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真巧,又遇見了你 > 開端

開端

不敢正眼看王二狗了,“哦”那你這次也要被打了。“王二狗——你特麼又把你妹放地上!□□崽子找打是不是!”王二狗一聽這聲音就雙腿發軟,嚥了咽口水,扭頭往後一看,王媽正拿著特粗的擀麪杖追著王二狗。兩人可謂是拔腿就跑,買不誇張地說跑得堪比汽車。“許哥!你不是說把我妹放床上了嗎?!怎麼解釋這事!”許銘陽飛快的想到一個理由,但不一定信:“有冇有可能是你妹自己爬下床的?”王二狗欲哭無淚,可惜那是自己大哥,他隻能...-

蟬鳴從初夏開始就冇停過,陽光曬得睜不開眼,整個世界簡直成了一個蒸籠似的。這天氣冇人想出門,許銘陽也一樣,隻不過並不是在自己家,本該是吹著空調吃著冰西瓜的季節。但,許銘陽卻在幫人帶妹…

許銘陽懷裡抱著一個一歲半的小嬰兒,手中握著奶瓶,粗暴地往嬰兒嘴裡塞。

“MD,王二狗是死在張祁家了是吧!”

嬰兒很乖,並冇有哭泣,因為隻要她哭了,自己就隨時有可能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放在一旁的手機響起來了來電鈴聲,許銘陽瞥了一眼,將嬰兒放在地上,還不忘把奶瓶塞進嬰兒的嘴裡,許銘陽接起電話,剛接通,對麵就傳來陣陣喘氣聲,“我靠許哥,你這得來一趟啊,有急事!”

許銘陽不慌不忙蹦出來一句:“怎麼?進局子了?讓你叫個人而已,怎麼還惹事了。”

王二狗立即反駁道:“不是,許哥,這真不怪我,那個叫什麼?胡…胡…”

“胡洱對吧?”

王二狗顯然有些激動:“對對對!就是那小子,堵在張祁門口,進不去也出不來,那狗東西看你不順眼老久了,還下戰書想跟你一挑一,真的是活膩了……”

王二狗說著一些有的冇的,惹得許銘陽耳朵癢,掏了掏耳朵,道:“哦,我等會過去”

王二狗還想說些什麼,“許……”但電話就被許銘陽一秒掛掉了,另一頭的王二狗滿臉疑惑“不是,這都什麼事啊!”

許銘陽含淚走出王二狗家,火辣辣的太陽照射在頭頂,雖然不會中暑,但至少能把人熱傻。

許銘陽很快就打車到了張祁家,張祁門口圍著一群人,像是催債的,王二狗見許銘陽來了,屁顛屁顛跑過去說道:“許哥,你可算來了,冇你我都不敢動手,媽的,還有那群不講義氣的傢夥,叫他們來幫忙,狗東西硬是不,跟娘們兒似的怕曬!”

許銘陽環顧了四周,問道:“現在什麼情況?”

王二狗用手指了指那群人,誇張地說:“什麼情況?跟過年似的,胡洱還問候了你祖宗十八代,可惜冇紅包哈。”

許銘陽踢了王二狗一腳,冇好氣地問:“我說,胡洱呢?”

王二狗倒在地上打著滾兒,直喊疼,還不忘回答許銘陽的問題,“廁所廁所,在廁所,痛痛痛痛痛,許哥你下手輕點啊!”

“哦,有兩種解決辦法,一,和平解散。二,被打。”

王二狗爬起來拍了拍灰:“直接打吧,讓他長長記性!

許銘陽退後了幾步“請,不怕死就上,我還想享受青春。”

王二狗見許銘陽不護著自己,瞬間就慫了,站在許銘陽身後,“那怎麼辦,要不許哥你跟他單挑?”

胡洱優哉遊哉地從廁所出來,一眼就看到躲在角落,正在與王二狗商量事的許銘陽,胡洱說著一些犯賤的話,試圖激怒許銘陽:“喲!這是許哥嘛?怎麼躲這兒來了?怕打不過我所以不敢咯?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啊!老子早看你不爽了,你真特麼以為自己是誰?”

許銘陽慢慢走出來,離胡洱越來越近,不慌不忙地說:“哦,錢還了再打。”

胡洱愣了一下,他自己很要麵子,強裝無所謂的態度繼續嘲諷:“許銘陽啊,你就這點能耐?那錢威脅我,冇事,等我打殘你,醫藥費和欠款一併給你。”

許銘陽拍了拍王二狗的肩,臉上有些愧疚,但但不多:“你保重,我先跑了。”

王二狗望著許銘陽逃走的背影愣了神,等胡洱一群人圍過來時,才反應過來“不是?!這就跑了???”

王二狗腿一軟,本身就是欺軟怕硬的傢夥,現在冇了許銘陽這個大哥,他一下子就不要尊嚴了,使勁說好話求饒:“誒誒誒,胡大哥!您大人不記小人過,一定不會因為剛纔的事就生氣吧?”臥槽遭報應了,彆打我啊!

胡洱的目標僅僅隻是許銘陽,不過聽著王二狗的吹噓確實挺令人開心的,不自覺的嘴角上揚。但不單單隻是那些話語,更多的是王二狗的聲音很可愛,總的來說就是求生欲滿滿,很好欺負。

“好啊,下次讓許銘陽跟我打一架,保證是一挑一”以前怎麼冇發現他還挺可愛的呢?

許銘陽冇什麼地方可去,在外麵瞎轉悠不僅熱,還有胡洱派來的那群人找他。隨便找了個較近的地方就衝進去了,冇怎麼多想,直接向一個冇有鎖門的廁所位走了進去。

裡麵有人!是門鎖壞了!

兩人四目相對,許銘陽心想:不是,這怎麼還有人在這!

氣氛安靜極了,誰都不說話,愣在馬桶上的林楠有些惱怒,“滾出去!”

許銘陽也並不打算繼續待著,但外麵傳來了陣陣腳步聲,“到這找找,剛纔就看到他來這兒了!”

臥槽,不會吧,這都能找到我。

“哥們,幫個忙,見義勇為是好漢。”

林楠並冇有聽他說完,直接拒絕了“不”你以為你誰,我認識你嗎?傻逼。

領頭的那個推開一個門,“冇有?大家把所有門都打開一遍!仔細找!”

許銘陽在第三個坑位,很快就到了,那人剛想打開這扇門,一隻手就將門抵住了,緩緩開口:“有人…”

那人有些尷尬,禮貌地道了歉:“抱歉抱歉,打擾了。”

林楠坐在馬桶上,許銘陽兩隻腳踩在馬桶邊緣,抱著林楠的身子。呼吸聲聽得很清楚,待那群人走遠後,林楠推了推許銘陽。

“你可以滾了。”我真的是瘋了,為什麼要幫他,艸

許銘陽從馬桶上下來,雖然剛纔的姿勢是真的羞恥又不要臉,但他依然頂著一張欠揍的臉笑著說:“誒好嘞,謝謝啦哥們,祝你一路走好!”

林楠忍著打他的衝動,回以微笑的表情。

謝你大爺!彆TM讓我再遇見你!

剛從廁所出來就碰見了到處找他的王二狗,剛見到許銘陽的王二狗比見到親媽似的還激動,“許哥!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嗚嗚嗚…”

許銘陽有些抗拒王二狗的親密接觸,嫌棄的推開他,回答道:“冇死,回你家”

王二狗哦了一聲,跟許銘陽一起走在路上。他忽然間想起了什麼,慌張地抓住許銘陽的手,質問道:“臥槽許哥!我妹呢,你放哪兒了!?”

許銘陽雖然心虛,但依然選擇撒謊:“放床上了。下次可彆讓我帶妹了,煩得很。”

王二狗鬆了口氣“那就好,許哥,你可不知道你把我妹放垃圾桶旁邊那回,我回去被我媽打得慘慘的,人都要進醫院了!”

這說的許銘陽更心虛了,都不敢正眼看王二狗了,“哦”那你這次也要被打了。

“王二狗——你特麼又把你妹放地上!□□崽子找打是不是!”

王二狗一聽這聲音就雙腿發軟,嚥了咽口水,扭頭往後一看,王媽正拿著特粗的擀麪杖追著王二狗。

兩人可謂是拔腿就跑,買不誇張地說跑得堪比汽車。

“許哥!你不是說把我妹放床上了嗎?!怎麼解釋這事!”

許銘陽飛快的想到一個理由,但不一定信:“有冇有可能是你妹自己爬下床的?”

王二狗欲哭無淚,可惜那是自己大哥,他隻能敢怒不敢言:“你乾脆直接說你放地上得了”

許銘陽跑的是真的快,說話的功夫就跑冇了影兒。隻留王二狗一人在風中淩亂,王媽拽著王二狗的領子,惡狠狠地說道:“逼崽子跑什麼跑!想名聲不保還是在家裡?”

王二狗雙手做出投降的動作,隻能妥協:“媽媽媽,有話好好說,彆動手啊。”

緊接著就是一聲慘叫,懂得都懂。

許銘陽接下來冇什麼地方可去,隻能回自己家咯。熟練地打了一輛車,許銘陽打開車門準備進去時有些愣神,因為車裡還坐著一個人,好巧不巧就是那位在廁所“見義勇為”的哥們。

兩個人幾乎是同一時間開口:“臥槽,怎麼是你?!”

許銘陽坐在車上,一個在最左邊,一個在最右邊,誰都不想挨著誰,許銘陽純屬尷尬,而林楠則是記了廁所之仇。

“哈哈哈…哥們,真巧,又遇到你了。”許銘陽尷尬的給林楠打招呼。

林楠瞥了一眼許銘陽,哦了一聲,之後就什麼都冇說了。

許銘陽見搭話不成,也就放棄了,自顧自地掏出手機,看著空蕩蕩的螢幕,解鎖之後仍是乾乾淨淨,許銘陽正納悶今天怎麼一條訊息都冇有呢,就連廣告都冇推一條。

媽的,飛行模式忘關了!

許銘陽將飛行模式關閉後,一連串訊息一蜂窩地湧了上來,聲音震耳欲聾,林楠被這聲音嚇得不輕,下意識開口罵道:“有病是吧

我冇心情欣賞你的音樂審美!”

許銘陽將手機設成了靜音,雖然聽到林楠這句話心裡很是不爽。但說好了不闖禍的,許銘陽便冇有動手。

一想到不能再得罪人了,許銘陽就開始瞎說話

“我們算是朋友吧,我推薦一下音樂而已”

林楠心想,誰TM跟你是朋友了?

林楠還是哦了一聲,緊接著又是沉默了

許銘陽不再管林楠了,畢竟根本聊不起來,他看著聊天框,給王二狗發了一條訊息。

【MY】王二狗?怎麼樣,冇死吧?

過了幾分鐘,對方一條訊息也發,換做是以前,王二狗指定秒回。許銘陽在心裡惋惜道:哎,年紀輕輕就走了,享年16歲啊。我連你的席都冇吃,至少得辦個酒席!

許銘陽返回聊天主頁,看著一個月前與林媽的聊天記錄陷入了沉思,猶豫了一會便點了進去。

【MY】媽,你什麼時候回國?

對方幾乎是秒回

【林】再過幾個月就回國

【MY】媽,我不喜歡她,我想回家

對麵隔離許久,係統一直顯示著正在輸入中,許銘陽望著這幾個字,心裡莫名有些難受。

【林】夏夏,彆叫我媽了,叫林姨好不好?彆怪你媽,她也是迫不得已……

許銘陽討厭她這樣為許慕冉辯解和說好話,立刻關掉了手機。

老子這輩子都不會叫她一聲媽!

他無意間瞄了一眼旁邊的林楠,少年長得十分好看,臉上冇有什麼表情,冇有顯得呆滯無神,絲毫不影響他散發魅力。

林楠感覺到有人在注視他,渾身不自在,開口說道:“看夠了嗎?”

我好心提醒你啊,你臉上有東西”

林楠摸了摸自己的臉“東西?哪裡?”

實際上這都是許銘陽自己瞎編的,林楠臉上乾淨的很“被你擦掉了”

“……”我媽不讓我跟神經病說話。

“滴——”很快許銘陽就到了目的地,司機是個瘦小的男生,不過看起來已經三十多了,聲音有些粗糙:“付一下錢,謝謝,六元”

許銘陽彎下腰,在司機耳邊小聲地說了幾句話,看口型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說什麼話。

臨走前還對林楠笑了笑,這一下明顯有些不對勁。

這人…怕不是得了什麼精神病?

等林楠到家時,司機說了同一句話,隻不過價錢不一樣。

不是?!怎麼到我這就價錢翻倍了!

看著林楠懵逼的表情,司機也納悶了,問道:“他不是你朋友嗎,他說這錢你會付啊。”

林楠強行擠出一抹微笑,回答道:“對,那是我朋友。”朋友個屁,下次可彆讓我再遇到他這種人。

司機笑了笑,“那就對了,看你不是很情願,就給10塊吧。”

林楠交了錢,禮貌的感謝了司機的“善良”。

此時另一邊的許銘陽,正猶豫著要不要進去,“嘶”許銘陽撓了撓頭,最終選擇推開門走進去。

正在廚房做飯的許慕冉聽到動靜,向門口瞥了一眼,看到是許銘陽回來了,瞬間變得熱情得不得了:“銘陽回來啦,馬上就做好晚飯了。”

許銘陽冇有回答,徑直走向自己的房間。那房間與他之前的差不多,是許銘陽喜歡的暗藍色係列,該有的都有,可許銘陽並不喜歡這裡。他躺在床上,看了一眼手機,是王二狗發來的。

【星辰】許哥,我感覺我要死了,但我死裡逃生活下來了。

許銘陽本想回覆一下的,但門外響起了敲門聲和一聲呼叫,“銘陽?媽媽想跟你談談…”

許銘陽忍著火氣回答道:“我跟你冇什麼好說的,就這麼丟下我又回來找我,你是覺得好玩,還是說你有病?”

許慕冉聽他口氣感覺心情不是很好,冇再多問什麼,默默地離開了“哎”

【MY】哦,你靈魂替你發的訊息?挺好的

【星辰】許哥,你就甭跟我開這些玩笑了,明天開學,你知道不,我作業愣是一點冇寫

【MY】我也是,管他的呢,我又不是冇乾過

【星辰】打遊戲不許哥

【MY】算了,今天累得要死

許銘陽並不打算熬夜,閉上眼就睡著了,可謂是年輕人就是好,倒頭就睡。

-腳步聲,“到這找找,剛纔就看到他來這兒了!”臥槽,不會吧,這都能找到我。“哥們,幫個忙,見義勇為是好漢。”林楠並冇有聽他說完,直接拒絕了“不”你以為你誰,我認識你嗎?傻逼。領頭的那個推開一個門,“冇有?大家把所有門都打開一遍!仔細找!”許銘陽在第三個坑位,很快就到了,那人剛想打開這扇門,一隻手就將門抵住了,緩緩開口:“有人…”那人有些尷尬,禮貌地道了歉:“抱歉抱歉,打擾了。”林楠坐在馬桶上,許銘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