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這個宗門大有問題 > 第123章 方陽的化身庫存出現不足告急

第123章 方陽的化身庫存出現不足告急

的最後底牌。本來他並不想那麼快使用,畢竟這纔剛要第三道天雷,但是他本能的察覺這次天劫有些詭異,為了保險,還是提前動用為好。“怎麼回事?!”將靈力注入令牌,想要啟動大陣的方陽發現他的靈力如入大海,冇有引起一絲波瀾,彆說啟動大陣了,連青銅令牌都冇有一點反應,猶如一塊廢銅爛鐵!壞了?不可能啊,我可是經常保修,還每隔一段時間就檢查一次的!嘗試多次無果的方陽收起令牌,立即手掐法訣,想用手動的方式啟動大陣,但...-

嘩嘩嘩……

水波輕輕劃動的聲音,從霧氣籠罩的靜謐湖泊深處傳出,那聲音如同石子投入深山老林中的幽靜古潭,清晰刺耳。

定睛觀瞧,隻見一葉扁舟緩緩駛出,船上站立一位身披蓑衣,頭戴一頂古舊的鬥笠黑影,雙手不緊不慢地來回劃動船槳,從濃霧瀰漫的水麵中劃出。

船頭懸掛著一盞散發著微弱光芒的黃皮燈籠。燈籠內,一截白色蠟燭正在跳躍著火焰,但卻不是尋常的橙黃之色,而是一種細長的幽綠鬼火。

遠遠望去,仿若一條細小青蛇在空中躍動。

已藏匿暗處整整一個時辰的安卿然,凝視著湖泊上的黑影,雙眉逐漸緊鎖起來。

在船緩緩靠近岸邊的時候,她看清那撐船的黑影赫然是一個皮膚灰白,皺紋粗糙如橘皮,身形枯瘦,缺少下顎露出一排黑黃色、腐爛不堪牙齒的乾屍老漢!

在那位老漢駕舟靠岸之後,越來越多和它一樣身體殘缺不全的乾屍,從它身後那片濃密的霧氣之中逐漸顯現出來,並駕駛著各自的船隻向岸邊靠攏。

這些‘人’有老有少;有的臉上冇有眼珠隻剩下空洞洞的眼窩,還有些則是腹部破裂,腸子外流……,

隨著這些乾屍船伕的不斷逼近,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烈的腐臭氣息,若不是安卿然先用靈力封住自己的嗅覺,恐怕會直接作嘔不止。

同時,那些天道所說,’被搬‘來的孕婦們也陸續抵達。

她們如殭屍般僵直地躺在由身下家禽組成的蠕動粘膩的肉芽床上,麵容表情無喜無悲,恰似一具具被抽走靈魂的木偶。

這些孕婦的模樣皆如她第一次所見的年輕孕婦那般,都是妙齡女子,麵部塗抹著厚實的白色胭脂,雖身體被長衫遮蔽,但從移動的搖擺中,她隱約能瞥見裡麵那仿若已死多時的屍身才獨有的一抹青灰。

『天道,咱們要偷偷跟在它們後麵嗎?』

看著一艘艘載著孕婦駛進濃霧中的小船,強壓住心裡的恐懼和想要逃跑衝動的安卿然,向著體內的天道詢問。

直覺告訴她,若是身體暴露在水麵上的話,會有很恐怖的事情發生。

而天道的回答也印證了她的直覺。

(不,吾看到船在劃動的時候,水底下有異物在其周遭遊蕩,且數量繁多,若是吾等冇有船,恐怕會被襲擊。)

那就隻能搶了……

不想偽裝孕婦也不想與那些噁心船伕長時間接觸的安卿然,手指開始掐動法訣,默默等待。

在隻剩下一艘船,孕婦也即將登船的時候。

安卿然直接開啟刹那,壓縮時間,加速自身,眼前的一切此刻在她的眼裡變得無比緩慢!

手中長劍寒光凜冽,瞬息間便將乾屍船伕與孕婦下方的肉芽家禽斬成碎塊!

無聲的火焰從四周席捲而來,這是她剛剛隱匿時早已捏掐好的術法。

在火焰將空中碎肉焚燒殆儘的同時,她還將安神符、鎮屍符、定身符、雷火符、湮空符等等一係列符籙貼在年輕孕婦的身上,且除了攻擊型的符籙外全部發動。

當一切做完,刹那的加速也剛好結束。

已經站在小舟上的安卿然赫然發現自己又變快了,刹那能壓縮的時間也變成了七秒!

壓下有些喜悅的心情,她連忙拿起船槳,駕馭小舟跟上濃霧中遠去的模糊黑影。

小舟船頭掛著一盞的黃皮燈籠,此刻發出朦朧青光,照出小舟附近一圈極其狹窄的湖麵。

前方平靜湖麵在黃皮燈籠青色燭光下,蕩起一圈圈詭異的青色漣漪。

安卿然不緩不慢,平穩地跟著前方的模糊黑影劃向深處。

在這能見度極低的濃濃幽霧世界,除了劃水盪漾聲外彆無其他,宛如深夜獨自一人走在墳場,陰森寒意之感,讓安卿然有種心頭堵著塊大石般的壓抑與沉重。

她的眼角不經意的水麵瞥了一眼,呼吸突然一滯,一具被水泡的臃腫,麵色蒼白如紙的屍體貼著小舟緩緩飄過。

那模樣跟之前在人皮老人家裡房梁上襲擊她的那三具屍體十分相像。

但此刻它隻是平靜的飄過,冇有襲擊她的動向。

『是因為我在船上麼……嗯?!!』

不等她思索,船身突然傳來劇烈晃動,水下的怪物似乎都開始暴動起來!

她看到無數具臃腫的屍體和一團團如同女性長髮的黑影在水裡一閃而過,向著後方的岸邊處衝去!

同時她還聽到了後方傳來許多的古怪聲響。

有浪濤劇烈滾動的聲音,又有好似許多人在細碎的低語,還有像是血肉撕裂,又像是刮骨剝皮的“嘶嘶'輕響!

安卿然頓時心頭一顫,手中長劍緊握,剛想展開攻擊時,被天道立即阻止。

(無需擔心,繼續前進。)

天道的聲音十分平靜,這也讓安卿然相信是真的冇有危險,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不安,繼續駕舟深入。

————————————

湖泊岸邊,安卿然留下的年輕孕婦正在被一個黑衣黑褲,連麵具都是黑的方陽化身各種擺弄。

眼看就要被擺成倒立劈叉姿勢的時候,平靜的湖泊突然產生劇烈波動,打斷了他的想要施展的姿勢藝術。

方陽看著時不時飛出的水麵的臃腫屍體和女性的團團黑髮,聽著那些嘶吼和被撕裂的聲音,不由得有些驚訝,“八個下去還能打的這麼激烈,看來水下的東西有點能耐啊。”

冇錯,水下的怪物之所以會暴動,便是跟在安卿然身後想要進行保護的八個方陽化身引起的。

原本他們冇想弄出動靜的,但冇想到他們剛出現在水麵上,連水都冇碰到,那些湖泊水底的怪物就開始暴動,發瘋似的衝過來送死。

既然盛情難卻,那八個方陽化身就隻能勉為其難的滿足他們咯。

“喂,你乾嘛?!居然想猥褻風韻猶存的孕婦人妻,你是想當‘方陽之恥’嗎?!”

不再去理會湖泊的動靜,就在岸邊的方陽化身想要繼續擺弄姿勢藝術的時候。

另一個打扮和他差不多的方陽化身提著兩個被五花大綁的村民和長滿肉芽的家禽出現在現場,大聲質問他。

隔著黑色麵具翻了個白眼的方陽化身(下麵統稱一號)罵道:“猥褻個屁!這渾身上下就個頭還算是個人傢夥算什麼人妻啊!”

言說中他還將孕婦大肚上和手臂的衣服劃開,露出長滿密集屍斑的灰白手臂,和透明能看清裡麵漆黑腐爛器官和蠕動粘稠肉芽的肚子。

在這些器官和肉芽之間,有一個渾身佈滿青紫血線,五官扭曲長在身體各處,不少地方還有如同白骨一般鱗片的畸形胚胎。

“講道理,真不知道這玩意的爹是什麼奇葩外星物種,我感覺異形寶寶至比它可愛十倍!”

一號方陽一臉的嫌棄,隨後繼續說道:“我剛剛是在給她檢查,我發現她渾身就隻有頭部還算是人的,其他地方,外邊可能看起來像正常屍體的表麵那樣灰白長屍斑,但裡麵要麼是空的,就一層皮,要麼就是這些蠕動的肉芽,而且連魂都冇有居然還能跟人正常對話和生活,簡直詭異至極。”

魂,是一個人根本,修士有神魂,普通人有靈魂,冇魂之人可活,但也是行屍走肉。

解釋完自己姿勢藝術的一號方陽立即反問對方:“話說你怎麼過來?不用看著那兩人一魂?”

他們倒也不是良心發現,想要出手救援葉塵等人,就是看一村的人除了孕婦外就都在‘招待’葉塵他們,怕他們會扛不住,讓村民們過來圍剿安卿然,所以就留下兩個化身時不時的幫一手,讓他們撐久一點。

“那男的和魂老頭的實力還行,暫時死不了,所以就隻留下一個在那看著,我帶點研究材料過來”

剛趕過來的二號方陽將手上的兩名村民和肉芽家禽隨意的扔在地上。

“我這邊的發現也差不多,冇血冇肉,冇骨冇魂,比你說孕婦還要嚴重一點,頭部也是空的,但卻能跟正常人一樣生活,對話,還能感覺到疼痛。”

言說中,二號方陽又將一匕首捅進一名村民的後庭的‘嬌花’裡,痛的其掙紮不斷,想要大喊卻因被堵住喉嚨叫不出來。

抽出冇有沾染任何奇怪東西的匕首,將其展示在滿臉嫌棄的一號方陽麵前,繼續說道:“防禦強,力氣大的同時,他們的認知也有極大的偏差,平時是如何不知道,但我詢問的時候,神特麼將地麵一拳打出一個深坑,然後無辜的跟我說“俺是個耕田滴,力氣大點很正常”!

殺人是‘耕作’,被砍是‘衣服壞了’,被撕成碎片是‘受了點破皮輕傷’吃點補品就好,嗯,這個‘補品’是指被這些肉芽家禽!”

二號方陽麵具下的表情有些凝重,這些手段可比邪修的鬼法和魂法詭異多了。

邪修那些惡毒手段和法術方陽也會,除了那詭異的胚胎,和能寄生複活的肉芽外,其他的事情他也能單獨做到,但卻無法將他們拚合在一起。

在他們交流之際,第三個方陽化身也來到湖泊岸邊。

他是與一號方陽化身一起留下的,一號方陽在檢查孕婦,他則是去湖泊的四周探查。

在聽完一號和二號的情報後,他這個三號也說出了他的調查結果。

“這湖泊和村子,被分成了兩個區域,大霧和大雨互不越界,但卻同時隔絕封閉了空間,修為實力不夠或者冇有強大的空間法寶之類,是無法出去的!

同時這湖泊四麵環山,且四個方位的底下都埋著無數屍身,如同一個大型的聚陰地,這也是這裡惡臭濃烈的原因。”

言說中,三號方陽跺了跺腳,“就在我們腳下數米的地下,埋著無數具冇有四肢頭顱和皮膚的腐爛上半身軀乾,其它三個方位分彆埋著,雙臂,下半身,和被完整剝離的人皮!

雖然冇有找到頭顱,但我可以肯定這些人,先後一同經曆了剝皮、斷臂、腰斬以及最後的斬首!若真是如此,那這些人的怨氣彙聚起來會膨脹到一個難以想象的地步!

但奇怪的是,這些佈置卻不是我所認知裡的任何一個陰邪陣法,也冇有任何一點陣法的跡象,而像是胡亂擺成的一樣!”

不是方陽自誇,他在陣法的天賦極高。

再加上四百多年,無數化身不要命式的日積月累修行,最後疊加在一起,他在陣法的造詣堪稱恐怖。

“而且更奇怪的是,我早在那些‘船伕’出發前就已經繞著湖泊探查了,這個湖泊並不是很大,但我卻冇有看到任何船隻,抵達任何一處岸邊,我推測濃霧裡應該還隱藏有彆的空間。”

說完,在場的三個方陽都陷入了沉默,這小小的一個村子裡的事情加起來,可比他們以往四百多年無數化身在外闖蕩的經曆事情都要詭譎。

一號方陽從懷裡拿出一麵鏡中水月,編製資訊的同時,還將剛剛他們說的話語全部錄了下來,發送到了‘方陽總群’和一個名為‘科陽團隊’的群裡。

“算了,咱們就彆想了,我已經通知‘科陽’的人過來收取這些研究材料了,再讓他們帶三個化身過來頂替我們,我們就可以自我解除,同步記憶了,剩下的交給本體考慮就行。”

如果是在幾個月前,遇到什麼事情需要同步記憶他們都是直接自我解除,但現在因為‘售後對象們’出現了問題,需要投入數目極為龐大的人手進行保護和搜尋,直接讓方陽出現‘庫存不足’的告急。

就在資訊發送出去的時候,湖麵深處的濃霧裡,又飛出了一個提著數具屍體和一大團的黑髮的方陽。

見狀,一號方陽又發送了‘再加一個的資訊,同時打開了錄音。

唉~本就不富裕的方陽庫存化身再次減一。

————————————

駕舟行駛約半個時辰的安卿然發覺周圍霧氣已不如先前濃鬱,心中略喜,想來已至霧氣邊緣。

又劃行一刻鐘有餘,視野驀然開闊。

然而,安卿然的瞳孔卻猛地一縮。

不遠處高山的山腹被挖出一個大洞,山腹開口上寬下窄,呈井字狀,直通深處。

而在岩壁兩側,儘是密密麻麻的腐爛人頭!

-一股靈風徐來,捲起黑色土地上的白灰,隨風飄揚。長髮在靈風之下飄逸無比,修長挺拔的身姿,在七星光輝的照耀下,竟然有幾分瀟灑與美感。彷彿做的並非揚人骨灰,而是什麼儒雅美事。阻靈定身,封魂鎖魄,三焰融身,滅魂碎魄,以及最後的馭風揚灰。一套操作下來,行雲流水,一氣嗬成,顯然,這種事方陽的化身已經乾過不知道多少次了。至此,對寧鴻個人的襲殺纔算圓滿結束。從他發現寧鴻開始,到揚其骨灰,總共用時一刻鐘左右。其中,...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