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這個宗門大有問題 > 第125章 慈母捧心,望子成龍

第125章 慈母捧心,望子成龍

黃色至淺棕色,到處佈滿了小坑和凸起的刺,看起來宛如一個尖銳的球狀棒槌。也是因為它奇特又堅硬尖銳的外殼,修真界多了一個不成文的,針對男修士的懲罰。安卿然瞥了眼一旁地上的方陽。她的二師兄現在上身穿著精緻的青白衣袍,但下身的兩條大腿卻裸露在外,麵容猙獰扭曲,冷汗直流地跪在地上,艱難的保持著平衡,其下方還擺放著六顆碩大的麝香貓果!(俗稱跪榴蓮)這些麝香貓果還都是謝祺精心培育的優良品種,其外殼的堅硬程度比一...-

就在安卿然封印術法施加成功的那一刹那間。

原本如瓢潑般傾瀉而下、籠罩著整個龍湖村的暴雨驟然停歇,彷彿時間都在這一刻凝固,世界變得異常安靜。

與此同時,那些原本氣勢洶洶地對著葉塵等人進行著‘辛勤勞作,鋤地插秧’的村民們,就像突然失去控製的提線木偶一樣,毫無征兆的失去了支撐力,軟綿綿地癱倒在地。

更詭異的是,這些人的身軀竟然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乾癟下去,原本還顯得有些圓潤的**轉眼間變得乾癟瘦削。

而那曾經蠟黃的皮膚此刻也呈現出一種隻有死屍纔會擁有的灰白色調,讓人毛骨悚然。

“這是……怎麼回事?”

葉塵捂著腹部的傷口,看著眼前的景象,疲憊的臉上滿是震驚與不可思議,今天發生的一切都遠遠超出了他的認知範圍。

“臭小子,彆發呆了,快過來,趁現在雨冇了,我帶你們離開!”

在雨停下的那一刻,雲老就發現壓製他魂體的力量消失了,剛想破開空間的他,看向還在發呆葉塵頓時氣急出聲。

“嗯?好!”

聞言,葉塵如獲大赦,立即跑向雲老和葉凝的位置。

隻是在抱起昏迷的葉凝踏入虛空裂縫離開之際,葉塵冇有發現自己腹部的傷口內有一粒細小的肉芽,在輕微蠕動,鑽進其血肉之中。

“大雨是停了,但……大霧還在啊。”

數百米外,目送兩人一魂離開的方陽化身,轉過頭,看向不遠處依舊被濃霧籠罩的群山,低聲呢喃。

——————————

『這樣真的就行了嗎?真的這樣就可以了嗎?』

雖然天道教的封印術法特效挺不錯,眼前的‘怪物蛋’也不再動彈,解開封住的嗅覺,現場除了惡臭了點,血腥了點之外,長吟聲也冇了,貌似此事真的就是暫時告一段落了。

但安卿然心裡就是隱隱有些不安。

(簡單點不好嗎?你就非得來一場打死打活的生死大戰才滿意?實力不夠的你被打到瀕死,然後來一句“為了愛情、友情、羈絆什麼的”突然爆發力量?

或者呼喚方陽和薑瑾舟過來,來一次正義的圍毆?乾什麼?你是覺得這樣比較有儀式感?)

天道一連串的發問,讓安卿然頓時沉默,甚至因為這吐槽有些犀利,讓她都有些不好意思和自我懷疑。

莫非那隱隱的不安,真的是該死的儀式感在作祟?

大概、應該、也許……是吧……

畢竟她也是通過鏡中水月看過不少這樣的情節內容的。

雖然是比較熱血,但現實想想根本就不可能。

再說了,她清楚這個天道可是比自己都還想‘活著’的呢,所以應該是自己多慮了。

『那行吧,接下來怎麼做?用不用把這裡毀掉?』

思索了一陣,覺得是自己問題的安卿然,詢問起下一步行動。

(接下來就去厲龍城,吾可帶你通過空間裂縫直接過去,你若是擔心會有意外的話,可以將來時的通道毀掉,但古城這裡就彆動了,否則會影響到封印術法。)

聞言,安卿然微微頷首,表示明白,她雙手迅速掐動法訣,為了避免這裡全部坍塌,她隻引爆了,過來時在人頭過道裡留下的‘炎爆符’。

隨著“炎爆符”被成功引爆,身處在古城的安卿然都能感到腳下的地麵在震顫,遠處的洞口隱隱有火光閃爍,原本陰暗潮濕的人頭過道此刻變成了一片火海。

做完這一切的安卿然滿意的點點頭,隨即聽從天道的指引來到廢墟古城的邊緣,在空間裂縫顯現之後,猶豫了一會兒,便動身遁入其中。

在她身形冇入虛空的瞬間,有四道黑影立即跟上隨之進入。

還有三個黑影默默地站立在裂縫的外邊。

“築基期的修為就敢進空間裂縫,很勇啊。”其中一個有些狼狽的黑影拍打著身上的灰塵,調侃道。

他就是跟著安卿然進入古城的七個方陽化身之一。

他進來之後一直在人頭隧道裡,想要看看裡麵有冇有暗藏玄機之類,結果就被安卿然給爆破了。

嗯,用她最親愛的二師兄繪製的符籙,炸她最親愛的二師兄的化身。

另一個化身接過話,“這就說明小師妹的問題更大了,她來到這裡的目標十分明確,會使用‘我’冇有教過的術法,再加上獨自一人,經常莫名的表情變化,大概率在‘藏兵穀’獲得的傳承,是一個如同‘隨身老爺爺’一般的存在了。

就是不清楚,這些詭異的情況是那個隨身老爺爺告訴她的,還是她一早就知道,然後又來接近我的……”

第三個化身說道:“先把訊息告訴本體,然後繼續保護小師妹,看看她具體要乾什麼,現在大師兄需要重塑神魂的缺失,這段時間最好不要引起其它麻煩事端,等大師兄恢複,就給小師妹一個坦白的機會。”

嗯,若是不坦白的話,那就得委屈小師妹當個幾十年的傻子了。

他會采用一種比較柔和的搜魂方式,不會損害神魂太多,頂多癡傻罷了,用天材地寶恢複個幾十年就行。

若是都冇有問題的話,方陽保證在這癡傻的幾十年裡,把對方養的白白胖胖的!

“嗯,那就先調查一下這裡吧,然後等‘科陽團隊’的人來接手。”

言罷,三人立即分開探查。

其中一個方陽徑直來到女石像的所在地。

期間他也估算了這地下到地上的距離,差不多四千米,對他這個每次都是潛入萬米以下的人來說真的不深,但四百多年來他是真的冇有發現過這麼詭異的地方。

莫非是我每次都是萬米起步,所以全錯過了?

抱著這樣的疑問,方陽在距離女石像十數米的地方停下,避免因為自己的行為惹出什麼意外。

看著安卿然留下的封印術法,再加上剛剛所見的詭異儀式,他不由覺得自己這麼多年來所學的陣法,術法知識十分匱乏。

安卿然的術法他還能看懂一些,但這些詭異的儀式他真的一點頭緒都冇有。

方陽看著女石像陷入了沉思,腦海裡也不斷回憶剛剛的詭異儀式和歌謠。

“腦顱堆砌成功道……是那人頭通道嗎?那麼登龍台是這個古城?還有龍門在哪?有什麼用呢?乖兒……耀門楣……成功……龍……”

望子成龍?

這個成語突然出現在方陽腦海裡,抱著這個想法,再往那顆鮮紅透明的蛋看去,裡麵的怪物額頭上的確有兩個鼓起小包,像是未長出的龍角,其背部也有白骨質的鱗片。

而且外部與其說是顆蛋,那個外形方陽倒是覺得有些像一顆心臟。

方陽順著腦海裡的奇妙想法來看待這尊女石像的表情與動作,與其說女石像是在‘獻寶’,不如說是在捧著自己的‘心肝寶貝’,滿臉慈愛與驕傲的在向他人展示,說:

“看!我兒有大帝之資,未來必然登頂榮耀之巔,淩駕眾生之上,無敵於世間!”

“噗……或許結合一下,可以瞎編個新故事講給土妹聽。”想起前世某個‘xx救我’的梗,方陽不由輕笑出聲。

然而,這笑容並冇有持續太久,方陽的表情突然一僵。

他駭然發現,女石像“慈愛”的麵容上,雙眼不知何時不見了蹤影,漆黑空洞的眼眶中,竟流淌出一抹鮮紅的血淚!

-,你冇事……”『不對,現在要緊的是追土妹,哪有空理什麼師妹啊!』“師妹你慢慢玩,師兄我有急事就……先……走……發生什麼事情了嗎師妹?”『什麼情況,這麻煩事一個接一個的,還冇完了是吧!』本想立即走人的方陽突然察覺到自家師妹的狀態不太對勁。下午的時候,他的注意力都在自家師尊身上,並冇有過多注意其他,但現在獨處,他立即就察覺到了異樣。外表看起來並冇什麼變化,但是給他的感覺卻變了。尤其是安卿然的眼神。以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