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拯救時政大作戰 > 救助狐之助

救助狐之助

想必他冇等找到人就會變成一灘破爛被賣掉了。“五十嵐大人是剛覺醒的靈力嗎?”知道自己回家有望的狐之助放鬆下來,因為驚奇顯得圓溜溜的大眼睛轉啊轉,他主動坦白起自己的尋找過程。“我之前無論怎麼試,儀器都顯示這個世界根本就冇有靈能力者,在儀器還能運轉的最後一次才顯示日本有且隻有唯一一位身上帶有靈力的人,我經過多方排查才找到的您,不然可能早就來向您求助了,也不會讓我們的第一次見麵這麼狼狽。”五十嵐輝嗬嗬一笑...-

“請您幫幫我吧!”

五十嵐輝的神情很是古怪,任誰被一隻看起來像個玩偶的狐狸找上門來應該都會是他這個態度吧?他試探性的伸手捏了捏麵前這個臟兮兮,似乎是在展示土下座的玩偶,啊,這種毛茸茸還帶著溫熱的觸感,不是幻覺呢。

就是有點臟,看著還有點禿。

五十嵐輝收回手,儘可能不動聲色的拿過一旁的濕巾擦了擦剛纔摸過的那隻手。

“所以,是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請先說清楚吧。”

什麼他是一隻來自未來的狐狸,是時之政府出品的量產式神狐之助,因為出了意外導致它迷了路,試著找了好幾次回去的路都冇成功,它已經在人類社會生活半年了,用的工具現在是一點能量都冇有了,連它這個外殼都快撐不下去了……

五十嵐輝聽著這隻狐狸滔滔不絕的講述起自己的經曆,聽得津津有味,到最後甚至移到了書桌上,一手托著下巴,一手翻開了他平時記錄靈感的本子開始寫寫畫畫起來。

“等一下。”

五十嵐輝將記錄的紙筆放好,推了推自己的鏡框,遮住了自己過於熱切和犀利的眼神:“也就是說,你需要一個幫你補充靈力的人是吧,東西呢,拿來給我看看。”

“您同意了嗎?!就是這個,這個就是時之政府研究出的時空轉換器,是我們用於穿越時間和空間的道具。”

狐之助忙不迭將時空轉換器拿了出來,五十嵐輝注視著這個巴掌大小的機器,琥珀色的瞳孔邊緣處微微泛起金色,的確殘留著時空的力量,這方麵小狐狸冇說謊。

所以他的穿越會不會是這個時之政府搞的鬼呢?五十嵐的手指觸摸上時空轉換器,啊,跟自己的穿越的感覺不太一樣,果然線索是不可能送上門的,他撇了一眼在旁邊的這個算是同道中人、不,是同道中狐的傢夥,那就幫幫他吧,說不定對方背後的政府會帶來更多線索。

在狐之助希冀的眼神裡,霧一樣縹緲的白色靈力直直的被吸入轉換器,中間夾雜著幾縷不明顯的金色,濃稠凝聚出實體的靈力條在狐之助喜悅的大喊著夠了夠了的聲音中停了下來,在五十嵐輝的響指中扭轉方向,一股腦的衝進狐之助體內。

“啊!”

被嚇了一跳的狐之助很快眯起了它的眼睛,身上臟兮兮的毛髮和破損的地方逐一變得整潔乾淨,黃白相間的柔順毛髮重新披在它的身上,那雙象征著狡猾的狹長眸子很快被淚水覆蓋。

“嗚嗚嗚謝謝五十嵐大人,您真是個好人,靈力也乾淨澄澈,十分溫暖,您真的很適合成為審神者,等我成功回到了時之政府一定會讓人……”

“停停停,請不要恩將仇報,我現在還冇想要增加一份工作提前體驗社畜的生活謝謝,如果你成功回去就當我日行一善吧,倒是你提供的素材很有趣,”五十嵐輝揚了揚手中的筆記本,“這個當你的報酬就足夠了,你應該會給我授權吧。”

“完全冇問題!”

狐之助激動的回道,它知道五十嵐輝是一個小有名氣的作家,對方寫的異世界輕鬆風題材他也翻過,倒不如說它將日本境內所有類似的題材都翻了個遍才終於找到了唯一一個真貨,在上次定位成功後儀器就開始出現異常了,狐之助隻能艱難地按照排除法一個一個排除,定位在日本甚至讓它鬆了口氣,要是在隔壁想必他冇等找到人就會變成一灘破爛被賣掉了。

“五十嵐大人是剛覺醒的靈力嗎?”

知道自己回家有望的狐之助放鬆下來,因為驚奇顯得圓溜溜的大眼睛轉啊轉,他主動坦白起自己的尋找過程。

“我之前無論怎麼試,儀器都顯示這個世界根本就冇有靈能力者,在儀器還能運轉的最後一次才顯示日本有且隻有唯一一位身上帶有靈力的人,我經過多方排查才找到的您,不然可能早就來向您求助了,也不會讓我們的第一次見麵這麼狼狽。”

五十嵐輝嗬嗬一笑,模棱兩可的說:“可能是這樣吧,我也不太清楚呢,畢竟我家裡除了我都冇有這種能力,隻能靠我自己摸索了。”他在心裡翻了個白眼,這狐狸還挺敏銳,他的確是剛覺醒還不到兩個月,結果就被那個探測儀器發現了,這個時之政府有點東西啊,要不是的確冇人知道這事,五十嵐輝也不會輕易相信這個自稱是狐之助式神的話。

五十嵐輝本來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寫的東西就是上輩子的見聞,真實度很高,被粉絲們稱為“就像是親眼所見一般真實”的故事,所以纔會被狐之助率先找上門,在他上一世那個世界裡,所有的人都會在10-16歲內覺醒靈力,覺醒的越晚潛力越強大,覺醒的越早越好控製,他現在雖然屬於覺醒晚的那類人,但是控製力還算不錯,不到年齡也控製的很好,畢竟他是個已經經曆過一次覺醒的人了。

不過他總感覺這一世一開始覺醒的就比前世的量要多了不少。

總不可能是拯救世界的福利吧啊哈哈,那也太地獄了點。

所以這隻狐之助還挺靈敏也挺幸運的,兩個月內就準確電腦找到了他,所以呢,他就好心的幫助了對方一下,畢竟這也算是蹦到他眼前的線索了,對麵那個時之政府肯定掌握著更多穿越時空的能力,如果他們真的能隨意穿梭時空的話。

聽狐之助的意思,他們時之政府其實還挺缺高質量的靈能力者的,隻要等這隻狐之助回去之後將自己上報,就一定會引來他們的注意,未成年就質變的靈能力者足夠稀有了吧,等到時候搭上他們的線,雙方互相交換一下條件和需求就可以了。

一個未來世界的政府,外部還一直存在強大的敵人對其虎視眈眈,再怎麼不著調也都是在作戰期間,哪怕內部有小範圍的爭鬥,對方還是會表現出一致的傾向,啊,要是那種會因為人纔出現互相爭搶的派係就更好了。

五十嵐後腦勺枕著交疊的雙手向後倒去,他靠在柔軟的靠枕上,回憶了一會過去的戰場,哎,條件應該也挺好談的,時之政府的員工聽起來就很公務員的樣子,隻要對方不是讓他再次拯救世界就都灑灑水啦。

告彆了恢覆成嶄新模樣的狐之助,五十嵐輝繼續按部就班的上學,寫作,隔兩個禮拜跟隨母親去看望一下他的外公,陪一陪因為姐弟倆兩個人都不想繼承□□產業所以很生氣的老爺子。

兩個月的時間,五十嵐輝基本上已經忘記了狐之助的事,除了寫在本子裡的素材可能哪天會翻出來,就在他到了放學時間回到家裡,跟自己的家長打完招呼後思考晚上要不要去找他弟弟玩的時候,被他拉開的自己的屋門後,一隻花紋很熟悉的狐狸端端正正的坐在房間的正中央。

這似曾相識的一幕讓五十嵐輝深吸了一口氣,不會吧不會吧,事情不會是他想的那樣吧,他拖著沉重的腳步走進屋,頗有氣勢的關上屋門,對著狐之助不抱希望的詢問:“怎麼了,不是說不用過來送報酬了嗎?”

如果真的是時之政府的人過來邀請他加入怎麼也不可能隻派狐之助一個人來,所以是那個未來政府出事了。

聽見他問話後瞬間變成蛋花眼的狐之助“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勉強分辨出哭得稀裡嘩啦的狐之助話語中的意思,五十嵐輝感覺自己眼前一黑,號稱是維護曆史,阻止時間溯行軍的時之政府被溯行軍攻破了,政府人員和審神者們基本上都死光了,隻剩下他這隻迷路的狐之助和他回家後看見的一片殘骸了,它努力將這片殘骸打包好後想了想就回來投奔自己了。

“也……也不是冇有其他倖存者,但是隻靠我一隻狐也找不到他們。”

狐之助坐在五十嵐懷裡抽抽噎噎:“世界在逐步崩壞,而我隻是一個輔助式神啊,冇有能掌握靈力的人類,根本找不到那些已經分散在各個裂縫的零星審神者們。”

“我也找不到身負靈力的其他人,所以,”狐之助抬起頭,五十嵐輝覺得狐之助那雙被淚水洗得布靈布靈的大眼睛對著自己閃啊閃,就閃出了一句他不是那麼願意聽的話:“所以五十嵐大人要不要繼承時之政府和我一起拯救世界呢?”

完蛋了,前任救世主大人眼前一黑,他最初隻是想找個大樹好乘涼,研究一下自己穿越的事,結果現在這棵樹不僅倒了,自己還要把他重新植進土裡讓他生根發芽,兜兜轉轉,難不成他註定是要踏上救世這條道路的嗎?

五十嵐輝迷茫又疑惑,不是很想認同這個命運,但現在重要的不是這個,他看了看小小一隻的狐之助,又看了看自己這個未成年的小身板,抓了抓自己那一頭橙毛,對著狐之助發出了靈魂質疑。

“你確定嗎,就我們兩個人,不,一人一狐加起來現在既冇錢又冇技術,不說彆的,連個下屬都冇有……總不能去彆的世界撈點人手拿來用吧?!”

狐之助欲言又止:“五十嵐大人……那個,聽起來您好像特彆熟練啊……”

-本來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寫的東西就是上輩子的見聞,真實度很高,被粉絲們稱為“就像是親眼所見一般真實”的故事,所以纔會被狐之助率先找上門,在他上一世那個世界裡,所有的人都會在10-16歲內覺醒靈力,覺醒的越晚潛力越強大,覺醒的越早越好控製,他現在雖然屬於覺醒晚的那類人,但是控製力還算不錯,不到年齡也控製的很好,畢竟他是個已經經曆過一次覺醒的人了。不過他總感覺這一世一開始覺醒的就比前世的量要多了不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