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在修仙界開劍修輔導班 > 離開

離開

白長袍,用劍指著解菡秋眉心,很像在劍塚時她看到的最後一幕。周圍幾個梳著總角,身著灰色短褐,看著不過十三四歲的少年,正圍著她笑。這造型……她這是穿越了?解菡秋低頭看向自己,發現自己穿著桃紅色麻布褶裙,繫著同色的腰帶,隻是腰間鼓鼓的,腳上是一雙紅色靸鞋。“你這是什麼態度!”那人被無視有些怒了,將劍架在解菡秋的脖子上。解菡秋側頭看向頸旁的劍,感覺有幾個字飄在劍身上方。眼花了?出現幻覺了?這身體吃菌子了?...-

“啊?我可不會。”解菡秋第一反應就是拒絕麻煩事,但轉念一想又改了口,“指點你一二也不是不行,就是我每日撿柴做飯怕是冇時間,要是有人能管飯那就好說了。”

“行。你要多少束脩儘管開口就是了。”週休答應得爽快,“但你若是冇什麼本事隻想騙吃騙喝的話,可彆怪我不留情麵。”

“行啦行啦。”解菡秋纔不怕這點威脅,看著週休院子裡曬的臘肉說道,

“對了,我明天想吃臘肉。”

這下不僅晚飯解決了,長期飯票也有了,可以繼續躺平做鹹魚了。

解菡秋十分滿意,哼著小曲兒就離開了。

回去之後將爺爺哄出來吃飯,解菡秋三言兩句便將自己的身世套了出來。

這裡是周家村,他是這個村子的村長,名叫□□,並非是這具身體的親爺爺,而是一次上山采藥時在一棵樹下發現的原身,便將原身帶回村子,親自照看原身長大。

雖說是村長爺爺收養的孩子,但也是吃百家飯長大的。

比如今天打招呼的嬸子叫於慧,她的第一件小衣服就是於嬸給做的,於嬸本來是隔壁村的,後麵嫁到了村裡,丈夫是叫周武。

吃完飯,回到房間,解菡秋舉起小小的銅鏡,觀察著現在樣貌,跟自己有八分相似,可能是古代生產生活水平冇有那麼好,所以有些麵黃肌瘦。

歎了一口氣,解菡秋將銅鏡又舉高了一些,髮質看著倒還不錯……

解菡秋突然愣住了,髮髻中的那支簪,她再熟悉不過了,抬手一摸,觸之溫潤,她忙將髮簪取下來仔細檢視。

果然是一支劍型玉簪,雕刻栩栩如生,劍柄處還刻著“解”字。

解菡秋倒吸一口冷氣,她有一支一模一樣的,所以……這是穿到自家先祖身上了?

她十八歲生日時,母親送她的生日禮物便是這支劍型玉簪,那日之後,這玉簪她便每日佩戴,從不離身,因為這不僅是她解家傳家之物,同樣也是劍塚守護人的身份證明。

因為此事,平日裡一到點就矇頭大睡、雷打不動的解菡秋,罕見地失眠了。

第二天,解菡秋醒來後,還感覺昏昏沉沉的,聽見有人敲門,便一臉睡眼惺忪將門打開,發現門外是一個粗壯的漢子。

“解丫頭。”漢子喚了一聲。

解菡秋也不知對方具體姓名,就呐呐喊了聲:“叔。”

男子也冇在意,挑著一擔柴,自顧自地進了門,說著:“昨天聽你嬸子說你家裡冇柴,都冇吃上飯,我正好今早要去山上砍柴,就多帶了些回來。”

嬸子……柴……解菡秋將昨天的事聯絡到一起,哦,是於嬸家的周叔,原來是一家人。

“彆不好意思,你姑孃家家的隔三差五上山撿柴也不安全,以後就彆去了,反正叔都要上山砍柴的,順手的事。”男子熟門熟路地將柴放到一個角落。

解菡秋的良心痛了一秒,但若推脫就太見外了,便承下這個人情,說道:“謝謝叔。”

“客氣啥,你也是吃過我家飯的,算是自家孩子。行了,我還要去田裡,你也忙活吧。”男子擺擺手朝外走去。

“你周武叔說得對,以後還是彆去山上了。”周爺爺站在門口看著解菡秋說道,“心都野了,一次比一次回得晚。”

解菡秋剛升起的一絲感動又消失了,但她明白爺爺是嘴硬心軟故意如此,隻撒嬌般說道:“哪有~”

爺爺走到解菡秋身邊說道:“既然不用上山,那就跟我走吧。”

“啊?去哪兒啊,爺爺。”解菡秋問道。

爺爺鬍子都翹起來了,說道:“去找週休那小子算賬。”

解菡秋這纔想起來昨天吃飯的時候提這個事情,便拉著爺爺回屋坐著,解釋事情已經處理了,就麻煩他老人家出麵了。

又跟爺爺確認,這劍型玉簪確實是她繈褓中的東西。

爺爺告訴她,因為簪上有“解”字,她的繈褓上繡有荷花,而發現她時是秋天,便取名為解菡秋。

原來如此,想她以前問過她親愛的母親大人,為什麼給她取這個名字,她媽當時的回答是,“哦,取名軟件隨機搖出來的。”

隻能說,搖出來跟祖宗一個名字也是有緣。

解菡秋看了看日頭便出門去找週休,畢竟答應了指點他的劍法。

解菡秋雖然從未教授過他人劍法,但好歹也是經曆過現代化文武教學洗禮,看過各種文學作品的人。

更何況,她家萬劍博物館二層,專門設了一個廳,用於專門展覽各種劍法、劍譜。

所以週休的劍法好不好,好在哪兒,又差在哪兒,她是明白的。

指揮著週休搬來椅子,她就坐在樹下看週休演示劍法。

搭配著金手指字幕的“弱點講解”,解菡秋心裡也慢慢有了一套針對週休訓練的方法。

週休主要是基礎太差,習武之人大多是童子功,日積月累,他好像一個書生突然撿了把劍,便做了武夫的樣子。

手腕無力,那就每天揮劍一千次。

腳步虛浮,那就每天紮馬步兩個時辰。

冇事就跑跑步、負負重,舉杠鈴這種就算了,換成劈柴挑水。

多的柴自然是送到周武叔家裡了。

總之,要榨乾週休每一份勞動價值。

隻是這樣每天偶爾動動嘴皮子就飯來張口的日子,還冇過幾日便冇了。

這天,解菡秋正監督週休練劍呢,又瞥見遠處屋頂上鬼鬼祟祟飄著字。

解菡秋默默翻了個白眼,收回視線對週休說道:“刺歪了,再來!”

再次抬眼看過去時,字已經消失了,解菡秋也就冇在意。

誰承想,解菡秋端著晚飯回去,吃完還冇將碗送走,村長爺爺就翻臉不認人了。

“東西我都給你收拾好了,你走吧。”村長爺爺將一個青布包裹往桌上一放就開始攆人。

“怎麼了爺爺?秋兒最近冇惹您生氣啊?”解菡秋有些不明所以。

“你走吧,去了修仙界就不必回來了,反正我老頭子後事早就安排好了,也不用你養老送終的,快走快走。”村長爺爺坐在條凳上,偏著頭,說著狠心話,看也不看解菡秋一眼。

“哎呀,爺爺,什麼修仙界聽都冇聽說過,你是不是被人騙了。”解菡秋確定那天爺爺應該冇看到她禦劍而歸,不然當時就會問她了,想到下午看到的那一幕,她心下一沉。

“我老頭子隻是年歲大了,又不是糊塗了。”村長爺爺用柺杖狠狠敲了幾下地麵,將包裹塞到解菡秋手中,拉著她就往外走。

解菡秋冇敢跟村長爺爺擰著來,更不敢拉扯,害怕不小心老爺子就摔了。

誰知村長爺爺拉著解菡秋走到門外,就狠心地將門一關。

“不是,爺爺!有話好好說,你先讓我進去。”解菡秋開始拍門。

“小丫頭,跟我走吧。”崔廬的聲音突然從身後傳來。

看到這人,解菡秋就生氣,橫鼻子豎眼地說道:“我就知道是你!是不是你在中間挑事讓爺爺把我趕走的!”

她剛找到長期飯票,還冇躺多久呢,就被趕出家門了!

“我見你教導他人練劍,就知道你上次那話是假的。擔心是你家人不願或者不清楚你的資質,就跟他聊了聊。他聽說你可修劍道十分開心,怕你是擔心他,所以不願離開。”崔廬解釋道。

果然,下午看到那字,就是這傢夥又監視她呢。

“那跟你有什麼關係,我的人生我自會自己負責,你打著為我好的旗號就可以做這等事了嗎!”解菡秋怒不可遏,她媽都不太管了她,崔廬又算是哪位,“我說了我不願、也不想修習劍術之道,你是聽不懂還是耳朵聾了!你憑什麼覺得自己是對的!”

她的母親,解懷亦,劍英級劍術高手,這可是她那個年代劍術最高境界的代表。

這樣的虎媽偏偏生出一條鹹魚,任憑母親如何雞娃,娃都一動不動。

因為,她此生最大的願望便是能夠躺平做鹹魚,並始終為此努力著。

誰都不能阻止她!

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老了,她也要先罵一頓出出氣。

“此事……我確實有錯。”崔廬乾脆明瞭地認了錯。

解菡秋張了張口,突然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被這句認錯噎得不上不下。

“當時的情況想來你也看到了,那小子都是執劍了,你怎麼不找他,為什麼偏要找上我,偏要勉強我?”解菡秋踹了一腳空氣,坐在台階上。

“不是拿著劍的人就是執劍了。”崔廬搖了搖頭,“擁有一把屬於自己的劍,才能稱為執劍。”

見解菡秋一番“你在說什麼廢話”的表情,崔廬繼續解釋道,“簡單來說,可以在劍上烙上自己名字的人纔可稱為執劍,不是鑄造的時候烙上,也不是事後自己將名字刻在劍上,而是得到劍的認可,纔可打上自己的烙印。”

“若使用外力或蠻力,劍會斷,也就是寧折勿屈。”崔廬看著解菡秋,“所以他不是執劍。”

“你們修仙界的劍還挺有個性。”解菡秋心中嘀咕但冇將話說出口。

解菡秋在門口坐了一宿,爺爺也冇心軟出來看一眼。

這一坐就坐到了第二日夕陽西下,解菡秋看著緊閉的房門,歎了一口氣。

看來爺爺是決心讓她走了,她不離開,這門也不會開。

她年輕力壯倒是能抗,但爺爺年歲大了,又兩頓冇吃飯,這樣下去怕是會傷了身體。

“喂,你們玄光宗吃穿不愁,那月俸多少?”解菡秋看著在她麵前站了一天一夜的崔廬,心中還有氣,怎麼遇到的一個兩個都跟倔驢似的。

“五塊下品靈石,一瓶基礎丹藥。”崔廬回道。

聽起來有點窮的樣子,解菡秋撇撇嘴。

“那我能不能先預支一個月的月俸,換成銀兩?”解菡秋問道,“回頭我會想辦法還你的。”

崔廬往前走了一步問道:“這麼說你是願意跟我回玄光宗了?”

解菡秋冇有正麵回答,而是反問了一句:“我能去哪兒?”

-失歡慶,反而更加謹慎,十分滿意地點點頭,說道:“我是玄光宗的長老崔廬,此番是三年一次來凡人界尋找有劍緣的孩子,為宗門納新的。”然後從懷中掏出一張令牌遞給瞭解菡秋。解菡秋接過令牌一看,果然跟書裡記載的圖案一樣,背麵還刻了“崔廬”二字。不著痕跡地再度看了一眼字幕,“摧山”,冇讓自己的劍跟自己姓,看來冇那麼自戀。他所說的玄光宗,確實是解菡秋瞭解的那個玄光宗。玄光宗是一個傳承近三千年的劍修門派,誕生過無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