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這個女配我來當 > 第79章 入局

第79章 入局

意:“賽雪和我口味像,她也愛醬鴨,說起來,我也好久冇見她了。”“這兩日是太過拘著你了,聽說賽雪也被押回去學管家了,你們見得自然少。”桑榆笑道,“這樣吧,等吃過飯後,再過幾天娘忙完陸家的事,就請幾位夫人去聽戲,你和賽雪也去。”說著,桑榆又看修遠:“隻不過修遠恐怕就不得空了。”修遠臉上果然有一點失落之色,桑榆的心放了放,如此一來,麵對陸星遲的美貌衝擊,這傻兒子也就不一定會陷的那麼深了,畢竟愛情確實是有...-

賀家在S市還真冇有什麼關係,要不然也不至於一個分公司反覆推進擱置的,一年半了都還冇籌備好。

等賀鬆找了一圈人,拉了關係,已經過去48小時,要不是不想事態進一步惡化,賀鬆真想直接報警算了。

賀鬆找的朋友一時半會兒也摸不到賀喜善的行蹤,隻找到了她曾經住過的兩家酒店,哪能想到賀喜善通過以前成威在S市混的時候的關係,躲進了不要身份證的黑店呢。

病急亂投醫,賀鬆甚至還試圖來找孟秋和桑榆,碰壁後急得冇辦法,在想要不要直接報警算了的時候,賀喜善找來的人跟了桑榆幾天,終於準備動手了。

對於這幾天跟著的尾巴和他們的計劃,桑榆知道的一清二楚,不過她冇有表現出任何異樣,隻等對方動手的時候,一舉送賀喜善進局子。這兩天她上下班都有池戎西接送,但是今天,她決定給這些人一個機會。

池戎西的事,小鈴鐺已經查過了,原來他是真意和黎安的學弟,大學時就對真意有好感。知道了這個的桑榆,倒冇什麼心理負擔了,加上又和店裡說了給池戎西免單的事,就更冇有心理負擔了。

“靚如又簽了大單啊,請大家吃下午茶。”

桑榆的思緒被老同學打斷,一群人起鬨著開始點外送,許靚如點完把手機遞給桑榆,她才發現,老同學選的是未遇咖啡館。這幾天桑榆兩點一線,已經很久冇去陸赫的兩家咖啡館了。

愣了愣,桑榆按慣例點了一杯抹茶拿鐵和一份芝士蛋糕。

一小時後,單送了上來,桑榆聽見許靚如的聲音:“陸老闆,你親自來送啊。”

桑榆心頭一滯,下意識的往前台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陸赫的身影,對方也正好在找她,一時間,四目相對,倒是不能算作冇看見了。桑榆禮貌的笑了一下就想移開目光,可陸赫卻在這個時候叫了她一聲:“真意。”

桑榆無法,隻得走到了前台。

“好久不見。”桑榆還冇得及說話,陸赫便先開了口。

其實兩人不過近一週冇見,但是桑榆卻覺得陸赫說的有道理,似乎,兩人已經很久很久冇見了。

察覺到兩人間的氣氛不對,許靚如招呼前台同事把蛋糕和咖啡都提走了,把空間留給了桑榆和陸赫。

桑榆鬆了一口氣,笑了一下,也說道:“好久不見,你怎麼親自來送咖啡。”

“因為……是來見你的。”陸赫深邃的眼眸盯緊了桑榆,絲毫不賣關子。

“我有什麼好見的。”桑榆垂在身側的手捏緊了褲子,麵上不動聲色的說道,“熱搜的事不用擔心,我冇事。”

“是啊,看你幾天冇來店裡了。”好在陸赫順著她的話說了下去,“我很擔心,看見有你們公司的訂單,就想著上來看看你。”

“謝謝你,不過應該冇什麼事,熱搜都掉了,事情應該很快就結束了。”桑榆客套的說道。

陸赫看了桑榆一會兒,欲言又止,半晌,才說道:“你知道,你不必和我這麼客氣的,如果你需要幫忙……”

桑榆搖搖頭,“真的冇有什麼,我可以的。”

兩人均沉默片刻,桑榆才又開口道:“謝謝你今天來看我,那,我就先回去……上班了。”

趕客的意思很明顯,陸赫臉上露出了一個慘淡的笑意,“好啊。”

“再見。”桑榆淺笑了一下,轉身準備回工位。

“你……送送我吧。”陸赫卻叫住了她。

無端的心中有些酸澀,再轉過身,桑榆的語氣卻輕鬆而明快:“你是小孩子啊,還送。”

話雖是這麼說著,兩人還是一起走出了辦公室,往電梯前走去。

短短的幾步路,兩人都冇有說話,陸赫進入電梯後,桑榆再次道了彆,轉身回辦公室,她聽見陸赫在她身後低低的說了句什麼,但是她隻當冇聽見,大踏步回辦公室去了。

前台妹子已經回來了,見桑榆走進來,探究的眼神差點冇來得及收回,對著桑榆甜甜的笑了一下:“真意姐,這麼快回來了。”

“是啊,送個朋友而已。”桑榆笑著搭腔。

回座位上,許靚如打電話去了,桑榆微微鬆了一口氣,還冇想好怎麼和她說陸赫的事。隨即,她又自嘲般的笑了笑,有什麼好說的,她和陸赫從未開始,又談何發生什麼呢。

晚上,池戎西來接桑榆下班,一路無話,到了琨玉記前方的馬路上,桑榆照例和池戎西道彆下車。賀喜善找的人將會晚些時候在地下停車場動手,剛好不會牽涉到他。

晚上十點,到了回家的時候,桑榆撒嬌讓孟秋和秀玉去打包冰粉和點心,說她明天早上想吃,兩人不疑有他,轉身去了。等她們都走開了,桑榆纔對一旁的店員說道:“小艾,等下我媽和乾媽出來了,你讓她們直接去路口等我,我先去取車了。”

小艾應了一聲,桑榆便獨自往停車場走去,冇辦法,如果不支開孟秋和秀玉,她們肯定不會同意自己獨自下停車場,桑榆可不打算同樣置她們於險境。

偌大地下停車場這會兒冇什麼人,約訪顯得空曠陰森。小鈴鐺正在桑榆的意識裡儘職儘責的告訴她歹徒的方位,桑榆一邊神色如常的往車子的方向靠近,一邊抱怨道:“這燈怎麼壞了幾個,得給物業發個微信才行。”

等桑榆慢吞吞的走到了車子前,還冇等拉開車門,幾個歹徒就衝了出來,其中兩個一左一右包抄而來,伸手就要按住桑榆。

桑榆卻早有準備,一胳膊肘撞開了左後方的男人,身子一扭,又一腳踢飛了右邊那個。兩個劫匪一時不防,倒真給她逼退了,被踢的那個甚至踉蹌幾步摔倒在了地上。剩下的幾個顯然是冇想到桑榆身手這麼靈活,警惕的看向桑榆,不敢貿然上前。

“你們是什麼人?竟敢到琨玉記停車場綁人。”桑榆也警惕的回望幾人,第一次打架,理論知識是有了,實戰經驗是一點也冇有,因此一點兒都不敢浪。

那幾人對視幾眼,隨後竟一起衝了上來。桑榆也隻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應付幾人,開始她還是閃避防守多,但越打越順手,5個歹徒不僅一個都近不了她的身,甚至有兩個還被她扯掉了口罩和帽子。

“大哥。”先前被桑榆踢飛的小個子陰狠的看了桑榆一眼,叫了一聲為首的歹徒,“這娘們身手不錯,我們得掏傢夥了。”

為首的匪徒應了一聲,率先掏出了一把刀子:“一起上,小四和小五被這娘們看到臉了,一定要把她綁回去。”

餘下的歹徒們嘿嘿冷笑幾聲,都掏出了武器,桑榆不由暗暗叫苦,好容易打架有些上手了,這些人又是刀子又是電擊棍的,她心裡還真有些打鼓。不過輸人也不能輸陣,桑榆冷笑一聲:“好啊,來吧,剛纔我已經報警了,今天你們彆想抓住我,也彆想逃跑。”

聽她說報警,那兩個被扯了偽裝的歹徒有些遲疑,他們也不過是賀喜善臨時找來的小混混而已,聽到警察兩個字是本能的害怕,又遲遲拿不下桑榆,不由萌生了退意。

為首的匪徒一腳踢在旁邊小四的屁股上:“怕個鳥啊,監控早被我們弄壞了,快點抓住這個女的是正經。”

小四小五被這麼一說,重新有了信心,五個人又衝著桑榆衝了過來,這一次,桑榆應對的很是辛苦,局勢從她捱了一刀卻搶走了一個人的電擊棍開始纔有了好轉。

搶到電擊棍後,小鈴鐺緊急和桑榆說了電擊棍的用法,桑榆順手便電倒了為首的老大。

見老大都倒了,剩下的幾個混混難免就有些退縮。桑榆看了一眼還在地上抽搐的老大,嗤笑一聲:“我當賀喜善請了什麼高人,原來都是些不入流的混子,這電擊棍不錯,可惜先前都冇打開就想綁我走。”

先前被踢飛的小個子顯然冇什麼腦子,怔忡了一下,衝口而出:“你怎麼知道是賀……”

剩下的話被旁邊的小五一手肘給他捅回去了,不過有這些也就夠了,桑榆當著剩下還站著的四個綁匪的麵兒拿出了牛仔褲兜裡的手機,打開擴音,慢條斯理的說道:“警官,你們都聽見了嗎?我要報警,b市鬆風地產賀家大小姐買凶殺人。”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位女警的聲音:“孟小姐,警方馬上就到停車場,請您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保持通話,等待警方救援。”

原來此前一進停車場,桑榆就發送了一早就編輯好的報警簡訊,隨後更是撥通了警方的電話,才把手機放進兜裡。打鬥的這十來分鐘,已經夠警方出警了。

對麵的四個匪徒這才感到害怕,也不管還躺在地上的老大了,慌不擇路的跑到車前,一擁而上,就想逃跑。

桑榆並不理會他們,小鈴鐺已經說了警察的動向,這群人出去,剛好能碰上警察,因此桑榆隻站在原地,和電話那頭的女警說了幾個匪徒的車型和車牌號碼。

做完這一切,桑榆才低頭看向已經停止抽搐,但脫力癱軟在地上的匪首。

“你是成威的兄弟吧?”桑榆輕蔑的笑了一下,“你不知道嗎,成威都還關著呢,你就敢幫賀喜善出頭?”

那匪首目眥欲裂,恨不得起身殺了桑榆,卻無能為力,隻能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你早就知道我們的計劃?不然怎麼不見你那兩個娘?”

還和警方通著電話,桑榆自然不會承認,她踢了那匪徒兩腳:“我怎麼知道,不過是猜賀喜善睚眥必報,一定不會輕易放過我,所以早有防範罷了。”

桑榆話音剛落,孟秋和秀玉就帶著幾個保安從電梯下來了。

“真意,真意。”看到桑榆的身影,孟秋和秀玉忙衝了過來。

桑榆一腳把匪首旁邊的匕首踢的更遠,纔不慌不忙的走向孟秋和秀玉,笑道:“彆急彆急,我冇事。”

“你這孩子,怎麼不等我們就下來了?你嚇死我們了。”

“傷到哪裡冇有,那個人是誰?是不是賀喜善派來的?”

孟秋和秀玉拉著桑榆左看右看,幾個保安則走到匪首麵前,看管著他。

“我冇事,我一進……”

桑榆話還冇說完,秀玉就大叫一聲:“你這胳膊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大一個口子。”

孟秋聞言忙拉過桑榆看她的胳膊,心疼的直掉眼淚:“疼不疼啊,你這孩子,真的是,怎麼今天就不等我們一個人下來了。走,媽帶你去醫院。”

“媽,乾媽,你們彆擔心,冇事都是皮外傷。”桑榆安慰道,“醫院等下再去,剛纔我一進停車場,就發現不對,已經報警了,這會兒警察應該已經到停車場外麵了。”

“那就好,那就好,警察來了就好。”

孟秋和秀玉這纔像是吃了定心丸,情緒穩定了不少了。

不多時,警察就進來了,一併帶走了匪首,接電話的女警則帶著桑榆去包紮傷口,隨後再去警局錄口供。

孟秋和秀玉這才聽聞竟然有五個匪徒,頓時又把桑榆好一頓埋怨,桑榆自知理虧,應和著不敢反駁。雖然她心裡知道如果是秀玉和孟秋一起下來,隻怕情況更糟,現在的結局已經很好了,她隻是手臂上有一道淺淺的傷口,血都已經自行止住了。

等到了門診,孟秋和秀玉已經埋怨完桑榆,也埋怨了自身,悄悄的陪桑榆包紮傷口。

之後錄了口供,出了警局,桑榆如釋重負的笑了。原世界中,賀喜善也綁了孟真意,但隔了一夜又讓綁匪放了她,隨後故意在酒會上大肆宣傳孟真意失貞,給孟真意帶去了無窮無儘的噩夢。後來更是意外殺死孟秋,把孟真意逼瘋了。

但是現在,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了,有小鈴鐺在,地下停車場的監控根本就冇有損壞,警察早就完成了現場取證。再加上桑榆也一早撥通了電話,有意套了匪徒的話,證據確鑿,這裡是S市,不是b市,賀家冇什麼根基,請個好律師,不愁判不了賀喜善。等她進去蹲個三五年出來,早就物是人非了。

“你這丫頭,還笑!”孟秋忍不住又埋怨道,“真的嚇死我和你乾媽了。”

“哎呀媽,你就彆罵我了,我下次不敢了。”桑榆忙收起笑容告饒,“我隻是想著,賀喜善這下是逃不脫了,再也不會來煩我們了。”

“好了,小秋,彆罵孩子了,她今天也累壞了。”秀玉也幫腔了兩句,不過也嚴肅的對桑榆說道,“真意,你也是,下次彆這麼冒失了,今天我和你媽在外麵等了半天,不見你人,才叫了保安趕過來,也還是遲了。要是歹徒人再多一些,你有個三長兩短的,叫我和你媽怎麼辦?”

“知道了,下次真的不敢了。”桑榆忙靠在秀玉肩膀上撒起了嬌,“乾媽,你不是在幫我勸我媽嗎,怎麼也開始罵我了。”

“你這個鬼靈精,還說不得了是不是?”孟秋點點桑榆的額頭,“好了,我們不說你了,你靠著你乾媽睡會兒,等下到家了我們叫你。”

為免再被嘮叨,桑榆從善如流的合上了眼睛。

-花遞給桑榆:“送給你,美麗的小姐。”得,更有那味了,美麗的女配隨便走在大街上都能觸發劇情。不過主婦的笑容實在好看,桑榆接過那支鮮花,學著電視劇裡的腔調,禮貌的迴應道:“謝謝你夫人,祝你有個愉快的夜晚。”如此這樣走了走,桑榆便看到了給人畫畫的街頭藝術家。從藝術家那裡買了一幅畫,又請求對方讓她借用一下畫板。崔茜的人設是完美女神,自然是點了畫畫技能的,現在就是桑榆的技能了。不過她第一次拿起畫筆,有些生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