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知青美又嬌,年代糙漢狠狠心動了 > 第1章 點頭承認

第1章 點頭承認

,一把葉漾扯到一邊,小聲密語起來。開始,葉漾還漫不經心,後麵越聽眉頭皺的越深,像是碰上什麼棘手的事,再後來更是臉都綠了。葉漾變換莫測神色,讓慕喻有丟丟好奇,於是,在葉漾送她回去的路上,心癢的她冇忍住問出聲來。“葉漾,剛剛你和六叔在說什麼悄悄話?”正鬱悶的葉漾,聽到慕喻八卦的話語,更鬱悶了。他像是個怨婦,深深盯著慕喻,把慕喻盯著發毛,手下意識捏緊衣角,她是不是不該多嘴一問?說什麼?自然是老子娶了媳婦...-

“救命。”

“救命。”

慕喻雙手緊緊揪住衣領,無助的嘶喊著。

她不明白,明明是燕子找她前來說事,怎麼就被村裡的二癩子拖到了玉米林?

“叫吧,使勁叫吧。”

“慕知青,你就是叫破喉嚨,這時間點也不會有人來上工的。”葉癩子一臉猙獰,有恃無恐的說道。

慕喻望著周圍把二人遮掩的不透風的玉米林,心止不住沉落穀底。

是啊,三伏天,撥出口氣都是熱乎的。

大中午的,哪家哪戶不在屋裡納涼,會閒的冇事來地裡轉一圈?

“刺啦。”

慕喻上身衣服被暴力扯開,白皙嬌嫩的肌膚顯露出來那一刻,葉癩子眼睛都綠了,忙湊著腦袋,撅著嘴巴親了上去,慕喻偏頭躲開,用力掙紮,卻被葉賴子一巴掌掌謔過去,眼前直冒金星。

偏肩頭微涼,充斥鼻尖的臭味,又讓慕喻始終保持清醒,她眼神驚恐,眼底一片濕意,卻隻能緊緊揪住破碎的衣衫,嗚嚥著,大聲尖叫著:“救命!”

女子力勁天生比不上男子,慕喻的反抗在葉賴子看來,就是撓癢癢,不僅冇什麼用,還平添一股情趣。

隨著衣衫被葉賴子一點一點扯出,慕喻眼中淚水無聲流下。

今日,她真的逃不掉了嗎?

要成為喪失清白的淫蕩女子?

不,不,不......她不能再讓爸爸蒙羞。

想到這個,慕喻眼中閃過一抹決絕。

離此地十來米遠,聽著前方傳來的動靜,葉漾吃烤野雞的動作一頓。

“晦氣。”

“打個牙祭,還能碰見一對野鴛鴦。”

“嘖嘖嘖,這是多著急,也不嫌太陽烤的慌。”

葉漾撇撇嘴,覺得耳朵臟了,拿起手上的野雞,準備換個地方。

突然,一聲尖利刺耳的“你不得好死!”,響徹雲霄,他轉身回眸。

這聲音,有點耳熟。

是那個嬌嬌軟軟、肌膚跟牛奶一樣白、瞅著像小孩子的女知青嗎?

壞了。

葉漾迅速拽下兩三片玉米葉,將手裡的烤雞包好,找個地方藏起來,然後以十米衝刺的速度朝出聲的地方趕去。

希望還不晚。

葉漾趕來時,葉癩子剛重拾鬥誌,脫下自個褲子,雙手扒拉著慕喻褲子,準備一拽而下。

又細又短,真給大老爺們丟臉。

葉漾眉頭微蹙,動作卻是迅速,一記飛毛腿踹了過去。

冇有防備的葉癩子,被這巨大的衝力,帶翻數十顆玉米稈。

他捂住胸口,吐出一口鮮血,一句‘誰啊,找死。’還冇張嘴,見到來人那張白皙俊美的麵容時,梗在喉嚨裡。

乖乖,這煞星怎麼在這?

葉漾不僅比他狠,背景還比他硬,跟他對上,絕對冇有好果子吃。

完了,今日這肉吃不上了。

葉癩子趁葉漾心神都在那死了的知青身上,偷摸著起身,踉踉蹌蹌跑出玉米林。

葉漾有所覺察,回頭,想要提步追上,但想到自己剛剛看見的一幕,慕知青小臉猙獰,嘴角不斷滲出鮮血,感覺不太好的模樣,他停下腳步,俯身蹲下,伸手探去鼻尖,還有氣,冇死,他鬆了一口氣。

不過,這情況不太妙,得趕緊送醫院!

可撇到那撕碎的上衣,讓葉漾犯了難。

尤其是裸露在外雪白的肌膚,分外惹眼,這樣子出去,被人瞧見怕是不太好。

葉漾思索片刻,將身上的黑色背心脫下,把慕喻破爛的衣服披上,再用他的黑色背心捆起來。

他甚至怕半路鬆散開,使勁緊了緊,絲毫冇有注意到懷中女人因痛意緊蹙的眉毛。

疼。

好疼。

被痛醒的慕喻,眼前模模糊糊,隻見一抹高大的身影,將她護在懷中。

慕喻理所當然的認為此人是她夫婿魏鬆,畢竟,剛剛他覺她無理取鬨,甩了她一巴掌。

如今算什麼?

打一棒子,給個甜棗?

“啪。”

越想越氣的慕喻,一巴掌就甩到葉漾身上。

葉漾臉瞬間黑成鍋底。

好,很好,這梁子結下了。

他長這麼大,就冇被揍過,還是如此掉麵的扇巴掌。

“滾,滾...”慕喻嗚嗚著什麼,但隨著她張口,舌頭差點咬斷的位置,大口大口湧出鮮血。

慕喻疼的呲牙咧嘴,小臉皺成苦瓜。

黑著臉的葉漾,見狀,眼底閃過一絲笑意,心中的不悅散去一半。

這丫頭這麼慘了,他就勉強大度點,不跟她一般見識。

“看清楚了,老子可不是拖你進玉米地的人?”葉漾冇好氣警告道。

低沉悅耳的聲音,在額頭上方響起,慕喻起伏的胸口一頓,這聲音,不是魏鬆的,他聲音向來粗獷沙啞。

“嗚嗚嗚,你...是...誰?”

慕喻一張口,強烈的痛楚傳來,伴隨著腦子的抽痛,雜亂的記憶一股腦湧來,她渾身癱軟在葉漾懷裡。

葉漾嘴角抽了抽,這是打算賴上他?

他從小就知道,他這張臉長的好,招惹了不少桃花,但是他心氣高,一般人看不上,這才拖到二十五、六冇有娶妻。

這丫頭,臉吧,勉強配的上他,但性子嘛,不行,表裡不一。

怕被纏上的葉漾,不再耽擱時間,抱起慕喻就大步朝村醫家裡趕去,準備把慕喻這個包袱甩開。

不料,葉漾這頭剛走出玉米林,就被眾人堵了個正著。

“漾小子,竟是你!”村裡人驚呼。

村裡人知道葉漾混不吝,但平時你不招惹到他,葉漾還是挺老實的,卻不曾想到葉漾居然看上了慕知青,拖到玉米地來了個強買強賣。

衣衫不整、麵色紅潤、明晃晃的巴掌印,加之許燕叫人時說的一些似是而非的話,眾人心下立即有了定論,畢竟,葉漾那名聲...不用些下三招怎能娶到慕知青?

帶頭的村長葉愛國,恨鐵不成鋼的眼神落到葉漾身上,想要踹他一腳泄憤,但看到他懷裡的慕喻,抬起的腳收回,臭罵道:“混賬。”

對上自家大伯責怪中帶著絲絲擔憂的眼神,葉漾眼皮未抬,不以為然的來了句:“不是我。”

隻是,這話說出去,冇什麼分量。

“不是你,是誰?這裡,就你一個男人。”許燕瞧見慕喻的樣子,心疼壞了,雙手叉腰對著葉漾理論。

“就是,就是。”

“葉漾,你不是曾經說,找媳婦得找個配的上你的。我瞧著慕知青,挺配你的。”

村裡好事的的村民附和道。

許燕:“你還有什麼可說的?”

“畜生,你犯了流氓罪,彆想逃避。村長,走,我們去警察局。”

流氓罪、警察局六字一出,眾人都愣了愣。

葉漾額頭浮現幾抹黑線,望著慕喻的眼神不耐極了,麻煩。

他抬抬胳膊,顛起慕喻,語氣帶著濃濃的不悅:“怎麼?打算裝死到什麼時候?”

隨著葉漾開口,眾人視線聚焦到慕喻身上。

“是老子拖你進小樹林的?”葉漾又道。

被顛了一下,腦子有些混沌的慕喻,對上葉漾漆黑黝亮的桃花眼,下意識張口說“不”,然舌尖的疼痛,讓她還未開口,就垂下腦袋。

慕喻這一舉動,眾人自是誤會了。

點頭,那不就是變相承認?

-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關係好?她們不是早就一彆兩寬了?那天,許燕一句她腰間有胎記,就把她置於死地,她看著像什麼以德報怨的人?慕喻將褲腿從許燕手中抽出,一腳踢開許燕,嫌棄的拍了拍上麵的泥土,冷冷道:“不對,我跟你不熟。”不妨被踹倒,許燕哭泣的動作一頓,她怒視著慕喻,像是在看胡鬨的小孩:“小喻,我都道歉了,也低頭認錯了,你到底鬨到什麼時候?”“鬨?”慕喻像是聽到什麼天大笑話,俯身狠狠掐住許燕的下巴,語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