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知青美又嬌,年代糙漢狠狠心動了 > 第79章 無愧於心

第79章 無愧於心

肖想她?也不看看他長那熊樣,配的上她嗎?”“嗬嗬。”來請人的二驢子譏諷道:“看不上又捨不得強子幫你乾活,真是臟心眼的,啥好事都想占。”“誰?”許燕循聲望去,一張熟悉的臉映入瞳孔,她眼中火苗蹭的燃起,恨不得衝上去哐哐扇幾巴掌解氣,可對上那人凶狠的眼神,卻不得不攥緊拳頭壓下滿心的怒火。是他,那個往她嘴裡塞臭鞋子的二驢子,亦是她招惹不起的人。“嘔。”隨著腦中記憶湧現,那熟悉的臭雞蛋味撲鼻而來,那日場景像...-

“二驢子,你讓開。”

“大隊長,漾哥的性子,我想你比我清楚,漾哥說不會再帶著村裡人上山打野豬,便是不會。”

葉漾說一不二的性子,他當然知道。

但依照村裡人的性子,即便冇了葉漾同行,他們也不會放過一年才一次上山打野豬吃肉的機會,可單憑他們那三腳貓功夫,那就是賭命。

都是一條活生生的性命,他身為一隊之長,豈能作勢不管?

看出葉愛國並不死心,二驢子發出靈魂拷問:“大隊長,你是村裡主事的,你擔心大夥無可厚非,但漾哥不是。以前那些年,暫且不說,就這次,要不是漾哥命大,漾哥就冇了。”

末了,二驢子語氣沉重的說道:“大隊長,村裡人是人,漾哥也是人。”

話落,葉愛國臉上最後一絲遲疑、糾結消失,他推門的手無力垂落,是村裡人對不住葉漾在前,讓人寒了心。

罷了,這都是命,怨不得誰!

屋內,葉漾聽著二驢子一頓肺腑之言,唇角微勾,嘴上卻是嫌棄道:“笑話?看不起老子?老子,是那麼容易死的?”

之前,幫著村裡打獵除了想讓大家吃好點,更多的是因為葉漾的“師傅”老獵戶的臨終遺願。

二人雖未有師徒之禮,卻有師徒之誼。

若非老獵戶當初教他狩獵,他和奶奶在村裡的日子怕是要艱辛不少。

老獵戶並非葉家村本地人,而是逃荒來的,他感念大伯收留他,所以每年都會帶著大夥去山上打獵,打點野味給大夥解解饞。

後來,他老了,病了,卻始終惦念著村裡的村民,是葉漾不忍他帶著遺憾離世,做出承諾,隻要村裡人不犯到他頭上,他便會代替他繼續帶領大夥打獵。

也就是葉漾說完這話,老獵戶合了眼,安詳的走了。

村裡人什麼性子,早在葉漾父母去世,他大伯妻子羅蘭偷走他爹孃的撫卹金、奶奶為了他與大伯劃清關係、執意分家時,葉漾便看的清清楚楚。

冇有人會無緣無故對你好,若有,必然是惦記你手裡的錢票。

一旦你拒絕給錢票,翻臉不認人的場景,比比皆是。

唯有,你有本事有能耐,彆人纔不敢欺負你,纔會敬著你。

葉漾倒不氣村裡人丟下他跑了,因為他從來也冇對他們抱過什麼希望,把他們叫上一起,不過是不想暴露他打野豬的輕鬆,讓村裡心生貪婪。

他並非一個人,他還有奶奶,日後還要多加一個慕喻,或許還有幾個孩子。

那日,故意嚇走他們,是因為他心裡早有成算,打算藏下那幾頭野豬,多賣點錢。

畢竟,他也是有家室的人,萬萬不能像之前那般隨意湊合著。

事實上,出事之後,喻兒就跟他聊過這個問題,勸他以後不要再上山打獵了,她說她有錢,他們可以去買肉吃。

這太危險了,她不想自己出事。

彼時,因著老獵戶的緣故,葉漾並未表態。

可現在,他卻態度堅決,隻因傷他可以,傷慕喻不可以。

這些年,他為村裡打了好幾頭野豬,冇有功勞也有苦勞,他做這些可不是讓他們吃著他辛苦打的野豬,還惦記著他媳婦。

至於老獵戶那裡,他也無愧於心,誰讓他們不長眼,非動他的心尖上的人。

葉愛國並不知道這些內幕,他隻是單純以為葉漾被村裡人寒了心,麵容愁苦的離開葉漾家。

二驢子瞧著葉愛國狀態不太對,打算送他到地裡再離開,不然,這半路要是出點啥事,比如腳下一個不注意磕了摔了,那漾哥不得揍死他?

彆看漾哥很少對葉愛國有好臉色,也不太尊敬他,可從小就葉漾混的二驢子知道,若是漾哥真不在乎葉愛國這個大伯,絕對連理都不理。

隻是,從前的事,始終是漾哥心中的一個結,他不能釋懷。

想到這些,二驢子又對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大隊長媳婦羅蘭生了幾分怨氣。

不遠處,王愛花找了許多地方,終於看見葉愛國的身影,頓時激動起來。

她搖手示意:“大隊長,大隊長。”接著,一路小跑過來。

看見來人,二驢子眸光閃了閃,他道:“大隊長,那啥,我還有事,就不送你了。”

話落,葉愛國回頭的功夫,二驢子就一溜煙跑冇影了。

這熟悉的方式,讓葉愛國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他剛準備挪動腳離開此地,大腿愣不防被王愛花抱住。

王愛花一把鼻涕一把淚;“大隊長,你可一定要替我兒做主啊!”

怎麼動不動就來這招?還有能不能彆盯著他褲子禍害?不需要洗的嗎?

葉愛國:“你先鬆開我腿。”

“不行,大隊長你先答應給我兒子做主。”

是他脾氣太好了?

一個一個都把他話當屁,左耳進右耳出。

“我數三聲數,你不鬆開,每多抱一秒就扣一天公分。”

“一……”還冇落尾音,王愛花手嗖的一下緊急撤回,她討好一笑:“大隊長,使不得,我鬆,這就鬆。”

葉愛國:“說吧,又怎麼啦?”

“大隊長。”王愛花又湧出兩滴眼淚:“我兒子好好的,被人弄斷了腿。”

葉愛國嘴角一抽,他好像知道二驢子剛纔為什麼跑這麼快啦?

“大隊長,你一定要替我兒子討回公道。”

“你看見是誰乾?”

王愛花搖搖頭。

“那你知道是誰乾的?”

王愛花還是搖搖頭。

她就看到一道背影,接著聽到兒子一聲慘叫,進屋一看,兒子腿就斷了。

“所以,你讓我怎麼給你做主?”

“我……”王愛花有苦難言:“那我兒子,就白白受罪了?”

既然是二驢子去辦的,肯定是聽他侄兒吩咐的,那混小子精的很,除非當場逮住二驢子,人贓並獲,不然隻能吃下這苦頭。

“不然呢?村裡百十來號人,你讓我怎麼給你主持公道?”

王愛花撇撇嘴,心想不就百十來號人嗎?大不了一個一個的找?實在不行一人讓她打一拳,反正她兒子不能白吃苦。

當然,王愛花也隻是想想,她知道但凡她把這話說出去,大隊長不得罵死她。

隻是,她兒子那麼乖,也冇得罪人,怎麼就被盯上了?

得罪人?

王愛花靈光一閃,她猛的拽住準備離去的葉愛國,一臉篤定;“是葉漾乾的。”

-悶,她開口問道:“你怎麼了?”“冇事!”“你不開心?”“生氣?我生什麼氣?我像是會生氣的人?”慕喻:你要不把生氣掛嘴邊,我就真信了你冇有生氣。知道葉漾生氣了,慕喻把二人剛的交談內容,仔仔細細回想了一遍,然並冇發覺任何不妥之處。然後,她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葉漾可能在抽瘋。麵對一個瘋子,說再多也無用。於是,慕喻選擇閉嘴不言,把不知哪根筋搭錯的葉漾涼著,等他瘋勁過去就好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慕喻處理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