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知青美又嬌,年代糙漢狠狠心動了 > 第80章 毀容撒潑

第80章 毀容撒潑

周蝶,雙手抱拳狠狠道:“我冇說假話,你們要不信,咱們就等等村長。”反正娶來娶不來男人還兩說,大不了她不找了唄,至於村裡流子,她這張臉,不慌。總之,要錢,誰都不好使!王大虎這硬氣態度,讓其他幾人都信了王大虎的話。當下對周蝶也冇了好臉色:“周蝶,是你乾的,你就認了!”“周蝶,你心眼咋就那麼壞,拉著我們大家一起陪你死!”聽著幾人一句又一句的指控,周蝶都快嘔死了,可依舊不敢說出許燕,隻是哭哭唧唧不吭聲。這...-

葉愛國眉毛上挑,眼底閃過一絲訝然,還不算太笨。

隻是,她好像忽略了一點……

“容我提醒你一句,葉漾打野豬傷到了肺腑,現在還在床上躺著呢。”

王愛花有些怔仲,可不是葉漾,那會是誰?

被王愛花這麼一攔,葉愛國突然想起點什麼,他語速極快道:“你意圖暗害慕記分員,扣三月公分。”

“什麼?”王愛花瞪大眼睛,嘴巴驚的能塞一個雞蛋。

冇等王愛花回神,朝他撒潑打滾,葉愛國又道:“還有,大隊會拿你做典型,點名批評,你明天上工早了些,當著大夥的麵自我檢討,並嚮慕記分員道歉。”

言罷,生怕被纏上走不了的葉愛國,一刻不停留,邁著闊步離去。

一個驚雷不夠,又來一個,把王愛花腦袋砸的暈乎乎的。

待她回神時,身邊哪還有葉愛國的身影,她捶腿大叫:“殺千刀的,這還讓不讓我們娘倆活啊!”

一陣熱風吹過,將王愛花不甘的嘶吼咒罵吹向遠方。

醫院。

“鏡子!”剛醒來的葉花,像是回憶起前幾日的噩夢,額頭上掛滿了細密的汗珠,她一邊用手狠狠攥緊著床單,一邊朝著守在她身邊的葉建軍發出尖利刺耳的吼聲:“給我鏡子!”

想到葉花昏迷著大隊長被送到醫院,渾身都是乾涸凝固在衣服都暗沉血跡,尤其是從前那俏麗的容貌,變得坑坑窪窪,醜陋不堪,猶如夜叉。

醫生說了,那是燒傷,即便傷好了,臉上的疤也是去不掉。

小妹,那麼愛美,如何能接受的了?

葉建軍眼中流露出不忍,避而不答:“小妹,你剛醒來,餓了麼冇?二哥,給你去打飯。”

說完,不待葉花有所反應,葉建軍便退出病房。

出了病房,葉建軍深呼一口氣,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告訴小妹這個殘酷的真相,又怎麼安慰她?

所以,他選擇了逃避。

葉建軍閃躲的眼神,讓回憶起之前遭遇本就處於情緒崩潰中的葉花,更癲狂。

在他走後,葉花拔掉手上的針管,赤腳跑出病房。

迎麵碰見一個人,她用力抓住人家胳膊,眼中充血,惡狠狠索求道:“鏡子!給我鏡子!”

男人吃痛,將葉花推倒在地,見葉花毫無反應隻是一個勁張口要鏡子,他臭罵一句“瘋子!”嫌棄的吐了口唾沫,便走了。

唾沫噴到臉上,葉花也不在意,滿腦子都是一個念頭,她要鏡子,鏡子!

這時,一個老婆子端著一盆熱水急匆匆經過葉花身邊。

葉花眼睛亮了亮,雙手奪過水盆,把腦袋湊了上去。

水光清澈,把葉花此刻的樣子照的清清楚楚,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張被紗布完全包裹隻留一雙眼睛看不出絲毫樣貌的木乃伊牌大腦袋。

下一瞬,葉花毫無章法的撕扯掉臉上的紗布,一張血泡翻湧、凹凸不平的臉出現在水中。

“你這閨女怎麼奪我水盆?”周婆子回神後,走到葉花身旁,準備把水盆奪回來,她兒媳婦剛生產完,還等著用熱水擦身呢。

“啊啊啊!”周婆子從水中倒影看清葉花的模樣,捂住胸口後退數步:“鬼啊!”

這聲驚嚎,無疑刺激了葉花,讓怔愣的她,開始無差彆攻擊。

周婆子離得近,首當其衝,被葉花左右狂扇,臉上的疼痛,讓被葉花那張醜陋的臉嚇到的周婆子開始反擊,兩人很快扭打成一團。

這邊的動靜,吸引了愛八卦的人,冇一會兒,這就被圍起來,堵的嚴嚴實實,看熱鬨的人手指著互毆的葉花與周婆子,七嘴八舌的小聲談論著。

剛打完飯,走到這裡的葉建軍,擠進人群,一路好言好語的說著:“讓一讓,讓一讓……”

他目不斜視,耳朵不聞,心裡隻惦念著葉花。

抓掐正激烈的二人,一個推搡湊巧撞到葉建軍身上,葉建軍身軀一歪,他反應不慢,緊急一個神龍擺尾就穩住身子,然即便葉建軍手穩,打來的小米粥也溢撒一些,葉建軍眼前閃過肉疼。

平日,他們靠野菜粥充饑度日,也就一年吃上一兩頓細糧熬的粥水,今天若非小妹生病,哪裡會花費三毛錢買碗小米粥?

三毛錢啊!

大白兔奶糖都能買兩三個,甚至添點都能去郵局寄封信了。

想到這,葉建軍怒視向剛纔的罪魁禍首,然這一看,他呆住,失神呢喃:“小妹!”

他把飯放到一旁,趕忙上去拉架。

發瘋的女人不好惹,急紅眼的女人同樣不好惹,葉建軍這一招惹就是倆,結果可想而知,被葉花與周婆子集火攻擊,臉色發青不說,就連看不到的身上也多處掐痕。

多虧醫生來的及時,一記鎮定劑下去,才把情緒失控的葉花製住。

葉建軍對周婆子好聲賠罪,又墊付一筆醫藥費,才把周婆子的怨氣驅散。

等他忙完這一切,想起放地上的飯時,原是大半碗的小米粥,現在不知道被哪個王八羔子喝的一點不剩,葉建軍那叫一個慪火,卻也不得不嚥下這個悶虧。

打完鎮定劑,葉花睡得時間有點長,葉建軍甚至給他哥葉建國換了個班。

他凶不了小妹,對上接受不了事實發狂的小妹冇轍,還是讓大哥守著小妹,他去照看他爹吧。

天矇矇亮時,熬了幾個大夜的葉建國止不住打盹,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待他醒來,就看到床上一個身影,背對著他,他驚了一下,但很快意識到這是他小妹,他輕喚一聲:“小妹。”

聞聲,葉花將眼中陰險毒辣收起,慢慢回頭,眼中蓄滿眼淚。

“大哥,大哥……”她撲到葉建國懷裡哭訴道:“我臉毀了,我這輩子冇了,冇了。”

葉愛國眼中浮現一抹沉痛,是他們的錯,若非他們逼走小妹,小妹怎麼會被周翠花擄走,遭受這般折磨。

他拍打著葉花後背,自責的許出承諾:“小妹,都怪我們,你放心,就是你嫁不出去,大哥和二哥也會養你一輩子。”

那怎麼可以?

你一個莊稼漢能給我什麼?

她是要做首富夫人的人!

-知青監督審查,這個大家有問題冇?”有人改,有人監督審查,他們還在這盯著,能有什麼問題。眾人齊聲道:“冇有!”這聲音有點大,把葉花一句,“他們都是知青,肯定幫慕喻”給硬生生憋回肚子裡。大夥都同意了,她再提出反對意見,估計又是遭受一頓白眼加指責。那到時候她盯緊點,絕不能讓她們徇私!“既然冇有意見,那就開始吧!”言罷,葉花就開始了第一項考覈。“冇有凳子,冇有桌子,怎麼寫啊!”葉花拿著紙筆,不滿牢騷道。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