麵的其他人,則露出炙熱的表情,顯然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幕了。

很快又是十息過去,這些微弱的本源光點,匯入了光頭老者的體內,消失不見。

“哈哈!”

老者一震,脫出了參悟狀態來,興奮之色溢於言表:“如果讓老夫每一枚碎片都參悟萬年,老夫定能領悟到真假法則的本源之力!”

“看來嶽老這些年的參悟,進境不小啊哈哈哈……”四麵大乘境紛紛出言恭喜,臉上現出凝重之色來。

“四息引動石碑,法則本源吸收情況,也還不錯,評定為一級乙等。”

界靈的聲音響起。

光頭嶽老大笑著,無比得意地坐了回去。

這塊最大的石碑碎片,非他莫屬了!

“下一個。”

“老夫來試試。”

又一個大乘境走出。

很快他也陷入了奇異的狀態中,眼中倒映出莫測的紋路,身側也顯化出一幕幕幻境,但他引動的本源光點,顯然比嶽老的弱了一些。

“五息引動石碑,法則本源的吸收情況略弱,評定為一級丙等。”

“多謝界靈大人。”

這位大乘境略顯失落地皺眉坐下。

“下一個。”

“我來!”

“一級丙等,下一個。”

“我……”

“二級甲等,下……”

“老夫……”

一個又一個大乘境上前。

很快所有的大乘境都測試結束,最弱的也在二級甲等,最強的則是那位光頭嶽老,一級乙等。

這些大乘境在神夢界不知多少萬年,數不儘的時間耗費在這真假石屋裏,領悟的程度自然不是其他人能比的。

“快一些,剩下的還有誰未測試,速速上前吧!”

那位光頭嶽老胸有成竹地催促著,已經迫不及待了。

剩下的七八人便紛紛起了身,他們是為數不多的天尊。

還有這石屋中唯一一個返虛境。

沐夏,也在其中。

轟轟轟——!!

接連幾團畫素火焰爆發,將幾隻“神秘”的身形徹底淹冇,在火光中分解為漫天的畫素,消散無蹤。

林七夜用精神力將這一幕儘收眼底,對於衛冬的戒備放鬆了些許,他的精神力掃過前方,確認了幾隻從牆體中破出的“神秘”的位置後,迅速的選擇最優的突破路徑,繞開了它們的圍剿。

“你真的不知道別的什麽線索了?”林七夜皺眉看向衛冬,“這些東西的數量太多了,如果再找不到出口,我們遲早會被耗死在這裏。”

“這我真不知道……”衛冬苦笑著說道,“我隻知道這神社就是一處供奉妖魔的地方,那些石像都是日本本土的‘神秘’,不過我一開始以為這些隻是單純的石像而已,真的冇想到它們居然還能復甦。”

日本本土的“神秘”?

林七夜若有所思。

衛冬在進行日本“人圈”毀滅計劃之前,專門有研究過這方麵的內容,所以能認出這些是日本本土“神秘”,而林七夜在集訓營可冇有學的這麽細緻,自然也就不會注意到這些細節。

但當他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腦中靈光一閃,像是想到了什麽。

“你知道絡新婦嗎?”林七夜問道。

“知道啊,也是日本妖魔傳說中的一種。”

林七夜的雙眸頓時亮了起來。

“你想到了什麽?”雨宮晴輝疑惑問道。

“那句預言,‘絡新婦的石像底端,藏著離開死境的鑰匙’。”林七夜認真的說道,“這個地方冇有出口,後方還有大量的本土‘神秘’追殺,完全可以算的上是‘死境’,而這裏又有諸多石像復甦……

‘絡新婦’,‘石像’,‘死境’三個要素都齊了,如果那句預言是指向這個情況的話,離開這裏的方法或許就藏在絡新婦的石像底端。”

“前提是這個預言的結果是正確的。”雨宮晴輝提醒道。

“我們冇有別的選擇。”

雨宮晴輝陷入了沉默,片刻之後,他點了點頭,“那就賭一把。”

“把絡新婦的樣貌特征告訴我,我試著找一下它。”林七夜一邊飛奔,一邊閉上了雙眼。

在雨宮晴輝和衛冬的描述下,林七夜很快就找到了絡新婦石像的位置,那是一個半身蜘蛛,半身妖嬈女人的存在,此刻正要從牆壁中破出,身上到處都是密集的蛛網,一雙血紅色的眼眸正瞪大了在環顧著四周。

隻是,她的位置與林七夜等人的逃離方向正好相反,也就是說林七夜想去到那裏,就必須回頭殺穿那十幾隻正在窮追不捨的日本妖魔。

當然,林七夜也可以直接【夜色閃爍】過去,但雨宮晴輝和衛冬不行。

“在反方向。”林七夜深吸一口氣,“我們必須要闖過去。”

雨宮晴輝將手放在了刀柄上,眸中閃過鄭重之色,雖然他無法使用禍津刀,但自身的刀術功底還在,不至於毫無戰鬥之力。

而衛冬則從包中又掏出了一枚彈夾,塞進了手槍之中,同時左手握著一枚畫素風的手雷,用牙咬下了保險,將銀環吐出,說道:

“你開路,我們掩護你。”

林七夜點了點頭,“好。”

話音落下,三人同時停下腳步,回頭麵對那十數隻咆哮衝來的日本妖魔,雙腳猛踏地麵,身形如箭般衝刺而出!

林七夜將右手的直刀甩出,斬向為首的那隻妖魔,同時伸手在空中一招,一座龐大的召喚法陣再度張開。

一抹白光閃過之後,一隻滿身繃帶的幼小身影落到了林七夜的肩膀上,抱住了他的脖子,微微歪頭。

“木木,乾活了。”

“嘿咻——!!”

哢嚓嚓!!

木木背後的繃帶飛快的鬆開,一枚枚鋥亮的掛載式導彈懸在它的身後,刺目的火光自導彈的尾端噴湧而出,呼嘯著飛向身後廊道中蜂擁而來的十數隻妖魔。

“臥槽!”

衛冬看到這一幕,瞪大了眼睛,脫口而出就是一句國粹,然後猛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轟——!!!

三枚掛載式導彈在狹窄的空間內同時爆炸,巨大的衝擊力直接將周圍密密麻麻的房間撕成碎片,洶湧的火焰如浪潮般瞬間淹冇了那十幾隻妖魔的身影。

與此同時,木木自林七夜的脖子一躍而下,身形急速膨脹成一座巨大的鋼鐵堡壘,橫在了三人之前,將熾熱的火浪隔絕在外。

雨宮晴輝是親眼看過林七夜動用導彈的,但眼前的這一幕對衛冬來說,屬實有些超出理解範圍了……

抬手就發射空對地掛載導彈?這生猛程度已經堪比會長了啊!

待到火焰基本散去,鋼鐵堡壘如氣球般縮小,又變成了一個掛件般的木乃伊背在林七夜的身後,三道身影急速的穿行於火浪之間。

幾道寒芒自火海中閃爍而出!

即便木木的火力已經拉滿,但依然有幾隻妖魔自爆炸中存活,這些妖魔的故事傳播越是廣泛,力量便越強,此刻能夠從火光中衝出的妖魔,都不是像林七夜之前輕鬆秒掉的那些雜魚。

一個手中提著青燈的幻影迎麵撞上林七夜,燈盞間的青光大作,這一刻林七夜周身突然瀰漫出無儘的死氣,像是擁有生命般,瘋狂的鑽向林七夜的七竅。

林七夜眉頭一皺,正欲有所動作,一聲槍鳴便從他的身邊響起。

一枚畫素子彈精準的擊中了幻影手中的青燈,將其直接化作漫天畫素分解開來,環繞在林七夜周圍的死氣也隨之消散,林七夜轉頭看了一眼,衛冬正握著手槍,對著林七夜微微一笑。

鏘——!

刹那間,一抹刀芒自雨宮晴輝的腰間閃出,在火浪中劃過一道圓弧,斬下了那失去了青燈的幻影頭顱。

緊接著,又是幾隻妖魔從不同方向的火焰中閃出,咆哮著衝向跑在最前麵的林七夜。

“比人多……”

林七夜喃喃自語,他伸出手,在空氣中一按,九道絢麗的魔法陣光輝在他的身前閃爍,一道道穿著深青色護工服的身影自魔法陣中閃出,向著那些妖魔攔截而去。

-寧娜,況且沫芒宮的錢還不夠他花的嗎,都有了水神了,這整個楓丹四捨五入都算他的了一旁的芙寧娜看了看這較為破破爛爛的地方,心中想法倒是比芙卡洛斯少了不少她相信落曉不會帶她去什麼奇奇怪怪的地方,嗯,絕對不會這可能就是所謂的傻白甜了落曉自信慢慢的帶著兩小隻來到了此地,雖說房子破破爛爛的,但還是掛著一塊牌匾,叫《萬民堂》(私設)或許這個就是萬民堂的前身了吧,遊戲裡那火熱的萬民堂,現如今卻是一間破破爛爛的屋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