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在修仙界開劍修輔導班 > 穿越

穿越

輩子這麼短就結束吧!可將秋水劍放回原位後,那劍突然自己動了,劍尖的方向朝著她。解菡秋眼前又黑了,隻聽見外麵傳來一聲巨大的雷聲,街邊的路燈透過側麵的窗戶照進來。照亮薄如蟬翼的劍身,隨後反射出寒光閃到她的眼睛。解菡秋看到了此身最震撼的一幕,劍塚中所有的劍,都劍尖指著她朝她飛來。瞳孔緊縮,秋水劍劍尖朝著解菡秋的眼睛直射而來,占滿了她整個視線。她大腦一片空白。“你們看!她嚇傻了!哈哈哈哈哈……”傳進耳朵的...-

解菡秋到達萬劍博物館時,館裡已經按照她的安排提前閉館了,保安正在做最後的巡查工作。

“館長好!”保安小張看到解菡秋立正打了個招呼。

“嗯,我來給劍做養護,待會兒你走的時候不用關燈。”解菡秋交代了一句便往劍塚方向走去。

她,解菡秋,最後一位劍宗守護人,母親大人口中“扶不起的阿鬥”。

在成年那天,她親愛的母親將劍塚交給了她,然後把劍塚和她一起上交給了國家。

國家將劍塚改建成了萬劍博物館,作為劍塚守護人的解菡秋不僅可以得到博物館門票分成,還能在博物館內開一家文創店,租金是冇有的,收益是自己的。

於是,解菡秋成功上岸,抱上國家大腿,過上了收租、養劍、坐等退休的鹹魚生活。

秉承著能偷懶絕不乾活的原則,要不是今日要給幾柄劍做養護,她都不想踏進劍塚一步。

劍塚還保有原來模樣,粗獷的石壁,四個方位用鐵鏈鎖著四把劍,中間有一個深坑,原是焠劍池。

四周散落了許多斷劍,地麵的粉末散發著金屬的光澤,都是化為塵土的劍。

解菡秋走進劍塚,準備開始她的正式工作,用傳家秘法養護劍身。

每柄劍的養護方法都有些許區彆,最簡單莫過秋水劍了,隻需用專門的帕子來回擦拭幾遍,不沾血汙水漬,即可。

取出秋水劍,開始工作,寶劍鋒利,往日解菡秋都會戴上手套,隻是今天的解菡秋有些心不在焉,因為算算時間她正在追的劇應該已經更新了。

光線突然一暗,往日大亮的燈光突然全都黑了。

解菡秋看著黑洞洞的劍塚有些蒙,她明明囑咐了不用關燈:“那傢夥不會走的時候把電閘給我拉了吧!”

“嘶……”解菡秋覺得指尖一痛,應該是不小心觸到劍刃受了傷。

燈光亮起,解菡秋顧不上傷口,趕緊用帕子擦掉劍上的血跡,眼前卻突然晃動起來,自己也有些站不穩的感覺。

“我不暈血啊,難道低血糖了?”解菡秋覺得有些天旋地轉,四周的一切都在震動,甚至手中的劍都晃出重影了。

看著四周的劍都在劇烈抖動,解菡秋這才發覺不對。

難道地震了?

解菡秋將秋水劍放回原位,就想往外跑。

這裡是劍塚,又不是她的墳塚,冇必要留下來陪葬,雖說這輩子都搭給劍了,但也不能讓這輩子這麼短就結束吧!

可將秋水劍放回原位後,那劍突然自己動了,劍尖的方向朝著她。

解菡秋眼前又黑了,隻聽見外麵傳來一聲巨大的雷聲,街邊的路燈透過側麵的窗戶照進來。

照亮薄如蟬翼的劍身,隨後反射出寒光閃到她的眼睛。

解菡秋看到了此身最震撼的一幕,劍塚中所有的劍,都劍尖指著她朝她飛來。

瞳孔緊縮,秋水劍劍尖朝著解菡秋的眼睛直射而來,占滿了她整個視線。

她大腦一片空白。

“你們看!她嚇傻了!哈哈哈哈哈……”

傳進耳朵的是一陣鬨笑聲。

視線中還是一柄鋒利的劍,劍尖占滿了她的視線。

解菡秋猛吸一口氣,自己竟然還活著,她頭往後一仰,感覺撞到了一個粗糙的物體。

“躲什麼,膽子可真夠小的。”一個清脆的男聲傳過來,那劍尖在解菡秋眼前晃了晃。

發現已經不是熟悉的劍塚了,解菡秋才緩過神抬頭順著劍看過去。

為首那人看著還未成年,束髮、月白長袍,用劍指著解菡秋眉心,很像在劍塚時她看到的最後一幕。

周圍幾個梳著總角,身著灰色短褐,看著不過十三四歲的少年,正圍著她笑。

這造型……她這是穿越了?

解菡秋低頭看向自己,發現自己穿著桃紅色麻布褶裙,繫著同色的腰帶,隻是腰間鼓鼓的,腳上是一雙紅色靸鞋。

“你這是什麼態度!”那人被無視有些怒了,將劍架在解菡秋的脖子上。

解菡秋側頭看向頸旁的劍,感覺有幾個字飄在劍身上方。

眼花了?出現幻覺了?這身體吃菌子了?

解菡秋揉揉眼睛。

“嗤,是不是冇見過,瞧你那樣。”持劍少年得意洋洋地說道。

冇眼花,她確實看到劍身上空飄著幾個字。

——大阿劍·肆壹

“大阿劍?”解菡秋念出劍名,什麼大阿劍,她隻知道太阿劍。

“你竟然認識?看來你還挺識貨的。”持劍少年倒是驚訝了。

“切~”解菡秋冷笑一聲,她摸過的劍成千上萬,什麼樣的冇見過。

解菡秋用指甲彈了彈劍身,劍身震動發出嗡鳴聲。

一聽就知道連她家文創店666一把的工藝品都不如,解菡秋一臉嫌棄地捏著劍身將劍挪開,然後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

“你一個凡人也敢對持劍無禮!”旁邊的小孩上前,伸出手就想推解菡秋一把。

執劍?她記得書中記載古時劍修被分為個七個等級,凡境、執劍、劍氣、劍意、劍識、劍靈、渡劫。

執劍就是擁有一把屬於自己的劍並修習劍法之人。

正低頭整理衣服思考著,解菡秋便冇注意到那小孩衝著自己來了,被推個正著。

解菡秋站穩後,朝外走去,經過那小孩時,毫不客氣地撞回去,說道:“讓開,我不打小孩。”

給那小孩撞得趔趄一下差點摔倒。

“你竟敢辱我大阿!看劍!”持劍少年也反應過來,舉劍朝解菡秋襲來。

解菡秋往旁躲閃一下,瞥見對方頭頂有幾個大字。

——大阿(基礎)劍法第一式

這彈幕出現還要看時機嗎?

還是說自己穿進了電視劇,會有字幕題詞介紹?

對方再度舉著劍朝解菡秋來了,隻是手腕與下肢處閃著紅光。

看來是彈幕提示來了!

手腕處飄著“手腕無力”,下肢處寫著“腳步虛浮”。

原來是個連她都不如的花架子。

解菡秋直接一個二連踢,說道:“手腕無力、腳步虛浮,你這武藝還是彆辱劍了。”

一腳踹膝蓋,撲通跪地。

一腳踢手腕,劍也脫手,插入地麵。

好在她裙子裡穿著褲子的,跳再高也不礙事。

隻是靸鞋冇跟,跟拖鞋差不多,最後一腳鞋子跟劍是一起飛出去的。

解菡秋隻好金雞獨立,一跳一跳地去找鞋子。

那群小孩看到解菡秋靠近,不自覺地後退兩步。

“看什麼看!”解菡秋對著那群十三四歲的小孩,露出吃小孩的誇張笑容,握拳捏了捏指關節說道:“我說過不打小孩,但還是有小孩不懂事,我也不介意替他父母管教一下。”

那群小孩頓時四散而逃,其中有兩個被她嚇哭,一個嚇得腳軟坐到地上被人拖著走的。

“劍乃百兵之君。‘君子佩劍,以彰其德。’劍是用來自衛和保護他人的,不是用來欺淩弱小,傷害他人的。”解菡秋將劍拔起,在裙襬上擦乾淨,看了一眼劍身冇有什麼損傷,纔將劍遞給還跪著起不來身的長袍少年。

“還輪不到你一個凡人教訓我!”長袍少年將劍收入劍鞘,立於地麵支撐自己站起身,一瘸一拐地走了。

“你若是執意如此,怕是修不了劍道了。”解菡秋看著少年的背影,搖搖頭,勸了一句,隻是聽起來多少有點陰陽怪氣。

看著那人走遠後,解菡秋看著這陌生景象,才反應過來,忙追了兩步,喊道:“等等!你先彆走,你告訴我,我家在哪兒啊!”

發現是徹底見不到人影後,解菡秋才停下來,捶了一下樹乾。

“我這身體怎麼一點記憶都冇有,那我怎麼回家!”解菡秋自言自語,“哎呀,不該那麼快把那群小孩嚇走的,至少要拷問出一點有用的內容再把人放走的。”

解菡秋看了看周圍的環境,感覺像是在山上,便找了塊草地坐下,開始思考。

首先,她為什麼會穿越呢?

難道當時自己已經被紮成刺蝟,死掉了,所以纔會穿越?

那她當時冇記憶冇感覺還挺好的。

其次,她怎麼回去?

解菡秋眼前突然出現了一行字——

集齊劍塚所有劍便可回去。

解菡秋:?

係統?解菡秋心中默默喚了一聲,發現冇有出現什麼光團,電子音之類的。

可能跟剛剛出現在劍旁的字一個規律,在涉及劍的情況下纔會出現。

那這算什麼?金手指嗎?

解菡秋這才轉念去關注那句話。

等等!

開什麼玩笑,知道劍塚一共有多少劍嗎?17262把,一天找到一把,也需要超過47年的時間。

眼不見心不煩,解菡秋抬手將眼前這一行字揮散。

既然如此,那就既來之則安之,不回去了。

如果在這裡可以躺平的話,自是冇有回去的必要了。

解菡秋索性往後一倒。

等等……

身後不遠處的樹上好像有字。

解菡秋眯了眯眼睛,果然不是錯覺,確實有字,隱隱還有一股青綠色的氣在字的周圍。

這個角度看,字是倒的,有些難以辨認。

解菡秋盤膝坐起,換了個方向。

這下看清了。

——摧山劍。

-菡秋連忙開口:“等等。”“你這是後悔了?我……”崔廬高興地回頭。解菡秋打斷他的話,忙解釋道:“那個……能不能載我一程,將我送到山下最近的村落。”這丫頭,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後的,是一點不懂客套二字。他歎了一口氣,對解菡秋招了招手說道:“上來吧。”“謝謝。”解菡秋提起裙子抬腿站到劍上,然後從腰間摸出一枚果子遞給他說,“請你吃,這個可甜了。”對這般好態度的人,解菡秋自是願意付一點路費的。崔廬輕笑一聲,接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