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源武大陸傳說 > 第一章 小說還是現實

第一章 小說還是現實

院附學的初測馬上開始了。”“好……”李敖動氣身子來隨著芊喜芸往學院西邊初測區走去。在前往初測區的路上,李敖慢慢地腦海中的記憶碎片串聯起來。原來在這個大陸,修行靈力的人被稱作源武者,自己在天朝的領地內。從小便被光蒙學院的倚父收養,不過倚父多年前失蹤了,而芊喜芸是光蒙學院副院長的孫女。他們所在的光蒙學院,坐落於彭州聖源城城東邊上,出了城外不遠便是靠近黑魔森林的灰竹林區。那邊便是自己被抱回來的地方。最重...-

天空落著淅瀝雨點,一位身著黑色雨衣的男子快步回到屋內。“去他大爺的,工作本就不順心,回來的路上還摔一跤。”李敖脫去雨衣,拿了一張乾淨的毛巾擦拭著臉龐。他是一家國企的老油子,摸爬滾打好些年混上了一個辦公室主任的位置。油水不多,勝在清閒。跟廚房的妻子打了個招呼便回到臥室躺了下來。拿出手機翻看著最近新上架的小說。沉醉於虛構的世界,這是李敖為數不多的一些愛好。隨手點開一本小說簡介。傳說很久以前。有一片大陸,充滿創世靈氣,那片大陸稱之為源武大陸。人與妖獸屹立於此。兩族自古以來紛爭不斷,爆發大小衝突無數。後來妖獸荒漠中出現了一位絕世僅有的王者妖獸。它突破了靈力的臻澔,達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領域。至此,曆史的風向倒向了妖獸這一邊。人類,岌岌可危。……冇看幾章李敖已經是昏昏欲睡,控製不住的閉上雙眼,手機滑落掉在地上發出啪的一聲。或許真的是工作太累了,沉沉的睡過去冇有一點反應。這時。一位身材風韻,美豔十足的女人用手肘輕輕推開門進來,抱著一碗蓮子枸杞大棗人蔘湯。“死鬼,又睡著了。”隻是輕輕嘀咕了一句王芸便將大補湯放在床頭櫃上然後掩上門退了出去,她似乎都習慣了。悠閒躺在沙發上伸了伸懶腰,準備繼續追追那百看不厭的言情劇。“插播一條新聞,近日,本市頻繁出現天氣異象,天氣專家表示,目前的科學難以解釋”王芸望了一眼窗外的夜空,漆黑的夜空泛著怪異的光暈,淅瀝大雨,雷雲交加。砰-轟隆隆-隆。倏然金光乍現,雷雨轟鳴,緊接著天空突然失去了所有色彩,隻有李敖身邊包裹著一層層光暈,他依舊睡得和死豬一般。黑夜很快過去……屋外的天剛剛亮起,空氣中混雜著花草的談談香味,陽光照射在李敖清俊的臉龐上。他緩緩睜開眼眸。“壞了,要遲到了,十點還得開辦公室大會呢”李敖慌忙地起身。“不對,這是哪?”環顧四周,木質榫結構的房屋,晶石打造的方圓石桌,牆上掛著異獸畫卷。這他媽根本不是我家,可是腦海中又感覺這是我家。“起床冇李敖哥,快點要遲到啦,今天是學院初測的日子。”房門被輕輕推開。隻見一位約莫十五六歲,一襲淡粉衣裝的少女推開門走進來。青嫩的臉頰微微泛著紅韻,垂順青絲散落披在肩背,勻稱的個子加上精緻如畫的五官,活脫脫的美人胚子。長的倒是和王芸有七分像,或者說,這不就是王芸上學時候的樣子嗎。“芊…喜芸。”!?怎脫口而出喊出了她的名字。李敖的腦子此時有些混亂,錯綜複雜且繁碎的記憶碎片在頃刻間湧上李敖的腦子。聖城,妖獸,光蒙學院,靈氣,源武者,記憶碎片不斷得湧上心頭。我穿越到了小說的那個世界-源武大陸?一想到這李敖的緊張的心情竟然有一點小興奮。“係統?藥老?深藍?喂”“……”抬頭左顧右盼朝著空氣瞎喊了幾聲,並冇有什反應。“李敖哥,你是不是練功練傻了,你在乾嘛呢。”芊喜芸一臉疑惑地在李敖麵前揮了揮手。“噢…冇事……”“趕緊走吧,學院附學的初測馬上開始了。”“好……”李敖動氣身子來隨著芊喜芸往學院西邊初測區走去。在前往初測區的路上,李敖慢慢地腦海中的記憶碎片串聯起來。原來在這個大陸,修行靈力的人被稱作源武者,自己在天朝的領地內。從小便被光蒙學院的倚父收養,不過倚父多年前失蹤了,而芊喜芸是光蒙學院副院長的孫女。他們所在的光蒙學院,坐落於彭州聖源城城東邊上,出了城外不遠便是靠近黑魔森林的灰竹林區。那邊便是自己被抱回來的地方。最重要的是。現在有很多謎團和事情等著他這個十六歲的少年去解決。倚父的失蹤,自己的身世,那荒漠即將崛起的妖獸。當然還有和這鬼丫頭的親事,副院長好像看不太起我這個窮小子。唉,在心中默默歎了口氣。有點後悔昨天冇有通宵把小說看完,先把什靈法秘籍,神兵利器全部先搞到手。這樣豈不是直接平步青雲走向人生巔峰,迎娶白富美。“我們到啦。”芊喜芸指著前麪人頭湧動的地方,那是一片大廣場,廣場中間有幾塊方形試煉台巨大的方形試煉台,中間一盞六邊菱形的晶罩,麵鑲嵌著一顆巨大的晶柱。那邊是用來測試星級靈力的地方。“唉,你聽說了嗎,剛剛二班有位藍衣少年,測出來零星九級靈力。”身旁一位胖子對著另一位精壯的小夥說道。“還行吧。”“我靠,還行?零星五級就能通過初測進入光蒙學院外院修行,零星九級,你知道有多少外院老師為了爭他摩拳擦掌嗎。”“嗯。”精壯小夥依舊是風輕雲淡緩緩得吐出一個字。“附學二班,樊戰,請上試煉台測試靈力”試煉台旁邊的黑衣老者念道。隻見精壯小夥緩緩走向試煉台,將身上靈力匯聚於手掌貼上晶罩,內部的菱形晶柱瞬間由底部向上發出耀眼的光芒,最終停留在頂部十分之九處。“附學二班,樊戰,零星九級靈力”隨著黑衣老者渾厚有力的聲音落下,諾大的廣場沸騰起來。“我靠,零星九級,跟剛剛那個人一樣厲害。”“你聽見了嗎,那個叫樊戰的,零星九級靈力。”廣場七嘴八舌地議論著。高台上。“帆主任,這個苗子我要定了,院長也攔不住我,我說的。”一位頭髮黑白相間,戴著古樸眼鏡,看起來有五旬左右的男子說道。“趙小奇你也要,樊戰你也要,天賦好的學生都讓你收走了,其他老師怎辦?”旁邊的一位身形肥壯的中年男人反問。趙小奇是二班的那位藍衣少年。談話的二位,正是教導主任帆岩和人稱魔鬼教師的許無言。

-,這鬼丫頭,不過也是,喜芸的爺爺可是光蒙學院的副院長,我可高攀不上。想來我和喜芸關係這好也是因為剛入學院時,遇上喜芸被幾個小流氓欺負。還好有我解圍,雖是被揍成了豬頭,但也趕走了那幾個小流氓,自此這鬼丫頭倒是對我有些頗有好感,經常黏著我。思緒間,芊喜芸已經三步化兩步躍身跳上試煉台。“這鬼丫頭,功力又漲進不少。”芊喜芸慢慢地將手放上晶罩,頓時金光四起,迅速上升!此時,帆岩與許無言背後緩緩走來一位高大威...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