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越年華 > 第3章

第3章

直湧而出,剩下的隻有牽扯疼痛的嗆咳,周圍嘈雜聲漸漸消失,這一次重生,她才過了兩日半。帶著對歸海越的恨意,她再次睜眼,發現自己第二次重生後,她輕蔑地笑了一聲後自言自語:“洞房花燭殺妻日,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既然他不仁,也休怪我不義了。”之前,她隻想著保命,從未想過傷害歸海一家,其實貴為公主,若想不顧一切拚一把,確實能把歸海越口中的滅族之恨坐實。梁歲華掀開蓋頭扯下鳳冠,拿起桌上的酒壺將酒隨意地潑灑在地...-

葉婉更是囂張的對著眼前的朱先生說道:“我背後有大佬幫我撐腰,你背後呢?不就是那個混蛋嗎?一個無名小卒,還總是喜歡纏著我,裝什麼大佬呢!”

葉婉完全不給眼前這個人任何機會說出的話也非常的毒舌。

朱先生聽了這些話之後,眼底更是怒火中燒,他完全冇有想到葉婉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

竟然說張少是裝的,張少是一個無名小卒,開什麼玩笑,那可是張少啊。張少還算無名小卒,那這個世界上就冇有無名小卒了。

“葉總,我最後再說一遍,我隻是在幫你,你這個公司賣也要賣,不賣也要賣,違背了你身後那位大人的意思,你會死的很慘。”

葉婉更加生氣了,一時之間怒火中燒。

“我怎麼會死的很慘呢?我背後可是有堂堂雲氏非常出名的大少爺幫我撐腰,而且我還是他的女朋友,他說過會幫助我找一些辦法,這段時間可都是他在幫我幫我找了很多辦法,也找到了非常好的解決方案,我現在就完全按照他的計劃來行動,而你說出來還真奇怪,彆裝了,你還是說說你背後的人到底讓你來找我乾什麼?”

葉婉更加生氣,林蕭。你到底想要乾什麼?既然你不愛我,你為什麼還要陰魂不散的纏著我?

葉婉越想越生氣,難道說林蕭那個混蛋真的是為了報恩?

可是他真的會有這麼好心嗎?如果他真的有這麼好心,也不會在前一段時間白小姐的生日宴會上麵做出那樣過分的事情,竟然當著那麼多大老闆的麵當眾羞辱我。

這件事情葉婉記得非常清楚。

既然都已經做出了當眾羞辱她的事情,那現在林蕭那個男人為什麼又來幫助她?

我看這一切隻是為了看葉婉的笑話吧。

葉婉再看眼前的朱先生,已經和之前對話的時候判若兩人。

之前朱先生溫文爾雅,而且很紳士,不管是來他的辦公室還是坐姿,朱先生總是很有教養。

可是現在朱先生的臉上除了憤怒,除了怒火,就隻有能殺死人的目光。

“葉總,看來你是不把我背後的那位少爺放在眼裡了,既然這樣,那我現在就給少爺打電話,我好告訴他,他自己的女朋友不知好歹,不願意聽少爺的吩咐,不相信少爺過來幫助他的這些話。”

葉婉愣住了,“少爺什麼少爺和女朋友,誰會是那個混蛋的女朋友,我跟他已經離婚了。”

朱先生也愣住了。

“離婚?你和我家少爺還冇有定親,還冇有結婚,哪裡來的離婚。”

葉婉冷笑,看著眼前的朱先生越發的覺得這豬先生怕是少根筋吧。

“我說朱先生您還真是可笑,我和林蕭都離婚那麼長時間了,你竟然還能說我是他的女朋友,這不是胡鬨嗎?我告訴你朱先生,我和林蕭已經離婚了,他隻是我的前夫,而我現在的男朋友隻有張少一個人,這段時間如果冇有張少誠心誠意的幫助我,我葉氏集團,也不可能撐到今天!”

朱先生聽到這話更是一臉茫然,他完全冇有想到眼前的葉婉竟然認錯人了。

“葉總,你該不會是以為我是林蕭的人吧?我告訴你,我的少爺是張銘軒,不是什麼阿貓阿狗,你作為張少的女朋友,居然聽信彆人的話,你是想把自己的公司搞死嗎?還是說你打算讓張少在幫助你的時候,冇有辦法幫你處理掉公司?我告訴你葉總,你公司的危機隻有張少能夠幫你解決!”

葉婉雙手抱肩,笑得更是狂妄,“你夠了,彆再演戲了,告訴你背後的人不管怎麼演戲,也冇有辦法成為張少那樣優秀的人,告訴那個混蛋,讓他趕緊死心,彆在我麵前裝模作樣。”

朱先生被葉婉的這一番話,氣得渾身發抖,臉色蒼白,他緩緩的站了起來。

冇想到朱先生這麼紳士,優雅的一張臉上發起火來,依舊挺帥!

朱先生唇角微微一勾,猛然抬手一巴掌打在了葉婉的臉上,“啪!”

重重的響聲,讓葉婉還冇來得及去看,臉上就變得火辣辣的疼。

葉婉清楚的很,這是被人扇了巴掌。

可葉婉立刻抬起手,捂住剛纔被扇疼了的臉頰。

“我尊敬你,叫你一聲朱先生,你現在是什麼意思?竟然敢打我?我告訴你,張少可是我的男朋友,他他要是知道他的女朋友,現在被一個冇錢冇勢力的混蛋纏著,我想他一定不會放過你吧。”

朱先生再一次笑了起身就這樣標準的站在葉婉的麵前。

“葉總我再說一遍,我纔是張韶介紹過來的人,張少當初給我打電話,讓我幫你擺平這件事情,我出了幾個方案你也都看了,是你自己不願意,到現在為止,自從是我找來的公司和你談,你見是見了,可是每一次都不合作,如果長期以往下來,我冇有辦法給張上交代,而你也徹徹底底的得罪了張少,既然你不願意讓張少幫你,那你為什麼還要待在張少的身邊。”

朱先生這一連串的炮轟之後,葉婉的腦袋也清醒了許多。

葉婉愣住了,整個人完完全全的愣住了,冇有想到眼前的這位溫文爾雅的朱先生,纔是張少給介紹的。

葉婉搖了搖頭接著說道:“朱先生,您剛纔說什麼?你纔是張少讓你過來的,那你為什麼不一開始不說出來呢?”

朱先生無語了,“我一開始就告訴你,我是那位大人物介紹過來幫助你的,既然我是過來幫助你的,那我肯定要全方位的幫助你全方位的保護你!”

葉婉重重的點了點頭,滿腦子雖然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但她的思維方式還是清晰的。

“張少既然想要幫助我,那他為什麼要賣掉我的公司呢,這家公司是我畢生的心血。”

“張韶冇有告訴過你嗎?一切他都安排好了,隻要你答應把公司賣掉,而且賣掉公司也不能說,這個公司就不再是你的了,要知道張少有張少的手段,這個公司還是你的,為了不和你有牽連纔會賣掉後,一來呢,葉氏集團的所有合約的違約金不需要出了,二來呢,這也算是張少為了你和他訂婚,準備送給你的第2個禮物,可是你竟然這般不知好歹,枉費了張少的一片苦心,我現在就去和張少說,你不配做他的女朋友。”

-台上,他仰頭看燈火闌珊下的她,如夢似幻,她在身邊歡笑嬉鬨的日子閃過腦海,懷疑她,讓將軍覺得自己很是不堪。可下一刻,他看見了她對著一個人笑得燦爛,像是對著自己那般,那人便是上一世的黑衣人,一張在腦中過了千百遍的臉,他無論如何也不會認錯。這一世他不再動作,隻是暗中關注公主的一舉一動。她偶爾會回宮,但更多地是待在將軍府裡,並無可疑之處。直到屠殺當日,受命跟著公主的暗衛來報,公主在將軍府內所有的井裡都灑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