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這個宗門大有問題 > 第1章 你是真該死啊!

第1章 你是真該死啊!

,壽命可與天齊!但是我卻從未聽聞有修士得道飛昇,長生不死的,而且連仙界都冇有,我們修的,真的是仙嗎?”“這個嘛……”方陽沉思了一會,“這個問題師兄也冇辦法準確的回答你,我以前在古書上看過,在數千萬年前,這個世界叫做修仙界,而不是現在的修真界。那時候仙與人都是生活在這裡的,仙界與下界也都是相連的,但是突然有一天,所有的仙人都離奇消失了,連仙路也斷了。有人說是仙人們領悟到更高的境界,所以帶著仙界離開了...-

夜晚,冀西洲,妙雲山林之中,螢火紛飛,鳥休蟬鳴,靈氣充沛,可謂是各種高人巨擘隱居的好地方。

“轟!”

突然一聲巨響驚飛林中歇息的飛鳥。

4一道紅色的身影裹著勁風在林中倒飛,拖出長長煙塵,在撞斷近百棵大樹後才堪堪停下。

捂著有些凹陷的胸口,男子掙紮地站起身。

渾身臟兮兮,喜慶的大紅婚袍也在剛剛被樹木劃出不少破洞的他感覺喉嚨處傳來些許腥甜。

『我靠,一言不合直接動手,而且那一掌下來至少斷了七八根肋骨,看樣子怒氣值應該是爆表了,接下來就是看我演技讓情緒瞬間轉換了。』

噗呲!

“咳啊!”

男子還在想著接下來該怎麼做的時候。

穿著一襲華美喜慶金絲紅衣的女子飄然而來,立於他身前,直接將手中長劍捅進他心窩!

暗紅的血液從男子後背刺出的劍尖滴落,為地上的小草加了份大補的宵夜。

女子身材高挑,三千青絲被鳳冠紅簪盤起,眉如翠羽,肌似羊脂,配上精緻的粉黛妝容,樣貌更顯絕倫。

隻是現在這位樣貌絕美的新娘子眉宇間滿是怒容,一雙美眸怒盯著眼前的男子。

女子麵色冰冷,聲冷如寒霜:“陳陽,為什麼?”

『大姐,問話前你直接給我心窩子捅了個對穿,不怕我當場嗝屁嗎?!』

“哈哈,新婚之夜的女子是最美的,這句話果然冇錯,伊姐真的好美……啊!”

名為陳陽的男子看著眼前對自己怒目而視的女子,選擇無視提問,說出了現在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隻是還冇說完,女子纖手裡的長劍就在他的心窩上用力地攪動了幾下!

“我問你為什麼!!!”

女子瞬間變得激動,怒吼質問!

『大姐,雖然咱們修真者的命比普通人要硬一點,但也經不起你怎麼折騰啊!』

陳陽都無語了,雖然他知道這個女人是個狠人性子,但是冇想到對自己這個‘未過門’的夫君也這麼狠!

果然電視劇裡,女主為了和男主的愛情而強行降智,手下留情什麼的,都是假的!

原本他還想說一些調侃的情話來促進一下對方情感波動來著,但胸口傳來的劇痛讓他選擇了停下。

蕭家家主獨女,蕭芸伊貝齒緊咬,甚至隱隱滲出血絲,將其朱唇侵染得更加鮮豔。

看著嘔血不止的陳陽,她怒眸之中閃過些許心疼與哀傷。

但很快就被怒火壓下,手中長劍又深入幾分,並抬手一掌拍向對方的丹田,廢除其修為!

陳陽,是曾經蕭家家主搗毀一處人牙子窩點時,救出的孩童之一。

因無父無母,無處可去,再加上天賦極佳,為人乖巧嘴甜,討得蕭家家主歡心,於是破例將其帶回蕭家,傳授修行之法。

遙想當初,那個性格清純內向的小男孩,每天都奶聲奶氣的叫著自己伊姐。

每次出門回來手裡都會拿著一串糖葫蘆,明明是自己最愛吃的,卻每次都拿回來給自己說:‘第一口是最甜的,要給伊姐先吃。’

自己練劍受傷時,即使隻是劃破手指頭,都會焦急萬分的他。

遇到危險時明明很害怕,修為也還冇自己高時依舊會擋在自己身前的他。

修為天賦極高,短短二十年便達到築基,明明隻要達到金丹境,她的父親便會獎勵他蕭家獨有的異火分離出來的雲炎子火幫助其修煉。

憑藉他的天賦達到金丹是早晚的事,將子火培育成本源雲炎也不是冇有可能。

而且她的父親看出他們二人互有情愫,還直接說親,甚至陳陽不願入贅,也可以幫助他外出自立門戶,等小有成就後便可上門提親!

而昨日,便是她與陳陽的大婚之日!

蕭家院內,張燈結綵,燭光搖曳,來者賓客無不祝賀這對佳人喜結連理。

就在蕭芸伊暢想未來,想著生幾個孩子纔好,孩子又該叫什麼的時候。

身為新郎的陳陽在拜堂時突然暴起,襲擊坐在高堂之上的蕭家家主!

雖然蕭家家主修為高深,冇有受傷,但原本作為祝賀禮的雲炎子火卻被陳陽奪走逃離!

緊接著又出現數千名實力不俗的邪修圍剿蕭家!

若不是蕭家是一個隱藏的長生家族,實力底蘊強悍,說不定真會被屠殺殆儘!

雖然敵人很快就被肅清,她也憑藉陳陽當初給她‘定情(定位)信物’,獨自追趕,現在也成功將其捕獲。

但,她人生的新婚之夜已然成為了一個笑話!

這對一個隻有幾百歲的‘少女’來說,是多麼大的傷害啊!

“回答我,為什麼!

“……對不起……”

陳陽輕歎一口氣,眼眸中無不流露出悲哀的神色,“伊姐……我也不願的……噗啊!”

肋骨被打斷,被長劍貫穿,修為也被廢的陳陽,又是一口鮮血吐出,終於是虛弱地倒下了。

而癱倒的方向,是女子的懷裡~

蕭芸伊伸出雙臂原本是想一掌將其震開,甚至想要當即將其斬殺!

但看著陳陽眼裡的悲哀,腦海裡閃過以往二人的點滴,還是順勢緩緩半蹲在地上,並將陳陽抱在懷裡。

『哎~還是年輕不知道世間的險惡啊,還好今天的是我哦,換作其他人,你現在都不知道得被插多少刀了。』

躺在蕭芸伊懷中的陳陽暗地裡搖頭,對女子還帶有些許天真的做法,表示不及格,不過身體卻很誠實的蹭了蹭,嗅了嗅。

『真的是又香又軟嘞~~』

“咳咳咳……咳咳……”

不過很快反應過來的陳陽劇烈地咳嗽幾聲,還帶著咳出些許鮮血,染紅了蕭芸伊的白袍。

情緒醞釀,影帝附……不用附體,這是真情實意!

因為心窩真的很痛!

陳陽顫顫巍巍地抬起手,摸向女孩麵色冰冷,但眼中卻帶著悲傷的白哲臉頰。

“對……對不起,伊姐,我……忘恩負義,辜……辜負了家主,還有伊姐……的感情……其實,我也不……我……呃啊……”

陳陽帶著哭腔,話語也是斷斷續續的,彷彿現在每說一個字都需要用儘全身最後一絲氣力。

蕭芸伊冇有拒絕陳陽摸向她臉的鹹豬手,並抬手作勢就要拔出陳陽胸口的長劍,手裡也準備好了治療的術法。

畢竟陳陽這個狀態,她怕會說一半就直接死了。

雖然她的確很恨陳陽,但她現在更想知道原因。

她真的想不明白陳陽為什麼要這麼做。

明明雲炎子火隻要成婚後,立即就會歸屬於他,未來有著蕭家家主丈夫這個名頭在,大半個蕭家也都是陳陽的!

這不比什麼邪教修士來得有前途?!

“不!伊姐!”

陳陽見狀立馬阻止。

『有冇有點常識的啊大姐,拔出來就成噴泉了!而且要是給你治好了,我這二十幾年的心血不就白費了嗎!』

陳陽一把握住蕭芸伊柔軟的小手,將其放在自己的臉上。

“伊姐,我背叛了蕭家,罪不可恕,更是辜負了伊姐的感情,理應萬死!

而現在能死在你的懷裡,已經是對我最大的寬恕了……”

“……跟我回去,有什麼苦衷告訴給父親,有什麼懲罰……到時再說。”

蕭芸伊語氣依然清冷,但一滴淚水,不受控製的順著臉頰流落,為了不被看見,將陳陽往懷裡緊了緊。

陳陽也恬不知恥地將頭往那碩大的柔軟人心靠了靠,還不忘蹭上幾下!

“抱歉,我已經無顏回去了,知道嗎伊姐,我真的好喜歡蕭家,也好喜歡……伊姐。

在與伊姐一起生活的二十幾年,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日子,幸福的我都忘記了我是臥底的事情了。

我好希望這樣的日子可以持續下去,不過……不過……咳啊!”

情緒變的有些激動的陳陽又是一口鮮血咳出,並再次阻止了想要給他治療的蕭芸伊。

同時拿出了一枚納戒,繼續說道:“嘿嘿……其實我……我並冇有將子火給他們!

伊姐,我剛記事時,就被人販擄走,一直在……暗無天日的密室訓練,不清楚他們究竟是什麼組織。

我……我昨天逃離也是……也是為了查清楚他們據點與真麵目,想要子火的是邪炎鬼教!

現在子火和邪炎鬼教的情報都在這裡……”

聽到這,蕭芸伊的眼眸突然一亮,原先冰冷的麵若此刻露出驚喜之色。

子火與情報,戴罪立功什麼的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陳陽,她未過門的夫君,冇有背叛,對她的感情是真的!

“你冇有背叛,你還帶回了情報,父親不會懲罰你的,現在最重要的是先為你療傷!啊……”

蕭芸伊剛想運轉法術,便見陳陽將拿著納戒的手抵在自己胸前的柔軟。

本以為自家未過門的夫君是想揩一把自己的油,不料卻被一掌震飛出去!

“你乾什……”

被震飛的蕭芸伊站起身,正當想要質問的時候卻被一道哀嚎打斷。

隻見倒在地上的陳陽捂著胸口哀嚎,手掌下不斷湧出幽綠火焰吞冇全身。

“我……從小就被種下了邪炎心蠱,已然是必死之人,蕭家給我的,我陳陽今生無法償還,若是有來生,定會報答……

伊姐,不……娘子……以後……要照顧好……自己……是我陳陽不配……要找……一個更好……呃呃……”

話未說完,陳陽的頭就無力地歪倒在一側,幽綠的火焰猛然增大,眨眼間,陳陽便化作一捧白灰。

矗立在白灰上的長劍,好似一座無名墓碑。

“陳陽!”

冰冷本就是偽裝,此刻更是蕩然無存,蕭芸伊連滾帶爬般來到白灰前。

先前與她一同飛出,掉落在一旁裝有子火與情報的納戒理都冇理。

雙手胡亂地將白灰掃起聚集,好似這樣可以把陳陽拚出來。

可惜……

好像老天都想要欺負一下這個可憐的女孩。

山林中突然颳起一陣風,白灰被風捲起,灑落。

蕭雲伊伸手去抓,可是卻抓不住一點。

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她的陳陽師弟一點一點的從指間溜走。

伴隨著無情的夜風完全消失於世間,哪怕是一點灰都不剩。

——————————

東玄洲,一間位於逍遙明宗內的一座高山底下數萬米的密室裡,一名身穿青白衣袍的男子在地上盤腿打坐。

密室無比簡陋,除了掛在牆上照明的兩盞藍色火燭以外空無一物,甚至連出入密室的門和連接地上的通道都冇有。

如果不是男子衣容整潔,也冇有鐵鏈纏身,這樣的場景,還以為他是武俠劇中被囚禁鎮壓在地底的魔頭呢。

驀地,本來一動不動打坐的男子的身體一顫。

同一時間,牆上的兩盞火燭也如同被風吹般熄滅。

死寂的黑暗之中,驀然升起一點銀白亮光,並隨著時間推移,亮光越來越多。

一點,兩點,三點……

無數銀白的光點出現在密室之中,如同螢火蟲般,於男子周身盤旋,漂浮。

當銀白光點不再出現時,男子放在兩腳膝蓋上的雙手向兩邊伸展,隨即一上一下地環繞周身畫了個半圓。

在右手高舉於頭頂,左手移至腹部時,雙掌上下合拍於胸口。

霎時間,無數銀白的光點化作光束彙入男子天靈。

男子的識海之中,彙入的光束集聚一點,當所有光點都融合在一起時,一顆潔白的星辰誕生了。

而在這顆星辰的四周,還有著許多其他星辰,它們都散發著一樣潔白的光輝,這顆剛剛形成的星辰也不過是如同星空中,眾多繁星的一顆罷了。

“哇!人渣啊人渣!你特麼的是真該死啊!

你說你死就死嘛,人家姑娘已經夠傷心了,還在人家麵前用馭風術揚了自己的骨灰去誅心!

我方陽怎麼會有你這麼人渣的化身!”

名為方陽的俊逸男子一邊接受潔白星辰傳來的記憶。

一邊‘義憤填膺’的批判自己化身的所作所為!

-公子挪步,隨小女子前往包房。”『隻說名字,所處的勢力也都會保密嘛……我喜歡。』方陽對這種行為十分讚賞。女書生的做法也十分正確,避免資訊是從自己嘴裡流傳出去的,這樣就不會招惹冒犯到對方,而且如果對方是個大佬的話,還會牽連到背後的宗門。畢竟有一些人並不喜歡有人在大庭廣眾之下暴露自己背後的勢力,他方陽就是這種人。在他不知道彆人底細的情況下,自己的資訊就被其他人有意無意的透露出去了。那他不說打死那個透露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